• 瀏覽: 7,163
  • 回覆: 115
大陸網民如何睇香港同胞對6 4 甘看法  真覺得大陸人好成熟!


  發表於 前天 00:28 | 只看該作者 大家對[六四]有什麼看法???
我是1993年出生的,對[六四]不是很清楚!!!
昨天老師有講過!!!電台有講過!!!
我很慶幸出生在香港!!!!才會那麼自由!!!
不知大陸的青少年多不多知道!!!
在大陸禁了很多網站[包括you tube],
我突然覺得大陸很可怕!!!
[請不要刪貼,刪都是由網主刪]

發表於 前天 00:41 | 只看該作者 [六四],在未來終究會有定論的。

發表於 前天 00:45 | 只看該作者
[六四],在未來終究會有定論的。

於 2009-6-4 00:46 編輯

血淚的歷史是要記住的,這點當政者們不能忽視.
一個正視歷史的國家,才能夠不斷進步
發表於 前天 00:59 | 只看該作者

不評價,不讚賞。

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

發表於 前天 00:59 | 只看該作者

於 2009-6-4 04:52 編輯


我對你講  大陸的中産階級的主流共識和你們香港的主流共識並不一樣  你第一次聽說很吃驚是必然的  我92年收聽美國之音也是第一次聽說(那時候還是個小學生,晚上睡覺把短波收音機放自己床上亂調 )   相當震驚  但我也在長大   
其實對于大陸的青年  我認爲更能辯證的看待這個問題  如果你的老師留了什麽寫感想的作業 我建議你先參考我的看法   在寫出你的感想 並爭取老師舉行討論會 並積極的爭取在討論會上朗讀大陸中產階級的主流看法   相信能得到老師的表揚
64  是一場民主運動,,,,我對他的定義是  有普世價值觀的 包含有愛國情緒 和理想主義 以學生爲主體的急具爭議性的群衆運動   89年如果你了解 也是蘇聯  東歐劇變具有標志性 指標性的一年  所以他的國際背景也是相當複雜和多變的   

  首先你不要懷疑我的信息接受是否全面  我可以和你說  我初中就開始收聽美國之音 亞洲自由之聲  一直到高中  也看過西班牙  美國 英國 和日本拍攝的很多部相關記錄片 所以我的看法不會是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獲得

在講六四之前 我首先要講資本論中一條很關鍵的社會經濟學原理:"生産關系必須適應生産力的發展,當相適應時就促進生産力的發展,當不適應則阻礙生産力的發展""生産關系 是人們在社會生活中各個環節所結成的關系,它充分反映了生産  流通 分配 等等的社會經濟政治關系,所有的國家經濟政治制度都包含在內""生産力的含義我想就不用多說了 ....
了解這個概念後  我們在來回顧資本史 和民主運動發展史...說的太過書面意義不大  我只想 舉幾個例子
美國首部憲法的"南方莊園經濟法案"  : 南北戰爭後  美國樹立了美國史上第一步國家憲法  憲法中有這樣一條法案 就是"允許南方奴隸制的存在"  也許有些人會吃驚,但他卻真實存在!它具有普世價值嗎?不!它民主嗎?不!它正確嗎?有爭議,但從曆史辯證的角度看  他正確!爲什麽?他鞏固了南北戰爭後脆弱的國家針體   穩固了美國南部的經濟發展   促進了美國南北的和平和穩定   他是資産階級和奴隸主階級妥協的産物  他犧牲了大部分奴隸的權益 卻給美國當時的社會 經濟發展提供了和平 穩定 和可續得發展環境 從中可以看出 這個法律之所以成功  最重要的一點  :這個法律所形成的生産關系   如實反映了美國當時的社會發展水平 也就是 “生産力”水平  這個法律做到了  “生産關系”和“生産力”相適應
(等下接著寫。。。。。。。)

[ 本帖最後由 MarksThespot 於 2009-6-6 11:17 AM 編輯 ]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01:11 | 只看該作者

中國政府肯定有錯!!!!
當年真的有向民眾開槍!!!

發表於 前天 01:19 | 只看該作者

中國政府肯定有錯!!!!
當年真的有向民眾開槍!!!
billyb 發表於 2009-6-4 01:11
廢話 (是有錯 但要辯證看)

發表於 前天 01:19 | 只看該作者

英國的資産階級發動的 “圈地運動”
什麽是圈地運動  相信學過世界史的人都知道。其實他的直接影響就是  農民失去土地這一最重要的生産資料   變成失地的無法生産的遊人。。。了解這個本質  我們就應該可以說 他即不符合普世價值 也不具有民主觀念  而且這個運動本身是資産階級發動的   
但他正確嗎?曆史辯證的看  他正確    因爲這個運動關鍵性的完成了資産階級的原始積累   促進了資本主義的發展   也形成了第一代“中産階級 ”的雛形   :就是第一代僱工  原始的工人階級
首先  資産階級通過  相當殘酷的圈地運動 獲得了  資金  土地  和 勞動力(失去土地的遊民變成閑散勞動力)等關鍵性的 原始資本  其次 他催發了   雇傭與被雇傭  剝削剩餘價值的早期的生産關系
而如果沒有圈地運動  資産階級  無法全面性的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  農民無法從土地中解放出來  農民不從土地中解放出來 那麽封建經濟勢力 就無法被削弱   封建經濟勢力 無法被削弱 那麽封建階級就無法去和資産階級妥協  也就無法催生英國的 君主立憲制  因為君主立憲制 就是兩個階級妥協的產物。。。。。
(喝口水 上個廁所 繼續寫)

所以  圈地運動 是具有積極意義的  和值得肯定 的運動    那麽之所以可以這樣評價  
因爲  圈地運動所帶來的生産關系的變化(嚴重瓦解了小農經濟生産關系 和封建莊園經濟生産關系)
適應了當時英國的生産力水平   那麽結果就是  促進了英國生産力的發展   (英國工業革命)

從上面兩個例子可以看出   普世價值 和民主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可英國 和美國 如今已是當今世界最民主 的國家  但他們的民主發展史是長達2 3  百年的
我接下來要說的關鍵性的一點是: 早期民主的改革    都不是資産階級自主 自願的改革    在民主史的各個關鍵標志性的發展中    都是至下而上  而不是統治階級自主  自願的自上而下的改革 。。。。

在民主改革中    起決定性作用的是  工人階級   和工人階級的衍生階級 中産階級。。。。。。
從世界近代發展史中  工人階級遭受的不民主 不公正的待遇可以說講不完   工人階級在生産關系中處于弱勢  但爲什麽每次都能有關鍵性的作用???
因爲資本主義的生産關系決定的  
一方面 資産階級要發展  實力要擴大 必須依賴工人階級中産階級  他必須分配利益  讓工人階級具有勞動的主觀能動性  他需要更多的工人階級 掌握知識 技術 服務于他
另一方面  工人階級得到了從資産階級那分配來的利益  先是物質滿足 物質滿足後  精神追求  權益追求  他們用分配得來的利益  去學習  知識 技術  去開發權益觀念體系   從而壯大了自己的實力   他們這一利益集團  實力一旦上一個台階 他就會 暴力 或者  非暴力的要求獲得更多分配利益(比如工會組織的産生  和發展)

而如果工人階級力量沒有強大到統治階級做出妥協的必要  民主運動就會失敗 強大到讓統治階層有做出妥協的必要  民主運動就會成功
所以從這點看  民主運動的成敗 是由他自身實力決定的  而工人階級(近代爲中産階級)實力 的強大與否又是由資本主義的發展水平(也就是生産力水平)決定的

這些觀點又佐證了 生産關系 與生産力的互相影響的關系

(寫的真累,。。。。嘿嘿  繼續奮筆疾書中)

發表於 前天 01:58 | 只看該作者

還是川兄有水平,理念問題一語道破~

發表於 前天 02:02 | 只看該作者

我也認為,隨着中國經濟的不斷發展,中產階級的不斷壯大,統治階級必然會做出妥協和讓步~現在已經看到些成效了,中國的民主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根據經濟的發展漸進式的達到~任何急功近利的人和行為都是愚蠢的~因為這種人不懂得什么是過程~(process and progress)

[ 本帖最後由 MarksThespot 於 2009-6-6 01:00 PM 編輯 ]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02:11 | 只看該作者 於 2009-6-4 02:22 編輯

我們大學裏  老師給我們講了很多西方著名學者的民主論述
其中一個西方學者的“民主建模”讓我印象深刻 ,這個“建模”是這樣的:
10個人(社會總人口) 生産消費單位(面包)生産力(面包産量)每個人的基本生存單位(1個面包)每個人的最低生存單位(0.2個面包)

從建模中可以看出  這10個人所組成的社會要基本最低限度維持   需生産2個面包  要在此基礎上發展 壯大   那麽這10個人的生産力 必須是 每年産出至少10個面包!
而社會發展都是低到高的發展   所以我們假定這個社會形成初期只能生産2個面包,,,,
現在我們把這個社會複制成三個    分別灌注入三個不同的生産關系(就是社會制度)
第一個模本灌注  社會主義    第二個灌注  不具民主的國家資本主義     第三個灌注   高度民主化的資本主義

我們推演這三個模本的發展情況    (編輯中。。。。。)

第一個模本 :因爲社會主義制度下的生産關系特色  他在分配環節中要求平均分配 平均享有發展權利   那麽這個社會只能生産2個面包  很顯然 這個社會中的每個人都只能在最低生存條件下維系  無法發展  因爲社會主義這種生産關系(我說的是真正的社會主義)需要高度發達的生産力水平   而現在這個社會只能生産2個面包  生産力低下  你用一種高階的生産關系 套在這樣一個生産力水平的社會中   違背了我在第一帖中提出的“生産關系必須與生産力相適應”這個原理  必然導致這個社會無法發展 而在競爭中失敗!
(這就是爲什麽 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建國頭幾十年 如此失敗的原因  因爲錯誤的評估了生産力水平 而美好的選擇了社會制度)

現在我們跳過第二個建模  直接去看待第三個建模 就是灌注了高度民主的資本主義制度   他會不會成功?

民主化的資本主義制度 最強調什麽?也是公平 而且是普世價值的公平 而現在這個社會的現實情況是  只能生産2個面包  那麽這10個人 充分的發揮民主的相互利益制約的社會機制  充分的達到了社會公平  與形式正義  但結果 還是這個社會在民主的內耗中  無法發展  而且因爲它缺少集權的強制力。。。。這10個人每天都在打假  吵鬧   而且這10個人是連基本的物質需要都沒有滿足的人  無從談起知識  素質  克制力 等等  這個社會廝殺著 。。。。結果也是在競爭中失敗!
失敗的原因 也是 他用了一種高階的不符合這個社會現實生産力的生産關系  沒有做到 “生産關系與生産力相適應” 所以他必然失敗

下貼重點講下第二個社會建模。。。。。。。

第二個社會建模   是集權的 國家資本主義(典型的中國現行體制)
這10個人    通過集權決定讓一個比較高 看起來比較壯的人獲得特權  他能擁有0.4個面包  而這種不民主的強制力 必然導致其他8個人 集體缺少0.2個面包  他們將必然是利益犧牲者 不管他們願意犧牲還是不原意。。。。産生的結果是很殘酷的  結果是多種多樣的 也許是8個人都付出犧牲 而每個人更餓 也許是其中1個人付出犧牲   他最後死亡  但另一個結果是肯定的    利益獲得者 他多吃了面包  更強壯了  
他會變成這個社會的統治者   因爲他最強壯 。。。。。而隨著他的強壯  他産出的面包量也變多了
這個社會的生産力水平總體而言  可能會提高  也可能降低(如果有人死亡)但這多出的面包 他首先會給自己吃   他越來越強壯  生産的面包更多這個時候 他分配給了一些面包給其他人   因爲他需要其他人也爲他生産面包   他要控制這個社會的面包生産 分配  消費的各個環節   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一段時g後  這個社會 生産的面包越來越多。。。。。而這個社會中其他的人越來越飽  他們集體變強大      其中一個人很強壯的人  也模仿第一個強壯的人  去組織生産   分配利益    接著不停的發展   逐漸形成了3個強壯的特全階級  和 7個溫飽者組成的大衆階級。。。。。

當特權階級的每年每個人消耗的面包數達到1的時候   他們開始追求精神  文化  于是對面包數 提出了更高要求    這個時候  他們開始妥協出1些面包  擴大這個社會的生産人數。。。。于是這個社會 開始了人數(其實現實中 是社會形態的擴張)上的不斷提高。。。。。
這個社會 循環往複 。。。。。。。最後這個社會的面包産出達到20個  而人擴張到12個  3個人占有其中8個面包産出   其他每個人占有1個面包   這些弱勢人群也開始有了精神 文化的需求 他們學習知識 開闊視野   一方面 由于群總素質的提高   生産力大幅提高  3個特權階級也就獲得了巨大利益  另一方面   這些相對弱勢的 擁有知識   文化的集團  他們團結在一起  要求特權階級做出更多的利益妥協
而這個時候  社會的人數達到   20個  特權階級人口達到4個  其他人口達到16個  社會産出  卻高達40個 。。。。。。一般階層的力量越來越多    特權階級 不得已分配的利益也會更多  他們會更妥協。。。。但由于社會總産出的急劇增加  他們的面包總數其實並沒有因爲利益分配出更多 而減少  反而因爲産出變多 而有可能擁有更多面包。。。。。

這樣循環往複    當這個社會擴張到30個人   生産力 卻高達 200個面包的時候   力量天平發生了質變
特權階層的能力 全面 落後 一般階層的能力   他們不停妥協 不停讓步   民主不斷完善    利益分配越發公平 。。。。。。。。。






這個社會 最後成功勝出     而且在最後 因爲生産力的改變  還催生了生産關系的新一輪質變。。。進入了更高階的生産關系(社會制度)。。。。

根本原因是   這個社會 在發展最初  選擇了一條 適合本社會生産力水平的生産關系 ////。。。


這個社會的發展史 就是  以前的美國   英國   法國   等國家的真實地發展寫照 。。。。。



回歸到主題 : 我們應該對民主有所嚮往和追求  因爲它代表了普世價值  和公平正義。。。
但也要認識到  民主是個奢侈品    你要消費他   必須要相當的條件  最最關鍵的一條  是足夠的生産力   能生産出足夠的産出 !!!必須有能滿足這個社會所有人發展  壯大的足夠的産出  這個社會才具備了 全面  徹底民主化的條件 !


發表於 前天 02:33 | 只看該作者

大陸的民主台灣人和香港人就不要來妄自評論了  大陸的國情你們不了解。  六四大陸政府肯定偏激了 以及封鎖youtube之類的活動也偏激了些  但是爲了國內穩定  要中國自己的主權在那樣的特殊時期就要強權的統治  台灣香港你們也只有民主沒有主權。  所以請不要妄自覺得大陸可怕~~~


發表於 前天 02:53 | 只看該作者

還好64失敗了,中國交那幫JY手裏就是第二個拉美。中國的政治改革還是漸進的好,現在外邊一群狼盯著呢,中國現在是韜光養晦不下去了,先利用金融危機上位,經濟轉型後再說政治吧,外部環境壓力大啊。最近俺們這午夜老有飛機聲音,不是一架啊,是很多架低飛,估計是戰鬥機轉場吧,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 本帖最後由 MarksThespot 於 2009-6-6 10:54 AM 編輯 ]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03:40 | 只看該作者

於 2009-6-4 07:21 編輯


所以  你可以看到  民主並不是靈丹妙藥
一個社會貪汙腐敗的嚴重不嚴重  從當今世界來看   根本與民主沒有必然關系 ,,,你更可以看到 當今凡貪汙腐敗很嚴重的國家  不管它民主不民主  都有一個很突出的特色:社會生産力不高!
中國如此  印度如此(你可以去YOUTUBE 搜一些西方媒體曝光的印度官僚體制  官員腐敗的紀錄片  與中國比絕對是不相上下 ) 東歐如此  南美如此 朝鮮如此   這裏面有民主國家 也有不民主國家  

而另一個特色是    凡貪汙腐敗比較輕的國家  一般都是社會生産力水平高度發達的國家  日本  新加坡  北歐諸國。。。。(資源型國家除外)  以前的蘇聯 和  70年代的朝鮮。。。。新加坡顯然不是民主國家。。。。。

所以社會生産力水平會對這個社會的民主發展有反向的 和 正向的兩種制衡結果。。。。
突出表現是印度  因爲印度的社會生産力水平低下   可他的民主是可笑的  單單就一點一個還擁有種性制度的國家  高種性甚至不去和低種姓握手   這怎麽可能是真正的民主?何況印度也是世界上最腐敗的國家之一。。。。。要實現民主的真正公平正義價值  印度要做的是 發展自己的生産力水平

而其實印度的潛力是非常巨大 的 我個人認爲民主制度嚴重影響了他的社會發展效率  而對比中國   兩個制度對于各自國情的適應能力  已經一目了然。。。。。。印度,其實應該比今天更好!

所以  民主制度本身 做不到社會公平  專制制度本身 就未必一定不公平。。。。
關鍵看他的作用中介:社會生産力水平!



回到六四    當時的中國剛剛改革開放   西方民主思潮 猛烈沖擊著極端閉塞的中國   人民對民主有了美好和善良的幻想   

但今天的主流的中産階級通過 看到自己的國家的發展  和其他國家  印度也好  東歐也好 俄羅斯也好   拉美也好    通過改革開放30年的認知積累    和以前的社會主義社會關的結合
往往能比一般民主國家的人民更能辯證的看待民主。。。。。。今天的我26歲,而我認識這一切也花費了10來年的時間



最後說一段:
將來中國必定會民主化  這是必定的   爲什麽 ?上面所有的例子都證明了    社會生産力的發展 會不斷壯大 中國的中産階級  這個階級是受過高等教育 有素質 有追求 有側率的 高力量團體   黨他們在社會生産力發展的過程中不斷獲得利益壯大的時候    當他們的力量達到一個發生質變的當量的時候    統治者的妥協就會在暴力 或者非暴力的脅迫下發生。
其實  深入當今中國的網絡世界  你就能深刻的發現中産階級的勢力在不停的壯大 變化

東亞區域看   日本的資本主義發展   從明治維新開始到近代美國的反哺  其中都少不了天皇集權代表的影子 尤其是民治維新    台灣的黃金發展期 台灣的10大建設 也是 在集權時代完成的 他是標準的在集權時代進入亞洲四小龍的行列  發展到一定程度   至下而上   普衆和當權者發生妥協的典型  韓國 60 70 80年代的軍權政府更不用說了吧
西方國家 民主發展史 都是伴隨著社會發展 一步一步完善的


而今天的中國 我們不能要求太多  我們需要高效率的發展  關鍵的國策說的很清楚“適合中國國情的”
仔細深究  什麽是適合中國國情的?
其實  就是“適合中國當前生産力水平的”!!!!!



終于寫完了   希望能改變你部分的觀點  也希望你能交由你的老師 進行真正多元化的討論  
我敢說 香港 台灣現在很多民衆對民主的認識 遠沒有大陸中産階級認識的辯證 畢竟我們經曆過兩種完全不同的制度  。。。。。

發表於 前天 03:41 | 只看該作者

於 2009-6-4 04:13 編輯

對民主心懷夢想
對現實充滿智慧思考
是我們所有中國人應該做到的  


我的六四觀點就是   他只具有普世價值上的積極意義( 這個積極意義還要被海外勢力滲透打個大折扣)
           他從曆史辯證的角度看  是錯誤的 是一場在錯誤的時g 和一群未發育完全的力量  在錯誤國情認知的情況小 錯誤的發生了)

發表於 前天 05:25 | 只看該作者

寫得特別特別好。

發表於 前天 05:53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320982 於 2009-6-4 06:00 編輯

中國曆年GDP增長率(自1978年始)

年份    GDP(億元)   GDP指數    GDP增長率   人均GDP(元/人)    美元/人  
1978    3645.2      100.0                   381                226美元
1979    4062.6      107.6        7.6%      419                269
1980    4545.6      116.0        7.8%      463           309
1981    4891.6      122.1        5.2%      492                288
1982    5323.4      133.1        9.1%      528                279
1983    5962.7      147.6       10.9%      583                295
1984    7208.1      170.0       15.2%      695                299
1985    9016.0      192.9       13.5%      858                292
1986    10275.2     210.0        8.8%      963                279
1987    12058.6     234.3       11.6%      1112               299
1988    15042.8     260.7       11.3%      1366               367
1989    16992.3     271.3        4.1%      1519               403

1990    18667.8     281.7        3.8%      1644          343
1991    21781.5     307.6        9.2%      1893               355

可以看出中國的經濟增長是波浪曲線的增長,其中1989春學潮事件,嚴重影響了經濟的增長,只有4%左右。
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對計劃經濟的改革,向市場經濟邁進,中國經濟達到了2位數。14%左右。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中國經濟跌到個位數,但是依然保持中高等速度發展7%-8%左右。
2001年北京申辦奧運成功,又一次刺激經濟發展,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後逐年經濟增高,加快。
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中國的經濟增長又一次跌到個位數,但還依然是全球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達到9%。
1994年以前中國還沒有引進國內生産總值(GDP)的概念,而是和前蘇聯一樣使用國民總收入的概念,所以現在得到的數據是後來推算的,並不一定準確。而且,1994年以前中國是彙率雙軌制,現在的得到的數據是根據官方公布的對外彙率推算。
此外,西方國家(包括日本\韓國等)核算GDP都採用的是支出法,而中國採用生産法。這種方法衛生、教育、行政、家庭服務等部門無法計算其增值,就按工資收入來計算其服務的價值。很多時候會低估現實生活的消費活動。

64事件對中國經濟造成的損失至少在5000億元人民幣以上,幸虧中國沒倒下,否則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就是中國的榜樣。

5000億是什麽概念!相當于當時全中國每人損失三個月工資,相當于中國數億貧困人口幾年的生活費。

一幫無知學生被人煽動當槍使,元凶首惡都逃到國外,這其中香港、台灣人“功不可沒”,港支聯不斷得火上澆油最終釀成不可收拾的局面,這下好了:

西方又找到瓦解中國的話題了
台灣又找到邪惡共黨的罪證了
香港又爲實現民主做出貢獻了

只有大陸人死了孩子後哭了,社會動蕩,經濟嚴重下滑,付出慘重代價的是大陸人,不是你們香港、台灣人!

不知道香港、台灣人每年都爲64鬼嚎什麽勁。

[ 本帖最後由 MarksThespot 於 2009-6-6 10:57 AM 編輯 ]



[隱藏]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08:02 | 只看該作者

我親身經曆過,知道的比你多,你們香港論壇裏那些
聳人聽聞的假信息太多了,建議樓主還是不要高談闊論吧,
因爲真相你們不知道。

發表於 前天 08:20 | 只看該作者

這個事情發生時政府犯了錯誤我想沒有什麽問題,但是政府做的大方向基本是正確的。香港和台灣網友不了解,大陸想發展,第一個要做到的就是穩定。沒有這兩個字做任何事情都是奢談。民國在大陸時的“黃金十年”也是在那相對安定的十年取得了較快發展的。台灣經濟急速增長時老蔣設立“警總”,宣布戒嚴;我也沒聽說過香港同胞在港英政府時大規模機會向港督要求民主。大陸過去已經經曆了動蕩的文化大革命,事實也證明社會不穩定,什麽事情也幹不成。所以如果說文革是一場極左性質的內亂的話,那麽liusi就是一場極右性質的,由青年愛國運動變質爲國外勢力插手的顔色革命。

發表於 前天 08:24 | 只看該作者
政府的錯,主要是說政府當時出動部隊時沒有裝備非致命性鎮暴武器。當時大陸好像根本就沒有。


看完liusi,再看拉薩的314,就可以看出有進步。314發生時派出的是武警,並且用的是盾牌木棍和鎮暴槍,和暴徒燒殺形成鮮明對比。

發表於 前天 09:05 | 只看該作者
像柴小姐、吾先生、王先生之流的叛國份子 竟然還會被捧我英雄
爲了個人的私慾 丟下這麽多單純的學生 自己逃了出去 廢物

發表於 前天 09:19 | 只看該作者

組織者是反革命,大部分參加活動的學生是受蒙騙者。廣大仕工農兵商覺得這個事情很扯淡,絕對沒有參加的必要和價值。
~~~~~~~~~~~~~~~~~~~~
正如2003年世人都覺得香港很可怕一樣,很荒謬,實際上89年的大陸沒有大家想得那麽差。

發表於 前天 09:23 | 只看該作者

反對一切惡世力,我覺的中國做的雖然不對,但也沒錯,
例如,你做官,別人反對你,你會怎麼樣,不阻止?
六四還不就是老美精心策劃的,
這場風波已人淡化了。

發表於 前天 10:11 | 只看該作者

柴X就是個wanton,她對外國記者說的那些話要是被死去的大學生聽到,做鬼都不能放過她。

發表於 前天 10:43 | 只看該作者

回頭想想,1989年社會主義陣營躁動不安,其實這一切從中國改革開放特別是蘇聯1986年“新思維”就開始醞釀了。鄧小平說過“風波早晚會來,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從中國本身來說,大家的想法是愛國的但當時大衆的思想過于單一,簡單的認爲一次改革就能改變一切,激情被極少數人利用造成數百軍民死傷、數千車輛被焚毀,工廠停工、商店停業,大街小巷一片狼藉。其實在中國當時的生産力水平下能産生什麽所謂“蔚藍色的西方文明”,不過又是一場改朝換代,動蕩之後發現我們再次落後,幸運的話回到起點從新追趕,不幸的話,再次革命。我看現在國際上很多人做夢都在想讓這一切快些實現!

如果說看法,我的看法就是89事件和1958年的“超英趕美”是一樣的,是一場大躍進運動,後果也請參考1959~1961年的情況。

[ 本帖最後由 MarksThespot 於 2009-6-6 11:03 AM 編輯 ]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10:49 | 只看該作者

於 2009-6-4 11:02 編輯


1# billyb

你香港人還比較年輕,我比你年長十幾歲,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說一句,我十幾歲時對民主和專制的理解,和我二十幾歲快三十的時候對民主和專制的理解有很大不同,對六四的理解也有變化。誰沒有年輕過,誰沒有對自由的熱愛,但一個理想的、涉及全民的政治體制,它的孕育和誕生,是要一個過程的,不是一蹴而就的。
民主相較其他政治組織方式更能保障自由,但自由不是無限度的,民主的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如果少數爲了自己的自由,拒絕服從多數,拒絕在法律框架內解決問題,甚至演化成暴力,那麽即便是民主社會也要使用防暴警察進行平暴。

發表於 前天 14:14 | 只看該作者

這類的敏感主題就請大家少談吧
看過去  走向未來   過程努力踏實
才是重點


發表於 昨天 10:24 | 只看該作者



香港維園 15萬名市民悼念「六四」創91年來新高

發表於 昨天 10:35 | 只看該作者

把中國金融中心的地位交給香港是很危險的  我希望上海能快點取代香港     把中國的重要資産交給不了解中國國情  而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手上是可怕的

但相信香港人是愛國的  可是真的沒辦法   沒有在大陸生活 無法了解大陸的國情

謝謝你們紀年64  也謝謝你們的愛國心  但希望僅此而已 別要做個麻煩制造者


發表於 昨天 10:39 | 只看該作者

4# 期實這個問題是相對的
就好像沒有在台灣跟香港生活過的人
是很難了解這兩邊的人對中國的想法跟看法的
或許會搞不懂
為何有的人會不喜歡中國的某些行為
會認為自我感覺良好之類的
要到想法都一樣
還要等好~~~~~~~~~~~~~~~長一段時日吧

發表於 昨天 10:45 | 只看該作者

4#
oyoshi 發表於 2009-6-5 10:39
恩  對不起 我的"自我感覺良好"這樣的措辭說自己的香港同胞確實不對

其實真的不能怪罪他們  更不能仇恨他們    他們生長在那個環境  受著民主的薰陶   看待事物的方向 和角度自然不可能和我們相同  他們沒有渠道 也沒有足夠的時g和精力去真正感受中國的國情  這期g的無奈是他們無法體會的

如果真要怪  就怪我們大陸人自己吧   我只希望我們能繼續加油 努力   忍辱傅重(哪怕是自己人的不理解)   讓自己的實力超過美國   一步一步完成  而不是如他們那麽激進的去追求 民主的社會......

內心還是希望  別制造麻煩  讓親者痛 西方快

發表於 昨天 10:50 | 只看該作者

6#
沒啦
我並不是怪您說自我良好這一段
我只是覺得
兩岸三地很多東西都要花很長的一段時間
才有辦法想法接近吧

各縣市的想法都不一定一樣了
更何況大家曾經"失聯"這嘛一大段時間
大家一起努力把彼此的想法拉到一致吧

發表於 昨天 10:52 | 只看該作者

64?我大學老師曾參加過,後來對他的評價是“一場鬧劇”。

[ 本帖最後由 MarksThespot 於 2009-6-6 11:06 AM 編輯 ]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昨天 10:54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於 2009-6-5 10:56 編輯 香港人果然很愛國,見識了.......    關于六四學潮,去年我在YOUTUBE看過了, 那時還沒有封掉.   中共殺人,只能說暫 ...
發表於 2009-6-5 10:49
64 的紀錄片我看的很全......我認爲平反是應該的  但不是現在  而是中國真正成爲中等發達國家的時候  看到我們香港同胞這樣"搗亂" 真的好痛心   從我們論壇的那個香港學生了解到  香港老師的教育是不多元的  沒有給同學多方位的思考空g   缺乏國情教育   下一代的香港學生這樣教出來  鎮的有可能成爲中國發展的  絆腳石  我是第一次如此確切地感覺  香港確實是國際反華勢力 滲透中國的前沿陣地

發表於 昨天 10:54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於 2009-6-5 11:04 編輯 64?我大學老師曾參加過,後來對他的評價是“一場鬧劇”。
okaykit 發表於 2009-6-5 10:52
當事人都跑到美國去了,一旦失敗,後路早就走好了,那些人不是都到美國大使館去的嗎,然後直接去美國,沒想到做漢奸,還能當美國公民呢.

發表於 昨天 11:02 | 只看該作者

只能說:
希望進步變革的精神可嘉
但是 方式方法跟時g卻不對
作爲大陸人
還是覺得 變革要漸進式前進
中國這樣的大國經不起一切破壞穩定的大革命
普通民衆想必也希望生活的穩定

發表於 昨天 11:05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ziyoudi 於 2009-6-5 11:16 編輯


我覺得六四是很複雜的事情  不是簡單的孰是孰非   對于那時候的國際環境(蘇聯解體)   還有西方對大陸政治模式的一直的敵對  六四有很複雜的背後力量在操縱  就像前幾年的東歐一些國家的顔色革命一樣(比如烏克蘭)   學生的愛國熱情很好  但也很情緒化  我覺得有被人利用之嫌  還有可能政府到最後反應可能有點過激   但被西方媒體擴大化了  中國是個大國  美國很早就意識到這一點   從根本上來說   西方並不願意看到一個強大的與他競爭的中國   所以一直想瓦解  或者培養一個親西方的新政府  以前對西方媒體一直所一直標榜的自由民主還有幾分嚮往  但去年他們對西藏問題的極力摸黑讓我感到很失望   他們也並沒有真的就那麽民主

[ 本帖最後由 MarksThespot 於 2009-6-6 11:08 AM 編輯 ]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昨天 11:21 | 只看該作者 不過我一直有個疑問
一直想請問中國的朋友們
若是今天
一樣發生跟六四一樣規模的示威抗議....
一樣事在天安門
不曉得中國官方會採取怎樣的應對方式機率較高
各位中國的朋友們又會怎樣的看待他們這樣的示威方式
若以"更自由民主開放為訴求的話"
當然這僅只是以我對目前的了解所提出的疑問
我並不了解各位對現況的自由民主開放是否滿意...

發表於 昨天 12:08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2009-6-5 12:19 編輯 不過我一直有個疑問
一直想請問中國的朋友們
若是今天
一樣發生跟六四一樣規模的示威抗議....
一樣事在天安門
不曉得中國官方會採取怎樣的應對方式機率較高
各位中國的朋友們又會怎樣的看待他們這樣的示威方式 ...
oyoshi 發表於 2009-6-5 11:21
你耐心的看以下幾個視頻: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Q3ODU4NzI=.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gyNTExNjg=.html



然後你再看這個貼 :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479802.shtml
我想和你說的是   網民代表大陸的中産階級一步一步爲民主所作的努力
  上面兩個視頻都是國家電視台  給出了公正調查  
  今年的許多不民主事件   躲貓貓  跨省追捕  清潔員抱金箱 黑河殺狗 等等事件都通過我們大陸自己人的努力 獲得了公正解決
如果你耐心看完下面哪個貼 這個貼曝光的是國家媒體  中國人民廣播電台  是廣播台的最高最權威的國家電台   你會看到逐漸 媒體進入報道  政府展開調查  公正得到伸張


希望看了後 你能對大陸的克制而有效的民主發展有新的認識
我們大陸人首先  通過網絡曝光強權  不民主的事件  然後網民通過網絡 二級媒體 和民g人權團抵  集體維權   新聞機構介入廣泛報道  政府介入調查     民主得到實現聲張  這樣一個流程

這些非民主事件最後  責任人都得到了懲罰和處理

  發表於 前天 12:51 | 只看該作者 ■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何新1990年在北大的講演
本帖最後由 050746zxc 於 2009-6-4 17:19 編輯

20年前的文章,現在讀起來感觸頗多,文章有點長,藉此紀念在那動蕩的歲月我們逝去的和得到的——一個在思考的80後小孩,希望影少和PLA大大能夠放貼(只是讀了很有感觸所以就轉來給大家分享,不是有意違反摩天版規的),有交流才能有理解


說明:1990年6月,應北京大學黨委及學生工作部邀請, 何新對1990年應屆畢業生做了一次畢業前政治演講。當時學生仍處在較嚴重的對立情緒中(6月4日曾發生事件)。何新事後說,那次演講是他生平所經曆最驚心動魄,也最艱難的場面之一

時g:1990年6月24日上午9-12時
地點:北大禮堂


一、開場白

(何新入場登講台。滿場哄鬧。有人故意敲椅子,有嘲罵聲,大聲噓和吹口哨)

看來大家很不歡迎我。(學生笑,起鬨。有人喊:“那你還來?”)

我沒上過大學,可是跟北大好像還真有點緣分,從1985年以來,每年總有機會來此講一次。(學生鬨笑,噓。口哨。有人喊:“話筒靠近點,後面聽不見”)

(靠近話筒)上一次來,我記得是去年四月份,在那個電教報告廳。從那次到現在,過了一年多。這一年當中,北大、中國、世界都發生了很多事情。今天重來此地,感慨良多。什麽感慨呢?我知道,我此時到此地來,不合時宜……(有學生喊:“對!”“你還有自知之明!”鼓掌,笑聲、噓聲)

但我今天既然來,就是准備上這個爐子烤。正如《三國演義》裏說的……(噓聲。有人喊:“你想舌戰群儒嗎?——“他是來單刀赴會!”)

我來之前,曾經有朋友勸我……(有學生大聲喊:“我們也勸你別來!”笑聲,哄鬧,鼓倒掌)

勸我的人說,你現在到北大幹嘛去呀!“琺·琺”那天剛出了事情。老實講,臨來前,我也憂心忡仲。現在坐在這看著大家。……我心情很沈重。
(學生哄,笑,喊:“你沈重什麽呀?”)

說句實在話,我來是想跟你們交流一下想法,剛才那位老師說,請我來是給你們作思想教育……(學生大嘩,笑聲,噓聲,鼓倒掌)

你們笑,我也覺得可笑,我這個人自己受的教育還不完備,大學都沒讀完,我哪有資格教育你們呢?我來,就是想和大家說說心裏話……
(有學生喊:“說吧!”有學生喊:“有屁快放!”“看你還能說什麽?”……)

我剛才進來時聽到有人罵我。罵,對我可不新鮮,我這個人挨罵是挨慣了。現在我的這個罵名呀,似乎傳遍了全世界。我今天給你們帶來了一點材料……
(學生大笑,鼓掌)


(舉起材料給大家看)這是《紐約時報》。這麽大一張照片,世界性的報紙,題目是“A Defender of Deng Tells Why He Is”(一個鄧的衛道士陳述他爲什麽這麽做)。

(學生笑,哄鬧聲這是《基督教科學箴言報》,也這麽大的照片。題目“一個保守主義者如是說。”(學生大笑,叫好,鼓掌)(也笑)我就知道你們會喝倒彩。我還帶來一些信(舉信),你們想罵人,罵得可能不痛快。聽聽這些信,也許正是你們想罵的。先讀一封匿名信:“何新,你是中國民主精神的叛徒,你是中國知識界的敗類!因此,中國知識分子審判團,對你從精神到肉體宣判死刑。”

(全場鬨笑,大聲鼓掌,喝彩)別急,還沒念完呢:“我們要絞死你、砸爛你的狗頭!讓你下油鍋。你做好准備吧!”署名“中國知識分子鋤奸團”,1989年8月1日。這是典型的文革語言。
(大聲鬨笑、鼓掌)

還有更漂亮的呢(又舉起一封信):“何新,你這只卑鄙無恥、賣身投靠的哈巴狗,你將永遠被釘在文明的恥辱柱上。如有可能,我琺琺琺,再生一個人作何新!”
(笑聲。台下有人大聲說:“這有點太過分了!”)

他還說:“有膽量的話你可以舉報。”放心,我不會舉報。。這信我得留著,這是寶貝,紀念品。花錢還買不著,哪捨得交公安局?(舉起一張有漫畫的信紙)再看這件,這是藝術品!(讀:)“何新,不老實的人,即使做了老實的事也不會贏得人的信任(作者是在引用去年8月g上海一張小報上罵我的話)。你的大作我們都在《中國青年報》上拜讀了。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恥笑你,罵你是條瘋狗,時機一到就想咬人。而我認爲你充其量不過是一條劣等的瘋狗。”署名:“一名大學本科讀完的人。”這是暗示本人沒上完大學。我不知道寫這個信的人是否今天在座?
(學生交頭接耳,嘰喳議論,漸靜)



去年到今年這一年當中,發生了這麽多的事。讓人如何不感慨啊!如果你們有興趣。我還可以給你們念,看港台和老外的文章怎麽罵。如今我裏外不是人。這麽挨罵,可我還是來了。幹嘛來呢?來,當然不是希望來找罵的。有人現在傳說,說何某現在做大官了。什麽官呢?說鄙人要當社科院的副院長。還有這樣那樣的說法。我想在座的可能都聽說過。這真應了古人一句詩:“于今腐鼠成滋味,猜疑鯤鵬議不休。”可我告訴你們,如果何新真當上了什麽官,你們可以任意拉一幫人,去把我家的大門扒掉。
(學生議論,笑,“這要犯罪啊,誰敢扒呀!”)

敢不敢,那是你的事。我的意思是,第一本人從來不想當官,第二我也不可能當官。其實我的處境是兩面受困。洋老爺罵我是鄧的走狗;另有人罵我是漏網的“精英”。各種匿名信寫給中央,據說還有從美國寄過來的。當然自稱不是搞“民主”的精英,署名是“海外愛國人士”。揭發我一貫搞自由化,整理出我所有著作裏面的自由化言論,寄給各個有關部門。就我聽說的呀,材料至少有這麽厚一疊。所以我的日子並不好過。說不定哪天也會點我的名。

可是盡管如此,八面來風,我呢,清夜捫心,問心無愧,還是睡得踏踏實實。檢點平生,我是既不懊悔,又無遺憾。仍然堅持我的觀點,堅持我的立場。爲什麽?這就是今天我想跟大家談談的。
(會場稍靜)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12:51 | 只看該作者
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何新1990年在北大的講演

今天來,我是想告訴你們,我爲什麽要這樣做。如果說,一個人不是想當官,不想往上爬,人們就會問:
那你幹嘛要幫共産黨的忙?不是叫“走狗”嘛?爲什麽要做走狗啊?好吧,我要告訴你們爲什麽!
當然,我不想給大家搞什麽思想教育,我也不會。我不是共産黨員,也沒做過政工幹部。退一步說,我從來倒都是受教育的對象。那麽有人就要問,既然如此,爲什麽你今天坐在這個台子上啊?你有什麽資格坐在這兒啊?

有什麽資格?不是以什麽學者的資格,什麽頭銜的資格——這一套我從來蔑視之。就以我是一個中國人的資格!中國今天面臨著危險,重大的危險!威脅你們,也威脅到我,威脅到每一個中國人!所以我不能不說話!
(會場稍肅靜)

從去年4月到今天,我一直注視著你們。我知道你們有人怨恨我,因爲我反對了你們。可是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麽?你們爲誰這樣做?誰在爲你們鼓掌?——我們民族的敵人!有人要借你們的手,拆碎中國,滅亡中國。而你們,卻把他們看作中國的救星。在幫他們,那些爲你們叫好的人中,就有這種人!
(學生騷動,交頭接耳,議論)

是的。對去年的整個事件,我有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想法。和你們不同。不是據說要搞民主嗎?思想自由嗎?那麽我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嗎?可以堅持自己的想法嗎?如果可以,爲什麽要寫那種骯髒的匿名信?爲什麽要罵街?爲什麽搞人身攻擊?爲什麽造謠誹謗?爲什麽威脅要搞暗殺?
(會場靜)




我的想法從哪裏來的?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是從地下挖出來的,也不是任何人授意灌輸給我的!從1985年以後,我幾乎沒參加過任何國內學術會議。我從未參加任何小集團。有人說我舉報了三千知識分子。可是全中國出大名的知識分子,我平生真正認識的恐怕還沒有超過一百人。什麽這個圈,那個幫。我一概鄙視之我可能是有點知名度。要沒有知名度的話,《紐約時報》、《基督教箴言報》,大家都知道,這都是世界第一流的大報,不會用那麽大的篇幅來扭曲我、來罵我。正是他們這麽罵我,我才知道自己可能有點重要性。但罵人?我不在乎。罵吧!我就不信人能被罵死。古人說:千夫所指,無疾而死。那是心裏有愧,作了虧心事。或者是懦夫,膽小鬼。自從進入學術界以來,我挨了多年罵,至今沒被罵死,照舊是我行我素。

我的知名度哪裏來的?我非出身顯貴,也沒有什麽大官人作背景。我知名僅僅就是因爲對任何事物,我堅持自己的獨立思想。我一不屈從.二不盲從。我從不怕什麽名人的權威。但我也不怕多數人的另一種權威。我用自己的眼睛看事物,更用自己的腦袋想問題。就憑著我這一套獨立的思想,我堅持自己獨立不阿的人格。

當然,在實際生活中,我也有屈服的時候,那或是因爲我錯了,或者就是生存的一種策略,暫時的。
(學生笑聲,低聲議論)

我追求這種人格的獨立。用一生來追求!所以我不會去從政作官。現在孔孟之道名聲很臭啊。但是我喜歡孔孟的人格主義。孟子好像有這麽一句話,叫作:“道之所在,雖千萬人逆之,吾往矣!”我欣賞這句話,而且履行這句話。所以今天我到此來了,我告訴你們,不要說這只是一千人的會場,不要說這是一個火爐子,只要道義所在,哪怕千軍萬馬,粉身碎骨,本人照去!
(學生低聲議論)

今天在坐的有一位朋友,是某報的一位記者。他是見證。去年6月1日,有一個出版社的朋友,到我家來告訴我:“何新,我在天安門廣場高自聯的帳篷外聽說,‘革命’成功以後,要把知識分子中的叛徒吊在天安門廣場上的電線杆子上,據說第一個就是你!你出去躲躲吧。”
(學生交頭接耳,議論)

我說老子不躲。我要組織人去廣場,跟他們對抗。現在就去!老實說,當時我已經在作對抗的准備,死算什麽呀!嚇不倒我。
(零星有掌聲,低聲議論)

在今天有勇氣的人,美國人說,在社會主義國家,是方勵之一類。可依我看,此公是徒有虛名,其實是個懦夫。每個人都知道,從某個時期以來,坐在這個講台上罵現實、罵這個制度,並不需要勇氣,倒能得到國內外的滿堂彩。誰敢替這個制度、替這個國家、替這個民族,辯護,講話,那才真需要一點勇氣。


1985年的時候,我第一次到北大講演,說是一種邀請。可我難道不懂嘛?就因爲當時我在《讀書》上發表了一篇批評劉索拉、徐星那個無主題變奏的文章,有人就要煉我!
就是從那時起,給我造出無數的謠言。那天剛一進校門,就有人遞過來一本剛出的雜志,貴校《研究生學報》的創刊號。第一篇文章是《評<諸神的起源>的謬誤》,我的思想言論中肯定多有謬誤。但是,我是不勝榮幸之至!這幾年,凡是能臭我的東西,都有資格上頭版頭條。《曆史研究》、《文藝報》,都是最權威的報刊,去查查嘛!

所以那次來,我也是准備好被你們轟下去的。但是我感謝北大的同學們,那天我講完後,你們還是給了我熱烈的掌聲。從那以後,我雖和北大人仍是多不相識,可是已成爲有緣的朋友。

從那時起,我就感到北大還是有一種精神。我今天到北大,就是要尋找和呼喚這種精神。我來尋找北大同學的良知,尋找你們內心中的理性。不是說這是民主與科學的校園嘛?好啊,我來試試。我跟大家講真話。也許我說的是對的;也許我說的是錯的。但是我保證只說出自內心的真話。

我現在和大家訂一個君子協定,如果你們覺得我講的是瞎話,你們可以採取任何行動。我也自動下台!
(學生議論,有人喊:“快講吧,我們聽你講!”有噓聲。)

但是如果你們覺得,不管我講什麽,是真話還是假話,人話還是鬼話,根本沒有必要聽。少跟我們來這一套,滾!那麽大家可以舉起手來,超過50%,我馬上提起包來,自動下台。
(學生議論,有人笑,有人喊:“說嘛,快說你的觀點吧!我們想聽。”)
(等待片刻)好像沒有人舉手。
(有學生急,喊:“講啊,快講吧,沒有人舉手。”仍有噓聲,)

我再等幾分鍾。我又聽到幾個噓聲。我知道今天有人在底下串好了要整我。這世界是怎麽回事,難道我還不懂嗎?要論搗亂,我從小就是搗亂分子。你們也許有人讀過我的自傳。什麽起鬨架秧子,什麽暗殺、匿名信,黑社會,我都見識過。文革時期當琺琺,手銬我帶了半年多。你那個“噓”聲沒意義,嚇不倒我。
再說一遍。如果有人說何新,你給我滾蛋,我們根本不想聽你講任何話。就請舉起手來。超過全場人數的50%,我馬上夾起書包滾蛋!如果沒人舉手,那麽對不起,我就要會場建立秩序!
(有學生喊:“別搗亂了!聽他講!”“我們北大允許你講。”這時有十來人起身退席)

剛才有同學說,要聽我講。好,謝謝你!有人退場了(笑),我也謝謝你們。有人說,今天你這開場白太長了。幹嘛拖這麽長還不進入正題啊?我沒辦法!從我一進場就有人拿火煉我呀!不想讓我講啊

我也是人,有我的感情。所以請原諒,我有一點動氣,有一點激動。剛才的開場白長了,以下進入正題。
(會場漸沈靜,出現了秩序)



[隱藏]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12:53 | 只看該作者

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何新1990年在北大的講演


三、什麽叫清談誤國?



對去年的事件,我採取了與你們,甚至與整個社會輿論不同的立場。有人以爲我是搞投機,或者逞英雄。

不,我講那些話,不是想逞什麽英雄。白癡才會在這種複雜、險惡的曆史關頭逞什麽英雄!何況我是一個極普通的庸人。其實,我這人平生最怕熱鬧,最怕鬧動靜,最喜歡屏居獨處,最喜歡孤獨。然而近兩年來,我的心境相當悲涼。

爲什麽悲涼呢?讓我告訴你們,去年你們的幾次遊行我都是旁觀者。我曾好多次在廣場倘佯停留。6月3日那天晚上我也在街頭旁觀。而6.4清晨,我曾騎車環繞北京,當我目睹那布滿烽火、瓦礫與殘骸的長安街時,我的心破碎了!黑格爾說過,只有喪失和平和穩定,人才會知道這種已成爲生活自然條件的東西,是多麽值得珍重!那些日子,我時時感到一種中齧心的悲涼。

我驚訝于人性的愚蠢,奔向一場劫難,竟猶如奔赴一場盛大的節日!

我回憶起自己一年前寫的那幾篇東西,當時只是根據一種理性的推斷,根據我掌握的一些材料和數字,根據我以當代中國的現實情況與世界曆史情況所作的類比,而推導出若幹結論。當時說出來,不過是以之作爲一種假設。但我萬萬沒有想到,它們卻竟會在眼前成爲現實!我驚訝地看到我所預言的一系列局面,似乎都在一步一步清晰地演現。我不能不爲之悲哀和恐懼!

但是,最近我收到了一封讀者來信。這封信出自廣州地區一個匿名的知識分子。信中如是說:
我也不相信什麽自由民主,我也不相信什麽嚴家其之流的那一套理論。但是我同樣不能支持你。我認爲,中國應該大亂一下了!不亂不治。人口那麽多,社會結構和政治組織那麽腐敗,不死他幾億人,不亂它一百年,不亂深亂透,如何能獲得新的生機?讓大毀滅早日降臨于這個民族吧!毀滅是再生的唯一希望。只有大動亂,才能導致現存社會結構的突破,這是中國的唯一希望。所以我認爲你是阻擋曆史之潮的反動派!就是經曆幾十年動亂與戰亂,也不像你描繪的那樣可怕!

讀完此信,我有一種感覺,這是一個冒充上帝的人在說話。這封信現在在《中國青年報》一個編輯手裏,我一直建議他們登出來,讓人們知道什麽叫做冒充學術的狠毒和殘酷!好一個“死他幾億人,亂它一百年”!這不是人類的聲音,更不是上帝的聲音,而是真正的惡魔之聲。就發散在我們周圍,而人們卻還是懵懂不覺!

對這種人,我的答複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由你自己做起,請你首先自殺,爲中國人作一個減少人口的楷模!憑什麽別人都應該死而你卻該活呢?我憎恨清談誤國。這種講起來頭頭是道,一實行就要殺人的理論,就是清談誤國的典型樣本!這些年社會科學理論很興旺,種種各樣的新理論都出現了。有好的,但也有添亂的。我這人玩世不恭。人家稱我是什麽學者、什麽研究員,我記得過去在北大的講台上就講過,此類頭銜,渺不足道,不過是混碗飯吃。去年我曾想辭職。這個打算並不作廢。

說實在的,我本來沒想當什麽學者。我讀書著文的初衷,本來是想求真知、辨是非,追求致學術于進步,致人生于改善。但殊不料竟觸犯了一些學術山門、政治山頭的既得利益。有個外國記者和我談話,他看我爲現在中國的政策辯護,說:“你怎麽爲共産黨辯護,你是共産黨嗎?”我說不是。“爲什麽不是?”我說我從來沒作過申請啊,沒想過這個問題,我無意從政。我對政治本來不感興趣。那麽爲什麽發表政論?

那實在是出于不得已。舉個例子。如果我和大家共同住在一個房子裏,這個房子破舊了。旁邊有闊佬們的高樓大廈。我們存在于這個地方,礙了闊佬們的事,人家就總想拆我們的房子。而這房子裏和我合住的夥伴也告訴我,說咱們這個房子太破了,咱把它拆了吧,拆了也蓋闊佬那種高樓大廈。我反對,我說:“我們目前還沒有錢。我們這個家底還不厚實,我們不應該和那些闊佬攀比。”可是你們已經拆起來了。這時,我能不能站起來喊一聲:對不起,我反對你們!而那些闊鄰居們卻興高采烈,他們在旁邊鼓勵和助威,說:“幹的好,小夥子們!這破房子是早該拆了。看看我們的高樓大廈,不拆你們就永遠不會有!他們幫你們罵我,說我是混蛋,反對你們住新房子。我想你們知道我講這故事是什麽意思。我爲什麽是現在這個立場?因爲我必須維護我們住的這個房子。我無意于政治,我不想當官,我不想給任何人拍什麽馬屁、當什麽走狗。但是有人要拆我們合住的房子,我能不出來講話嗎?!
(學生笑)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12:53 | 只看該作者

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何新1990年在北大的講演


發表於 前天 12:53 | 只看該作者

四、殷鑒不遠

中國的前景如何?兩年前人們很樂觀。後來連續發生一系列問題,有人說,這些問題都是由于改革不徹底,由于政治改革沒有走到前面造成的。真是這樣嗎?大家可以睜眼看看目前的東歐和蘇聯。他們的改革不能說不徹底吧?政治改革也走到經濟改革的前面了吧?怎麽樣呢?破産、倒閉、失業浪潮席捲這些地區。

國破邦離,饑寒交迫。許多人單純從政治制度演變的角度評論東歐的變色。但以我的看法,我認爲東歐面臨的困局,實際是工業破産、經濟崩潰。是目前世界性經濟大變局、世界經濟危機的一個組成部分。其前景只能是以依附的垂直關系,或作爲債務奴隸而隸屬于西方發達國家集團。殷鑒不遠,在夏後之世!

但有人說,爲了民主嘛,總要付出一些代價。目前它們這種情況只不過是一個過渡。這話真是太美妙了!
但試問,第一,這苦難的、國家混亂、民族分裂、經濟崩潰的“過渡時期”,時g到底需要多長?三年,十年,有希望嗎?第二,什麽事情不是過渡啊?我也可以跟你們說,中國現在的困難,也是暫時的,是個過渡。但是你們就不愛聽吧?那麽爲什麽對那邊的情況這樣講,你們就相信呢?人就是喜歡自己騙自己。

剛才我引用了廣州那個人的來信,他說中國啊,現在需要一 種變亂、突破,來打碎現存這個結構,在這個基礎上,才能給中國帶來生機,進入到一個新時代。但我這個人喜歡務實,我是從東北的農民堆裏滾出來的。我不會算那麽長遠的賬,我只會算一個眼前的賬。你說三十年後世界將如何好我不知道,也許我看不見。我能看的就是眼前。按照他開的那種藥方,眼前中國就該發生天下大亂、兵荒馬亂、烽煙四起,人們流離失所。你們願意不願意接受?不都說社會主義如何不好嘛?社會主義究竟好不好,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它作爲現存制度維系著千百萬人的衣食住行,生存命運。有人說,一種制度好比一件衣服,感覺不好就可以換上一件。但我看不對!一種制度是長在社會上每個人的骨肉裏的。你硬拔掉它,就要流血!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所以,我期待于對現狀的改良而不是動亂和推翻。


我有個好朋友,去年事件中,他家有人被誤傷了。這個事情平定以後,他憤慨之極,他跟我說:他媽的,我是共産黨的孩子,但我再也不跟共産黨幹了!他流眼淚很憤慨。我坐在他身旁,我什麽也沒說。我們家沒死人啊,對不對?我理解他的心情。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們過去經常交談,所以他了解我的立場和觀點。後來我就講,我說共産黨、社會主義怎麽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現在維系著千百萬人的身家性命,包括你我。如果真的天下大亂起來,你爹我爹將沒處領退休金、養老金,他們住的公房啊,將來産權私有化,又沒有秩序,不知道將交給誰。千百萬的公務員、工人、市民,在動亂中將失去生計,流離失所。鬧吧,大亂以後,社會正常經濟聯系將破壞,銀行將發不出貸款,人民幣崩潰、信用崩潰,銀行關門,工資停發!現在有些國家就是這種局面。許多人講,目前經濟有困難,一些工廠不景氣,停工待料。我知道。但是我還知道一點,亂吧,上街吧,上街的結果,你們現在停工待料,還有人給你發工資。但天下大亂三個月,如果哪個地方還能給你發一分錢,那就是奇蹟。也許“美國之音”會給你發錢?也許靠美國的救濟面包能養活10億人?好,如果是這樣,我們都到美國人那兒、到美國大使館磕頭去!

我這個人目光狹隘,就認實在的東西,高深的那套玩藝兒我是不懂。我知道的東西就是這麽一點普通人過日子的道理。我是農民嘛!(學生笑)
再說去年那個局面,現在許多人都有氣啊。我知道。就說對政府,有人氣憋得很足,說你這個政府,怎麽當時就是不讓步啊!有個日本人寫了一篇文章,他說是學生和政府爲爭面子的心理,而釀成去年的偌大事件。這真是膚淺無比的觀念。

但是據我觀察,去年那個事件後面活動的,恐怕不是只有一種力量,不是只有你們大學生,不是只有你們這些要追求民主。追求光明、追求中國現代化的人。它後面有很深的國內外政治背景,真正揭開事件的全部真相,看來還需要一些年。有人會講,你的意思無非就是暗示有外國勢力插手。但美國管你中國的事情幹嗎?中國這麽窮,當殖民地都沒人要!也許是當殖民地都沒人要。這就更表明,中國的前途只能靠自己!然而如果中國今天的制度解體,如果中國四分五裂,等待中國的將絕不是富裕與光明。如果打個比方的話,那麽我可以斷言,中國的前途只能是如下樣板的合成:這就是經濟的非洲化(缺水缺糧的荒漠化)!債務問題的拉美化!政治動亂和內戰頻仍的中東化!許多中國人將流離天涯,成爲現代巴勒斯坦人。

(會場極其肅靜)




我最近這兩年啊,真是長見識。說實在的,好多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事都見過了。去年你們遊行的時候,頭上怎麽都紮著白布條,打著黑布旗子?你們當時難道著不出那也是一種不祥的預兆?我這個人有點迷信呢,我曾經碰上一個和尚。那個和尚是一個知識分子,是我的忘年交,老朋友,不談他的名字,他不願意。他在大家遊行的時候,也蹲在金水橋旁邊看。我走到他身邊,問:“你看這事情前景怎麽樣?”他說:“很不吉祥啊!去勸勸這些學生吧!”
(學生議論)

這是迷信,還是他有意的警言啊?但這老頭,我講出名字你們有人會知道,是很有名的,德高望重的一個出家老知識分子。當時他還指給我看紀念碑前面,掛在柱子上的那面黃布旗,大書“絕食”二字。大家知道啊,漢語的多義性,它後面還有很多g接的意義呢。那些日子,我有個朋友也起勁得不得了,狂熱興奮之極,天天上街遊行。我就勸他說:“你還遊啊?你們家的孩子才這麽大,快給他備點奶粉、方便麵吧。快了。”他說:“你這是什麽意思?”很反感。我說:“你沒看見紀念碑前面的那塊布簾子嗎?天下真大亂,就得斷糧了。”我是農民,不懂什麽精英政治,關心的就是衣食住行問題。

當然,由于政府果斷控制事態,後來這個事情沒發展到那麽嚴重。但我告訴你們,對此我只能爲中國人額手稱幸。曆史又給了我們若幹時g。但今後幾年,三到十年,我可以肯定地說,是決定中國命運的時刻。


中國的前途究竟會怎麽樣?甚至21世紀的世界上將來是不是還會有中國?兩種可能,就是我剛才談過的——完全取決于國家大局能否實現持久的政治穩定!我兩年前在《明報》上發表的那篇文章,並未作廢。如果動亂再度起來,如果社會失控陷入無政府狀態,那麽不管這是以什麽名義發生和動員起來的,國家的前途只有一種,那就必然是兵荒馬亂、諸侯割據,老百姓流離失所。

國家的命運掌握在我們每個人手中,讓大家自己去抉擇吧!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12:55 | 只看該作者
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何新1990年在北大的講演
五、中國外部環境虎狼在惻

我相信所有的大學生,當你們去年投入到那場運動中時,可能都是抱著一種真誠,一種追求中國振興、中國進步的熱望而投身的。
但是,你們是否看清中國當今所面臨的外部環境,可以說是虎狼在側!當你們這幾年在激動地演講、鼓動和造反的時候,我在做什麽?我在讀書。我讀了一些書。特別是讀了美國羅斯福時代以來關于美中關系,關于美國的世界地位,關于美國在本世紀末和下世紀所追求的世界目標的書。

讀完這些書以後,我明白了一些問題。這就是最近我和那個法國記者談話的時候說的:民主也好,人權也好,作爲一種價值或理想很寶貴!但人們要警惕,不要讓那種有世界圖謀的國家,利用它們作爲策動他國內亂的口實,達到亂人之國,滅人之邦,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目的!

現在,關于世界的前景問題,你們從各種各樣的書刊和報刊上,可以讀到很多說法。無非是兩種:一種悲觀;一種樂觀。現在好像是樂觀的占主流。西方有人認爲,第一,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制度,即將從地球上永遠被清除出去。第二,模仿西方政治模式的民主化運動,是不可抗拒的曆史潮流。這個觀點可以從國外的很多報刊雜志上(台灣、香港、美國之音)看到和聽到。而這兩種信念,也滲透到中國很多知識分子的思想中。我現在先不評論這兩個觀點,但是明確地說,我不同意它們!我對世界前景,從長期說是樂觀的。但從近期看,卻很難樂觀。我沒有看到可以樂觀的根據。我看世界正面臨前景莫測的巨大變局。世界如此,個人何足道?當然是——“無所謂”。
(學生笑)



(也笑)我說無所謂的意思是,我不怕那種要暗殺我的威脅。當然,如果有一天,把我幹掉,有人會高興。美國有人就會高興。我給你們講一件真事。我的一個親屬在某國留學。有一個相當有權威的外國學者請他吃飯。他是打工的自費留學生,時g就在前不久,今年4月g。那位學者說:“何新這個人,我們知道他的能力,我們知道他非常聰明,但是他被共産黨收買了。他很危險。我們都是他的朋友,我們替他的命運擔心。”

你們知道,“美國之音”播過罵我的文章。法國巴黎電台。英國BBC點過我的名。香港、台灣的刊物就更不用說了。有一個西方記者親口告訴我,1988年我在《明報月刊》的文章發表,當天就被日本、美國、蘇聯在港新聞和諜報機關傳報各國。他們幹嘛這麽注意我?無非是我作爲一個普通中國知識分子,站在中國人自己的立場上講了有利于中國人的話。因爲我揭露了他們對中國心懷叵測的戰略意圖。于是他們就要毀掉我!我今天正式宣告,如果我有一天失蹤,被綁架,被暗殺,甚或發生“自殺”,那都將是毫不奇怪的。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也不要求你們承認我。但是,我的文字,我的作爲已經留在了曆史上!我對得起你們,無負于這個民族和共和國,也對得起我的良心。這就夠了!
(場上發出掌聲)

我再告訴你們一件真實的事情。有一位非常有名的西方作家,她是我所遇到的真正熱愛中國的外國人之一。她在外國讀到了我揭露西方對華戰略意圖的論文,她說:“你寫得非常好。但這話只能由你來講,如果是我講出來,我就要被悄悄地這個!——她用手作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學生低聲議論)

對不起,我無法透露她的姓名,你們也許想不到吧,這就是現代民主的另一面!現實的世界並不是一個平等關系的世界。國與國之g的關系,有水平的關系,也有垂直的關系,在經濟、政治上都是如此。有一個七發達國俱樂部,那就是今日世界經濟的七個特權國、主宰國。美國就是他們的頭。說到底,美國全球意圖的根本目標是什麽呢?是全球民主嗎?是世界各國共同富裕和維護人權嗎?美國有一個迪斯尼樂園,而這一套意識形態,也就是美國戰略家提供給世界的另一種迪斯尼神話。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12:56 | 只看該作者

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何新1990年在北大的講演


美國全球戰略的根本目標是什麽呢?從遠期看,最終就是要在全球建立一個以美國爲核心和擔任政治領導,囊括全球的一體化經濟政治體系,也就是“通過擁有一個中心首都即華盛頓的中心大陸——北美大陸,從自然地理上支配全球”。我說這個話,一定有人認爲這是聳人聽聞,你怎麽知道?我告訴你們,這句話,是從美國人的書裏抄出來的,這本書就是美國戰略家布熱津斯基寫的《競賽方略》。這本書是寫給美國的國會領導人讀的,那個時候美蘇還在競爭,東歐的陣營還沒有解體。這本書中有一章,標題是《爭奪歐亞大陸》。你們要想了解美國的世界戰略嗎,與其去讀布什公開的施政文告,不如讀些這種書。這本書第一章的題目叫《帝國沖突》。什麽叫帝國沖突呢?有一個詞,許多人認爲已經過時了,就是“帝國主義”。但是這部書的第一章就講這個問題,而且開宗明義。他告訴美國國會人士;美國和蘇聯的鬥爭,並不是像人們通常想象的那樣,僅僅是兩種意識形態、兩種社會制度的鬥爭。也就是說,冷戰的真實涵義,不僅是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兩種制度的鬥爭,也不僅是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與民主自由價值觀念的鬥爭,說到底是由誰來主宰全球大陸、世界市場,由誰來建立這個世界帝國的鬥爭。這是兩個主要帝國爲爭奪全球統治權力而戰的鬥爭!這本書裏有兩張地圖,非常有趣,分別是以美國爲中心和以蘇聯爲中心看到的世界。世界地圖翻了一個角度,就把這個目的非常鮮明地突出來了。

還有一個美國戰略家叫斯皮克曼。他早在1944年寫的一本書中,就揭示了世界戰略鬥爭的這一內容。這本書的名字有意思,叫《民主與和平的地理學》,1944年出版的。在這本書裏,作者試圖爲美國決策集團設計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擴張戰略,這就是著名的地緣戰略。他清晰描述了美國應追求的世界地位,美國將會遇到的主要對手,以及美國必須拓展的新領地。他說,作爲曆史上的唯—一個世界性的民族,美國應當成爲民族多元化、太平洋中心區域、世界新秩序的中心樞紐。只有在那個時候.美國立國者的偉大抱負才能實現。“美國的抱負不是追求一個多民族的世界,而在于完成世界統一的使命。”

由此我們可以體會美國人的戰略精神。說實在的,我對美國有一種很矛盾的感情。一方面,我很欽佩它,它是那麽有力量,那麽強大,對吧?它的民族是世界化的,它能容納很多東西。但是我也非常警惕這個國家。因爲它那赤裸裸的弱肉強食哲學,它那種以幫助各國人民實現民主、人權、自由選擇爲名,而煽動內亂,貫徹自己戰略目標的假仁假義和僞善!

去年中國發生的事件,我相信美國的戰略家,早在事情發生之前很久就完全清楚地看到了(事實上費正清也在1988年底預測到中國將發生動亂)。而在6月事件以後,如果中國局面未能被政府所控制住的話,中國前景將四分五裂,這也是美國的戰略家非常清楚的。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爲就是推波助瀾,就是鼓勵事態持續惡化。這一點從“美國之音”的鼓動中可以明白無誤地意識到!可恨的是,他們要的實際就是這個前景,要的就是中國的顛覆和分裂局面!我講得很累,我想休息5至10分鍾,以後再和大家繼續談。好,謝謝大家。

(全場鼓掌。全場休息,學生除個別上廁所的以外,大都坐在原地未動。大約5分鍾以後,學生們開始敲桌
椅,催促何新:“快些開始下半場的演講。”又過了5分鍾,何新再次登台,場內一派肅靜)






六、美國來信

我剛才抨擊了美國的對華政策和世界戰略,也許有人會認爲我過于偏激。但是這兒還帶來了幾封美國人寫給我的來信。這些信反映了一部分美國人對美國民主和去年中國事件的看法。這些美國人我一個都不認識,他們是看到我的文章,有的人還是看了國外罵我的文章而寫信的。
下面我摘要讀一讀,由此,你們可以了解在美國還有不同于“美國之音”的另一種聲音。

有一位是華高自然科學工作者。他家人在美國已經生活了三代。他的信寫得很長,我摘要念。他說:“最近我們在美國的報刊上陸續看到關于您的觀點的零星消息。感到非常有興趣。過去一年,在中國,在我們這個越來越小的世界上,發生了很多困惱人的事情。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市面上也出現了大量與這種變革有關的書籍,在盡力地添補美國公衆對中國人的輔輛饑腸。”“但是。這些書籍和已發表的報紙文章,卻給我們造成一種幹篇一律的偏頗印象。對于擁有強烈好奇、而不願人雲亦雲的人來說,對那種關于中國民主的空白論,愈來愈有普遍的乏味感 “以鄙人的陋見:一種判斷、一種見解,最初不論曾經是多麽勇敢、多麽深刻,一旦變爲被多數人不斷重複而噪瞧不休的口頭禪,也就可能喪失它可能一度具有的耀眼光彩,甚至存在將善良的人們,引向某種迷霧和災難的危險。”

來信說:“二十年前的美國流行經過若幹修補的左傾思想,曾經變爲絕大多數知識青年狂熱崇尚的火光。(他是指1970年美國大學生的校園造反運動)但是風雲變幻20年後的今天,對于一個在美國生長了三代、受過教育、見過世面的美籍華人的我,卻突然發現,在世界的另一角,在我的故土,竟會有那樣多的成年人如醉如癡地,叫嚷著印在美國中學課本上那些最平庸、最陳詞濫調的幾句口號。在洋洋自得之餘,我也油然而生一種莫名其妙的冷嘲之感,曆史的螺旋真像一個不解之謎。”
他又說:
“作爲海外華人,大多數都不同意美國式的自由民主制度可以適用中國。(其實,日本人、韓國人、新加坡人和國民黨人都是這樣。戰後一群美國人給日本的忠告是:不適于日本人的美國制度就不能予以採用)在不同的程度上,人們也都同意中國需要安定。國民黨50年代強制維持台灣治安,甚至影響他們的聲譽也再所不惜,才促進了台灣的經濟發展。”

他還說:“從對你思想的評介中,知道你對遊行者們把一切罪過歸于中國傳統文化的觀點持反對態度。其實呢,這反映了中美g的文化沖突,實際也是一種政治文化的心理戰。”
他說:“每逢讀到報刊上外國人稱頌日本、南朝鮮人的苦幹,教育普及,以及人們的多利等等道德時,都歸功于孔夫子的教育。作爲一個中國人,我只感到非常慚愧和受侮辱……”(略)
他的信還很長,我不詳細念了。除此之外,我還收到很多外籍華人的來信,他們對我的觀點態度和國內人們的想法,確有天壤之別。許多人早已加入了美國籍,但是作爲一種根苗所在的故土,他們卻仍深深鍾情于中國,中國文化。再讀一封信,這是三藩市一位純粹的美國知識分子寫給我的。他這樣寫道:
“您發表的談話錄中所表達的意見和觀點,使我感到非常興奮。因爲,您看問題的角度,是大多數美國人很少有機會了解到的。
自從1989年春季以來,美國人得到了大量關于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們的消息,如方勵之、吾爾開希等等。許多關于1989年北京的遊行示威的報道,失之于膚淺和偏頗。實際上,許多美國的新聞機構,並沒有準確地報導示威者們所提出的具體要求。這些遊行者們差不多總是被描畫成要求琺琺的英雄。實際上,正如您所說,很多人其實只是要求共産黨實現更清明的政治。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何新1990年在北大的講演

發表於 前天 13:00 | 只看該作者

八、中國人何處是家園?

有人說,中國那麽窮,美國要你幹嗎?現在世界上最後一個殖民地都獨立了,世界上現在還有殖民主義嗎?現在世界是什麽潮流?對,20世紀的一個曆史特點:政治的殖民主義垮台。正是由于出現了以現代社會主義運動爲前驅的一系列曆史運動以後,政治軍事的殖民主義已經垮台了。但是今天,經濟的殖民主義,卻依然存在,只是換了新的形態。經濟殖民主義,在西方人的著作裏面有一個觀念,叫做“中心國家和外圍國家的關系”。就是中心發達國家用經濟手段加政治和意識形態手段,剝削外自不發達國家的關系。這麽一個世界經濟關系,正在全球可以說是方興未艾地發生。這一個新的曆史動向,很值得深思和注意!

談到愛國主義這個問題呀,方勵之講的那個話有點玄妙的意思。他說呀,愛國主義這個觀念過時了,老講愛國主義非常狹隘。今天的人應該是世界主義者。爲什麽呢?他說你看現在的跨國公司、資本都是世界化的。你看現在世界整個經濟潮流,全球都在趨向一體化。還講什麽愛國主義呀!而且,人到這個國家定居、到那個國家定居,似乎很方便,很自由。世界正在變成地球村,還什麽愛國不愛國。觀念多麽陳舊!

我注意到了這些情況。但是資本無祖國,利益有沒有祖國啊?利潤有沒有祖國呀?!投資哪兒都可以去投,利潤也能隨便流嗎?最大多數的利潤往哪兒流啊?是由發展中國家流向發達國家!這是有統計數字的。

沒有回流的利潤,發達國家會來投資嗎?對發展中國家,這是一個很矛盾的問題。一方面,你不能不要發達國家的先進的技術和資金,因爲你要搞現代化、工業化,資金不夠,技術水平低下。但是另一方面,你眼看著這個血,大量的回流到發達國家去。這是一種新的世界範圍的鬥爭。這裏面有兩個問題:對于不發達國家來說,對于後起的要追求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國家來說,面臨著,第一不得不引進資本和技術;第二,要計算流多少血給他?流到什麽時候?流到什麽程度?是否會得不償失?面對這麽一個問題,這也是一種選擇。你光看到那些跨國公司、資本的世界化,你還必須看到事情的另一面。香港有多少人吃大陸飯?
說香港富足,我們不去談別的背景,有多少人是賺你大陸的錢!空手道!白手起家而成了百萬富翁?知道嗎?幾年前我去過香港。我認識一些人,十年前還是皮包公司,十年後巨富,吃誰的?靠什麽?靠資本主義的優越性嗎?

中國一些青年人今天到世界各國去搞洋插隊。但混得不錯的能有多少?主流社會有幾個能夠打入?比如說在美國定居的華人裏面,有多少人可以打入他們的精英文化?打入那裏的高級精英文化圈子?我們可以開個表,統計一下。美國多少人口?華人占的比例多大?這個華人精英的比例和那個華人在美國的總體比例,相稱嗎?大多數人呢?一流的人才,拿三流的報酬。如此而已。而且中國人很高興,別人賞給我們飯吃。這就是今天一些人的心理。我想我講的都是實話吧?澳大利亞前兩年前那麽多人蜂擁而去自費留學。有的發了財的暴發戶也買了一個護照,買一個留學的那個卡,都去了。怎麽樣呢?澳大利亞是一個經濟不怎麽富足,但人力奇缺,勞力不足的半發達國家。它本身也要在亞太的經濟圈裏追求發展。它要追亞洲四小龍,勞力不足怎麽辦?巧妙利用留學生作雜工。《解放日報》前不久發表了一篇文章《狼鞋走遍了澳大利
亞》所謂狼鞋就是一種中國生産的旅遊鞋。大量的中國留學生(自費生),”穿著這鞋,從澳洲的這個角走到那個角,去謀求一碗飯吃,尋找工作。而且澳大利亞的政策才聰明呢,它讓你半年交一次學籍登記,每次都要上繳他一筆錢。這些孩子辛辛苦苦掙來的那點兒錢,養飽肚子以後,多數都交了學費,這是事實吧?

所以,鬧什麽呢?究竟哪兒是中國人的家啊?我知道,有人說這個國家這兒不好,那兒不好,這有問題,那有問題,我們全看得見,但哪兒是家呢?哪兒是你的家園呀!美國好,是你的家嗎?中國人不愛自己的家園,行嗎?

現在,不錯,已經沒有軍事政治的直接殖民主義,那多累呀!還需要軍隊,需要打仗。但是現在發明了巨額外債和跨國公司,你不是要發展工業嗎?我借給你,國際高利貸。利滾利。現在拉美就是這個情況,大家都看到了,永遠還不清的債務。拉美在地理上是美國的後院,一牆之隔,但窮困是驚人的。他們從富親戚那裏除了欠債,幾乎沒有沾到什麽光!我在新華社有一位常駐那邊的朋友,他說那裏某些國家,窮得簡直不可思議,仿佛是被現代文明所拋棄的地方。
西方發達國家爲什麽如此熱衷于插手中國的事情?爲什麽在中國拉一幫,打一幫,拼命制造政治分裂和民族分裂?其最終目的,就是推翻中國政府,培植一個親美並仰食于美國的政權。如果中國政府採取親美的路線呢?讓步啊?讓步,美國對中國人就好了吧?我想告訴大家,如果退讓的話,美國將以經濟利益爲誘餌,以滲透攻心,又拉又打的方式,在中國尋找能夠實行親美路線的代理人,最終搞散中國。大家注意,這個工作現在已經開始在做了!現在中國呢?是個大核桃,這個核桃如果一敲碎它,就可以有選擇地被國際資本一口口吃下去。

你這個核桃礙西方老板的事情,而且個頭太大了。都說中國落後貧窮,但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有份量的一個大核桃。你們以爲敲碎中國這個核桃以後,我們中國人就會得到幸福啊?就會得到源源不斷的美元援助吧?滿足有些人的黃金夢吧?

不!中國制度的變色,統一政權的顛覆,只能導致經濟破産、民族工業倒閉,公職員工集體失業,國家財富和資源有選擇地被廉價拍賣給外來的闊佬。

我們看美國的一些影片,可以看到他們那裏商業性競爭的殘酷。兩個集團爲了爭奪利潤,你死我活。例如最近放映的《鷹冠莊園》,那是電視劇中的一部傑作,我認爲它實際就是現代美國的一部《紅樓夢》。鷹冠莊園是美國的象徵也是縮影!那裏幾代人,曾是親骨肉,爲一塊能帶來巨大利潤的土地,生死相搏的拚爭。仇殺,陰謀,誹謗,造謠,暗殺,傾軋,爾虞我詐,你死我活,無所不用其極,什麽公平競爭,自由民主,在巨額利潤面前,都不存在了。那麽一家人爲了利潤,都煉成那個樣子,就更別說國與國之g了。

而且美國的價值觀念中還有一條。你沒算計過我,你沒鬥過我,你失敗了,那麽你活該!你笨蛋!誰讓你上當的?誰讓你是二百五啊!你這個冤大頭!
(學生笑)

這個世界始終是強者生存的世界。一千年前如此,一千年後還是如此。想生存就要發憤圖強,而要圖強只能靠自己。外人不會幫你,也沒有義務幫你!中國人,中華民族,是真想富強,還是想在有一天成爲那種被列強踩在腳下的冤大頭呢?

所以,我的結論是,如果中國人不想自殺,真的不想在嚴峻的國際競爭中被淘汰,中國人就必須團結起來,凝聚起來!



[隱藏]
繼續轉載大陸網民之討論 俾你睇:


發表於 前天 13:11 | 只看該作者

花了我很多時間才看完呢!!

表現出中國人文化內涵的逐漸昇華!!

但或許也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

發表於 前天 13:45 | 只看該作者

好文,加分


發表於 前天 14:24 | 只看該作者

之前有看過。覺得,也許中國就是因爲地太博,人太多,所以才會産生如此多的怨念。

發表於 前天 14:37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於 2009-6-4 15:48 編輯


耐心看完了   他卻是是當時中國清醒地人!
回顧89年後的這麽多年   他的看法都被證明是正確得

香港人也是中國人  他們其中絕大部分人都是處于善意    表達不滿 我們 無法去怪他
但他們真的爲中國的民主做了什麽??

就拿今年發生的一系列民主事件   躲貓貓事件   跨省追捕事件   鄧玉嬌案  深圳機場保潔員拿金箱事件
黑河殺狗事件...
等等 等等  都是我們大陸人 大陸的網民  大陸的律師 和民g力量  在網絡   上 在現行的中國法律體制內  被一一解決的    都是我們讓這些事件最終被中央電視台曝光的  

香港人不生活在大陸  不了解大陸的國情  他們甚至很多都歧視大陸人 不原意去接觸 但說起民主一套一套   一聽到大陸人說民主   馬上扣來  洗腦  信息不對稱 ......我們不能怪他們  只能怪我們自己  還不夠發達 還沒快馬加鞭  趕到社會質變的時刻......

對于現在大陸很多不公平事件  單一事件都容易被新生代的大陸人通過網絡 和二級媒體呼籲得到解決  但群體事件   比如  豆腐學校  64平反  都很遙遙無期   還是穩定爲大 群體事件要考量的問題太多....

香港人國情教育 遠遠不夠  當然也無需苛責 畢竟那是不同的世界   而且民g有強大的力量抗拒真正意義的國情教育 .....所以我只希望你們不要搗亂   我們大陸的中産階級會自己一步一步來  走向光明  

聽一些不了解中國國情的人的意見本來就是極端危險的


發表於 前天 15:31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fhxy123456 於 2009-6-4 15:40 編輯

說句我的認識,香港普通民衆真的沒什麽見識,僅對中國大陸的認識上.

發表於 前天 15:36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於 2009-6-4 15:40 編輯

這篇文章都把我看哭了   我拜託我們的香港同胞別害我們了......

他們有國際觀嗎?他們難道沒有看到  民主給蘇聯帶來了分裂嗎?而俄羅斯的腐敗問題有因爲民主而得到解決嗎?他不是還是世界上腐敗比較嚴重的國家嗎?因爲它的經濟發展水平決定的阿

發表於 前天 16:46 | 只看該作者

原來東北也出過這等文人啊    驕傲啊~

發表於 前天 17:20 | 只看該作者

自省意識是好的,但是矯枉過正就不行。

現在很多人就是開口閉口“民主”,其實是被國內工作壓力壓壞了,所以想念國外是很“美好”而已。

發表於 前天 17:36 | 只看該作者

這文章以前看過,1990年能有這麽透徹不易了。

關于香港我看大家都平和一些吧,本來就是“西方社會”,雖然同屬一國但意識形態完全不同,確實難以溝通。當年東西德也這樣。

發表於 前天 17:41 | 只看該作者

非常好的文章,在看完介紹6.4的一個境外影片之後的感覺就是這樣。。。

發表於 昨天 07:45 | 只看該作者

好文章在頂上來

發表於 昨天 09:49 | 只看該作者

深入淺出的好文啊。
(香港的民主,甚至連香港本地都未必適用,更無論如此迥異的大陸了。)

不過,香港公務員的態度是值得大陸同袍們學習d

發表於 昨天 12:30 | 只看該作者

中國到底需不需要大一統?
中國的強大勢必也會走美國的國際戰略,那中國跟美國本質上有區別嗎?
否定地球村的概念是揭露了美國的野心還是觸動了我們中一部分人的利益?
看完之後提這三個問題

發表於 昨天 12:37 | 只看該作者

1  美國需要大一統嗎?俄羅斯需要放棄車臣馬?法國需要容忍科西嘉嗎?問他們吧
2  國家是一種政治形態  中國 美國   所有國家本質上都是一樣 你不走這條路 人家也會走這條路  
3  美國有野心 無可厚非  因爲它有野心 他更有實力做的到 實現他的野心  中國需要有野心 也需要培養自己的實力  去達到自己的野心

國家與國家的關系 是合作和競爭的   只合作 不競爭 是不現實的   因爲每個國家的地緣政治 國家利益都不一樣  而且有交合  有排他....



鍵盤翻頁
左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