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078
  • 回覆: 2
劉兆佳:欠下「收留」人情 即使想「金盆洗手」亦未必做到
曾參與修例風波的反對派人士,在國安法生效前後已鳥獸散,部分人離港時無保釋案件在身,如羅冠聰、郭榮鏗;部分直接違反保釋條件潛逃,如許智峯;亦有一些反對派組織或KOL,或因政治氣氛改變而離港,在海外形成新社群,繼續在網上高調評論香港時政。
警方在新聞稿中,不點名指周庭就包圍警總案出獄後,由於仍有國安案件保釋在身,每次均按時向警方報到,態度合作,並出示文件證明獲海外學府取錄,因此今年9月向她發回旅遊證件。行會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警方批出保釋或考慮是否交還旅遊證件時會考慮一籃子因素,如潛逃風險、所涉罪行嚴重性、保釋是否對檢控或舉證有影響等。
不過,既然有許智峯等前車之鑑,倘說當局沒有預判過周庭棄保潛逃風險,恐怕亦不太可能。今次周庭棄保,到底會「金盆洗手」安靜生活,抑或走上羅冠聰舊路,繼續「打國際線」,串連歐美政客對港施壓,目前仍屬未知,但本港政界中確實有一派意見認為,這類潛逃海外的反對勢力,最多在初期得到一些注視,但隨時間推移,影響力會逐漸降低,十居其九都會「泡沫化」,「反抗」只是徒具其形。
https://www.stheadline.com/politics/3296964/大棋盤周庭逃港-難掩海外反對派泡沫化
 
在豐衣足食的環境下成長的年輕人很難面對現實, 反修例暴動之人衰左都唔會認, 收成的教訓就會更慘痛!



全國港澳研究會顧問劉兆佳指,不知警方具體研判,但若說周庭在海外沒影響力是言之過早,因她本身是反對派領袖之一,有國際知名度,尤其因通曉日語受日本人歡迎,不排除外部勢力認為她仍有政治價值,慫恿其棄保潛逃,成為遏制中國的工具。特別是23條立法在即,可以預期美西方會利用潛逃海外港人發動輿論攻勢,鼓動港人對政府不滿。


不過這些潛逃海外人士的「利用價值」,會隨時間推移及國際政治氣候變化,未必可長期維持:「外部勢力看重的不是你曾經有何光環,而是現時是否仍有影響力,可否越洋拉攏一批支持者,在外國也可以左右香港民意。正如王丹,在中國已經無作用,外國政客連理他的意欲都沒有,這是海外反政府分子的普遍遭遇。」

他又指,周庭去到外國寄人籬下,又不能回港,即使不想對香港作不利行為,外部勢力亦會威逼利誘,要她配合參與媒體發聲、議會作證、集體抗議等行動,形容她「欠下外國收留自己的人情」。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