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828
近日出席一些研討會,從多種渠道聽到美西方對香港的負面宣傳,確實起了一些效果。
有一些美國學生要來香港參加交流活動,他們的家長會問,「香港安全嗎?」 直到美國學生們來港後才發現,「香港原來這樣好玩」。
也有美國商界人士在美國見到香港朋友,會問︰「香港還能自由出入嗎?」那個香港朋友沒好氣地回應:「不能自由出入,我怎樣來美國?」
外國人,特別是美國人,對香港了解不多。自2017年特朗普上台,對中國發起「新冷戰」後,美國社會迅即變得很反華,或者至少是恐華。拜登上台後,對特朗普反華政策蕭規曹隨,情況沒有多大變化。在美國精英界,那些所謂「知華派」對中國講兩句現實主義式的評論,馬上會被冠上「親共」標籤,所以就不如不說了。受連帶影響,香港也變得很可怕,美國人甚至以為香港不能自由進出了。
 
其實美國人以為美國的情況很好,香港情況很壞,距離事實太遠。
就以即將召開亞太經合組織(APEC)的三藩市為例,也是在會前忙於「化妝」,令這個曾經美麗的城市不再那麼恐怖。
在三藩市市中心召開一場國際峰會,最大的難題就是:流浪漢安置。因為三藩市有8000個如喪屍那樣的癮君子,露宿街頭。這次峰會的主會場是市中心的莫斯康中心(Monscone Center),峰會期間周圍的道路將全部戒嚴。但就在幾條街的距離,就有大量無家可歸者露宿。當地警察正逼着他們,盡快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離開。
 
流浪漢雷諾茲住在Harrison大街和第四街,他說,市政府的人上星期就來扔他的東西,強行要求他離開。雷諾茲知道三藩市要召開APEC,有21位世界領導人要來到這裏,但他不懂的是:「為甚麼這些領導人想要走他住的這條街呢?他們真的想來看嗎?」
從今年6月以來,三藩市政府、加州州政府,還有聯邦政府,已開始全力清理三藩市「最麻煩的角落」,讓三藩市化好妝去開APEC。但相信APEC過後,就會一切如舊。無論滿街的「喪屍」,抑或大量號稱「零元購」的搶劫,都會回來。無數的街頭流浪漢和蔓延的毒品,正讓這個城市,在危險和髒亂中沒落。
相比之下,安全、繁華、國際化的香港,實在不值得被美國唱衰。
 
其實美國人只要不在官位,說話就會實際一點。
前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近日在港出席一個講座時說,中美關係產生一些困難,但他強調,對國際投資者、商人來說,香港仍是國際交通樞紐、中外交流中心,尤其在人工智能、金融科技方面很有發展前景,香港競爭力猶存。
https://www.stheadline.com/columnists/editorial/3290805/盧永雄-香港優勢-美國無法假裝看不見巴士的點評
 
可憐那些跟隨黑暴子女移英或移美的父母, 為了要照顧他們的子女, 在人生路不熟又言語不通的國度, 繼續幻想香港是在共產黨高壓統治下得沒有自由的地方。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