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577
  • 分享: 1
在西方資本面前,還可以抵抗其操控的是傳統民族或宗教認同。互聯網興起,美國更容易為人洗腦民主自由的所謂普世價值。一方面褒揚爭取個人自由是正義,令人挑戰政府;一方面挑動其他大民族內的矛盾,使人互相仇恨。世人墮入這樣的論述陷阱,傳統大國家就再無凝聚力,無法發展超越美國。分裂的小國更容易成為為其資本之下生產消費的工具。

普京年青時想融入西方但被拒,到頭來發現世界依然以族群劃分,資源與利益美國優先,西歐次之,其他國族排後。他抱負是要在有生之年重建俄羅斯乃至東斯拉夫人的大民族,故不惜發動戰爭,以挑起對抗美國霸權勢頭。

[ 本帖最後由 星風月霧 於 2022-9-25 14:10 編輯 ]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