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692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一意孤行訪台,攪動了整個台海以至亞太地區形勢,佩洛西此行不但是對「一個中國」原則的嚴重挑釁,更將進一步挫傷中美本已脆弱的關係和互信,尤其是台灣問題是中國最核心、最敏感的問題。這次華府表面與佩洛西劃清界線,但從軍機護航以至各種後續行為,很難令人將佩洛西此行與華府切割。
佩洛西離台後,解放軍隨即對台灣進行封島式軍演,將全島籠罩在炮火之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除了說幾句不痛不癢的話外,並沒有任何行動。本來,這樣的規模、這樣具有戰略針對性的軍演,如果沒有佩洛西此行,隨時會引來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但現在有了美方破壞「一個中國」原則,單方面違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在先,中方的行動更顯得出師有名,更加理直氣壯。這次軍演之後,本來出於兩岸默契的所謂「台海中線」也將不復存在,「台獨」勢力將面臨史無前例的軍事、政治和經濟壓力,這也是拜佩洛西所賜。
對中美關係而言,「一個中國」原則和三個聯合公報,是中美在台灣問題上的最大「護欄」,防止擦槍走火,但近年美國卻屢屢踐踏紅線,不斷挑戰「一個中國」原則,向「台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這個「護欄」已經搖搖欲墜,中美僅餘的互信已被摧毀,兩國的博弈鬥爭將會愈演愈烈。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的強力反制,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在塑造台海新安全態勢、全面反分裂的角度上肯定會有更大動作。而美國也不會放棄「台灣牌」,更加不會也不願對中國「示弱」,未來中美惡鬥將會更加刀刀見血,各種制裁與反制裁措施此將此起彼落,中美關係將有脫軌失控之虞。
按照當下態勢,中美關係過去的「鬥而不破」,現在破與不破已經不是問題,而是鬥到甚麼程度,破到甚麼程度的問題。在中美惡鬥的大背景下,香港如何自處更加令人關注。對於佩洛西此行,特區政府上至特首,到各司長、副司長以至多名局長都有發聲明譴責,與以往主要由政府發稿不同。固然,在國家主權的問題上,特區政府理所當然要跟隨國家立場,嚴正譴責是必須,但同時,針對美國的打遏,其實也不差香港眾官員的一紙聲明,在國家的反制措施上,香港能夠做的也不多,也沒有需要做「出頭鳥」。對香港而言,所能夠發揮的最大作用,不是表態,而是在中美惡鬥的大背景下,更好地保護和發揮香港的獨特地位,協助國家應對西方打擊。

對於香港的角色和作用,中央一直有戰略性考慮,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七一重要講話」中特別指出,「必須保持香港的獨特地位和優勢」,強調「中央處理香港事務,從來都從戰略和全局高度加以考量,從來都以國家和香港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為出發點和落腳點。」「背靠祖國、聯通世界,這是香港得天獨厚的顯著優勢,香港居民很珍視,中央同樣很珍視。」習主席的講話已經清晰表達中央對香港的期望和定位,就是要發揮和鞏固「背靠祖國、聯通世界」的優勢,「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香港必將作出重大貢獻。」
「一國兩制」講究平衡,「一國」與「兩制」不能偏廢,香港如果變成內地一個城市,還談何「一國兩制」優勢?「一國兩制」最大優勢,就是在制度上讓香港可以發揮「背靠祖國、聯通世界」的作用,在改革開放時期,這個優勢讓香港成為國家「招商引資」、「揚帆出海」平台。現在這個角色和優勢不但沒有弱化,反而更加重要。假如美國以及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制裁加劇,對中國進行全方位打遏,屆時香港將成為國家的主要透氣「窗口」。
始終,香港是國際金融商貿中心,美國等西方國家在香港有龐大利益,在動手上難免投鼠忌器。換一個說法,香港愈國際化、與國際聯繫愈密切,香港就愈安全,愈能夠在中國面臨西方打遏時發揮更重要作用。所以,習主席才會強調中央以戰略和全局高度來看待香港優勢。什麼是戰略和全局?就是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香港如何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更大貢獻。
要在複雜的國際形勢下保住香港獨特優勢,對特區政府提出更高的要求,如何在維護國家主權、利益的同時,保持香港的國際地位,保住「紐倫港」的角色,繼續深化與國際聯繫,這需要在一些政策及措施上與內地有所區隔,例如入境限制等。「一國兩制」賦予香港在政策上的靈活性,香港當前首務,習主席已經講得很清楚,就是「保持獨特地位和優勢,鞏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維護自由開放規範的營商環境,保持普通法制度,拓展暢通便捷的國際聯繫。」把這些做好,才是對國家的最大貢獻。



主題標籤 #習近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