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215
  • 回覆: 57
  • 追帖: 1
[隱藏]
「我請在座各人見證,我願以妳為我合法妻子。」

「我請在座各人見證,我願以妳為我合法丈夫。」

婚禮當天,Riley穿著一襲她悄悄準備的白色婚紗,但她並非身處華麗莊嚴的禮堂,而是坐在監獄的公務探訪室,等候她的新郎。圍繞著她的,是冰冷蒼白的牆,沒有佈置,不見賓客,禁止拍照。

兩人因反修例運動而相識,Teemo及後因國安法被拘控,正面對無期的還柙生活。年僅21歲的Riley沒有退卻,成為Teemo的堅實後盾,瞞著家人留港,為他打點一切。拍拖一年後,兩小口在獄中簽下婚書,承諾不離不棄。

2019年反修例運動爆發之時,在外國讀書的Riley輟學回港,投入社運。機緣巧合下,她與Teemo相遇。

直至港區國安法壓境,Teemo被捕,成為其中一個不得保釋的被告。從此,兩人的生活天翻地覆。患難見真情,Riley毅然披上婚紗,在獄中當上新娘。

記者問她會否感到孤單,她一貫爽快地說:「其實都冇㗎,好似半杯水嘅道理,可以覺得得返自己一個,但啱啱有幾分鐘,我哋真係行得好近。」

國安法案件,一旦定罪,似乎難免將面對長刑期。Riley形容,Teemo在獄中這段時間,等於兩人關係的「冰封時間」,她將獨自一人活在囚室外經歷一切,實現開辦教育中心的夢想,待Teemo出獄後,兩人再「補返冇咗嘅呢段時間」

兩人會補辦婚禮,Teemo的夢想婚禮是如同電影《回到最愛的一天》那般,大草原、小教堂,親朋老友共聚一堂,Riley則認為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參與者。

Riley坦言不敢對將來抱有憧憬,「因為唔知個環境變成點樣」,但她認為最重要是相信自己,「如果連自己都唔信,就真係冇咩可能」。她不敢估算Teemo的刑期,怕有錯誤期待,但即使要等上十年,她也不後悔簽下婚書,「我等緊佢,同時佢都等緊我,只不過大家個地方唔一樣」。










這樣的等待真的不易
不是出於錯覺的「末世情意結」

新聞來源連結: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48003/國安法-48230/男友控國安法還柙無了期-牆內5分鐘沒有張揚的婚禮見證不離不棄-女生:監獄拆散不了我們



後續, 之後明天宣佈離婚分佢d美國黑金


有無法律效力既先,又唔準影相,你話同林志玲結婚都得既


手捉:我地會好好照顧阿嫂


[隱藏]
黃畜就係咁,舞西腦畜牲行為


結完婚唔知幾多年無得洞房,曱甴遲早谷精上腦而死!


唔怕佢有劈腿嗎?仲要係棍。。。分分鐘成為0添!因為血氣方剛,妳又幫佢唔到。



傻閪


請勿購買鸚鵡作寵物


[隱藏]
衆新聞又搞悲情文宣


😡



仆街曱甴,正冚家剷!


毒果執Q左,但啲2.0,3.0仲繼續禍害香港


呢D就叫貧賤夫妻囉,咁有骨氣,日後唔好攞綜援呀


DKLM ,關香港人叉事咩


[隱藏]
好感動,好希望佢地年年都有今日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