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771
  • 回覆: 5
[隱藏]
渣馬籌委會主席高威林十月十八日表示,比賽沒有服裝限制,不會理會參賽者穿甚麼顏色的衣服。「若有人展示『光復香港』等標語,不關賽會的事。」

或許是高威林的講法太自由化,渣馬主辦機構香港田徑總會在十月十九日發聲明,表示如若發現任何違反法律、違反大會規則的情況,若勸喻不果,將會要求執法部門介入協助。

到昨日(十月二十一日),渣馬籌委會再發聲明,對十月十八日傳媒發佈會之訊息令公眾誤會,感到抱歉,並嚴正澄清:渣馬籌委會強烈譴責任何人利用賽事,作為宣揚及鼓吹政治訊息的平台,並重申十月二十四日賽事現場,絕不容忍任何違法事件,嚴正要求任何人切勿以身試法。

事件可以分主辦方和搞事者兩方面去探討。

第一,主辦機構花幾日終於搞清立場。香港近十年,政治不斷激進化,最後演成顛覆政權的暴力革命。一方趨向瘋狂,而另一方則日趨軟弱,此消彼長,終成大禍。任何的本地機構,舉辦任何各類活動,不能怕被人鬧,要堅守兩條底線。一、合法底線。香港是法治社會,任何人的行為都受法律約束,涉及政治宣傳,主要與兩條法例相關,一條是《香港國安法》,另一條是《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第十條的煽動意圖罪,當有人有組織地煽動群眾,激發對司法的憎恨,即屬違法。渣馬籌委會作為一個體育盛事的主辦機構,理應清晰地表態反對,而不是說「唔關賽會事」。須知道,提供場地予違法者的機構,也有「協助及教唆」他人犯法之嫌。後來渣馬籌委會表示會「嚴正要求任何人切勿以身試法」,這才是一個合理的態度。

二、一國底線。香港整個憲制基礎源於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核心就是一國兩制,而前提就是「一國」。挑戰一國,就是在破壞香港整個制度的基礎。不單止是舉辦大型活動的單位,每一個公民都有責任去維護一國。愛國是基本要求,而不是一般的黨派政治要求。

香港做了百幾年的英國殖民地,香港的傳統精英仍有一種「買辦」(comprador)心態,所謂買辦,就是現代的經紀、代理,過去這些買辦,遊走於中國和英國之間,兩不站邊,衣袖不濕,左邊收一個佣、右邊收一個佣,就能大富大貴。香港最早富起來的華人家族,全部都是買辦出身。買辦心態最後演變成了一種唯利是圖、無家無國的心理。就算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也採取「唔關我事」的態度,務求兩邊都不得罪。他們忘記了一國兩制的本源,甚至忘記了自己是中國人,應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

渣馬籌委會由「唔關我事」轉變成「強烈譴責」,總算及時撥亂反正。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417/20211022/952827/專欄-巴士的點評-泛政治化搞死體育盛事

渣馬籌委會為何要向現實低頭?
咁好機會反擊「港區國安法」為何不堅持到底?
何必怕香港政府唔批俾你搞? 你咪去台灣搞囉, 反正搞事者都擁戴台灣政權。必定一拍即合。

[ 本帖最後由 劉婕 於 2021-10-22 10:45 AM 編輯 ]



熱賣及精選
如果籌委會無能力管理賽事,應該立刻停辦渣馬


黃人乘機搞事最終自討苦吃,希望永遠取消比賽一拍兩散


引用:
原帖由 Perfect 於 2021-10-22 09:30 AM 發表

如果籌委會無能力管理賽事,應該立刻停辦渣馬
賽事過後, 証明籌委會係有能力管理賽事。
正如國殤之柱被移走, 証明港大是有能力管理校園, 只是過去有權不用。
中央出手開路, 香港上下都不能再詐睡了。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劉婕 於 2021-10-25 10:55 AM 發表


賽事過後, 証明籌委會係有能力管理賽事。
正如國殤之柱被移走, 証明港大是有能力管理校園, 只是過去有權不用。
中央出手開路, 香港上下都不能再詐睡了。
暫時睇今年都處理得恰當呀,
難得有大型體育賽事停辦有D可惜



實錘!
漢奸杜汶澤的話,再次印證了香港黑暴幕后推手之一的是台毒~
這曱甴專用字體大家都懂的~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