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812
  • 回覆: 4
[隱藏]
在新制度下,無祝福者很難勝出,反對派基本上放棄參選,少量照選者絕大多數出局。傳統意義的反對派全面敗北,由上屆近三百三十席變到接近零。

第二,地產財團勢力大減。在提名期間,早已傳出每個大家族限派二人出賽,所以表面看已不會是全家入場。另外地產財團過去操控大量商界和專業界別席位,如今很多席位已被「騰籠換鳥」,新選委受阿爺影響,不再由財團操控。粗略估計,地產財團能控制的席位在二百席以下,在擴大了的一千五百人選委會中,完全失去主導權。地產+泛民的「不神聖聯盟」瓦解。

第三,精英統治集團現雛形。未來將由新的選委會,提名所有九十個立法會議員,選出四十個立法會議員,選出行政長官,這是一種權力同源的行政主導體制,背後是一個精英統治集團,形成廣義的執政聯盟,代表跨界別的利益,並提高施政效率。

西方媒體批評新的選舉制度重回小圈子選舉,並不民主。如果單從政治參與(political participation)來衡量民主,新制度的政治參與水平的確下降。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參與式民主理論(Participatory Democracy)興起,強調直接民主制度,甚至認為代議制度也不夠,要用公民投票等方式來彌補。但現代政治實踐顯示,政治參與愈多民粹問題愈嚴重,造成民眾間不能彌合的分裂。就以打疫苗為例,美國、英國、法國可以用公民投票來解決嗎?

香港回歸二十四年的實踐表明,不斷擴大政治參與時,政治上激進民粹政團崛興,完全癱瘓施政。經濟上地產財團和政治派系合流,威迫政府實行各種控制土地供應政策,推高樓價。香港發展參與式民主,造成政治崩壞,民生困頓。解決問題的方向,只能搞精英式民主政治。

即使從民主政制應該代表民眾利益的角度而言,過去發展到極端的泛政治化的地步,以唯一標準去選擇候選人,而那個標準是要「無差別否定預算案攬炒中共」。但你做一個民調,會發現想推翻中共的市民又佔極少數,這種制度民主嗎?它代表了誰呢?

我早前講過,選舉過後要搞民生,澳門立法會選舉後要整頓賭業,香港選舉後要整頓地產業,從股市反應可知,市場相信阿爺是玩真的。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417/20210921/947818/專欄-巴士的點評-地產-泛民-不神聖聯盟-瓦解

排除政治寄生蟲、大話民主派和西毒霸權後, 香港人才可以真正體會身在福中的滋味。



熱賣及精選
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的特色, 是要讓全民皆得利益......
有人說在港控制樓價, 就等如向北京輸送利益的説法, 真令我費解

控制樓價和租金, 讓平民能安居樂業, 不需再為做樓奴而令人性扭曲, 可以令平民百姓擺脫艱苦不堪的生活, 應該是全民得益才對。



所謂民主選擇萬能的神話其實早已破滅,香港人卻被西方這種糖衣毒藥洗腦太深


又說四川地震的捐款被中間人捲走了, 何解現在四川變得那麼先進和現代化? 當然是中央斥資重建才得出的現狀了。
內地近年的天災人禍甚至大疫當前, 都有中央大力搶修或以戰鬥狀態去投入大量資源控制情況。
 人民在阿富汗面臨政變威脅, 也得到中央及早包機撤僑.......
這種種事實都在告訴我們, 一黨專政比民主選舉, 兩政黨勾心鬥角, 互相撕殺爭選票, 內耗的政權來得優勝。
竟還有人說獨裁統治, 是貪瀆嚴重的溫床。
我看是有死心眼的人, 不進則退的目光令世界變得邪惡。



[隱藏]
地主黨操縱環團+政黨,阻止任何填海或開發郊野公園(連邊陲地都唔准發展),其實明眼人都睇得見(只係裝睡既黃人睇唔到)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