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76,215
  • 回覆: 245
  • 追帖: 18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全職炒手 於 2021-9-27 08:46 PM 發表

由執勤致一名女Madam死亡,可睇出,成個香港根本已經係老化,好多方面已經追唔上時代變化,首先係眼界、格局觀,其次係基礎設施建設。老實講,呢D種種完全係同回歸以來政府處事遺留落來後遺症。未來新一屆政府要做改革,要做超前部署,動的肯定不是一個界別,或一群人的乳酪,但如果不做改變,再靠食老本,再過多10年,香港必然會成為一個日落城市。


到底係要長痛,還是陣痛?我地要做好準備!
師兄用左"超前部署"四個字
大家聽到都會有啲驚
因為台灣政府之前好鐘意掛在嘴邊
後來疫情大爆發,其實係用把口講
要咩冇咩,要疫苗冇疫苗,要檢測劑冇檢測劑
防疫旅館唔夠住,又冇能力起方艙
啲所謂系統上線,唔係當機就完全發揮唔到作用
香港需要一個有效率政府
點解將西方套陋習做到足
遇到爭議或難做啲事,就推到下一屆政府
從政府到立法會議員,係咪要等下屆至做野?
咁人工係咪出一半就好?
仲有成半年咁長時間
個個等運到?
鄧炳強講現在係二十三條立法最好時機
當時聽到都好鼓舞
等等....咁幾時呀
佢話正籌備立法前期工作
"期望"下屆立法會會期可以完成
回歸幾多年?基本法白紙黑字其中一條
咁多年都未完成草案?
我以為只差立法會三通呢一關
香港咁L差效率
可能內地任何一個城市睇到都覺得不可思議
我想請教一下,二十三條難得過港版國安法同完善選舉制度?
中央用左幾多時間就搞惦?

[ 本帖最後由 sclee1209 於 2021-9-27 09:17 PM 編輯 ]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ahmei 於 2021-9-27 09:27 PM 發表


張宗都係得個講字咋。
鄧局長剛剛上任,俾啲時間佢啦。當年的23條係有讓步方案,而家環境不同了,局長話有野要更新。
我只係舉例二十三條
其實冇人規定換屆前,唔可以做野
我睇法係,官員個個觀望,等換老闆再講
反正現任呢個唔做,大家何必咁認真



引用:
原帖由 全職炒手 於 2021-9-27 09:14 PM 發表


林鄭內訪期間,無時無刻都在透露想連任訊息。
我唔係咁睇喎
如果佢真係想連任
就應該積極做返啲野
爭取阿爺對佢信任
但係從行為黎睇,呢個女人仍然係踢一下至郁一下
阿爺冇咁好呃



引用:
原帖由 上環 於 2021-9-27 09:42 PM 發表


其實鄧一哥都係想快既,只係有時想快都快唔到咁解,而家政府你當佢一架車咁,得一個轆係度狂轉都無用架

其他的轆都唔郁
23條當係大壇野,唔急得,我冇意見
咁濫用法援呢?
早就有議員係立法會當面提出
官員話要返去研究
研究到幾時,有幾難?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傷心尋回犬 於 2021-9-27 09:57 PM 發表


問題係明知23條無用都仲要做,既然有國安法,係咪應該直接修改國安法先至正確

搞23條簡直多餘
23條係基本法
冇得唔做
除非你去建請人大,由人大修改基本法廢除二十三條
二十三條同國安法係完全唔同性質
前者可以訂得好細緻
每個國家都唔會下下用國安法檢控人民
有嚴重程度之分
可以比喻成,國安法係大炮,冇理由下下拎支大炮打小鳥
通常國安法都係用黎對付啲大台



引用:
原帖由 傷心尋回犬 於 2021-9-27 10:20 PM 發表


但係23條全部本地立法,即係用返普通假髮同陪審團
結果大家都諗到,定罪機會係零,跟本過不了黃色陪審團那關

到時可能出現一個情況,犯叛國(23條罪行)的比搞恐怖活動(國安法罪行)判刑輕,甚至被陪審團裁定叛國不成立的情況出現

立法會班議員,唔少係律師,佢地會否用自己前途做賭注,立一條不利自己利益集團的法律

立23條前要有一個要點,要先整頓司法機關,次序不可以亂

但係局長對整頓司法隻字不提,在 ...
咁咪搵個叻人做律政司司長
到時用二十三條或國安法,律政司可以決定
好多野係結構問題,有冇心去改革
司法冇規定唔可以改革
基本法規定要通23條,拖左咁多年唔做
其實香港政府回歸至今算係嚴重怠忽職守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