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35,019
  • 回覆: 1,105
  • 追帖: 19
[隱藏]
警察好在影到個樣,想走都難

涉殺的哥潛逃南丫島 警民合作拘混血疑兇

西環的哥謀殺案,疑兇潛逃逾1日在南丫島落網。一名姓韋(48歲)的哥,在本周二(12日)凌晨4時許,被混血男乘客割頸大量失血,送院搶救後不治。警方高度重視案件,經深入調查及市民提供線索後,懷疑疑兇匿藏南丫島。於昨晚(13日)派出大批刑偵人員及水警抵達南丫島,成功逮捕疑兇蔡南生(31歲)。

港島總區重案組第一隊總督察謝子坤指,探員經調查後發現疑兇於案發當日清晨,離開事發地點附近一間酒店後,登上死者駕駛之的士,惟於上車約1分鐘後匆匆離開,往德輔道西方向跑走。警方追查其行蹤,及後在附近一幢大廈天台發現疑兇犯案時所穿衣物及一把懷疑涉案菜刀,相信他曾於天台更換衣着以逃避警方追捕,並於同日乘船前往南丫島匿藏。

警方不同單位通力合作進行全天候搜捕及調查,經分析後鎖定一個懷疑匿藏地點,遂於昨日傍晚調派大批探員掩至南丫島搜證及調查,並於稍後時間接獲島上市民舉報,稱在一間士多外發現一名與疑兇容貌相似男子正在飲啤酒。

據悉,該士多位於大灣新村附近,惟店東陳先生表示昨日未有營業,故閉路電視未有拍下警方行動過程。有外籍人士透露,士多外平日為島上居民聚腳消遣地,昨晚疑兇獨自在場飲啤酒,期間不時目露兇光望向人群,惹起在場人士提防,及後有人認出疑兇,遂於暗中通知警方,未幾探員即掩至將他制服。

警方於晚上8時36分在士多外拘捕被通緝疑兇蔡南生,他身穿紅衣由警員鎖上鐵鏈押上水警輪,先帶返長洲警署,及後再經西灣河水警基地轉送警署扣查。據悉,疑兇被捕時身上並無武器及表面傷勢,探員其後在附近草叢發現一個黑色垃圾袋,內有一件黑色防刺背心及一把長約9厘米的摺刀,不排除與蔡有關。

警方初步調查相信疑兇獨立犯案,惟他與死者互不相識,正循其精神背景、是否受人唆擺及是否有同黨等方向追查其犯案動機,目前不排除任何可能性。探員今日(14日)亦再次到達蔡南生於西環第二街的寓所調查,並曾進入附近商戶翻查閉路電視影片,追查蔡行兇後有否與人接觸及其逃走路線。

謝子坤解釋,案發後警方透過媒體及社交平台發放案件資料及疑犯資料,調查期間接獲多名市民提供資料協助警方追捕疑犯,充分表現警民合作的重要性,向在破案過程期間提供資料的市民表示謝意。

https://hk.on.cc/hk/bkn/cnt/news ... 1014_00822_001.html



熱賣及精選
而家周圍都係天眼,都唔明重有人咁撚蠢

10.1黃大仙男子燒毀五星旗 涉侮辱國旗及縱火被捕




今年10月1日,警方接報在黃大仙橫頭磡邨宏富樓對開,有20支由社區團體豎立的五星旗被人惡意丟到地上,部分有燒過的痕跡。至翌日,同一團體繫掛在慈雲山毓華街行人路欄杆的11支五星旗,亦告遭割破及拋落地。經點算後,兩案共有28支五星旗遭到損毀。


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接手案件,經分析大量閉路電視片段及根據市民提供的資料調查後,查明案件俱在清晨時分發生,同時鎖定2名共同犯案的男子。警方在今晨(15日)採取行動,掩至竹園道一單位拘捕一名姓盧(49歲)無業漢,涉嫌侮辱國旗及縱火,他已被帶署扣查。

該組總督察劉浩德指出,案件仍在調查階段,警方暫時未知2名涉案男子的確實關係,以及他們的犯案動機,現正積極追緝另一名年約30歲的在逃男子歸案,並將於稍後尋求律政司法律意見。

https://hk.on.cc/hk/bkn/cnt/news ... 1015_00822_001.html



引用:
原帖由 edenfovwin 於 2021-10-15 11:37 AM 發表


好攪笑
民主一向都係呃d蠢撚最好方法,呢個係西方國家一直都用緊



引用:
原帖由 lonely_wanderer 於 2021-10-15 03:28 PM 發表


這樣的大學生,行為令人發笑。幼稚兼自私、無腦。
屈姐講得最好既地方就係,而家只係叫班大學生自己負責番佢地學生會既事

同埋負責番所有法律上既野,佢地即刻解散,笑鳩死人,大學生



[隱藏]
給病人家屬最好的藥!
屈穎妍
颱風日,忽然接到比雷殛更觸動的消息,我敬重的傳媒前輩、《亞洲週刊》副總編輯江迅老師猝然離世了。
趕到醫院看到的只是再沒反應的軀體,旁邊的護士跟家人說:「什麼原因,死因庭上法官會有定案,那是法庭的事,我們不能代法庭說話……」
江太太的手腳身軀一直在抖,是悲愴,也是憤怒。
「我要見院長!」家人說。
「院長不是隨便讓你見的,他不在這裏,況且今天颳颱風……」
四天前江老師因發燒及抽搐進了仁濟醫院急症室,住了一夜,翌日醫生說無大礙,可以出院。回到家,晚上再發作,嚴重抽搐加全身疼痛,家人召白車再送院,之後兩天,病人一直在病床慘叫。
新冠疫情下,公營醫院不能探病,家人只能跟江老師用手機聯絡,他告訴太太,痛了叫了十幾廿個小時,一直沒人理他,漸漸已不能打字回訊息,只能錄音,太太收到的錄音,盡是痛不欲生的慘叫。
家人心急如焚,跑到病房外守候,卻求助無援,見不到醫生,護士也滿臉厭煩。後來病人病情急轉直下,被送到深切治療部沒幾個鐘,就離世了。
這種故事,已不是第一次聽聞,幾年前未有新冠疫情,我爸爸跌倒進醫院,住院的幾星期,我們家人連醫生半個影都沒見過。
一直說公營醫院醫生不夠,但不夠到什麼地步?進一回醫院就能體會。爸爸告訴我,他們病房都是斷手斷腳的骨科病人,可能病情起伏機會不大,於是他們一星期才見到醫生一、兩次,都是來去匆匆,想問個問題都沒機會。
江迅老師入院12小時後主診醫生才出現,劇痛超過24小時後離世,院方完全沒半句交代,醫生更無現身,病人進醫院彷彿進了黑洞。總覺得,公營醫院的醫生都是躲着病人家屬的。
我明白,這世界確實有不少不可理喻的人,但醫生可知道,你們現身一下,一句講解、一聲安慰,其實是給病人家屬最好的藥。
江迅是重量級傳媒前輩,每星期的《亞洲週刊》,一半稿子是他扛下的。74歲的老人家,天天背個電腦滿街跑,採訪完找間咖啡店坐下就筆耕。
在嘩眾取寵的世代,他的筆半點不受影響,繼續鋪陳前因後果說故事。他俠義,誰要幫忙,定必兩脇插刀。他很細心栽培新人,經他調教出來的記者,總能獨當一面,卻又謙遜有禮。因為他掏心待人,故朋友遍天下,包括媒體人、醫生、律師、警察、教師、校長、政客、公關、商人、文人……
有幾個字,我好久沒用過,就是「鞠躬盡瘁」,在江迅老師身上,我看到這詞語的真實演繹。
江老師常跟我開玩笑說:「你寫這麼多文章,怎麼不寫寫我?」誰想到,一寫,就是悼詞。
江老師,一路好走。



引用:
原帖由 sclee1209 於 2021-10-15 06:45 PM 發表


我咁睇
佢地解散並唔係全因為要負咩野法律上責任
如果呢班人有用腦care咩野係法律,就唔會搞到今日的田地
而係過去咩L野都係校方幫佢地做晒
佢地就負責攪事
而家學校唔理,所有野都要自己落手落腳去做
搵地方租學生會辦公室
最重要係收會費
以前同學費綁在埋一齊,意思所有學生唔理認唔認同
一定要交會費
學校唔代收,等同冇左以前變相強制性
加上現在社會氛圍,大學生學生會負面組織
...
我講既係佢地再出黎攪事個陣既法律責任,以前佢地瘋狂個陣,就連段狗都幫佢地揹鑊

又或者係班垃圾學生,鐘意禁固邊個就唔比佢走,無人阻到佢地,簡單講係無王管

但到左而家,佢地一稍為做錯小小過火左,就有可能國安法侍候,重攪呢個學生會錢又無得收

即係著數又無埋,威又羅唔到,佢地唔解散重可以做到d乜!



我重記得呢班撚樣學生,係大學入面,鐘意屌邊個就邊個既咀臉,不撚知所謂

呢d咁既門口狗只係敢係大學入面惡,人多個陣惡,一出黎做野就肯定仆晒街

直頭係垃圾



引用:
原帖由 鵰你老美 於 2021-10-16 10:59 AM 發表

講開跑馬仔
個個話冇人
其實我心中有一個
達到曬夏寶龍所有要求
肯定係黑馬
是姓梁的
但不是梁振英
梁??有無貼士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鵰你老美 於 2021-10-16 10:18 PM 發表


娶左跳水皇后果個呢
梁錦松?真係黑馬喎



引用:
原帖由 鵰你老美 於 2021-10-16 10:55 PM 發表


佢係董建華馬房,真係有機
要出賽先知,估住先啦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