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67
[隱藏]
揚清激濁,懲治亂港,必定係眾望所歸。養癰成患,毒瘤不除,點能夠榮港富民。長期從事黑暴活動,鼓動攬炒亂港嘅社民連,61通過社交網站宣稱:「唔會參與今年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同立法會選舉」。劣跡斑斑嘅社民連退出選舉,可以講嘚係民心所向眾望所歸。雖然,社民連自稱退出選舉,但佢作惡嘅本質依然冇改變。喺佢發表聲明中提到,希望其他反對政黨亦同樣退出選舉,仲蠱惑市民投白票、投廢票,從而達到破壞新選舉制度嘅目的。險惡用心卑鄙無恥。
為乜嘢話社民連係「狐狸」心態呢?因為根據今年嘅新選舉制度,即使社民連冇發表退出選舉聲明,以佢曾經嘅斑斑劣跡,亂港、黑暴嘅醜惡歷史,亦絕無可能獲得今年參選立法會委員嘅資格。雖然,社民連「決議文」寫得大義凜然,將自己標榜成維護香港公民提名權、選舉權嘅正義力量。但實質上,呢入面卻充滿咗嘅政治算計。當梁國雄(前社民連立法委員)有資格爭位出選,成為立法委員嘅時候,從來冇見過社民連抵制選舉。因為一旦梁國雄當選成功,就會畀社民連帶來巨大嘅政治利益,社民連喺亂港嘅道路上亦就更加有恃無恐。然而,喺新選舉制度下,社民連嘅罪行根本冇符合「愛國者治港」要求,亦冇可能取得提名票。既然,唔能夠參選咁就聯手其他反對勢力一同搞破壞吧。梁國雄嘅狐狸心態,貪婪嘅本性,畀市民嗤之以鼻。
為乜嘢講社民連嘅行為已經嚴重觸犯國法呢?的確係唔係參與立法會選舉係人民嘅權利同自由,但蠱惑其他黨派、政黨唔參選,煽動市民投白票、廢票,從而達到破壞選舉制度嘅目的,就係法律所唔容許嘅。社民連喺「決議文」中提到「民主陣營應認清形勢」,聲稱「強行參選徒然令民主運動再陷爭拗」,試圖將有意參選嘅反對派樹立成「聽話者」「投降者」嘅形象。用呢種侮辱嘅語言阻止反對派參選,引導反對派杯葛選舉。社民連嘅「決議文」三方面嚴重違反《國安法》:一係「決議文」嘅目的。從佢發表嘅內容同極為煽動嘅語言分析,就係要破壞立法會選舉,令選舉失去認可性、公信力。呢個明顯觸犯咗《國安法》中「顛覆國家政權罪」。二係煽動市民通過投白票、投廢票破壞選舉。呢種投白票行為,已經涉嫌觸犯《國安法》第29條。三係「決議文」聲稱爭取國際社會支持,再次觸犯《國安法》第29條「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社民連呢種自掘墳墓嘅作死行為,必將受到法律嘅嚴懲。蠱惑反對黨派退出選舉,煽動市民拒絕投票嘅行為亦必定唔會得逞。
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惡貫滿盈社民連唔單止喺香港本土興風作浪,而且仲將黑暴觸角延伸到臺灣、大陸等地。據《大公報》刊文,稱涉嫌協助12名逃犯偷渡嘅9名被捕者當中,呢9名協助被捕人中,至少有2人來自社民連。根據爆料社民連與「台獨」組織有密切關係。梁國雄前議員助理唐婉清負責安排窩藏逃犯地點,梁國雄、唐婉清都係社民連嘅骨幹成員,其中唐婉清仲係社民連創黨成員。喺2019年、2020年,梁國雄亦曾赴臺灣密晤逃往臺灣嘅黑暴分子有關事宜。
綜上所述,社民連與香港黑暴勢力、臺灣台獨勢力都脫唔到干係。咁樣政黨宣稱退出議員選舉簡直就係順應民意、民心所向。社民連嘅貪婪同無恥喺曾經嘅選舉中已經說明一切。宜家嘅義憤填膺,只不過係對參選之路斷絕後嘅不滿罷喇。社民連一直對香港政制不遺餘力攻擊,對亂港勢力不遺餘力支持,咁樣嘅黨派早就應該退出歷史舞臺,被市民所淘汰。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