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157
[隱藏]
亞楊某某楊建利做左美國打手三十年
但係都申請唔到入美藉
宜家又勞力吹19病毒溯源
唔知係唔係入藉條件


https://www.rfi.fr/cn/專欄檢索/要聞解說/20210408-楊建利-病毒源頭問題就是一個國際政治問題

紐約時報4月7日刊登了二十多位世界頂尖級的科學家與病毒學家的聯名公開信,公開信的標題是:呼籲徹底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公開信寫道,他們曾經擔憂世衛組織的病毒溯源小組並不能夠在獨立,無限制地前提下追溯新冠病毒的起源,世衛組織三月三十日公布的有關新冠病毒來源的調查報告證明他們此前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為了避免類似的疫情再度爆發,為了能夠在今後採取負責任的措施,他們認為有必要徹底調查清楚病毒究竟是如何傳染到人類的過程。公開信對世衛組織上周公布的有關新冠病毒來源調查報告的結論進行了一一的反駁,公開信指出,報告中所謂病毒很可能是通過中間宿主從蝙蝠傳染到人類的結論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可靠的證據,同樣,公開信認為報告中實驗室泄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的結論也並沒有任何證據,報告並沒有提到武漢實驗室工作人員被感染事件,也沒有提到實驗室在2019年下半年進行的病毒基因增功能研究活動(GOF)。而這一切還可能與病毒的產生存在着直接的關聯。

公開信呼籲中國公布一切與病毒有關的數據,要求世衛組織繼續派遣獨立代表團,對病毒起源展開全面的調查,公開信還呼籲世衛組織等國際機構對威脅人類的病毒基因增功能研究活動進行嚴格的規範。
公開信的簽名者中包括疫情爆發以來始終堅持病毒來自實驗室泄露的美國科學家,世衛組織顧問Jamie  Matzl ,他曾經任職於美國多屆政府內閣。公開信刊登在紐約時報上顯然是為了吸引美國政府與輿論的關注,美國拜登政府也曾經多次表示必須繼續追蹤調查病毒的來源,不過,在今天世衛組織調查團已經完成病毒溯源之行並且公布調查報告之後,再發表類似的呼籲有何意義?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國際社會是否還有可能提出新的要求?
我們為此電話採訪了密切關注病毒源頭調查,並且在美國多家媒體發表文章的公民力量組織創始人揚建利先生。

法廣:您一定看到了紐約時報上刊登的這份公開信?

楊建利: 當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其實我認為今天病毒的源頭問題已經是一個政治問題,而不再是一個科學的問題,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中國政府根本不願意外國專家去調查,為什麼呢?難道中國政府不想知道病毒的源頭是什麼嗎?中國政府當然比任何國家都想知道病毒的源頭,也比任何人更加有可能去調查病毒的來源,從美聯社獲得的中國各級政府關係病毒源頭調查的幾百多個文件來看,從去年一月份開始,中國政府就開始在華南海鮮市場調查,排除了動物人類感染之後,又前往雲南調查,這是習近平親自下令的,政府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整個過程都是絕對的機密,這是美聯社文件所披露的,以中國一國的實力,以今天的生物科技的技術水平,一年的時間應該足夠調查清楚病毒的源頭,我認為病毒究竟來自哪裡,中國政府應該是知道的,因為相信習近平也一定想知道病毒究竟來自哪裡,任何人都想知道,否則一天都不得安寧。
法廣:既然您認為中國政府知道,為何要藏起來不讓別人知道呢?

楊建利:不願意外界去調查,當然應該是真相對中國的形象不利!所以,如果他們將關鍵的證據藏起來的話,無論你去調查多少次,也不會知道真相!所以,類似紐約時報刊登的呼籲書以及我們在媒體上發表的文章的目的也無非是要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告訴大家北京其實已經知道病毒的源頭是什麼。在這樣的前提下,病毒的源頭問題就是一個國際政治問題,中國把真相藏起來不讓你看,你當然無論如何也查不到,所以,如何世界各國都能夠意識到這一點的話,下一步當然就是如何給北京施加壓力,要求他說出真相,所以,這就是一個政治問題。另外,發表公開信的目的也是為了呼籲世衛組織必須改革,因為世衛組織從頭至尾就沒能給大家提供透明的信息,去中國究竟參觀了一些什麼?在實驗室核查了一些什麼項目?世衛組織必須是聯合國機構之下的一個獨立的為全世界民眾提供衛生服務的一個透明的機構。“
法廣:我們知道,武漢的病毒實驗室與美國的病毒學專家合作緊密,曾經向美國提供了許多病毒樣本,這些樣本或許就儲藏在美國在馬里蘭州的病毒實驗室,中國官方多次指控美國的實驗室存在問題,指控美國士兵將病毒帶到武漢,美國方面是否作過核實其實驗室的泄露問題?
楊建利:實驗室泄露事故是一個客觀存在,這並不能被排除,至於是否造成感染事故,並沒有看到報道也沒有人提出疑問。無論如何,如果中方認為自己的懷疑建立在可靠的證據之上,完全可以也要求世衛組織派代表前往調查核實。但是,我雖然不是專家,基本的常識告訴我們疫情爆發地點應該是病毒的源頭,源頭當然就應該是集中爆發地。
感謝楊建利先生接受本台專訪!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