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02
[隱藏]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國務院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昨日繼續在香港舉行座談會,廣泛聽取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就落實全國人大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人大311決定)的意見和建議。國務院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勇昨日分別主持小組會議。張曉明表示,如果這次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不是由中央主導,按照以往通常做法,由特別行政區啟動這項工作走「五步曲」,「這個事是辦不了、辦不成。」駱惠寧表示,隨着時間推移,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重大意義會進一步凸顯。

出席座談會的代表及各界人士分別就增加選委會界別分組體現均衡參與、賦予選委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立法會議員、取消區議會在行政長官選委會的議席等方面提出建議。

屢屢埋雷,歐美使橫手用心險惡


力挽狂瀾,中央施良政護港安民




日前,全國人大法工委聯同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一連三日,喺香港舉辦60多場嘅座談、訪談等活動,與1,000多名各界人士就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作充分交流。此舉顯示出中央政府對香港嘅關懷,以及高度重視港人意見嘅誠意,更體現咗中央堅持「一國兩制」、確保香港繁榮發展,保障港人幸福生活嘅決心。
無規矩不成方圓,無法度則無國家。早喺1984年,鄧小平先生就明確指出:「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何為愛國者?喺我睇來,真正嘅愛國者必然會從國家大局出發,將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放喺首位,將港人福祉放喺首位,帶領市民,全心全意建設好家園。環顧全球,愛國主義係各國政治秩序嘅基礎性原則,亦係本國公民嘅道德底線,無邊個國家會允許賣國賊和背叛國家利益嘅敵對分子掌握本國權力。以「民主燈塔」自居嘅美國,亦喺《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中明確規定:「無論是誰,只要有過作亂或反叛行為,或給予敵國幫助或鼓勵的,都不得從政。」眾所周知,拒絕叛國者入政,反對別國干政,已成為所有國家嘅共識和紅線。
但係長期以嚟,一啲西方國家卻採取雙重標準。一方面,佢哋嚴厲禁止國內任何暴力甚至叛國行為,更唔允許別國插手其內政。另一方面,卻明目張膽咁利用各種藉口幹預香港事務,通過勾結亂港暴徒、培養「代理人」等方式,以香港作為「橋頭堡」對中國內地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多年嚟,呢啲西方國家「己所不欲,強加於人」嘅醜惡手段,「唯恐中國不亂,唯恐香港不亂」嘅狼子野心,早已係世人皆知。早喺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英國就曾單方面違背《聯合聲明》,推出一套「與中方對抗」嘅香港政制改革方案,培養親英代表人進入管治體系,嚴重破壞香港嘅政治生態。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公安條例、社團條例……1984年-1997年期間,英國人為回歸後嘅香港埋下咗一個個「雷」,將香港嘅政治制度紮成四下漏氣嘅火球。
與此同時,各方亂華勢力利用本港選舉漏洞,滲透進入立法會,不斷阻擾和癱瘓政府施政,導致政府大量經濟民生議案被耽擱,納稅人血汗錢被白白浪費;仲仗著境外反華勢力撐腰,一邊收取黑金,一邊策動暴亂,打砸搶燒,無惡不作,其骯髒行徑,簡直係罄竹難書!此前黑暴嘅出現就係佢哋想將穩定繁榮嘅香港推向另一個格羅茲尼嘅最好警示,依家如不再幡然醒悟,及時將分裂亂華勢力清除出香港嘅政壇,必將悔之晚矣!眼下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不應侷限於民主、自由嘅問題,而係要睇清呢個係奪權與反奪權、顛覆與反顛覆、滲透與反滲透嘅本質。縱容選舉制度嘅漏洞,給香港帶來嘅政治動盪、議會亂象、黑暴橫行無不是傾倒香港社會根基嘅前兆。古語雲:「覆巢之下無完卵!」如果畀呢類泯滅人性嘅偽君子、偽鬥士、偽善人長留政壇竊取香港管治權柄,港人再於悔恨中感懷國之大義,又有何用?
「佔中之亂」也好,「修例風波」也罷,攬炒給香港帶來嘅係無盡嘅社會之殤,思安、思定、思善先至係香港嘅主流願望。我哋已經見過太多嘅攬炒派勾結分裂勢力,收取黑金、縱容和包庇暴力嘅醜惡嘴臉;感受過「黑暴」「攬炒」給香港社會帶來嘅滿目瘡痍。身為港人,應該能夠認清西方反華勢力「見不得中國好、看不得香港好」嘅本質,亦該更加體會到中央政府嘅及時出手,制暴止亂、雪中送炭嘅道義和擔當!更應明瞭呢次完善選舉辦法,就係將香港拉回正軌,讓港人重新喺「愛國者」嘅帶領下,攜手共進,一路抵達繁榮昌盛。



1、取消區議員在選委會議席
區會議席佔比「不正常」
●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會長施榮懷:全國200多位政協委員在選委會中僅佔52個議席,但區議會只是諮詢架構,卻有117個議席,可謂多得「相當不正常」。區議會現在已經變得政治化,喪失和偏離了區議會原本的性質和初心,這是香港社會有目共睹的。希望通過完善選舉制度,恢復區議會以往的功能,即服務社區和關注民生。
●北京市政協常委杜家駒:區議會本應做好地區民生工作,可惜的是,今屆區議會並沒有做好應有的工作,既然他們並非愛國愛港人士,就不應該加入選委會。
區會政治化失諮詢效用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部分攬炒派借區議會平台鼓吹「港獨」,甚至有意奪權,企圖左右行政長官的選舉,區議會變得政治化,已經失去諮詢組織的效用,選委會不應該保留區議員的議席。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區議會今時今日已成為了攬炒派及「港獨」勢力的溫床,對選舉制度存在危害性,若不打擊他們所啟動的「攬炒十步曲」,會繼續助長破壞者,因此他們不能留在選委會。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廣東社團總會主席龔俊龍:立法會議員本身就已擁有高度的地區代表性,根本沒有必要再架床疊屋,建議應取消區議會在立法會的席位。
區議員入選委會功能異化
●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鄧飛:區議會原本的功能是直接面對區內的市民,針對民生問題提出改善意見,本身沒有獨立的決策權,但區議員存在於選委會中,某種程度上令到其服務區內市民的功能異化,可能將聚焦的重點由關心社區利益,轉為如何在宏觀政治體制中發揮權力,因此取消區議會在選委會中的議席是必要的。
●香港幼稚園教育專業交流協會主席丁健華:取消區議會在選委會中議席的做法正確,區議會的重點應該是盡心服務區內市民,沒有必要將其功能太過政治化。
●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冼漢迪:基本上區議會未能代表主流民意,加上是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因此建議取消區議會在立法會和行政長官選委會議席,並改由其他愛國者擔任。
●立法會漁農界議員何俊賢:有攬炒派不斷把區議會政治化,企圖奪取管治權,區議會已經喪失其應有的功能。選委會及整個制度都不能讓「港獨」分子鑽空子,取消區議會在立法會和行政長官選委會議席是其中一個可行方案。
2、增加選委會界別分組體現均衡參與
具有更廣泛代表性
●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會長施榮懷:選委會原來1,200席的組成並不均衡,現在多加一個300人組成的界別,自然會有來自更多界別的人士參與,反而具有更廣泛代表性。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香港有很多基層市民,他們的聲音是最關鍵的,工會支持通過增加選委會界別分組體現出均衡參與,令政府更關心弱勢社群,更有動力去解決深層次問題。
增加青年參政機會
●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青年委員會主任、香港政協青年聯會主席譚鎮國:選委會各個界別適當增加青年代表,讓一些植根地區工作、有一定民意基礎的青年通過基層、勞工等界別參與選委工作,增加有意參政議政的年輕人參與公共事務的機會。
●北京市政協常委杜家駒:香港很多人在全國性組織都有擔任職位,這些都是很熟悉香港事務也是在不同範疇服務香港的人,將他們加入選委會非常合適,相信能夠增加選委會的廣泛代表性。建議還可以加入本港地區愛國團體,相信對擴大愛國力量會有好處。
●香港政協青年聯會常務副主席李曠怡:年輕人過往在選委會中所佔比例較少,希望通過今次決定,讓更多年輕人有機會代表廣泛市民的真正心聲。
充分體現政治進步
●香港幼稚園教育專業交流協會主席丁健華:建議選委會新增包括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和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在內的「第五界別」,這做法能夠充分代表每個界別的聲音,體現均衡參與,是政治進步的一種表現。
●香港特區青年發展委員會委員林琳:之前攬炒派聲言要用非法「35+初選」令特區政府停擺,甚至已經出現相關路線圖,因此希望立法會將來的議席分布,可以讓不同階層和界別的代表都可以參與議政,而非像以往般一些不愛國者使用激進手段就可進入議會,並只為自己的政治訴求,不顧全香港整個大局。此外,希望未來可增加青年議政的空間。
●全國青聯委員、新界青年聯會副主席陳浩庭:增加選委會界別分組,增設來自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能體現更廣泛及均衡的參與。
3、賦予選委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立法會議員
選委選出席位應較多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選委會未來在立法會選舉應佔主導地位,建議立法會90席可由40個選委席位、20個功能組別席位及30個地區直選席位組成。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賦予選委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立法會議員,能令特區政府施政獲得更多支持,有助香港融入國家發展。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選委會人數增至1,500人能夠有更多不同的聲音加入,而賦予選委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立法會議員能夠確保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有穩定社會之用。
●經民聯副主席、立法會商界代表林健鋒:建議將目前地區直選拆分成更多細區,研究調整立法會功能組別,包括加入青年、婦女組織及中資機構等代表,亦可參考海外經驗,研究應否禁止有外國護照的人參選立法會。修改後各組別的人數可以再討論,但選舉委員會應有主導地位。
行政立法關係更順
●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我比較傾向日後立法會90席中,選委會佔其中較重要的比重,即35至40個議席,而功能組別則保持30席,直選議席為20至30個。這樣,未來議會行政立法會更暢順,可帶領香港走出新局面。
●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不是只有西方那一套做法才叫民主,擴大選委會的權力和職能,負責產生較大比例的立法會議員不是開「民主的倒車」,反而是讓香港由亂到治,再從治到重新興起的表現。
打破局部利益限制
●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會長施榮懷:由選委會產生的新增界別在立法會的議席比例,40席或以上的大比數會較為合理,因為在「一國兩制」中,「一國」才是前提。全國性機構代表具有國家層面的代表性,且主要成員都是有能力的愛國者,所以由該界別產生的立法會議員亦會更符合「愛國者治港」的原則。
●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鄧飛:透過選委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立法會議員,能夠令立法會議員之間打破某一界別、某一地區的利益的限制,從整個社會層面考慮問題,不再將開會時間都用在「扯皮」上。
●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冼漢迪:由於選委會委員本身已經有代表性,由他們選舉更大比例立法會議員進入立法會較合理,能讓被政治綁架的議會恢復理性,排除為反而反的不愛國者,專注發展民生。
●立法會漁農界議員何俊賢:「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及議會穩定大於一切,不能再讓議會內出現惡意拉布的情況,須真正落實「愛國者治港」,因此賦予選委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立法會議員絕對是一個好做法。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