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084,523
  • 回覆: 491
  • 追帖: 253
[隱藏]
“起初,神創造天地。
地 是 空 虛 混 沌 . 淵 面 黑 暗 。”
聖經· 創世紀·第一章第一、二節

聖經就是這樣開始了,現今世界也是這樣開始了,但因為這樣的描述,基督教圈子就引起一個千年爭議 - 再造論。所謂 “再造論” 就是說基督教的神係地球上曾經創造多過一個世界,因為失敗或其它原因,神就把過去式推倒從來,所以今天的世界是重新再造。為甚麽是爭議,因為基督教的神 “耶和華” 是真理之源,是 “自有永有”,衪怎可能會錯,從而引至 “再造” 呢!

聖經,個人是熟識的,畢竟六歲時,先母為了安排我們幾兄妺進入一家較好的教會小學,因而帶我們上教會,自此,就在基督教圈子浮沉幾十年,直至乞暴才真真正正在理性和感性完全擺脫這個吃人的宗教。現在個人看 “聖經” 已經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反而對個人了解當今世界,又有新的領悟!

歷史從來不會簡單地重覆,但過程卻又會驚人的相似!望着時間的年輪,時光倒流去幾萬年前,一個發展了超過一萬年的共融文化活現眼前,這個共融文化也像我們當今世界一樣,是經歷過漫長的分分合合和各種戰火洗禮方能發展出來。雖然這個社會主要由三個大族群 “閃”、“含” 和 “雅弗” 組成,但因為有統一的文字和語言,這個文化是和諧的。“閃” 族是來自亞洲的黃種人,當中的表表者是來自亞洲東南海岸自稱 “唐” 的閃族分支,嚴格來說這個文化亦是由唐族建立,而由於唐族人無論在管理、在文化上都能夠領先於各族及分支,因此,這個文化的大部份領導人都由唐人出任。“含” 族人是來自非洲的黑色皮膚人種,含族人身體結實,加入這個文明前亦有高度文化,經商能力非常高,族人特別喜歡唱歌跳舞。“雅弗” 族主要是來自高加索居住在歐洲的白人,雅弗族被閃族征服及歸化文明前還是蠻族,文化低落,好勇鬪狠。雅弗族歸化文明後,由於不能在領導層佔有重要席位,時有不甘之心,但礙於閃族的強大,雅弗族都祗能在這個文明裏繼續和諧。

“閃唐” 建立的文明是基於唐人的大同思想,社會基本上已做到老有所養,再加上科學文明,這個社會的糧食疾病問題基本已解決,人的死亡,就是按自然定率睡眠而終,值得一提是這個文明能將人的生命延長至一、二千歲,但政府祗會為對社會十分有貢獻的人提供這項服務,而當時全世界祗有座落在首府 “伊甸” 的 “生命樹生命中心” 可以提供如此服務。講開首府 “伊甸”,這是一座花園城市,位於今伊拉克二河流域中,是當時世界的文化和文明中心。
“雅弗” 人,被征服的二千年,文化改變其外表,卻改變不了其本質。為了奪權,一班野心 “雅弗” 族人利用病毒基因的特性,製造了一隻針對 “閃” 族人的 “巴別” 冠狀病毒,意圖將 “閃” 族人毀滅。散毒初期,“閃” 人死傷慘重,但人類好多時都高估左自己的能力,又低估左大自然的威力,病毒好快就失控,結果産生了針對不同人種的 “巴別” 病毒,為防止病毒傳播,各族群開始互相封鎖,而族群內各支部亦各自封鎖,這個病毒最終將 99% 的人類毀滅,而整個文明,語言和文化也煙滅了。當時世上還有二個 “閃” 族支族能將部份文化保存,一個是唐人,他們遷徙回黃河流域,將保存下來的文字和管理文化建立了唐虞夏商周的漢文化;另一是少量的希佰萊人,他們一直漂泊但卻能將部份當時文明口耳相傳地集於希伯萊經典!
中國遠古的山海經和希伯萊的舊約古卷都有記載到伊甸園和生命樹,而中國古代的偉人姜太公和希伯萊的偉人阿伯拉罕同樣是幾百歲至過千歲呢!至於 “巴別” 病毒,希伯萊人就將它寫成人因為自大而建立 “巴別塔”,要直達天庭,所以神就將人變亂口音,分而治之!而“閃”、“含” 和 “雅弗” 就成為挪亞的三個兒子,各族的起源!

歷史的年輪又向前走,幾萬年過去了。時間又到了 1644 年 四月,地點是山海關,在明朝成祖時,這裏應該已是百花齊放,但自從崇禎一朝開始,這裏一年比一年凍,這年四月的山海關還是茫茫白雪。在山海關城樓上站着一個年青將軍,這位將軍才 33 歲,他向精鋭的三萬關寧鉄騎講他決定帶大家回京勤王,為吊頸自盡的崇禎復仇,而關外的滿洲人將會入關恊助其勤王之舉。

鼎湖當日棄人間
破敵收京下玉關
慟哭六軍俱縞素
衝冠一怒為紅顏

《圓圓曲》吳梅村仕清之前在清世祖順治九年(1652年)作的,全詩字字講吳三桂,但卻又無一字寫吳三桂。這首詩最叫人震撼的是頭四句,而全詩的總結就是第四句的《衝冠一怒為紅顏》。

有清一代,本來文字獄最盛,但清庭又好像有意無意地由得這首詩廣傳於世。吳三桂聽起來不順耳,想收買吳梅村要求他不要發表,但不成功;想殺他,吳梅村亦已入仕清室,吳三桂亦無何奈何,而這首詩就註定將吳三桂的漢奸之明釘得死死了!

明末有三大禍患,日本、流冦、滿清,而日本在豐臣秀吉死後已不成氣候;滿清有吳三桂的關寧鉄騎坐鎮的山海關,基本上是不能越雷池半步;最叫崇禎頭痛的是流冦,因為流冦是流動的,而且也不是一股,而是百花齊放,所以難已剿滅。

明朝流冦特別多,這和明朝的政治體系有關,簡單敍述就是四個主因:1. 官員人工太低;2. 仕紳資本集團太多;3. 皇族太多;4. 天災太多。大家若有興趣了解頭三個原因,可參考以下文章,很有趣,很容易睇!

《壞土豆: 被朱元璋和讀書人聯手顛覆的大明》
http://hanfeng1918.com/baijia/30326.html

睇完文章,大家會發覺明是先天不足,但無論明如何先天不足,但有明一代透過強大的軍力和厰獄制度的國家機器,政權還是穩固的,最諷剌的是明亡的時還控軍百多萬,而整個滿清人口還不足二百萬。明的亡是亡於流冦,明的流冦就脫不了天災,明的天災特別多,這就和明末遇上小冰河時期有關了。綜合南北方志的記載,明的天氣特變的前兆可追溯至嘉靖前期,萬曆十三年(1585年)開始變得明顯,但時起時伏,1600年前後開始驟然加劇,崇禎一朝才達到災變的高峰。
小冰期時代,不僅中國北方受到影響,就連江南,也因為氣温的異常,出現了河面結冰的情形。

明史其實就是一部災難史,極其慘烈。明清小冰河期,數百年間百姓的受災程度無法具體統計,我們只能從史料中的隻言片語窺探一二。一些對受災的描述言語如下:

“牛畜凍死三萬六千蹄。”“開原大雨雪,畜多凍死。”“雪止,平地三尺余,人畜多凍死。”“雨雹甚大,傷稼百二十五里,人馬多擊死。”“飛雹交下,壞民居萬餘,死者千餘人。”“沂州雨雹,大者如盤,小者如碗,人畜多擊死。”……

從一些記載的隻言片語可以得知,當時百姓受災程度難以想象。每次氣候變化不是大雪連天,就是冰雹砸下,人員傷亡少則千餘人,多則萬人。莊稼農田一旦碰到災害氣候侵襲,則必然損失殆盡,家畜亦是逃脫不得。

明朝多災多難不止如此,據記載,單是崇禎年間就出現過連續十年的大旱。氣候乾旱程度以至于華北多個地區糧食絕收。連歲大旱,餓莩遍野的情況非常常見。浙江在大旱的同時也出現蝗災。這連續十年的大旱,讓黃河幹流及支流都出現斷流的情況。

只是稍微了解一番就能得知,原來明朝末年百姓受災程度超乎想象。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中,大家可以想象明朝的發展有什麼變化?

很明顯,寒災、旱災、水災、蝗災、疫災連年發生,以至于人口銳減,生產力極度倒退。帶來的後果不僅是明朝國庫告急,邊防逃兵增多這樣的內憂。就連外患也是如期而至。明到這個階段焉能不亡呢!

時間的巨輪繼續往前走,太陽黑子已差不多停止了一年,這預視小冰河期的來臨。

今天病毒和小冰河時期一同來了。某程度上,如果祗是小冰河期,以人類現今科技,還勉強可應付,病毒加小冰河期,這就是人類大災難了!而這個病毒就愈來愈多証據証明 “雅弗” 族人還想再用幾萬年前的方法去消滅 “閃” 人,歷史的相同過程又再一次發生了。

疫情政經已走了一年,看情況應該至少還要走二、三年。當年歐洲黑死病叫歐洲死了過億人,因為人口少了,封建領主的奴隸也不夠,領主要出工價請工人耕種,結果封建制度瓦解,歐洲也進入新時代。

美國肺炎英國肺炎已叫日本封國,中國的入境隔離期也由 14 日變 21 日。有人說這個肺炎不就好似一戰時期的西班牙流感,於今天還就是普通流感吧!有這個思想就千錯萬錯。香港的醫療團隊最近發現,八成的美國肺炎康復人仕有病毒所帶來後遺症;而各地的醫療團隊,亦發現不同的肺炎後遺症。四萬年前 “雅弗” 人高估人類控制大自然的能力,今天不是一樣嗎?個人估計今年會死一千萬人,有師兄估計會五千萬。如果我用黑死病死亡人數的中間數來算,未來七年應該會死 35 億,每年五億。這個數字好大機會包括我,我自咒了,其他人不用加力了。

執筆時,中國不少地方疫情又在爆發,不大,但風險還是有,個人對中央有信心,而事實上疫情之後,也許是 2028,中國應該是全球唯一霸主,這是不是我的序言唯一喜訊,應該不是。

其實還有第二個喜訊,上次小冰河期,明末祇係小冰河期初期,真正小冰河期一直去到 1700 年,即是康熙一朝。小冰河期叫崇禎覆滅,卻又産生康熙盛世,這又可解呢?其實答案很簡單,明末人口為一億七千萬,清順治人口為一億一千萬,明末清初十年的戰爭叫中國無左六千萬人口,這相對地耕地多了,勞動力少了,人的口糧也多了。所以未必是康熙特別叻,祇係時勢對他有利。同理,如果地球死了 35 億人,好多問題就解決了,糧食亦肯定無問題了,如果到時中國還有十四億人,大家想想會發生甚麽事!這就是我説阿爺隨時封國的原因!

“天南地北” 系列大家很熟識,這就是一個大家的平台。廢話不說了,你地自由發揮吧!

最後,還要一提,本樓有愛國立場,希望各路人馬注意。

[ 本帖最後由 horse2014 於 2021-1-31 09:03 PM 編輯 ]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熱賣及精選
川建國完成第三國際臨終交給他的任務,本來他想在 1/6 帶同紅巾軍一舉沖人國會徹底將美國滅了,但在最重要時刻忽然接到密令叫停,因為上面還須要民主黨去幫手去徹底毀滅全世界資本集團,川同志唯有忍痛收手,臨離開時,他祗留下一句:I will be back soon!

拜振華元年就這樣開啟了!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拜登正式宣誓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並一口氣簽署17項行政命令,撤銷特朗普政府時期的政策,包括三大領域:新冠疫情,氣候環境和移民政策。

👉新冠疫情危機
重回世界衛生組織;
尋求一項1.9萬億美元的紓困法案,旨在加速新冠疫苗的分發,同時為數百萬受大流行病影響的美國人提供經濟救濟;
要求所有的聯邦公共設施,包括飛機與公共汽車上的人,必須戴口罩;
延長學生的貸款付款減免,並延長房客免驅逐;
簽署一項行政命令,幫助學校與企業安全的重新開放,擴大新冠測試並建立更清晰的公共衛生標準。
👉氣候環境
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重新制定由特朗普時期的石油與天然氣運營的甲烷污染限值;
規定聯邦政府每年5000億美元的預算,所採購的設備更加依賴清潔能源,並且購買零排放車輛;
禁止在公共土地和水域(包括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上獲得信的石油與天然氣開採許可;
取消美國與加拿大Keystone XL的石油管道許可。
👉移民政策
廢除針對穆斯林國家的旅行禁令;
向國會發起一項全面的移民法案,為1100萬沒有身份的移民提供8年獲得美國國籍的途徑;
重新恢復“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計劃”(Dream Act),讓從小被非法帶到美國的人可以留着美國;
推翻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美墨邊境非法移民的父母與子女可以團聚,也終止對于輕度違反移民法案的父母提出起訴,並優先安排失散兒童與家人的團聚;
結束特朗普的《國家緊急狀態》聲明,這一聲明讓特朗普可以從國防部轉移聯邦資金,在美國與墨西哥的邊境修建隔離牆。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美國,最重要是無人願意再被騙!

上帝之鷹 1/21
波特蘭,安提法義士們打出了新的口號:“我們要的不是拜登,而是復仇!”,“新世界將從灰燼中崛起!”,“沒人能統治我們!” ​​​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隱藏]
有時,睇灣灣就好似睇周星星喜劇的對白:喂!轉唔切灣喎!

上帝之鷹 1/21
拜登稱讚譚德塞是美國的朋友。
綠蛙這下要傻眼了:我們去年罵了譚一年,這下怎麼收場? ​​​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大叔5935 於 2021-1-21 10:44 PM 發表

當局建議聚焦復星/BioNTech及阿斯利康疫苗- RTHK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71675-20210121.htm

愚港嚟緊嘅新冠疫苗接種,自求多福吧,慎防炒車啊!
個人講左,非阿爺的滅活,不打!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有條件回大陸避災的,快點走吧!個人相信門越關越緊了!

上帝之鷹 1/20
每日入境深圳灣的港人名額被限制在2000個,部分人群入境后可能被分流至東莞、惠州、汕尾或中山集中隔離。 ​​​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引用:
原帖由 4300dtns 於 2021-1-21 11:23 PM 發表

打卡,支持馬兄!但有D吾明,阿爺應該放國民出外耕田,因為出面D人死得八八九九了,亦無入侵能力,中華民族開支散葉,而不是鎖國。💪
鎖國係防疫,疫情解決,當然開放!有人預言,將有大量中國人移民非洲!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放任的資本主義產生長期貧窮的制度根源》

今天,陳師兄還在駡林鄭,上面一句是他今天駡林鄭和和港眾官員的。陳師兄駡得合理否,不好討論,但他卻終於指出《放任的資本主義產生長期貧窮的制度根源》。

2016 年,美國本來有機會再次偉大,當時社會主義者桑德斯的民主黨總選舉統演講,他這樣說:

“工薪家庭的人們眼看着政客從億萬富翁和企業財團得到競選經費的支持,讓政客們全然不顧普通美國人的需求。在過去的30年裡,太多的美國人被他們的企業老板出賣了”

“他們工作時間更長,但工資卻更低,眼看着體面報酬的工作流向中國、墨西哥或其他一些低工資的國家。他們厭倦了首席執行官的收入是他們收入的300倍,厭倦了所有新收入的52%流進了1%的最富有者的腰包”

“他們居住的許多曾經美麗的農村小鎮的人口在減少,市鎮中心的商店在關閉,他們的孩子們因為當地沒有工作而離開家園。在這一切的同時,公司卻把從他們的社區吸取的財富轉移到離岸賬戶去”

桑德斯不接受大財團捐款,當他宣佈參選,一天之內,群眾給他眾籌了六百萬美元,本來勢如破竹的桑德斯,卻遭到黨來勸(迫)退,結果怎樣,大家也知。

桑德斯的退就完全反影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係敵我矛盾,這種矛盾,叫資本主義建制者怎接受,接受桑德斯就是革自己的命!

陳師兄的要求不就是書生論政吧!香港的貧窮本源就是 “資本主義”,桑德斯搞社會主義是眾籌,由窮人付錢;香港搞乞暴是 “富籌”,由老美、灣毒、四大、有錢有樓高薪政府受薪者付錢,目的係保持佢地的利益,僱用一群亡命之徒去帶領一群蠢蛋去打壓香港最低下的人。這是乞暴的本質,今天,這群出資的人,有人還在鼓吹樓價日日升地推售樓盤、還在其旗下的超市賺大錢、還在小兒子的電視台報紙銷售投降理論的、有人更還在廟堂內大方厥詞……

香港就好像桑德斯所描述的美國,沒有徹徹底底的革命,可以嗎?

坦言集:社會自救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210122/00184_001.html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靚c9 於 2021-1-22 08:07 AM 發表


皇后餐廳係以前打仗,俄佬走去中國,上海落腳,再打仗,走到香港開,經過n 年後,變為港式西餐。
未乞暴前,每一、二個月都會同老虎去又一城果間食野,乞暴後至今也沒有去了!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大律師公會選了個鬼佬做主席,這個鬼佬一上場就講要改國安法。大律師公會還是無視國法,始終認為腐國才是其宗主國,法律的正統。這個就由這個白皮自我折騰吧!
大律師公會的香蕉人真的無人可以做主席嗎?肯定不是,這不就反影香港仔的古惑,這個位肯定開罪阿爺,又隨時講錯野違反國安法,為生意、為安全,還是俾個鬼佬做,這裏又有二個心態:一,自己繼續攞住貞節牌坊,出事,就死白皮;二,又係殖民地之態,你中國低下民族,應該唔敢搞白皮掛!
香港上層就係有一大班賤人,大家不要多想,就等 2034 吧!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引用:
原帖由 大橋上一人 於 2021-1-22 08:25 AM 發表

衝冠一怒為紅顏

陳圓圓長相到底係點樣?
貴州有一個老人係吳三桂第11代後人,叫做吳永鵬,佢曾經公佈一幅畫像話係吳三桂留傳落嚟,畫中的陳圓圓手抱琵琶,經過了近30位清史專家的研究之後,認為這幅畫像係可信。
已故雲南書畫家齊熙耀,擅長畫歷史人物,佢參考歷史資料畫出的陳圓圓像真有幾分似上述吳三桂後人的家傳畫像。


陳圓圓靚不靚不重要,重要是這個男人的計算,這個計算得出後剛剛又有個理由,結果紅顏就孭起成個責任,所謂 “衝冠一怒為紅顏” 還是假的,功名富貴才是真的。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引用:
原帖由 靚c9 於 2021-1-22 08:27 AM 發表


D食物水準好平均
同三十年前一樣。

其實當年好多俄佬黎左香港,當年有個uncle ,跟俄佬學某一技能,在該行,非常聞名!
就是性價比,不是最好,但肯定知道 Order 的會是食到的。希望疫情後再去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引用:
原帖由 一個中國人! 於 2021-1-22 08:37 AM 發表


韋小寶講嘅
我無留意,如果出自鹿鼎記,咁就係金庸的結論了。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隱藏]
民主黨上場了,過去四年坐冷板無錢收的人權 L 又全部走出尼!還是那句,打鉄還需自身硬,未來就是天天接這個反人類偽民主黨的陰招吧!如無意外,ISIS 又會再起,搞不好,香港也會有,“守城” 祗係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警隊軟性提醒吧!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主題標籤 #海關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