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168
  • 回覆: 13
本主題由 motivation 於 2021-1-19 09:51 PM 關閉
[隱藏]
左傳云:“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其言下之意就是說祭祀與戰事是國家的頭等大事。戰事是國家的頭等大事,這個很好理解,畢竟毛帝也講過“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那麼為什麼祭祀也是國家的頭等大事呢?

 

自顓頊“絕地天通”之後,祭祀權被統治者所壟斷。表面上看,祭祀不過是拜祭天地鬼神,祈求神靈庇佑、希冀免災獲福而已。但實際上統治者是藉此儀式統合人心、鞏固統治地位,因而祭祀的本質也就變成了統治者合法性的宣示。

 

因此,祀之為國家頭等大事,是緣於祀即統治的合法性。而且祀還排在戎之前,故統治合法性比戰事還要重要,是國家政權第一大事。

 

統治的合法性,與《孫子兵法》中所說的“道”,是一個意思,即“令民與上同意也”。所以,此處所說的合法性,不是從體上而言的、而是從用上而言的。也就是說,用不着給“合法性”下個精確的定義、再來判斷統治者是否合法,而是要令大眾、尤其是社會精英們相信統治者的統治就是合法的。為什麼要這樣理解呢?因為祭祀,就是宗教式的神聖儀式,說穿了就是藉著神聖的儀式對大眾進行洗腦。

 

而周公所制定的周禮,把這種方法貫徹到了極致。因為禮制把儀式融入了生活之中,長期醺染、潛移默化、變成習慣,成了定勢思維。當然如果這種制度成功,其統治是牢固的且成本也是很低的。祗可惜儒家把這個方法用反了,因為精英、貴族是很難被洗腦的,而最容易被洗腦的是普羅大眾,故“禮不下庶人”終歸還是要“禮樂崩壞”的。但是人家那個教就很成功、信仰很堅固,也不必講什麼邏輯道理,祗消從小到大每天朝聖城五次跪拜可也。戈培爾博士的真理論大概也是這個邏輯。

 

當然,現代國家政權不再以祭祀來宣示統治的合法性,而是以立國的意識形態和領袖作為旗幟進行宣傳、並且擯斥和反駁任何與此不相容的言論。既然任何與旗幟不相容的言論都不允許,政府的言論當然更不能與旗幟自相矛盾、而最多也祗能按需要進行技術性的詮釋。

 

軍事力量不濟,是政權從外部被推翻,而合法性喪失,則是政權從內部崩潰。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蘇聯的崩潰。蘇聯的崩潰當然是因為統治合法性的喪失,而不是因為其他的所謂經濟不振之類的原因。如果說經濟不好就要崩潰,那北韓就是反例。北韓經濟曾經極其困難,但政權並沒有崩潰。中國在三年災害的時候經濟也極其困難,也沒有崩潰。蘇聯的崩潰其實歸咎於戈爾巴喬夫的新思維、鼓吹“公開性”和“民主化”,這令人們相信蘇聯的政治、經濟制度都是不合法的,尤其是政府官方如是說,則令所有人們都相信、甚至不願意相信的人們都不得不相信蘇聯的建立是不合法的,於是蘇聯也就不得不崩潰了。

 

再一個例子就是滿清的崩潰。請注意滿清不是被推翻的,而是崩潰的。別以為武昌起義那一丁點人就能夠推翻滿清,滿清是因為各個手握兵權的封疆大吏背叛而崩潰的。滿清的統治合法性喪失是首先因為對外戰事不濟而導致精英們不滿、由不滿而改革(洋務運動)、由改革失敗(甲午戰敗)而絕望,繼而要求立憲。要求立憲實際上已經不相信帝制合法了,而滿清政府也同意立憲,這等於是滿清政府自己也宣布帝制不合法。但滿清政府最後又反悔,結果是祗要有一點火花,立即就會導致崩潰。攝政王當時還大言不慚的說“有兵在”,實在是不明白“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的道理。表面上好像手握重兵,而實際上由於合法性的喪失,手下封疆大吏們都有覬覦之心。武昌槍聲一響,各省都紛紛通電“獨立”,滿清終於就這麼垮掉了。

 

由於合法性為國家政權之第一大事,不能受任何質疑,所以從古至今變法極難成功、成功的也就商鞅變法那一次,而本朝的變法至今可以說成功了一半、有望能竟全功,而這都全賴於一方面“四個堅持”、一方面靈活地對意識形態進行技術上的詮釋。這也是五千年的文明纔有幸孕育出了這些有遠見卓識的領袖,這是中華之幸。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cnfr 於 2021-1-15 23:14 發表

左傳云:“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其言下之意就是說祭祀與戰事是國家的頭等大事。戰事是國家的頭等大事,這個很好理解,畢竟毛帝也講過“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那麼為什麼祭祀也是國家的頭等大事呢?

 

自顓頊“絕地天通”之後,祭祀權被統治者所壟斷。表面上看,祭祀不過是拜祭天地鬼神,祈求神靈庇佑、希冀免災獲福而已。但實際上統治者是藉此儀式統合人心、鞏固統治地位,因而祭祀的本質也就變成了統治者合法性的 ...
香港系民主教徒甚地,要奪回祀權。先消滅民主教。



引用:
原帖由 神經箭 於 2021-1-15 11:19 PM 發表


香港系民主教徒甚地,要奪回祀權。先消滅民主教。
要徹底消滅首先要奪回教育重地。

臺灣就係例子。點解而家臺灣大部份人都要臺獨?就係因為當年陳水扁上臺之後立即改課綱,而馬英九上臺之後並未改返過來。於是臺灣學校教出來嗰啲都係臺獨份子。



引用:
原帖由 cnfr 於 2021-1-15 23:30 發表


要徹底消滅首先要奪回教育重地。

臺灣就係例子。點解而家臺灣大部份人都要臺獨?就係因為當年陳水扁上臺之後立即改課綱,而馬英九上臺之後並未改返過來。於是臺灣學校教出來嗰啲都係臺獨份子。
香港回歸後,中央乜七都唔做。由七得西方响度開派對。有乜法子唔「黃」晒吖。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神經箭 於 2021-1-15 11:36 PM 發表


香港回歸後,中央乜七都唔做。由七得西方响度開派對。有乜法子唔「黃」晒吖。
係呀,睇吓嗰啲黃教師點教鴉片戰爭,就知有幾大鑊喇。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神經箭 於 2021-1-15 11:36 PM 發表


香港回歸後,中央乜七都唔做。由七得西方响度開派對。有乜法子唔「黃」晒吖。
教育在長期嚟講可以徹底改變政治生態,以臺灣嚟講,十幾廿年學校教出咗大量臺獨份子,國民黨就算不想獨,爲咗選票都不得不傾向於獨,所以以前大陸將和平統一嘅希望寄於所謂“寄希望於臺灣人民”成爲空想。而家和平統一係絶冇可能,唯有武統一途。



引用:
原帖由 cnfr 於 2021-1-16 10:50 發表


教育在長期嚟講可以徹底改變政治生態,以臺灣嚟講,十幾廿年學校教出咗大量臺獨份子,國民黨就算不想獨,爲咗選票都不得不傾向於獨,所以以前大陸將和平統一嘅希望寄於所謂“寄希望於臺灣人民”成爲空想。而家和平統一係絶冇可能,唯有武統一途。
道理人人知。中共當年崇拜香港模式;認為「政治冷感而熱衷揾錢」是香港生態,鄧公嚴禁幹部干預香港政治;2002年救香港經濟期間,幹部來香港要「另外申請」。正規駐港幹部對港人亦「只聽不說」。




結果搞出個大頭佛。



引用:
原帖由 神經箭 於 2021-1-16 11:40 AM 發表


道理人人知。中共當年崇拜香港模式;認為「政治冷感而熱衷揾錢」是香港生態,鄧公嚴禁幹部干預香港政治;2002年救香港經濟期間,幹部來香港要「另外申請」。正規駐港幹部對港人亦「只聽不說」。




結果搞出個大頭佛。
我諗唔會崇拜香港模式,中共高層唔會咁鈍,見到董建華政府變咗跛腳鴨會唔知有幾大鑊。
祗不過當時形格勢禁,冇符。



引用:
原帖由 cnfr 於 2021-1-17 23:27 發表


我諗唔會崇拜香港模式,中共高層唔會咁鈍,見到董建華政府變咗跛腳鴨會唔知有幾大鑊。
祗不過當時形格勢禁,冇符。
高層就是鄧公,胡耀邦、趙紫陽等。當年胡耀邦去日本訪問,睇見戰敗國日本在三十多年之後即進步非凡,說「這才是現代化」。鄧公去美國亦自慚太過落後。習仲勳在廣東,眼見一河之隔的香港,同是中國人,不少是大陸游水逃港的都已經撈得風生水起。
改革開放,鄧公派幹部到外國及香港學習,主要是香港,每兩年換一批,在各行各業虛心學習香港人的管理模式。直到1994年才轉制。
工作關係,神某亦適逢其會。


想當年;香港人返大陸是頗有優越感的,因為使錢疏爽(香港人收入約百倍于大陸)……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神經箭 於 2021-1-17 11:43 PM 發表


高層就是鄧公,胡耀邦、趙紫陽等。當年胡耀邦去日本訪問,睇見戰敗國日本在三十多年之後即進步非凡,說「這才是現代化」。鄧公去美國亦自慚太過落後。習仲勳在廣東,眼見一河之隔的香港,同是中國人,不少是大陸游水逃港的都已經撈得風生水起。
改革開放,鄧公派幹部到外國及香港學習,主要是香港,每兩年換一批,在各行各業虛心學習香港人的管理模式。直到1994年才轉制。
工作關係,神某亦適逢其會。


想 ...
如果講學習各行各業管理模式,呢個同政治無關。實際上世界上所有私人公司都係獨裁制,管理模式祗係技術層面上嘅嘢。


而香港嘅問題係,司法,傳媒,教育三大陣地完全被西方控制。如果剩係郁一個係郁唔到嘅,而且會因傳媒推波助瀾而造成恐慌。如果要好似而家咁樣全部郁,同西方嘅關係尤其係同英美嘅關係會反晒面。響當時中國嘅立場嚟講當然以大陸嘅發展爲重、要爭取時間展,所以揀暫時忍耐,唔同英美反面。



引用:
原帖由 cnfr 於 2021-1-18 00:12 發表


如果講學習各行各業管理模式,呢個同政治無關。實際上世界上所有私人公司都係獨裁制,管理模式祗係技術層面上嘅嘢。


而香港嘅問題係,司法,傳媒,教育三大陣地完全被西方控制。如果剩係郁一個係郁唔到嘅,而且會因傳媒推波助瀾而造成恐慌。如果要好似而家咁樣全部郁,同西方嘅關係尤其係同英美嘅關係會反晒面。響當時中國嘅立場嚟講當然以大陸嘅發展爲重、要爭取時間展,所以揀暫時忍耐,唔同英美反面。
我是講「改革開放時期大陸人崇尚香港」。與政治無必然關係,但與文化一定相關,文化對于當時的政策有無形有實的影響。例如雙重國籍。



引用:
原帖由 神經箭 於 2021-1-18 10:51 AM 發表


我是講「改革開放時期大陸人崇尚香港」。與政治無必然關係,但與文化一定相關,文化對于當時的政策有無形有實的影響。例如雙重國籍。
文化對政策有乜嘢影響真係好難稽考,我哋唯有睇眾所周知嘅嘢。

眾所周知嘅嘢有至少有兩點

第一、鄧公係主張實用主義。第二、鄧公為中國定下嘅外交策略係“韜光養晦”。
所以以中國當時嘅國力,加埋呢兩點已經足以解釋點大陸點解會放任外國勢力在香港搞嘢。況且當時外國勢力在香港搞嘢仲冇2019年咁犀利,真係要對付都師出無名,唔似得而家名正言順地將外國勢力連根拔起。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cnfr 於 2021-1-15 11:30 PM 發表


要徹底消滅首先要奪回教育重地。

臺灣就係例子。點解而家臺灣大部份人都要臺獨?就係因為當年陳水扁上臺之後立即改課綱,而馬英九上臺之後並未改返過來。於是臺灣學校教出來嗰啲都係臺獨份子。
師兄台灣獨派坐大,並非始於陳水扁
而是有台獨敎父之稱的李登輝開始
大陸89後,台灣大學生有樣學樣
台灣出現野百合運動,學生佔中正紀念堂
要求政治改革,廢國大廢萬年國會...
李登輝親自見學生,答應要求
其實係利用佢地幫佢廢舊有體制
而家台灣枱面上綠營政治人物做大官
大部份都係當年參加野百合啲學運重要成員
李登輝條友不只沒有還原國民黨時代歷史真相
反而民進黨指責,佢全部都認
代表國民黨道歉及賠款
如果唔係因為佢暗助,幾時輪到陳水扁上到位?
一個最大執政黨出左個內奸,仲俾佢做左大老
今時今日所謂國民黨本地派,仲有佢啲人馬
王金平就係佢放係裡面最大臥底
香港如果唔肅清港奸好難平息



引用:
原帖由 sclee1209 於 2021-1-18 09:44 PM 發表


師兄台灣獨派坐大,並非始於陳水扁
而是有台獨敎父之稱的李登輝開始
大陸89後,台灣大學生有樣學樣
台灣出現野百合運動,學生佔中正紀念堂
要求政治改革,廢國大廢萬年國會...
李登輝親自見學生,答應要求
其實係利用佢地幫佢廢舊有體制
而家台灣枱面上綠營政治人物做大官
大部份都係當年參加野百合啲學運重要成員
李登輝條友不只沒有還原國民黨時代歷史真相
反而民進黨指責,佢全部都認
...
臺獨派坐大當然始於李登輝,但係當時統派仲有相當嘅勢力。統派勢力逐漸消亡就係從陳水扁改課綱開始,廿年落嚟,而家大部份臺灣人都係獨派,藍營都極力淡化反日反臺獨嘅立場。

香港而家全力鎮壓港奸係毫無疑問,但係要改變年青人中黃絲佔大多數嘅狀況係一個長期嘅過程,短期係冇乜可能。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