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6,372
  • 回覆: 41
  • 追帖: 8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ruspc2 於 2020-12-4 12:10 AM 發表


involuntary action , 唔好講4米, 落樓梯差錯腳都即刻有反應啦!每級樓梯只有15CM高。
失足墜樓打側身頭先落地要點樣反應,空中轉體?
斷估冇痛苦,等睇法醫報告……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ruspc2 於 2020-12-4 12:11 AM 發表


你係醫生咪有資格講。
仲有你係醫生點解唔去做專家證人?
急診醫生講傷勢冇問題,點樣造成是否要等法醫講? 術業有專攻……



回覆 引用 TOP

睇唔到有任何證據推斷被人打到不省人事,除非想像……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xxcxxc 於 2020-12-4 02:19 PM 發表

原係係黃屍急症醫生, 難怪如何失智.
無論如何想像, 真相只有一個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ruspc2 於 2020-12-4 02:13 PM 發表


或者?現在係警察作供和現實不苻,即係俾假口供。佢話cctv 影唔到停車場,但事實係影到。
有意就是妨礙司法公正
但CCTV係外圍唔知疏乎定有意~返去要被阿頭照肺就一定了.



引用:
原帖由 becktoria 於 2020-12-4 08:55 AM 發表


佢fb話要殺鄧炳強,可想而知佢有幾黃,講野擺明要玩野,毫不專業。

客觀地睇埋cctv, 差不多肯定當時無人打鬥,吵鬧而惹起在場人士起鬨等事,也沒警察在場,推斷佢自己跳落去而反應不及護頭而喪命機會極大,一定比有人可以避開晒cctv 而在極短時間安靜地內殺了他再擲他落去的機會大好多,也沒見得有人有這動機去策畫殺一個無名小卒。

你話呢^^
黃人姓賴~自己唔會錯,都係別人裒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廿一比一 於 2020-12-4 09:21 AM 發表


此醫生講的只是一般行路跌的情況的經驗。但一個人意外懸空,何來經驗可以做出醫生所講的防禦動作?
意外墮樓的Case好多,有多少percentage手腳有擦傷而多少冇~黃醫知唔知?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ruspc2 於 2020-12-4 05:09 PM 發表


只係影到跌落的地點,但點跌就影唔到。
點落的地點冇人唔代表任何嘢。
可以推斷出墮樓時間同睇到空中姿態,離真相又進一步了。



引用:
原帖由 ruspc2 於 2020-12-5 12:14 AM 發表


你可以咁講
但點解警察做嘢咁流?
人命關天都咁流, 黑警果然係黑警
漏掉咁重要的嘢係要指責,警察內部都應該檢視程序是否有疏漏何人要問責。
等睇重新調查的報告~是否指向急診醫生的推論或者相反……
無論如何單憑手腳冇擦傷就推斷不省人事被人推落樓完全是挑戰常人的智商。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chimingchan2014 於 2020-12-5 12:41 AM 發表


咁多CCTV片段要睇,你又認為只係一兩秒一閃而過的片段,真係咁容易就發現嗎?裁判官就唔同,佢係只需要睇有關係嘅時間同場境,其他完全無關的片又唔駛睇,但人地就乜都要睇埋,又點同呀,唔通可以同你逐格咁睇咩。
不過有樣嘢就係事實,就係嗰急証室嘅黃醫牲,佢用咗個人嘅憶測去作出所謂嘅專家意見,就係十分之唔專業囉。試問佢只係做急証室,唔係做律政司喎,但佢嘅證供係有指向謀殺嘅可能性,呢啲絕對唔係一個只係喺 ...
話分兩頭,疏漏就係疏漏錯就要認。
死因庭是尋找真相,主觀憶測憑空想像那死因庭開來還有什麼意義?
以政見代替專業是很多黃C的通病……



引用:
原帖由 chimingchan2014 於 2020-12-5 01:13 AM 發表


但你都要明白,有時太多片要睇,睇嘅人總會有疲勞。裁判官只係需要睇有關嘅部份,比較唔會咁容易出現疲勞,我就唔認為出現疏漏有乜嘢問題,不境警察都係人唔係機器。
專家證人根本就唔可以提出呢啲主觀憶測嘅證詞,因為佢嘅專業應該係以客觀科學角度去分析死者嘅傷勢。其實個黃醫牲嘅證詞,係應該由律師提出,他再因應律師或裁判官嘅問題而作出推論,而唔係由佢自己去咁樣講囉。
我就認為,裁判官有可能見到個醫牲咁樣俾 ...
同意,顯然個官對磚家急診醫生的主觀臆測有微言。
條片疏漏睇漏咗係事實,公道講係唔應該的。



回覆 引用 TOP

專家證人~颳了黃醫生兩巴


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20日,死因庭傳召伊利沙伯醫院神經外科醫生麥凱鈞,以專家證人身分作供。麥凱鈞估計,按照周梓樂送院時的情況,即使早10分鐘送抵醫院,情況都不會差太遠。他又表示,不能判斷周梓樂墮樓前是否清醒。 根據麥凱鈞的報告,周梓樂在事發凌晨4時,接受右邊頭骨切除手術,為腦部減壓。翌日早上8時送往深切治療部,昏迷指數在術後沒有變化。同日下午3時,醫生為周梓樂進行第二次手術,術後顱內壓仍偏高。 報告指,周梓樂在翌日傍晚的情況再度惡化,大腦功能嚴重受損。至11月8日早上約6時半心臟停頓,醫生施行心肺復蘇,延至8時09分宣告死亡。 麥凱鈞在研訊主任查問下表示,頭部創傷一般是「越早到醫院越好」,但周梓樂的情況即使較早送院,他的電腦掃描及臨床檢查結果不會相差太遠,「死亡率都是一樣」。 他估計周梓樂受到非常大的外力撞擊導致創傷,但不能確定傷勢是一次或多次造成。他在陪審員查問下補充,頭部有機會在墮地後反彈造成多次撞擊。由於估計墮地時間少於一秒,身體或未必有足夠時間作出保護。

[ 本帖最後由 carters 於 2020-12-17 01:45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