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97
  • 回覆: 3
[隱藏]
【報道於 17:20 更新,加入下午審訊內容】 去年 8 月 25 日,有人發起荃葵青遊行,最...



男人頭,女屎窟,男女廁所都入得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 ... -女督察稱被告當時要求出示委任證不合理/



熱賣及精選
警察執法出示委任證真係好重要. 防止冒警! 高等法院清楚指出了:

要求警察出示委任證是阻差辦公嗎?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6247/阻差辦公-警察委任證-26247/要求警察出示委任證是阻差辦公嗎?

民間集會團隊發起人劉頴匡在週日(19/1) 遮打花園集會時被捕,本來被指「煽動群眾情緒」和「 違反不反對通知書條件」,後來警方改控劉「阻差辦公」, 案情似乎指他不合理地質疑警員身份,並要求對方出示委任證。

委任證在近月來的抗爭屢次成為焦點。以「阻差辦公」 控告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的市民恐怕亦非首次。 相信不少人都有一個疑問:究竟要求警察出示委任證是阻差辦公嗎?

經典案例:R v. Lau Yin Kum HCMP 15/1997
若說相關的經典案例,必然是大約廿三年前的裁判法院上訴 R v. Lau Yin Kum HCMP 15/1997。案情不算複雜:案發當日,一名軍裝警員在旺角地鐵站看見被告,懷疑她是非法入境者。該警員截停被告,要求被告出示身份證。被告詢問為何要看她的身份證,又要求該警員出示他的委任證。警員拿出他的委任證,但卻不容許被告閱讀證上的內容。當被告問警員他的警員編號時,警員就指了指他肩膊上的號碼。被告於是拿出她的身份證,但旋即要求警員將身份證歸還,因為她趕時間。警員拒絕,說他懷疑那是假的身份證,所以他需要核實其真偽。兩人其後發生衝突,最後警員將被告拘捕。

原審裁判官裁定警員當時正在執行職務,而被告的行為構成阻差辦公,因而判被告罪名成立。在裁決時,裁判官並沒有清楚指明被告的什麼行為構成「阻差辦公」。

高等法院裁定被告上訴得直。高等法院首先指出,裁判官似乎認為被告沒有在警員要求下立即出示她的身份證,並要求一名軍裝警員出示委任證,此行為構成「阻差辦公」。高等法院清楚指出,這並非妥當的定罪基礎,因為「一名市名有權要求一名執行職務中的警員,不論他是軍裝與否,出示他的委任證以資識別」(第七段,筆者中譯)。換言之,要求警員在執行職務時出示委任證,不能算是阻差辦公。

順帶一提,此案為高等法院的案例(裁判法院上訴), 因此對所有在裁判法院的「阻差辦公」檢控均有約束力。

駁斥關於委任證的謬論
在過去數月,我們經常聽到以下關於委任證的謬論:

●身穿軍裝的警員明顯就是警察,怎麼還需要出示委任證?
●要求(便衣)警察出示委任證是「阻頭阻勢」,阻差辦公
●倘若你認識該名警察,即使他當時身穿便衣, 要求他出示委任證是故意找麻煩,是「行為卑劣之極」

上述 Lau Yin Kum 一案清楚說明這些都不是正確的法律觀點。正確的法律觀點是:首先,市民有權要求一名執行職務的警員──即使他已經身穿軍裝──證明其身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出示委任證。其次,在警員出示委任證前,市民並無義務出示自己的身份證。因此,在這情況下拒絕出示身份證,並不算是「阻差辦公」。

當然,邏輯上,上述原則也適用於任何自稱為警察的人作出的要求(例如搜身和問話):沒有委任證,沒有必要服從。

結語:在法治社會,警察必須出示委任證。在香港則不然
在今日禮崩樂壞的香港,討論普通法的案例無疑顯得有點離地。因為我們很清楚,現在的社會基本上受一種森林法則操控:在這個「無規無矩」的森林,不論高等法院的大法官(甚至終審法院的大法官)怎麼說,警察還是會拒絕出示委任證;同樣,不論案例怎麼說,警察還是會以「阻差辦公」的罪名來拘捕那些要求他們出示委任證的市民──即使這些市民只是在行使他們公民權利。

但這不是我們拒絕說出真相的原因。我們必須義正辭嚴地指出:這些拒絕出示委任證的警察,他們沒有依據他們聲稱在執行的法律行事。根據香港法律,在警員出示委任證前,市民沒有義務和這個自稱是警察的人合作。不合作並不是阻差辦公。

特區政府和警隊經常指責香港人「守法意識薄弱」,或街上的抗爭「削弱法治」,是「暴徒統治」,但對法律和案例最大的蔑視,卻往往來自他們。香港的法律明言警員在執行職務時必須出示委任證,請問今時今日三萬名警察中,有那一位遵守這麼簡單和合理的法律要求?若然沒有,這些其身不正卻手執公權力甚至致命武器的掌權者,有什麼資格批評抗爭者?

在法治社會,警察必須出示委任證。在香港則不然。因為香港的法治,早給這些所謂的執法者削弱至體無完膚了。



又有案例, 警察穿制服執法出示委任證真係好重要. 防止冒警! 法院判案案例清楚指出了:

社工拒出示身份證被控阻差辦公脫罪 控方需付訟費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50237-20200917.htm

一名社工去年8月一次遊行期間,拒絕向警員出示身份證,被控一項阻差辦公罪及一項未能在要求下出示身份證的交替控罪,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定兩項罪名不成立,控方需為辯方支付訟費。

裁判官黃雅茵裁決時說,引述控方指到場的女督察走近正在大叫的被告,要求被告出示身份證,兩次警告無效後,以涉嫌阻差辦公拘捕被告,又指期間被告向她要求出示委任證不合理,因會阻礙其工作。

黃雅茵表示,不接納女督察的證供,因被告在女督察要求後,有伸手拿出銀包的動作。而警察通例列明,市民有權要求軍裝警員出示委任證,除非情況不容許、會危及人員安全或要求不合理,但案發時明顯並非相關情況,因此不構成阻差辦公理由。被告於女督察首次要求後43秒,已出示身份證,屬合理時間。出示身份證時,並非如女督察所指以身份證的背面向著她,認為舉證未能達致毫無合理疑點,裁定罪名不成立。

案情指,22歲被告林曉樺被控於去年8月25日,在‪荃灣街市街與眾安街交界一間店舖‬外,阻礙警方執行職務。


被查身份證要求先看委任證 女社工阻差辦公罪不成立 律政司上訴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被查身份證要求先看委任證-女社工阻差辦公罪不成立-律政司上訴/

女社工林曉樺去年 8 月 25 日「荃葵青遊行」期間,被指拒絕向警員出示身份證,遭控一項阻差辦公罪及一項未能在要求下出示身份證的交替控罪,案件早前經審訊後,裁判官黃雅茵裁定女社工兩項罪名不成立。律政司發言人表示,已經根據《裁判官條例》第 105 條以案件呈述的方式提出上訴。

律政司今(5 日)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就有關裁判官在該案作出無罪的裁決,律政司已經根據《裁判官條例》第 105 條以案件呈述的方式提出上訴,並指由於案件司法程序仍在進行,不適宜進一步評論。

22 歲社工林曉樺原被控一項阻差辦公罪,指她於去年 8 月 25 日,在荃灣街市街及眾安街交界,故意阻礙女督察梁敏儀執行職務,控方於開審前新增一項拒絕出示身份證的交替控罪。案件於 9 月 17 日裁決,裁判官黃雅茵裁定林面對的兩項控罪均不成立,控方須支付訟費。

裁判官作裁決時指出,質疑女督察梁敏儀的證供,說法不合理,拒絕接納,女督察早前在庭上稱注意不到被告已拿出身份證,但片段顯示 43 秒內取出身份證屬合理時間。另外,督察作供時指當時身穿防暴警員的綠色軍裝,被告仍要求看委任證是不合理。裁判官則指,根據《警察通例》,警員須按市民要求出示委任證,除非出現特殊情況,如影響警方工作及現場環境不容許等,警員穿制服不是拒絕出示委任證理由



法院的判決已經解釋了:

遇查求先看警委任證不構成阻撓 女社工脫阻差罪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917/bkn-20200917140257919-0917_00822_001.html

去年8月25日荃葵青遊行後爆發警民衝突,期間女社工被指拒絕出示身份證,更要警員先出示委任證。女社工被控阻差辦公,及未能在規定下出示身份證明文件的交替控罪。經審訊後今(17日)在西九龍法院被裁定兩罪均不成立。裁判官黃雅茵指被告在警員要求後43秒,便從錢包取出身份證,時間不屬不合理,而市民亦有權向警員要求出示委任證,認為她不是自招嫌疑,批出辯方訟費申請。

22歲被告林曉樺,被控於去年8月25日在荃灣街市街和眾安街交界,阻撓女督察梁敏儀執行職務。控方案情指,女督察梁敏儀當晚穿上防暴裝巡經現場時見到有人聚集,並見被告大叫「黑警」,她上前截查時,被告多番拒絕出示身份證,又反過來要求她出示警察委任證。

女督察梁敏儀在庭上指,由於她當時穿着制服,又認為若出示委任證便會妨礙警方工作,故當時沒有應被告要求出示警方委任證。

不過,裁判官裁決時指,根據《警察通例》,除了在例外情況外,若市民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警員便需要出示,身穿制服並不能成為拒絕出示的理由,而這個要求也不會構成阻撓。

此外,現場片段顯示,警方要求被告出示身份證後,被告在約43秒後便取出一個黑色銀包,並手持身份證。裁判官認為合理時間並不代表最短時間,43秒亦不能說是超過合理時間。雖然被告曾大聲說話,但她沒有辱罵他人,考慮到現場人聲嘈雜,故這也不能說成阻撓。


社工被指拒出示身分證阻差罪脫獲訟費 官:穿制服非不出示委任證理由 (15:30)
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200917/s00001/1600326656585/社工被指拒出示身分證阻差罪脫獲訟費-官-穿制服非不出示委任證理由

22歲女社工去年8月要求一名女督察出示委任證不果,並遭對方指稱拒絕出示身分證,被控阻差辦公,受審後今(17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獲判無罪,兼得訟費。裁判官重申,除非有特殊情況,警員單是穿著制服,並非不出示委任證的理由,裁定被告要求合理,亦沒有對警方造成阻礙。

被告林曉樺獲裁定阻差辦公罪罪脫,交替控罪「未能在規定下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亦不成立,兼得訟費。她散庭後表示,對裁決感「開心」,認為案件起始便屬濫捕,現在公義得到彰顯,呼籲其他「手足」繼續堅持。

裁判官黃雅茵裁決指出,細心觀察案發錄影後,發現被告在女督察梁敏儀警告後4秒已作勢取銀包,後來亦手持身分證上下揮動,之後另一警員出示委任證後,她亦稱「OK,你出咗(委任證),我有出(身分證)嘅」。

裁判官指出,本案爭議在於被告是否在合理時間內出示身分證,以及被告行為有否對警方造成阻礙,認為被告由始至終只大聲及重複地要求女督察梁敏儀出示委任證,無辱罵成分,而梁敏儀僅以「穿著制服」而拒絕,並非《警察通例》允許,裁定被告要求合理。

裁判官又稱,依照《警察通例》,警員須按市民要求出示委任證,除非出現特殊情況,如影響警方工作及現場環境不容許等。在本案中,裁判官指出現場有近百警力,單單一警員出示委任證並不會影響警方工作,女督察梁敏儀雖解釋「已穿著制服」,惟法庭重申「單是穿著制服,並非不出示委任證的理由」,故裁定被告沒有阻礙警方。

黃官指出,女督察梁敏儀的作供與現場片段顯示「有所混淆」,梁敏儀指稱被告阻礙更是「不合理」,法庭不會接納其證供,故裁定被告脫罪。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 於 2020-10-20 12:16 AM 編輯 ]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