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115,405
  • 回覆: 3,062
  • 追帖: 445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小市民0009 於 2021-4-10 11:05 PM 發表


江湖傳聞話大鱷真係打電話畀港府高官『投訴』先係搞笑
當年係因為庫務局長俞宗怡咁啱要將政府D美元資產轉返做港元應付政府開支, 接左索羅斯果個港元沽盤, 索羅斯嘅爪牙就打去金管局質問點解佢地沽左大量港元都好似泥牛入海完全冇反應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mickyhon 於 2021-4-10 11:23 PM 發表


在下唔識金融股票,請問月前Gamestop事件拔插頭算唔算喺打矛波。。。?😅
中國人玩金融股票用中國象棋玩法,白皮用西洋象棋玩法,佢哋入嚟玩用錯概念,是我們的錯!?
政府用儲備入市叫打矛波?
咁零八年老美做緊乜?
上年到而家老美又做緊乜?

我話根本冇矛唔矛,邊個有實力夠惡夠大聲就有話事權,做咩都係啱曬。



提示: 違規內容已被屏蔽
引用:
原帖由 子時外圍的天才 於 2021-4-11 01:08 PM 發表

大家同我地個政府,系未唔記得左前年黑暴期間,支持黑暴的牛下女?
仲比奬佢?有冇九錯?

https://www.wenweipo.com/a/202104/10/AP60714511e4b0476859b58fd2.html
黃官當道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小市民0009 於 2021-4-10 07:53 PM 發表


好多謝K兄花時間回應在下

小弟並非挑戰K兄嘅解讀,但的而且確索羅斯在98年7~8月時嘅追擊已經唔係第一次同港府交手,97年10月已經衝擊過一次,當時金管局出嘅唯一招數就只係挾高港元利息,所以任志剛被人叫做『任一招』,亦係令到股市插得好應!  所以去到98年大決戰,索羅斯等一班對沖基金已經預期『任一招』係會出挾高息嘅果一招。

300厘索羅斯係唔怕,3000厘索羅 ...
.請君入甕,來來去去同1招,1變咁就索咗螺絲



引用:
原帖由 子時外圍的天才 於 2021-4-11 01:08 PM 發表

大家同我地個政府,系未唔記得左前年黑暴期間,支持黑暴的牛下女?
仲比奬佢?有冇九錯?

https://www.wenweipo.com/a/202104/10/AP60714511e4b0476859b58fd2.html
牛下女曱甴










K兄嘅重點係有冇底氣去bend the rules

而中國係有



引用:
原帖由 ecwce 於 2021-3-24 07:49 AM 發表


"如果被美國制裁,即使我不方便或有所損失等等,但我認為是無上光榮"
為k兄點讚

我自己也一直有個想法, 假如有一天中國逼不得已要和其他國家(或地區)開戰, 我會把我的積蓄(不動產除外)捐給國家/解放軍, 都不願看到自己國家再簽署那些喪權辱國嘅條約
掃興講句,在那種時刻,其實錢已經不是很重要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nikonlee 於 2021-4-12 11:41 發表




掃興講句,在那種時刻,其實錢已經不是很重要
從半杯水理論, 可以看出一個人是積極正面, 或是消極負面, 先不討論這個

打仗本來就是鬥燒錢, 如果打全面戰, 誰可以撐到最後取勝, 就要睇下哪國還有錢有能力造最後一支導彈, 但如果你一開始就預定這場仗會動用核彈, 咁就無後續了



后沙:核污水入海,對照蘇聯看日本人的素質和責任心
|2021-04-102021年4月10日09:55:48評論

福島核事故發生十年以來,日本人在清理核污染工作上做了些什麼?隱瞞,拖延、敷衍、逃避、算計……
在政府部門之中,工作最努力的是外務省,為了淡化核污染以及誤導外界,外務省文宣部門不知投放了多少洗地文在網絡,也不知熬了多少碗雞湯給別人喝,甚至僱傭過一些中國網絡大V到福島表演吃核食。

或許日本人認為,只要把話說得漂亮,核污染就不存在了;只要宣傳到位,清污工作就到位了。

日本外務省還一直在進行輿論鋪墊,目的是為了讓核污水排入大海。

輿論效果看起來不錯,那些整天大呼小叫的環保NGO們對日本核污問題保持着沉默,瑞典環保聖女格雷塔對此更是一臉痴呆樣。

據日媒奉旨透露,今天日本政府基本決定將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水排入大海。4月13日,日本政府將召開內閣會議,正式決定此事,全然不顧國際社會和日本漁民的反對,大和民族死也要把全人類拖下水。

而日本人在網上形象是:誠信、禮貌、有序、負責、工匠精神、精益求精……怎麼求精就不知道了。總之,結尾要加一句“這個民族令人肅然起敬”或“這個國家不可戰勝”(領外務省津貼的記號?)

日本人處理核事故做得如何?恰好有蘇聯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可以對照,否則,人們也許真的相信日本人在努力負責。

2011年3月12日下午,福島核電站一號機組爆炸,到4月12日,日本保安院將事故級別定為七級。

七級是什麼概念?就是說福島核事故跟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是同一等級。

那麼當年蘇聯人做了什麼?現在日本人又做了什麼?
1986年4月26日凌晨1點23分,位于烏克蘭共和國北部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4號反應爐發生了嚴重的爆炸事故。

核電站方面立刻向蘇聯電力部部長馬爾列茨報告,四號機組是劇烈爆炸,隨即起火。電話密碼信號為3.4.2.1(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是蘇聯最高級別保密單位),密碼對應為:1、輻射威脅,2、核危險,3、火災,4、爆炸。

馬爾列茨清晨打電話向部長會議主席(總理)雷日科夫匯報了簡要情況。

在當時通訊科技水平下,莫斯科無法立刻根據電話報告完全掌握現場情況,雷日科夫命令馬爾列茨立即飛往基輔,趕到事故現場。

他本人則召集部長緊急會議,成立了災害特別委員會,由蘇聯核專家、反應堆專家、化學專家、醫療專家等人組成。

中午11點,部長會議主席正式簽署命令,成立特別委員會。

委員會被點到名的重要成員,都必須到災區工作,當時蘇聯燃料動力局局長謝爾比納正在奧倫堡天然氣田視察,雷日科夫要求他立刻飛回莫斯科與委員會成員一同前往災區。

下午16時,特別委員會成員的專機從伏努科沃機場直飛基輔,晚上8點,抵達切爾諾貝利附近城鎮。

謝爾比納在凌晨向莫斯科報告:核電站在對四號機組進行渦輪機組額外測試時,發生兩次爆炸,反應堆機房全部被毀,死亡兩人,數百人遭到輻射。委員會已成立各小組,投入救災工作。

除了政府方面,蘇聯軍隊是救災最重要的力量,也是犧牲最大的力量。
空軍上將安托什金率直升機對爆炸區進行空中偵察,發現石墨塊碎片被炸落四散,濃煙高達數百米,能看到明顯火焰。

蘇聯科學院院士、核專家列加索夫則坐上軍方裝甲車前往反應堆附近,確定反應堆是否已完全停止工作?但石墨仍在燃燒,現場極其危險。

27日,蘇共政治局召開緊急會議聽取雷日科夫匯報,情況是3號機組已停運,但1號、2號還在工作,放射性污染嚴重,情況萬分危急,必須立刻組織居民大規模疏散。

蘇共中央任命雷日科夫為核事故工作組組長,有權調動黨政軍一切救災力量,執行他認為可行的工作方案。

謝爾比納代表專家們提出了空中投鉛滅火方案,中央工作組一個電話,全蘇聯火車全部就地裝上鉛塊(包括運行中的火車),全國調度重新安排,調頭前往切爾諾貝利。

時間就是生命,軍人沖在了第一線。

國防部長索科洛夫正在歐洲開會,于是由總參謀長阿赫羅梅耶夫元帥負責軍隊指揮。27日中午,防化兵司令員皮卡洛夫已趕緊到達切爾諾貝利附近,還帶來了直升機駕駛員隊伍。
27日夜間,三趟專列、一千多輛汽車前往小城普里皮亞(距核電站僅3公里)增援疏散,從凌晨一點到三點半,小城四萬多居民撤離完畢,然后再撤離距離更遠的城鎮居民。

撤離是有序而且快速的,還有很多人開着自己的車子離開,當時大多數人並不知道,車輛本身也成了一種輻射源。

蘇聯每件事都在做,雖然未必件件都到位,但救災的力度和責任心,跟日本人一對比,才知道蘇聯人是如此拼命。

5月1日,蘇共二把手利加喬夫提出要到切爾諾貝利現場看一看,當時蘇共領導人大多數人是負責任的。

但有兩個人根本不想去災區,一位是戈爾巴喬夫,一位是他的親密夥伴,烏克蘭第一書記謝爾比斯基。戈爾巴喬夫只想把球踢給同事。

利加喬夫,雷日科夫當天飛到基輔,一路走訪探望受輻射影響的城鎮,有的農民當面告訴利加喬夫,他們想要回家,把地里的馬鈴薯挖出來,利加喬夫說馬鈴薯脏了,不能吃,農民不信,馬鈴薯怎麼會脏呢?

這說明在那個時代,許多人對核事故的危害性缺乏認知。撤離時,官方也沒有把科普做到位,就實際情況而言,時間上也不允許。這些前期工作,烏克蘭當地衛生部門,除了招貼畫之外,就沒有深入去做。

利加喬夫一行與專家委員會確定了以切爾諾貝利為圓心,半徑30公里內人員全部撤離的方案,共186個居民點人員全部疏散。

基輔地區騰出6000座單獨樓房,7000套住宅;切爾尼戈夫地區騰出500套住宅用來安置災民。

然后,確立污染區值班制,謝爾比納局長等部長級官員輪流駐守,直到命令結束,當時的口號是“不准撤退”。

謝爾比納由于一直在前線指揮,90年代初就去世了。

在救災現場,蘇聯科院院士韋利霍夫判斷,熔融的核材料會滲入到地下水,後果不堪設想,必須提早處置,他建議:在反應堆機房下設置冷氮注入系統,把地基下的水抽乾,建造一個大型混凝土隔板,同時修建人工散熱管道,在隔板上安裝平板式交換器。

但是,誰來挖開地道和地下空間?這裡是核輻射最強的區域,意味着傷害和死亡。更重要的是,誰先去放掉反應堆芯下成噸的廠房冷卻水?這需要死士。

2017年,日本福島核電站,2號機組壓力容器下方的平台出現大洞,熔融的核燃料滲入地下水之前,日本卻沒有任何人去處理。
鮑里斯·巴拉諾夫

瓦列里·別斯帕羅夫

阿列克謝·阿納年科

三名黨員,自告奮勇前往堆芯之下,成功放掉了冷卻水。

接着,蘇聯礦工中的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則帶頭報名,一萬多志願者,輪換着去挖地道,每天前進一段路。用45天時間,挖通了地道。

他們忍受地道內的50℃高温和缺氧環境,每30人一組,3小時一換班,全天無休,這些不到30歲的工人有四分之一在40歲之前去世。

軍隊對事故地區水域進行圍堤,在1500平方公里土地上,建起了130個防護堤。直到今天,普里比亞河、第聶伯河水質依然達標。

為了能長時間、最大程度封住爆炸現場,特別委員會設計了“石棺”方案,用去混凝土40萬立方米,金屬7000噸,1986年底開始動工。
蘇聯人盡了當時最大力量去救災,不但對自己負責,也是對歐洲和世界負責。

但這一切卻遭到了西方輿論圍攻,指責蘇聯不公開、不及時、不透明。一些蘇聯作家為了配合西方抹黑自己國家,還寫小說諷刺這些無懼犧牲的共產黨員、共青團員是為了獎金,甚至是被強迫參加勞動。

最著名小說(舞台劇)--《石棺》,最初發表在蘇聯作協機關刊物〈旗幟〉上(1986年第9期),作者是個三流作家古巴廖夫,後來改編成二幕五場舞台劇,所有矛頭指向蘇聯體制,是體製造成了這一悲劇。

英國、德國、法國等歐洲劇院紛紛排演此劇,日本劇團也申請了版權。

劇中,蘇聯將軍粗魯無知,官員麻木不仁,核電站消防隊員被欺騙,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在搶救核電站,這樣弱智的台詞,歐洲人也信。

其它小人物,不是逃犯,就是酒鬼,還有失戀青年想自殺,關于核事故沒有言論自由,只有極個別人才敢說真話。

正面人物只有一個:凱爾,一名美國教授,骨髓移植專家。不遠萬里,帶着50萬美元藥品來到災區醫院。凱爾教授是美國天使,心地善良,醫術精良,每個蘇聯人都被他感動,願意跟他說真話。

多少蘇聯人的犧牲和貢獻,被這些作家故意無視,卻捏造出一個美國人成為救世主,奪走了所有功勞和讚美。

根據這個邏輯,處于西方陣營的日本,無論處理核事故如何不負責任,西方媒體都能睜一眼閉一眼,政治站隊遠比環境保護重要。

日本人更是無所謂,無論是歷史問題,還是現實災難,都是善于花錢收買媒體,而從不去認真改正錯誤。

4月13日,日本政府如果決定將核污水排入大海,那它們倒是省錢省事了,但全人類都會被日本人禍害。
束手無策,一放了之,這是犯罪!
大不了,內閣出來一鞠躬、再鞠躬。

這些災害的後果,必將體現在日本人的子子孫孫身上。

http://hanfeng1918.com/baijia/32266.html



引用:
原帖由 cannotdisplay 於 2021-4-12 05:19 PM 發表

后沙:核污水入海,對照蘇聯看日本人的素質和責任心
|2021-04-102021年4月10日09:55:48評論

福島核事故發生十年以來,日本人在清理核污染工作上做了些什麼?隱瞞,拖延、敷衍、逃避、算計……
在政府部門之中,工作最努力的是外務省,為了淡化核污染以及誤導外界,外務省文宣部門不知投放了多少洗地文在網絡,也不知熬了多少碗雞湯給別人喝,甚至僱傭過一些中國網絡大V到福島表演吃核食 ...
當年有套片叫切爾諾, 五集睇完眼濕濕。😭



引用:
原帖由 cannotdisplay 於 2021-4-12 05:19 PM 發表

后沙:核污水入海,對照蘇聯看日本人的素質和責任心
|2021-04-102021年4月10日09:55:48評論

福島核事故發生十年以來,日本人在清理核污染工作上做了些什麼?隱瞞,拖延、敷衍、逃避、算計……
在政府部門之中,工作最努力的是外務省,為了淡化核污染以及誤導外界,外務省文宣部門不知投放了多少洗地文在網絡,也不知熬了多少碗雞湯給別人喝,甚至僱傭過一些中國網絡大V到福島表演吃核食 ...
而家電視頻頻賣D日本嘢廣告, 真係難聽過粗口。



世界上一般o既食品問題,不外乎兩樣--細菌同毒素。
細菌,你煮一煮就冇事。毒素,有方法分解。至於輻射,
你煮唔到佢,因為佢唔係生物,分解,亦分解唔到。
所以輻射先係最需要注意o既,但港人就係選擇性失明。
謝謝讚賞占豪:國家再次約談螞蟻,釋放3大重磅信號!|2021-04-132021年4月13日09:16:35評論

據央視新聞報道,4月12日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金融管理部門再次聯合約談螞蟻集團。  算下來,這應該是螞蟻集團第三次被約談了。第一次是2020年11月2日,針對的是實際控制人的約談,這次約談應該是監管部門提出問題,同時主要是做人的“思想工作”;第二次約談是在2020年12月26日,約談的內容已經非常詳細了,就是針對具體問題,監管部門指出了螞蟻集團目前經營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包括:公司治理機制不健全;法律意識淡漠,藐視監管合規要求,存在違規監管套利行為;利用市場優勢地位排斥同業經營者;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引發消費者投訴等。


這次是第三次約談,與上一次約談相隔三個多月。相比上次,這次約談目的更加明確,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代表四部門表態:此次金融管理部門再次聯合約談螞蟻集團有關人員,主要是要求螞蟻集團必須正視金融業務活動中存在的嚴重問題和整改工作的嚴肅性,對標監管要求和擬定的整改方案,深入有效整改,確保實現依法經營、守正創新、健康發展;必須堅持服務實體經濟和人民群眾的本源,積極響應國家發展戰略,在符合審慎監管要求的前提下,加大金融科技創新,提升金融科技領域的國際競爭力,在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發揮更大作用。 這個表態,核心目的就是要求螞蟻集團在進行整改時,必須從根子上徹底解決問題,“必須正視金融業務活動中存在的嚴重問題和整改工作的嚴肅性”這句話可不是隨便說的,換句話說如果不能徹底整改,這次約談后是會承擔相應後果的。整改得要多麼徹底呢?監管部門的要求是:“對標監管要求和擬定的整改方案,深入有效整改,確保實現依法經營、守正創新、健康發展”。也就是說,所有的整改都必須對標監管要求和擬定的整改方案,不要在相關方案中打任何折扣,不要做任何討價還價。  所以,準確地說,這次約談是對之前工作的進一步強調,是在政治上再進一步的要求。這個約談后,如果整改依然不到位,監管部門可就有話說了,相關的責任可能就得有人承擔。因此,我們要充分認識到,這次約談是有非常明確政治意義的約談,螞蟻集團必須絕對地服從,不能打任何折扣。這次約談,某種程度上也是官方的一種示警性表態。  那麼,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過去對螞蟻集團的監管放得松,現在為什麼突然又收得那麼緊了?


其實答案很簡單,過去放得松,是因為我們的金融過于傳統,要放開了讓企業去創新,目的是為了尋求金融領域的新突破,同時倒逼傳統金融系統進行改革。現在為什麼收那麼緊呢?在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看來,監管部門出手大幅收緊監管,釋放了三大重磅信號:  

、這是國家對資本的規範與約束 在回答記者“金融部門再次約談螞蟻集團有什麼考慮”時,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回答說: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及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明確提出,要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切實防範風險。要從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高度出發,建立健全平台經濟治理體系,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  答案很清楚,一則這是中央最高決策,二則這是為了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總的目的是為了防範風險。“風險”這倆字,可不僅僅指金融風險,在這裡是非常有內涵的倆字。請注意,這是中央最高決策,並非單純職能部門的決策,所以其中內涵大家可以仔細琢磨與品味。  那麼這些措施最終的目的是什麼呢?央行副行長潘功勝也回答得非常清楚,要從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高度出發,建立健全平台經濟治理體系,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也就是說,無論是國家資本還是民間資本,都得從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高度出發去做事,否則如果不加以約束,資本的逐利本性就會在市場上搞壟斷、搞無需擴張,而壟斷和無需擴張的後果,就是傷害國家與人民的利益,利益內卷化的資本最終會成為與黨和國家博弈的對象。換句話說,如果那樣,資本就成了黨和國家的對手盤,政策、資本、輿論會陷入內耗漩渦,這是不符合國家和人民利益的。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國家做這一切不是為了把資本遏制死,而是把資本控制住,不要資本亂竄亂來,而是在國家劃好的格子裡運作或在指明的方向去開拓,規範和約束資本是為了資本為國家和人民所用。   再說直白一點,中國的資本也必須得為人民服務。錢可以掙,掙自己人的錢得合理,得注意風險,得有度,得利國利民。如果資本跑偏了,國家就用監管的方式把資本給拉回來。可能有人問,如果拉不回來呢?那後果大家都懂的。所以,不可能拉不回來,資本只能被拉回來,也必然拉回來。  因此,國家要規範和約束資本,要資本為國家和人民所用的信號非常明確,任何力量都不能與之抗衡,因為這是中央的決策,這是人民的利益。  

二、給互聯網的創新劃邊界、立規矩、指方向  這次約談螞蟻集團,在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看來,其實是在技術目的上是非常明確清晰的,就是給互聯網企業的創新劃邊界、立規矩、指方向。  所謂劃邊界,就是告訴科技企業,創新應該在什麼邊界裡邊創新。就像占豪曾經說的那樣,互聯網金融企業不能把創新的手伸到央行和商業銀行的口袋裡。央行是國家機構,其職能是政府職能,中國不可能像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那樣,把國家職能讓渡給企業或私有資本,黨和政府作為人民的守夜人,這絕對是鐵的底線。其次,金融體系是關乎國家金融安全和實體經濟發展的關鍵,所以商業銀行體系總體上國家是處于壟斷地位的,互聯網金融企業是不會被允許把創新的手伸到這些領域的。給出互聯網金融企業創新的邊界,這就叫劃邊界。  所謂立規矩,這在潘功勝的答問中也有明確表態,那就是一切創新都“必須堅持服務實體經濟和人民群眾的本源,積極響應國家發展戰略,在符合審慎監管要求的前提下”。一切一切的創新,都必須立足于這個基本的規矩,不講這些政治規矩的創新,就是越界的創新,就是不符合規矩的創新,就是不被允許的創新。  事實上,國家也給創新指明了方向,潘功勝在答問中明確表示:“提升金融科技領域的國際競爭力,在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發揮更大作用。”  幾個意思?  就是讓像螞蟻集團這種超級強大的互聯網金融企業,像華為那樣去國際上開拓市場,去提升中國在國際金融市場的競爭力,而不是與民爭利。通過提升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在國內國際經濟“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中去發揮更大作用。  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在這裡再說得直白一點吧,那就是國內市場就這樣了,就別再想靠所謂加槓桿搞所謂金融創新來獲得超額利潤了,要想或超額利潤,去海外掙外國人的錢去!掙外國人的錢,降低國內的金融流通成本,爾后讓中國人分享全世界發展的利益,這才是正道。海外的創新空間大,市場空間廣闊,內部空間已經不大了,這就是大方向!

三、控制金融風險  這次監管性約談,毫無疑問是國家在對螞蟻集團去槓桿,譬如整改的五方面內容中第一條就是“斷開支付寶與“花唄”“借唄”等其他金融產品的不當連接,糾正在支付鏈路中嵌套信貸業務等違規行為”。很顯然,這就是要企業不能去亂搞信貸,無論“花唄”還是“借唄”,都得讓有需要花的人和滿足要求的人花,要需要的人和滿足要求的人借。   在整改內容第三條中,螞蟻集團整體申設確定為金融控股公司而非科技公司,既然是金融公司就不能打着科技公司的名義不考慮風險地創新,而且是必須每一個細節都得接受監管部門監管,這一切的目的就是為了控制風險,健全風險隔離,規範關聯交易。
在整改內容第四條中,監管部門要求嚴格落實審慎監管要求,完善公司治理,認真整改違規信貸、保險、理財等金融活動,控制高槓桿和風險傳染。很顯然,這就是去槓桿的行動。第五條是管控重要基金產品流動性風險,主動壓降餘額寶餘額,這也是降槓桿控制風險的措施。

所以,這一切的行動就具體技術層面而言,還是在去降槓桿,目的是控制金融風險,也就是說避免資本繼續加槓桿最終帶來金融風險。這其中的道理也很簡單,相比傳統金融,互聯網搞金融創新加槓桿太快了,風險也太大了,必須把槓桿降下來。事實上,無論是次貸危機還是我們國家2015年的股災,其本質都是金融槓桿加得太高所致。

在中國,黨代表人民領導一切,這是中國的最基本的政治制度,所以黨也必然領導資本。資本在中國要想發展得好,就得聽黨指揮,黨指哪打哪,為國家為人民去開拓新市場、為國家為人民攻堅克難!

在這方面,我們所有的企業都應向華為學習!

http://hanfeng1918.com/baijia/32315.html

[ 本帖最後由 cannotdisplay 於 2021-4-13 10:40 AM 編輯 ]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cannotdisplay 於 2021-4-13 10:34 AM 發表

謝謝讚賞占豪:國家再次約談螞蟻,釋放3大重磅信號!|2021-04-132021年4月13日09:16:35評論

據央視新聞報道,4月12日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金融管理部門再次聯合約談螞蟻集團。  算下來,這應該是螞蟻集團第三次被約談了。第一次是2020年11月2日,針對的是實際控制人的約談,這次約談應該是監管部門提出問題,同時主要是做人的“思想工作”;第二次約談是在2020 ...
全力支持中央, 防範螞蟻變成一個金融核殫.

第三次約談, 就是要警告螞蟻, 讓其減槓桿, 減風險.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