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114,514
  • 回覆: 3,062
  • 追帖: 445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kallan 於 2021-4-10 14:00 發表

講下國際訟裁和香港聯系匯率問題(這裡各有一些誤區,大家的方向被帶偏了)

先講國際訟裁問題,我們明白就是任何國家地區都有法律(我們不去談這個法律好與壞或正確與否),任何人在這些地方生活或活動,都受到法律框架下之約束和執行,但問題重點是要有執行力,即是某人被判狶個錯時,就要被接受法律之裁決,重點是執行力,故此,我們就明白聯合國的執行力幾乎是零,因為聯合國沒有執行力去執行美國單方面對伊拉克動武,故 ...
是的, 聯合國看似地位超然, 但並沒有實權, 更沒有軍隊(維和部隊唔算), 講到最後, 國與國的紛爭還是要比拳頭

幸好, 中國早已經懂得打鐵還需自身硬這道理



熱賣及精選
見到有師兄講及美元崩潰論,我認同尾元大勢已去及被蠶蝕,長線睇淡,但要一夜間或短時間崩潰直接變陰司紙係冇可能,我係到分享下我既見解。

首先,都係果個問題,尾國有龐大利益包括專利權係全世界各地,好簡單一個例子,大家用緊既visa, master 每交易一次都奉獻俾尾國佬,呢樣野可以一時三刻取代嗎?

第二樣野,尾元真係弱緊,但如果全世界唔信尾元或開始唔信尾元,點解仲全世界爭住兌尾金炒尾股令尾股係咁創新高?而唔去其他股市例如中國股市?或許中國股市真係監管得好嚴,而且拒絕泡沫化,但從市場行為黎睇,資金仍然偏好一d監管寬鬆既地區。而且反映到尾元仲未被拋棄。

第三樣野,假如中國真係整到防火牆,抵抗到尾元熱錢帶黎既衝擊,但其他國家呢尤其新興市場呢?到最後萬劍歸宗,咪又係番去尾元。一套制度既建立係要數以十年計,我預住俾人鬧俾人圍攻都要咁講,中國係呢方面仍然係門外漢,仍然只係係好初步階段,要人信你套制度用你套制度仍然要花上數以十年時間,所以下一次金融危機發生後,或者中國今次能夠靠內循環抵抗佢老尾剪羊毛割韮菜,但係要尾元崩潰,隨時等多廿年都未等到。



引用:
原帖由 kallan 於 2021-4-10 02:00 PM 發表

講下國際訟裁和香港聯系匯率問題(這裡各有一些誤區,大家的方向被帶偏了)

先講國際訟裁問題,我們明白就是任何國家地區都有法律(我們不去談這個法律好與壞或正確與否),任何人在這些地方生活或活動,都受到法律框架下之約束和執行,但問題重點是要有執行力,即是某人被判狶個錯時,就要被接受法律之裁決,重點是執行力,故此,我們就明白聯合國的執行力幾乎是零,因為聯合國沒有執行力去執行美國單方面對伊拉克動武,故 ...
好認同K兄嘅分析

不過想借呢個機會澄清昨日小弟有關港幣掛人仔嘅觀點
我絕唔會懷疑或低估中央嘅實力而怕有咩大鱷炒家
而只係道出個原理而已(但大鱷狙擊嘅機會係微乎其微)
小弟絕無任何帶風向嘅意圖

有關官鱷大戰嘅歷史
小弟大膽也分享少少所知
當年索羅斯向個別銀行拆借港元佢係已經預計到港府用挾高息去還擊
當日港元隔夜拆息由幾十厘起步一路殺上最高300厘
索羅斯一路係無驚過仲依然繼續同港府廝殺
聞說初初港府係束手無策
但挾到咁高息就已經大大傷及股市/期指同整個財務借貸市場
港府後來先發覺索羅斯已經搭咗沽空期指個棚等緊食糊
所以佢面對300厘息無所謂
再推高啲個息口 股市就再跌得更深啲
最後港府內部高層特別批准直接入市掃恆指成份股票現貨來抽高現貨指數同期指
所以坊間傳聞話有大鱷打電話畀高官質問用官銀買股票係"茅招"喎
到呢個時候索羅斯嘅"上下其手"戰略終告失敗
其實大鱷係先贏最後輸
而港府係先輸到最後贏

經此一役嘅教訓
港府就好緊密咁留意住港元"即時支付系統"嘅運作
即係每間銀行嘅每小時甚至每分鐘嘅港元結餘都睇到實
如果累積大量餘額嘅話會即時收到HKMA電話要求解釋(真人真事係試過架)
故此再無任何銀行願意向炒家拆借港紙做子彈



Hi, I'm "小市民" but you can call me "Loco_Boy" or "火車仔" 都可以架 !
引用:
原帖由 kallan 於 2021-4-10 02:00 PM 發表

講下國際訟裁和香港聯系匯率問題(這裡各有一些誤區,大家的方向被帶偏了)

先講國際訟裁問題,我們明白就是任何國家地區都有法律(我們不去談這個法律好與壞或正確與否),任何人在這些地方生活或活動,都受到法律框架下之約束和執行,但問題重點是要有執行力,即是某人被判狶個錯時,就要被接受法律之裁決,重點是執行力,故此,我們就明白聯合國的執行力幾乎是零,因為聯合國沒有執行力去執行美國單方面對伊拉克動武,故 ...
K兄認為美元仲可以支撐幾耐先崩盤?有人講過中國持有太多美債,就算而家一路長沽都有排先沽清,如果一下沽得太多,啲債券價格下跌,遇上美元弱嘅時候,中國沽美債就會又蝕價又蝕𣾀水,中國有冇辦法減少喺美債嘅損失風險?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cowcow8866 於 2021-4-10 04:08 PM 發表

見到有師兄講及美元崩潰論,我認同尾元大勢已去及被蠶蝕,長線睇淡,但要一夜間或短時間崩潰直接變陰司紙係冇可能,我係到分享下我既見解。

首先,都係果個問題,尾國有龐大利益包括專利權係全世界各地,好簡單一個例子,大家用緊既visa, master 每交易一次都奉獻俾尾國佬,呢樣野可以一時三刻取代嗎?

第二樣野,尾元真係弱緊,但如果全世界唔信尾元或開始唔信尾元,點解仲全世界爭住兌尾金炒尾股令尾 ...
其實金融我就不太懂,百年難得的一遇疫情,都比我們遇上,所以好多嘢隨時都會發生,我們只有靜觀其變啦!



引用:
原帖由 小市民0009 於 2021-4-10 04:13 PM 發表


好認同K兄嘅分析

不過想借呢個機會澄清昨日小弟有關港幣掛人仔嘅觀點
我絕唔會懷疑或低估中央嘅實力而怕有咩大鱷炒家
而只係道出個原理而已(但大鱷狙擊嘅機會係微乎其微)
小弟絕無任何帶風向嘅意圖

有關官鱷大戰嘅歷史
小弟大膽也分享少少所知
當年索羅斯向個別銀行拆借港元佢係已經預計到港府用挾高息去還擊
當日港元隔夜拆息由幾十厘起步一路殺上最高300厘
索羅斯一路係無驚過仲依 ...
你的解讀其實就是大部份認知的並同意的解讀,我上文是在否定這個解讀,原因就是你舉出這個解讀有明顯兩個位是不合理。
第一,索羅斯是有考慮過港府會加息,但這並不是主因,因為其確信中央和特區政府剛接受香港,並不會逆西方主權下的遊戲規則,因為香港是發鈔港幣的主權,同時亦可以用收縮貨幣去對應,即是將市面銀根收縮
,故此加幾多息並不是討論之列,是夠不夠膽這種操作!,索羅斯那有可能明知香港加重息都不怕呢?加300%不怕,加3000%呢?另外所謂先輸後贏這亦是在西方價值觀上貼金,何謂先輸?老千局一開始都是用利誘色誘,全部都是先輸,在博弈上面是講最終結果,我先輸十億,最後我贏十萬,你都是輸十萬,那有可能單方去講你有一段時間贏成十億,變成先贏後輸呢?
**********
索羅斯輸是輸在認為中國不會破壞以美國為首定下的遊戲規則,再加上中央已表態會用中國外匯儲備去應戰!如果將重心放在中央表態上,是否有些問題呢?因為如果用將港元收緊再加重息,一招已經令對方投降,但問題是早投降,和遲投降分別會好大,故此,中央才加多一腳,這句表態用外匯去頂,即是放棄在加息方面去入手,即是沿用政府不干預市場經濟,但大家如果心水再清一些,那場戰鬥香港有三個關鍵人物,最後兩個都入冊,詳情就講到這裡,大家再自行猜想吧!
如果港股不跌得深,如何在股匯方面兩頭去食滑索羅斯呢?
一方面美元兌換港幣面對巨額利息,令外用港元沽的恆指和相關股票在某個點時被港府無限港元買上,在市場補貨補唔切,匯兌上又輸,這是兩種打擊,如果再細分到英資大行和銀行借港元助紂為虐的話,這些大行和銀行一樣跟輸,要知道,當時港府內有鬼都輸到差D走唔切,就知道美國是在賭一樣野,中國不會破壞美國的秩序,這場戰役精彩之處是誘敵深入、和細作的通報,最後一個轉身,全面收復,再講白一些,如果當時有港人跟風沽的話,可以講是抵死,我可以大膽講句,在87年四日停市那次我在股票小輸,在2000年科網股爆破我平手,但97索羅斯席捲亞洲那回我是小贏,故此,我講這個故事其實是想帶出另一個話題,就是話語權問題,西方和美國太有自信了,認為中國會沿用美國的規矩,還有一點就是當打走索羅斯之後,香港很多人出來講香港政府是在破壞香港金融地位,這些人物就變成發記在冊,這和電影教父臨死前交帶細仔,如果以後誰和你講作為對家講和者,必是內奸,現實就是這樣,問題是看得穿幾多呢?
所以我經常講一些事情並不是用我們認知和既定的方式去解讀,當然亦不要盲信,要自己將事情反覆細嚼多次,不同年紀和時候,同一件事,會有多一些看法,政治和做人處世其實差不多,獨立思考很重要!

[ 本帖最後由 kallan 於 2021-4-10 05:11 PM 編輯 ]



@kallan 兄。
平時無留言做CD Rom
想了解下中國就「二選一」反壟斷的罰款有咩睇法。
因為如果就網購有京東、淘寶、拼多多。
而就馬雲先生開口中已經強停螞蟻上市、如今仲大額罰款。
究竟中國將在反壟斷上執行的程度和最終目的又係甚麼🤔



贏,我陪你君臨天下;輸,我陪你東山再起
撐一隊波係一世
引用:
原帖由 bchan77 於 2021-4-10 04:26 PM 發表


K兄認為美元仲可以支撐幾耐先崩盤?有人講過中國持有太多美債,就算而家一路長沽都有排先沽清,如果一下沽得太多,啲債券價格下跌,遇上美元弱嘅時候,中國沽美債就會又蝕價又蝕𣾀水,中國有冇辦法減少喺美債嘅損失風險?
問題並不是幾時會崩盤,而是大部份人認為美元可能以及隨時會崩盤時,這個轉變就已經足了!
我們可以退一步去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作為我們個人,我有20萬美鈔,美元一夜崩盤,我這20萬不論是現鈔或存在銀行裡,可以確定是全數報銷。
但如果我是一個國家呢?我有20萬或者20萬億美元,其實都一樣,可以講帶來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我不懂用什麼名詞去表達,如說沒有損失又說不通,說損失又並不是),因為作為美元的宿主就已經先破產,這種破產包括其國力、信用和往後的國際糾紛等等。但中國作為持美元大份者之一,另一個是日本,即時小了一個強勁對手,我不知這種對沖加減之下,是有利多還是有害多?但作為國家是要用持續生產作為長久目標,並不是單看即時損失,如果在美元一夜崩盤的同時,中國每天還是正常有豬肉供應、有大白菜供應,人民對美元崩盤的感覺並不會太大,反之,如果買進的石油本來用美元結算,現在美元沒了,可否用德五幣呢?不可以?可否用其他商品去抵價呢?都不可以?那裡你就食自己吧!
**********
當一種貨幣消亡的時候,最接近既得利益者會得到最大的好處,而秩序亦從始再改觀,這樣加加減減,我不知大數據計算是否正數(當全部損失美元外匯計算)。
所以沽美元其實是一種資態大於實際,是一種籌碼來對應,這並不可能可以全身而退,而美國根本沒想過會還錢,亦無能力去還,現在中國是在釣緊魚,拜登政府其實的政務亦開始踏實很多,搞下內部基建是資產增值的開始,這和用在戰爭上不一樣效果,美國即使效果不張,但回歸現實和中國競爭,這是會延長美元的壽命,同時亦給足時間中國去超越!
**********
當中國超越美國的同時,這和美元貶值是成正比例的,那可能自己國家強大的同時,手持的美元又有強競的購買力呢?是否矛盾呢?
**********
故此很多時,一些事情你用西方的資料,就自然會解讀成一面倒,而沒有多種的思考,因為既然在國際間,西方已經領先中國百多二百年,很多事情我們已經同化認為合情合理和一種價值觀,而這種價值觀是不分種族和政治取向,故此,美元貶值或到一個臨界點時,中國是會提醒美國,美國越早和中國去分工,美國增取得越多,否則就是全輸!
正確來講,在崩盤前,美國會有多個機會去和中國坐下來談,這其實是現實問題,除非大戰可推翻定論,但難道中國不懂這些嗎?打鐵還需自身硬!當年毛澤東都講過,如果共產黨沒有幾支破槍,國民黨那裡會和你談呢?故此槍杆子出政權是大道理,美元崩不崩,幾時崩,並不是當時世代的重要話題,只是我們星斗小民減少損失的茶餘飯後之盤算。



引用:
原帖由 supar08 於 2021-4-10 05:18 PM 發表

@kallan 兄。
平時無留言做CD Rom
想了解下中國就「二選一」反壟斷的罰款有咩睇法。
因為如果就網購有京東、淘寶、拼多多。
而就馬雲先生開口中已經強停螞蟻上市、如今仲大額罰款。
究竟中國將在反壟斷上執行的程度和最終目的又係甚麼🤔
你如果講今天新聞淘寶被罰?我一聽到就即時笑出聲,因為新聞有一句是話甘心被罰。
我其實在以前都講過,不過很多人都忽視了,現在再講多些少,大家再去推理和細味就知整件事如何!
**********
大家記否在2000年科網爆破前,中國有大批央企都用科網的名義去美國上市,而其價值是用網民用戶人頭去計,而那些原始股東,(即是在上市前認購股份那些機構和外資),在美國上市另一個好處就是其法例不同於香港要同股同權。
這樣便形成了一些有所進取的公司利用外來資金去發展科技業務,賺到錢又不派息,股東只可賣股套現,才達成投資收益的最終結果,我講這些,大家都懂!
但如果我們將阿里和騰訊(騰訊在香港上市),同樣在兩地都是在做差不多的東西,故此,中國研發資金有了,而且因為有賺錢的誘因,亦吸引到全球的科研人員進入遵些公司研發和服務,當支付寶和微信通行時,就孕育出數字貨幣,而公司之所以發展良好,因為有平台給其開路(這其實是既提供平台活動空間時,最後必然就是壟斷,最後就用美國的規則,反壟斷法去罰你錢,合理吧!),我和馬雲智商差天共地,但這個壟斷是必然的,被罰亦是必然的,因為如果不作壟斷性競爭,如何引出一些強形獨角獸出來,如果沒有一個如中國這麼大的平台給其作壟斷式練習(注意:是用股東的錢),那可能造就出龐大企業呢?
*********
再者,我們如果說四大內銀、三桶油,那一家不是壟斷?但這種壟斷是中國用來保命的,只能一小步一小步開展去擴展,但阿里和騰訊就不同了,用國際規則去玩,而中國只是提供這個大平台,而paypal和阿瑪遜、臉書則有美國這個平台,但誰後發趕上就視乎平台了!同樣是提供平台,同樣就是久不久罰下錢,大家都一樣所為,不足為奇。
*********
中國的發展是最後想有制定標準和守則的同時去和美國競爭,這要看數字貨幣最終定案,其他的大企業就自然產生出一套準則出來。螞蟻只是有些行業(其實是大部份行業)和銀行重疊了,將來在數字化銀行網絡裡,螞蟻還是有定位的,但問題回到我先前講的大股東問題上了,這個現階段不好說,亦沒有多大資料可以講!



[隱藏]
多謝kallan兄回覆
如你所說。當支付寶螞蟻等數字貨幣流通下來。國家一推行到時會歸邊吧。
你提到的內銀、三桶油確實。但中國隨著人口老化,伴隨的退休金、福會福利應該就係靠投資落去將股息滾存吧。否則不能支付下去
正如香港的福利制度和公務員薪金



贏,我陪你君臨天下;輸,我陪你東山再起
撐一隊波係一世
引用:
原帖由 cowcow8866 於 2021-4-10 04:08 PM 發表

見到有師兄講及美元崩潰論,我認同尾元大勢已去及被蠶蝕,長線睇淡,但要一夜間或短時間崩潰直接變陰司紙係冇可能,我係到分享下我既見解。

首先,都係果個問題,尾國有龐大利益包括專利權係全世界各地,好簡單一個例子,大家用緊既visa, master 每交易一次都奉獻俾尾國佬,呢樣野可以一時三刻取代嗎?

第二樣野,尾元真係弱緊,但如果全世界唔信尾元或開始唔信尾元,點解仲全世界爭住兌尾金炒尾股令尾 ...
其實你自己知嘎否在講什麼呢?
VISA、MASTER無錯是美國最後賺我們錢,但我們要接受現實,VISA成立於1956年,中國有一隻叫做銀聯,成立於2002年,重點我不是想講銀聯如何在短時間內成長,重點是銀聯在全世界交易已經取待VISA、和MASTER,全世界市佔率達36%,呢樣野並不是五時三刻可以取代,事實上已經被取待,除了銀聯,在中國只流行用支付寶和微訊,不要以為信用卡有延遲還款期好著數,如果你懂得用支付寶,還可將餘額生息,講老實話,我活動和方便性,不知好過VISA幾多倍!
你第工個理由更加神奇,你去美國買美股,必定要兌美元買,難道用歐羅買或者用台幣買嗎?
另外美股節節高的原因,坊間很多人都已經答左,我亦講過幾次,美國本身已經沒有實業和一些重大的產業鍵,這樣美元就會向下,故此印銀紙買美股已經是美國的國策,這亦是公開的新聞,並不是我胡亂去估,美國用美元去買美股,推高美股,就造就了這些美資公司能繼續營業和不炒人,甚至可以開位,製造一個詳和氣氛,而另一方面,政府大開救濟之門,每人領美元和糧食,亦等同提供了中產以下能有正常交易活動,派糧食即使是做善事都要買糧食,即是做緊生意,人同此心,既然美國國策都這樣,全世界就一鍋風跟買,去買當然要換美元喇!那麼為什麼資金不走向中國,因為中國有外匯管制,這個一直都是西方想中國大開門戶的問題,中國管得嚴,就自然外圍資金易入難出,在中美有得選擇之下,這樣誰去炒中國股市呢?
*********
去美國旅行要換美元是常識,這不能說因為你去美國旅遊換了美元,等同美元未被拋棄,現在美元全部都是由美國內部操作,自己買回,再印又買回,只不過將息口減到最低,最後就是以債還債!本來今天欠十億明天欠十一億,這只不過是一個數值,但如果再看看美股總市值,又可能在盤數上好看得多了,所以美股為什麼一直漲呢?回為美股如果長跌(我講是長跌),則美元就提早打柴。
*********
你第三個理由講了等於無講,因為中國如果抗拒美元,美元當然四圍走,這和中國有什麼直接關關系呢?
但你講了一句我最值得駁的話,你說中國是門外漢,無錯!如果用西方準則來講,你全對,但我這帖開宗明義是兩極經濟論,你撞正我槍頭當然要認真回應你!如果中國順著美國思路去行,就沒有銀聯,亦沒有支付寶,更加沒有淘寶,如果順著美國生存的話,美元當然不會崩盤,因為中國會幫其接盤,中國人民亦會為救亡美元而淪為奴隸,故此美元在新興地方遊走,這只代表這些地區沒有還擊的能力,是可憐!
我們不能用香港用visa的思維去猜度全球戰略和中美現在雙方做緊乜?

[ 本帖最後由 kallan 於 2021-4-10 07:12 PM 編輯 ]



哈哈 , 其實K兄同馬兄既貼都已經多次字內行間同大家講唔好用西方思維去諗中國既應對
香港人真係被殖民太耐 , 好容易用左西方果套標準去諗野
用白皮果個準則去諗既話的確所有野都成立 , 嗌老美做老豆都絕對成立

[ 本帖最後由 ho618 於 2021-4-10 07:16 PM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supar08 於 2021-4-10 06:19 PM 發表

多謝kallan兄回覆
如你所說。當支付寶螞蟻等數字貨幣流通下來。國家一推行到時會歸邊吧。
你提到的內銀、三桶油確實。但中國隨著人口老化,伴隨的退休金、福會福利應該就係靠投資落去將股息滾存吧。否則不能支付下去
正如香港的福利制度和公務員薪金
是的,內銀這類是社保基金用來生息作退休金之類,故此,這就是用國家壟斷法去維持退休保證和褔利支出,這就是國家體制有效率的地方,而不是民主制度,一屆推落下一屆,為了選票而損失國家利益來滿足一時之慾只要掌握到什麼是收息無增值股和那一些是創新股,就自然了解國家的方向了!
當數字貨幣由國家主導兼成熟時,螞蟻這類就變成有一張人場券去分中下遊的業務,不要看輕中下游的數字交易,是非常龐大的生意,



今日果集TVB新聞透視講中國一孩政策超級偏頰,揾個華人美國研究員來講中國,成個節目由頭到尾都講到好衰;果只主持陳嘉欣咀嘴臉超衰。有冇師兄師姐知點投訴個節目?睇到超嬲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kallan 於 2021-4-10 05:05 PM 發表


你的解讀其實就是大部份認知的並同意的解讀,我上文是在否定這個解讀,原因就是你舉出這個解讀有明顯兩個位是不合理。
第一,索羅斯是有考慮過港府會加息,但這並不是主因,因為其確信中央和特區政府剛接受香港,並不會逆西方主權下的遊戲規則,因為香港是發鈔港幣的主權,同時亦可以用收縮貨幣去對應,即是將市面銀根收縮
,故此加幾多息並不是討論之列,是夠不夠膽這種操作!,索羅斯那有可能明知香港加重息都不怕呢? ...
好多謝K兄花時間回應在下

小弟並非挑戰K兄嘅解讀,但的而且確索羅斯在98年7~8月時嘅追擊已經唔係第一次同港府交手,97年10月已經衝擊過一次,當時金管局出嘅唯一招數就只係挾高港元利息,所以任志剛被人叫做『任一招』,亦係令到股市插得好應!  所以去到98年大決戰,索羅斯等一班對沖基金已經預期『任一招』係會出挾高息嘅果一招。

300厘索羅斯係唔怕,3000厘索羅斯或者怕,但佢哋係賭香港經濟本身承受唔起,係賭政府更加怕3000厘會摧殘經濟,會引起社會恐慌!  呢個係事實,我當時工作上嘅客戶就因官鱷大戰嘅挾息而造成財務利息上好大損失(我自己親眼所見嘅經歷),我個人睇法係如果話要加息去到3000厘嘅話,等於港府接近敗陣了或接近兩敗俱傷!

其實睇翻整個大戰時序係:
索羅斯已經做足晒沽空期指嘅倉
1998/08/05 炒家大鱷狙擊港元,沽盤係創當時紀錄有290億元
1998/08/11 港股指數跌穿7000
1998/08/13 港股指數跌到6660 創咗5年低位
去到呢一刻索羅斯嘅期指賬面上可以話係賺好多,足夠冚300厘利息有餘,而之後-
1998/08/14 政府突然宣佈動用外匯基金直接購入港股托市, 正式在股市開另一戰線同索羅斯火併, 單日恆指升咗564點, 之前政府並無一早買定股票入定貨.   政府一直掃貨, 全部恆指成份股沽盤全部掃入, 直至期指8月28結算日總成交創咗當時記錄嘅790億.  政府亦總共動用咗1200億入市, 而索羅斯同班對沖基金大鱷亦正式玩完!

以上嘅時序有當時嘅新聞查證, 唔係我個人有特別解讀, 我明白索羅斯呢條友代表猶太資本去打擊回歸後嘅香港同背後嘅中國, 但以當時整事件去睇, 的確係大鱷先有"上下其手"嘅佈局, 而任一招係去到後期(即8月14)先開始識動用外匯基金入市托股托指數。 有個別退休官員亦已經證實以上整個過程!

再重複一句,小弟無膽量挑戰K兄,而我對呢件事嘅睇法係經過當時新聞同自己親身經歷而得嘅判斷。 如果K兄仍然覺得小弟係認知錯誤嘅話,我都唔再多加爭辯,就當大家有不同睇法吧! 但小弟我仍然會堅決繼續支持K兄!!!

[ 本帖最後由 小市民0009 於 2021-4-10 07:58 PM 編輯 ]



Hi, I'm "小市民" but you can call me "Loco_Boy" or "火車仔" 都可以架 !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