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07
[隱藏]


圖為香港終審法院。



對於香港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近日在報刊撰文評首宗涉違反香港國安法的“唐英傑案”,多名法律界人士13日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采訪時表示,烈顯倫法官批評的現象,是香港司法系統中存在的弊端。香港法庭沒有違憲審查權,司法機構應確保法官對“一國兩制”有足夠的、充分的、正確的認識。



烈顯倫認為,唐英傑案判決展現的是法院程序缺乏約束、法院未能履行其根本的憲制職能,案件審理涉及的細節顯示出法官、辯方大律師對“一國兩制”方針完全不具有敏感性;而無爭議焦點的文字遊戲則是“對一套全國性法律進行的法庭鬧劇”。



對此,香港執業律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黃國恩指出,烈顯倫法官批評的現象,是香港司法系統中存在的弊端。唐英傑方申請的保釋和人身保護令都被法庭拒絕,法庭聚焦的地方應非常清晰,即是拒絕保釋的理據;而在國安法下,除非有很強的證據證明被告不會再犯才會被允許保釋,這是非常簡單、直截了當的。



黃國恩表示,在這種情況下,辯方大律師通過申請人身保護令,“引經據典”論證部分國安法條文“違憲”,法庭也以非常長的篇幅來作出“回應”,這種“一唱一和”的形式,不僅令案件“失焦”,更令人質疑,法庭和辯方大律師是否利用法庭程序作為平台,以曲線的形式,來挑戰國安法?事實上,香港法庭沒有任何違憲審查權。



此外,黃國恩表示,普通法下,司法應該是可接觸的(accessible),然而現在法庭和大律師動輒用幾十頁紙長篇大論艱澀概念,普通人看完理解不了重點是什麽;他質疑判案時為何不能用一些較為清晰的字眼和原則來傳達判案的理據呢?認為這是司法改革可以考慮的一個方向。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執委、身兼內地律師和香港大律師的吳英鵬認為,烈顯倫法官所說的法官、大律師對“一國兩制”方針完全不具有敏感性這個問題普遍存在。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在涉及憲製法律問題時,律師和法官對有關法律的解讀也應放到“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去解讀。香港的律師、法官群體應當加強對憲法和基本法所確立的憲制秩序的了解,並在司法過程中有意識地尊重這個秩序。



律師出身的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周浩鼎表示,烈顯倫法官對於香港司法機構特別是法官所提出的意見幷不新鮮;他亦認同,過去20多年來,司法機構中法官對於“一國兩制”及香港憲制秩序的認識受到一些質疑。司法機構自己本身應該要確保法官對於“一國兩制”有足夠的、充分的、正確的認識,特別是國安立法後,將會有涉及到違反國安法的案件陸續開始審理,只有對“一國兩制”有正確認識,司法機構才能履行它原本的職能。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