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89
  • 回覆: 1
[隱藏]
2020-09-23 06:49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鄭可 侯健羽 環球時報記者 趙覺珵丁雨晴】9月15日,《科學美國人》打破創刊175年的傳統,首次宣布為美國總統候選人背書。該雜誌指責特朗普“排斥”科學,明確表示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美國科學界罕見公開政治立場,被認為科學家們對特朗普政府已經“忍無可忍”。在新冠肺炎疫情這樣一場需要政府和科學界聯手應對的空前公共衛生危機中,白宮經常無視頂級流行病學家福奇等人提出的建議,甚至有官員對科學家進行詆毀。近期的一個例子是,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發言人稱,疾控中心的專家正“煽動叛亂”。或許是受到政府的部分影響,美國公眾在疫情期間對科學家的態度展現出複雜的一面,比如福奇的社會人氣很高,大部分民眾對他抗擊病毒期間的表現給予比特朗普更好的評價;但另一方面,一些美國人在戴口罩等問題上就是不聽從專家建議,就各州此前實行“居家令”等措施表現出強烈不滿。對于科學家,美國人的真實態度究竟是怎樣的呢?


科學家擺脫不了“甩鍋遊戲”
在3月份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試圖讓白宮新冠病毒應對工作組協調員伯克斯與自己一起攻擊媒體,被後者用微笑巧妙地避開。次日參加福克斯新聞的虛擬“市政廳”活動時,特朗普又嘗試敦促伯克斯批評紐約州州長科莫。“你將此(指新冠肺炎疫情在紐約州迅速惡化)歸咎于州長嗎?”特朗普問。伯克斯直接無視,繼續回答其他問題。
美國《華盛頓郵報》形容,上述場景是特朗普與公共衛生官員、專家持續上演的“高風險戲劇”的一個縮影,凸顯了白宮內部出現一種緊張事態:總是想象有針對新冠病毒“神奇療法”的特朗普,正跟一直強調數據和證據的科學家群體陷入一場拔河戰。
起初,伯克斯與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都極力避免公開反對白宮的做法。但從4月開始,後者與特朗普的矛盾逐步走向公開化。一名共和黨人在推特上抨擊福奇“假如我們更早行動,能拯救更多生命”的言論,並帶上“解僱福奇”的話題標籤后,特朗普轉發了這條推文,這在美國輿論中掀起軒然大波。在之后的數月時間裡,外界一邊看到特朗普時不時澄清自己與福奇“關係很好”,一邊看到美媒爆料“兩人已有一個多月時間沒有見面”“總統的助手們正在編寫詆毀福奇的備忘錄”等新聞。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福奇的社會人氣一直很高。美國政治網站7月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62%的美國選民認為福奇應對病毒的表現“極好”或“好”,只有36%的受訪者給特朗普類似評價。     
但與此同時,福奇也持續收到“死亡威脅”。CNN4月曾披露說,福奇要求執法人員提供全天候的保護,包括在家中。福奇8月接受採訪時提到,自己的女兒不斷遭到騷擾。
特朗普與政府的公共衛生專家存在齟齬的新聞頻出,但伯克斯在8月之前被外界視為一個特殊的存在。特朗普4月在記者會上說出“注射消毒劑治療新冠病毒”的驚人言論時,伯克斯就在現場,然而她沒有表達反對意見。之后,伯克斯似乎成為特朗普一系列抗疫對策的“擁護者”,當特朗普批評疾控中心的學校複課建議“太嚴苛”后,她組建了一個工作組來制定新的指導建議。CNN在7月的報道中將伯克斯稱為白宮病毒應對小組中“最有權勢的人”,但與此同時,輿論批評她沒有盡到醫學工作者的責任——糾正總統錯誤且危險的言論。“伯克斯的專業名聲完蛋了。”一名曾在美國國務院工作的人士對媒體這樣說。不過福奇對類似說法並不贊同,他表示,伯克斯的處境“很難”。
福奇的話在8月初得到印證。伯克斯當時對媒體說,疫情在美國“極其”廣泛地蔓延,並對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表示“尊敬”。特朗普隨即批評道,伯克斯上了佩洛西的當,她攻擊政府的抗疫“成果”,這很“可悲”。
科學家們不僅受困于社會責任感、公眾信任度與政治壓力交錯的尷尬境地,而且有可能要為政府“背鍋”,最近的例子來自美國疾控中心(CDC)。該機構8月公布的一份指南稱,沒有必要對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進行檢測,這項建議飽受外界批評。但美媒近日披露稱,這份文件實際上是經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HS)修訂后發布在CDC網站上的,其中一些建議避開了CDC通常進行的科學審查程序。《紐約時報》稱,外界對特朗普政府“反科學政策”的批評往往會轉嫁到CDC專家的頭上,這讓後者十分沮喪。“CDC的科學家們感到很害怕,因為他們無論怎麼做都擺脫不了這種‘甩鍋遊戲’。”美國公共衛生實驗室協會首席執行官斯科特·貝克爾這樣說。


並非與科學作對,而是“與自己交戰”
在美國為應對疫情廣泛實施限制措施期間,各地的“反居家令”抗議層出不窮。一些抗議者手持的標語頗具代表性:假危機、自由在安全之上、你的科學並非我的宗教、福奇是錯的……公共衛生安全專家們一再強調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的重要性,然而一些人就是不遵守。
美國公眾真的不看重科學界的建議嗎?從一些民調看並非如此。皮尤中心8月27日援引芝加哥大學全國民意研究中心的研究稱,2018年,44%的美國人對科學界充滿信心,47%的受訪者有部分信心。受訪者對科學界的信任度高于許多其他機構,比如對新聞界和國會充滿信心的比例僅分別為13%和6%。自上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美國公眾對科學界領軍人物的信心民調數據是最穩定的數字之一。
《今日美國報》曾在2017年的一篇報道中稱,科學仍在美國占據令人尊敬的地位,只是科學家與一些公民的想法之間存在差距,比如在氣候變化、核電、轉基因食品、人類進化和兒童疫苗等領域。整體而言,美國並不拒絕科學,大家喜歡智能手機、看天氣預報。有人不相信科學,是因為一些觀點與他們根深蒂固的看法相衝突,在政治上是“我的黨並不支持它”,在宗教上是“我的上帝沒那麼說過”,在個人上是“我不是那樣被撫養成人的”。社會學家表示,科學與人們相信的內容之間存在差距,是因為每個人的身份認定不同。“美國人並未與科學交戰,只是正與他們自己交戰”,《今日美國報》這樣總結。
談起美國人對科學的複雜態度,耶魯大學全球健康政策與經濟學副教授陳希對《環球時報》記者分析說,宗教是一個關鍵因素,有宗教信仰的人“往往認為感知比知識更重要”,“他們並非完全反對科學,只是在一些議題上,反對的人更多,比如墮胎”。
陳希說,“自由平等”的觀念在一定程度上也與美國人並非總是信任科學家有關,因為他們認為,“不存在誰比誰更有知識的情況”。加上現在互聯網的資訊泛濫,很多人認為自己擁有很多“知識”,但其實,他們接收到的不少信息都是錯誤的。此外,對于一些產業工人而言,他們看到工作機會隨着全球化發展被轉移到國外,自己逐漸變成“失去的一代”。這讓他們覺得,科學並沒有給自己帶來好處。
《環球時報》記者就美國人對科學家的態度採訪了保守派和自由派人士各一名,他們不約而同地將社會的反智現象歸因于對方群體。一名特朗普鐵杆粉絲告訴記者:“民主黨人指責總統反科學,但他們從未告訴公眾,福奇和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勾結在一起,試圖從疫苗研發上賺錢。”此話出自今年4月臉書的一篇帖子,有用戶發文稱,福奇在比爾·蓋茨支持的疫苗項目中投資了數以百萬計美元的資金,因此他才反對用抗瘧疾藥羥氯喹治療新冠肺炎,但這一說法始終未得到證實。這名特朗普的支持者說,有時人們並非不相信科學,而是一些民主黨政客和其操控的主流媒體為了巨大利益故意迷惑公眾視線,讓人不知道該相信哪個科學家。
一名屬自由派陣營的大學生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則表達了對保守派基督徒的不滿。“我們大學有一名激進的牧師,他在每周的禮拜上都會批評那些他認為對基督教構成威脅的人,比如科學家。”這名大學生還告訴記者,許多自然科學專業的同學都在平衡自己的所學知識與家庭信仰體系之間的關係。


兩黨態度差異明顯
陳希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除了疫苗,他此前在美國沒有觀察到公共衛生和醫學像現在這樣被如此質疑的現象,如今出現這種情況,“和特朗普執政有着不可分割的聯繫”,民眾對科學界的信任度“會隨着政治操縱手段而改變”。
《科學美國人》曾援引美國憂思科學家聯盟的數據稱,截至去年5月,特朗普政府攻擊科學100多次,超過該聯盟統計此類行為以來的其他歷屆政府。此前,小布什政府攻擊科學次數為98次,但這是他8年總統任期的數字,特朗普政府僅用兩年半就打破了這一“紀錄”。而英國《衛報》去年引述另一個報告說,特朗普“幾乎每周都違反”尊重客觀研究結果的原則。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特朗普本人與科學家摩擦不斷,他政府中的一些官員也跟着抨擊科學家。8月,白宮國家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在《今日美國報》上刊文稱,福奇在所有問題上“都錯了”。9月中旬,HHS發言人卡普托在臉書直播時毫無根據地斷言,CDC的科學家與機構內的“反抗派”正在“煽動叛亂”攻擊特朗普。卡普托曾在特朗普2016年的競選團隊中擔任顧問,加入HHS前,他與公共衛生問題似乎沒有聯繫。
今年7月,CDC4名前主任在《華盛頓郵報》發文稱,美國歷史上從未有一位總統像特朗普一樣將科學“政治化”。
特朗普政府和科學界正呈現出空前的對立狀態,而由于今年恰好是大選年,疫情與科學界均被裹挾進政黨鬥爭。現政府反科學的立場越來越讓科學家們忍無可忍,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則對環保議題和科學政策十分重視,這些都導致選民將對科學家的態度直接與兩黨立場對位。
皮尤中心今年5月公布的民調顯示,有43%的民主黨人對科學家保持很高的信任度,共和黨中只有27%的人持同樣的觀點。另外,民主黨人更希望專家參與社會的一些決策,有73%的受訪者認為,科學家應在公共政策制定中發揮積極作用。相比之下,有56%的共和黨人表示,科學家應專注于陳述合理的科學事實,並避免參與政策討論。不過從總體來看,至少86%的美國人表示,對科學界持有起碼的信任,相信科學家在為公共利益服務。
美國《紐約》雜誌7月刊文稱,研究顯示,共和黨人在1973年更信任科學,民主黨人則更信任宗教,如今情況相反,因為“白人工人階層(尤其是嚴守教規者)的大量湧入推動共和黨走向越來越偏執的一端”。過去十年來,美國批評環保主義的書籍數量增加4倍,其中90%以上援引右翼基金會“製作”的證據。

https://3w.huanqiu.com/a/de583b/3zzfX8PsE9q


美國科技發達主要都係靠外國人,真正美國科學家只佔很小一部分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starr 於 2020-9-25 09:10 PM 發表

2020-09-23 06:49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鄭可 侯健羽 環球時報記者 趙覺珵丁雨晴】9月15日,《科學美國人》打破創刊175年的傳統,首次宣布為美國總統候選人背書。該雜誌指責特朗普“排斥”科學,明確表示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美國科學界罕見公開政治立場,被認為科學家們對特朗普政府已經“忍無可忍”。在新冠肺炎疫情這樣一場需要政府和 ...
哈哈😄😄😄😄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