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889
  • 回覆: 50
[隱藏]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及周浩鼎早前亦建議設立量刑委員會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自修例風波以來,多宗相關案件的量刑裁決引起極大迴響。香港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日前更以《是時候緊急改革了》為題撰文,提醒香港司法界勿再扭曲基本法、歪曲甚或踐踏香港法律,並創造導致街頭混亂的社會環境。香港文匯報就此梳理了目前司法機構存在的數個弊病,包括不同法官在處理相同控罪時出現量刑偏差、香港法官不熟悉「一國兩制」,及司法覆核制度被濫用等。多名法律界人士指出,不少西方國家及地區已針對其司法覆核制度及統一量刑進行改革,香港亦應仿傚國際通用的做法。
【弊病一】黑暴案量刑無標準多偏差
特區政府日前表示,去年司法機構處理了368宗關於法官及司法人員的投訴,其中353宗與司法及法定決定有關,加上近日多宗修例風波相關案件的量刑備受爭議,要求設立監察司法及量刑委員會的聲音此起彼落。有法律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上訴庭過往處理某些案件時,會公布一些量刑準則予下級法院參考,但過去一年突然出現了「空窗期」,大批黑暴案件在無新指引下已經結案,故香港司法制度應與時並進,參考英、美等設立量刑委員會,以制衡法官的「自由裁量權」。
法律界倡設量刑委員會
退休裁判官、大律師黃汝榮指出,目前本港司法機構諸多弊病,更逐漸出現政治凌駕法治的情況,有明顯政治傾向的法官能影響裁決。
他解釋,法官會在審訊前就呈堂證物進行聆訊,若法官存心放過被告,可在此階段拒絕接納對被告不利的證物,還能在審訊過程中將陪審團引導至特定方向。為避免有關情況,他認為設立監察司法及量刑委員會的做法值得考慮,及為日後其他司法方面的改革立下基礎。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丁煌指,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提供量刑指引是已有機制。他舉例指,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起,香港法院在判刑時有其慣例,即被告在審訊前認罪一般享有三分之一的刑期扣減,惟高等法院於2016年9月2日就吳文南案的裁決,徹底改變現行的量刑慣例。
同時,上訴庭過往一年無針對涉修例風波案件提出新指引,故不少修例風波相關案件就在此「空窗期」作結,為避免類似案件日後繼續出現量刑差距,應盡快成立量刑委員會。
處理投訴被詬病「雙標」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及周浩鼎早前亦建議設立量刑委員會。葛珮帆指出,現時本港量刑欠缺準則,不少市民均認為法庭出現判刑不公、阻嚇力不足的情況,司法機構處理投訴時亦被詬病為雙重標準,故政府及司法機構應參考英國,設立量刑委員會及監察司法委員會,使本港量刑更具透明度及公信力。
本身是律師的周浩鼎則指出,美國國會為避免量刑偏差及對社會穩定帶來負面影響,於1984年通過成立量刑委員會,負責制定及修改量刑指南,以便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環境;英國亦於2010年成立量刑委員會,減低判刑時的不確定性及法官自身的主觀因素。
他續說,本港法院對某些黑暴案件的判決及量刑過輕,故政府及司法機構須審慎看待,提出必要的司法改革措施,以挽回公眾對本港司法制度的信心。
【弊病二】部分法官不熟「一國兩制」
高等法院原訟庭去年11月裁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部分條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故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訂立的禁蒙面法無效。對此,香港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日前撰文批評,高等法院對「一國兩制」的理解遲鈍得令人瞠目結舌。有法律界人士近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一國兩制」的實施,讓香港現時仍能沿用回歸前的司法體制,但隨着社會變遷,司法機構亦不能獨善其身,希望本港法官能多了解國家的法律制度,加強對基本法的理解。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去年11月回應高等法院對「緊急法」的裁決時表示,根據基本法第八條規定,包括「緊急法」在內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牴觸或經香港特區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而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作出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已將「緊急法」採用為香港法律,故該條例是符合香港基本法,而高等法院的判決內容則嚴重削弱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亦不符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對有關決定的規定。
倡與內地法官緊密交流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執業大律師丁煌認為,事件反映香港部分法官仍未了解「一國兩制」。基本法是一部全國性法律,所以香港法官在處理某些涉及「一國兩制」的案件時或因此進入了「陌生環境」,故他建議香港法官與內地法官緊密交流。
執業大律師、新民黨副主席容海恩則認為,現任法官缺乏持續培訓,希望司法機構能提供更多讓法官參考的公開資訊或開設相關的工作坊。
【弊病三】濫用司法覆核圖拖累政府
恰當運用司法覆核可為本港行政機關提供良好管治基礎,惟近年愈來愈多人在政治事件或基建工程上濫用司法覆核制度,令司法機構耗用大量時間和資源處理這些缺乏根據的案件,更為社會帶來重大經濟損失。資料顯示,司法覆核許可的申請總數由1997年的112宗,大幅增加至2019年的3,889宗,但過去數年能成功挑戰行政機關決定的案件均不足15%(見表)。不少學者都擔心司法覆核已被濫用,成為利益團體為政治權益而故意阻礙政府決定的工具,故要求提高相關門檻的呼聲愈來愈大。
多起覆核案致不良效果
香港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此前公開批評,部分「社運人士」濫用司法覆核機制來達到政治目的,如學聯前常委梁麗幗入稟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有市民在公民黨協助下,就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提出司法覆核等。這些案件均為社會帶來不良效果,單是港珠澳大橋覆核案所引致的工程延期最少造成65億港元額外工程費。烈顯倫當時強調,法庭是捍衛法治,而非議論政治之地。
事實上,這些案件只是冰山一角。被稱為「長洲覆核王」 的郭卓堅,由2006年至今多次利用法援提出司法覆核,法律援助署署長2017年9月發出禁令,指郭卓堅濫用法援,並決定3年內不受理任何由他提出關於司法覆核的法援申請。不過,這並沒有阻止郭卓堅不斷針對政治議題提出司法覆核。
倡設專責法庭處理覆核
目前,本港的司法覆核申請分為兩個階段。根據《高等法院規則》,覆核申請人必須先向法庭取得申請許可,才可正式提出司法覆核申請。雖然法例並無規定,但法官就許可申請作裁定時,可要求申請人在遞交書面陳述外,另進行聆訊,申請人亦可以主動要求進行口頭聆訊。
香港政策研究所此前就本港司法覆核制度提出改良建議,包括參考英國做法,設立專責處理司法覆核申請的法庭,以提升審核過程的質素和效率,同時令批核準則更一致;更改申請許可階段的聆訊規定,在第一階段只考慮申請人的書面陳述和相關文件,避免法庭在此階段進行不必要的聆訊,加快處理申請的速度。

近日,香港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發表文章「係時候緊急改革了」,贏得廣大港民嘅支持和認同。喺香港,反對派議員顛倒黑白、混淆視聽之事不勝枚舉。反中禍港嘅律師惡語相向、信口雌黃似乎亦係習以為常。司法界扭曲基本法、歪曲甚至踐踏香港法律嘅行為令人大跌眼鏡。種種惡行暴露出香港司法機構嘅缺陷,司法改革已係箭喺弦上不得不發。
香港司法機構存在諸多弊病,且呈每況愈下之態,長此以往昔日嘅法治之都勢必蕩然無存。首先黑暴案件冇統一標準且定罪量刑相差甚遠,其中多宗與修例風波相關嘅案件喺量刑上難以平民憤。「警方抓,黃官放」似乎成為香港司法嘅一大「特色」,亂港分子藉此愈發猖獗狂妄。「以人民為芻狗」嘅港獨分子能成為黃官嘅「寵兒」,只因為佢哋背後皆隱藏著骯髒嘅共同利益。與黑暴沆瀣一氣嘅黃官善於搵準時機,佢哋嘅「獨家秘訣」便係喺「空窗期」做結與修例風波有關嘅案件。其次法官唔熟一國兩制,對國家法律制度相知甚少。香港高等法院嘅法官將自己升至與全國人大等同嘅位置,並持續讓「公共利益屈服於個人利益」。喺佢哋心中可曾明白,法律嘅存在係保護大多數人嘅利益,而並非係縱容街頭暴力嘅「武器」!再有就係濫用司法復核,司法機構存在拖累政府之嫌。司法復核嘅總數由1997年嘅112宗到2019年嘅3889宗,上升幅度令人瞠目結舌。眾所周知,司法復核需要耗費大量時間及資源處理缺乏根據嘅案件,其帶給社會嘅經濟損失無疑係巨大嘅。濫用司法復核係對港府做決定嘅一大阻礙,亦係香港重回法治正軌嘅絆腳石,因此提高門檻已係迫在眉睫。
法者,所以興工懼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昔日香港作為法治之都,續寫著燦爛嘅輝煌。今朝作為香港核心競爭力嘅法治遭受重創,一系列「怪像」接連發生。喺違法達義嘅裹挾之下,「冇案底嘅人生係唔精彩嘅」一類嘅言語喺禍港之人中相傳開嚟。佢哋置香港於不顧,大言不慚咁為港獨「代言」,並不斷挑起事端。因為禍港之人深知司法機構係偏向佢哋哩一方,被捕之後「走一個流程」先可以出嚟繼續興風作浪。如果任由事態發展,香港嘅「暴」同「亂」將永遠唔盡頭。真正愛港護港之人都清楚,香港絕唔能夠摒棄「法治」,因為「法治」先至係香港撥亂反正嘅開始。
如今司法機構頻現弊端,日益成為禍港之徒嘅「保護傘」,香港就應該有「刮骨療傷」嘅勇氣同大刀闊斧嘅決心及時止損,填補司法機構嘅漏洞。香港絕唔係任由禍港之徒撒野嘅「法外之地」,而係人人嚮往嘅法治之都。最後掙扎演繹末日嘅瘋狂,迴光返照支撐短暫亢奮,喺哩片神聖嘅土地上,所有嘅宵小鼠輩終將成為歷史嘅塵埃。堅信東方明珠一定會重回法治嘅巔峰,閃耀於世界嘅東方!

[ 本帖最後由 東方回收的手袋 於 2020-9-21 07:3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我以默默在等,大家加油。


回覆 引用 TOP

用心良苦鼓勵 些年青人, 但現今


回覆 引用 TOP

年青人的EQ…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馬已習慣了一手遮天,所以沒有戒心地開黑會,也估不到黑會事情會被爆出去.現在給打過措手不及,當然不敢受訪問.事情發展,應會被拖到退休,以免被發現黑箱作業,有礙司法公義而失長俸.


回覆 引用 TOP

司法機構必須立即改革,否則打擊警隊積極性,令香港的下一代欠缺守法意識,對意圖違法作案之徒沒有阻嚇性。沒有阻嚇性,有幾多條法都冇用。


回覆 引用 TOP

支持葛議員!


回覆 引用 TOP

真係唔明白,以前所有籌款均需要申請,但現在就好似騙案咁,任由騙徒光明正大咁呃市民錢,而政府部門好似不理,任由騙案不停地發生


回覆 引用 TOP

香港政府向來都係 後知後覺, 覺而不執法!!!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其實,騙人,那是衆籌,是有政治黑舍,注資,給他基金,做反中央基地,那有可能,幾個街站,可以籌到千五萬


回覆 引用 TOP

不明白 以前星期六 日捐錢是要申請的 不能隨便出和售旗是犯法的 所以眾籌未經批准也應屬犯法


回覆 引用 TOP

咁又點呀,佢地一樣是無忌彈,無王管狀態


回覆 引用 TOP

呢班人食人血饅頭,最主要都係為錢姐。


回覆 引用 TOP

香港究竟有冇ICAC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必須徹查黑金來源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