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09
[隱藏]
日前,郭榮鏗、楊岳橋、郭家麒、鄭達鴻公民黨四名報名參選人被DQ,不久就爆出梁家傑、楊岳橋等公民黨核心成員與美駐港總領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在中環梁家傑的律師行密會,這是梁家傑聲稱的「恆常會面」嗎?明顯已涉嫌違反「社團條例」。據接近警政大樓人士透露,目前社團事務主任正研究禁止公民黨運作的相關事宜。2020年8月6日,梁家傑面對公民黨當前重重危局,深感擔憂,特別是內部退黨之聲高漲,他在<左右大局>節目中爆出,公民黨在此次立法會議員選舉中已經花了300多萬元,加之四人被DQ,公民黨目前資金緊張,正在想辦法籌措,不然真會滅黨。


公民黨勾結外國勢力事件簿

2001年,公民黨創黨成員梁家傑就已和美駐港使節定期會面;
2006年,公民黨創黨之初便展露親美傾向,其黨徽以綠、白、紫三色線條圖案為主,意念來自20世紀美國婦女爭取全民普選運動;
2007年9月,梁家傑在參選行政長官落敗后便到美國及加拿大唱衰香港;
2011年7月,黨魁梁家傑及執委郭榮鏗展開美加訪問,期間會見關心中國和香港議題的議員,讓他們關注香港;
2014年2月,公民黨多名成員獲邀同美眾院外交事委會主席Ed Royce等八人「密會」,9月爆發違法「占中」,黎智英披露在2012至2014年間,公民黨透過時任美海軍情報員助手Mark Simon共收取政治黑金600多萬元;
2019年3月,公民黨郭榮鏗同陳方安生到美國唱衰香港,獲副總統彭斯、國家安全委員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相關要員會見。
2019年6月,「修例風波」爆發,公民黨與美國的聯繫愈加頻繁。
2019年8月,楊岳橋與郭榮鏗再度赴美,與美國會議員會面,並乞求美方儘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香港;
2020年8月,公民黨「四公子」被DQ后,梁家傑、楊岳橋等公民黨核心成員在中環梁家傑律師行密會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


公民黨「失業」資金鍊斷截

2020年7月31日,在公民黨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到被DQ的立法會議員是否「失業」,譚文豪聲稱:「所以要第三輪抗疫基金囉。」參選要耗巨資,落選或被DQ意味着資金打水漂,而公民黨巨額參選資金從何來?而此前「香港眾志」的解散也是因爲資金問題,公民黨核心成員在此時緊急密會美駐港總領事,尋求資金援助必然是議題之一,畢竟美國就是他們背后最大的金主,但面對被大面積DQ的公民黨已然失去了利用價值,資金斷供或成爲公民黨滅黨的直接原因。


公民黨勾結外國勢力違反「港區國安法」

自2001年開始,細數公民黨與美國密切關聯有近十次,公民黨包括公民黨的前身,其核心成員便與美國等境外勢力極力勾結,關係千絲萬縷,劣跡種種,不管是收取政治黑金,還是出境尋求外力支持制裁香港,公民黨及梁家傑、楊岳橋等核心成員都嚴重違反了「港區國安法」第29條、第30條規定的「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香港國安公署可對梁家傑、楊岳橋等核心成員採取措施,全面查清其犯罪事實,將觸法者繩之以法。

公民黨與外國政治性組織聯繫密切觸犯「社團條例」

國安法利劍高懸,公民黨被社團事務主任盯上絕非偶然。美國駐港總領事舘是帶有政治性質的組織,公民黨核心成員與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密會,已經觸犯香港法例第151章「社團條例」。「社團條例」中的第5D條和第8條規定,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或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社團事務主任可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運作或取消註冊。

正如梁家傑擔憂的,公民黨全面被DQ、資金斷供、勾結外國勢力,嚴重違反「港區國安法」、「社團條例」。對於外國政治性組織來說,在立法會沒有議席的公民黨就失去了它應有的價值,沒有前途可言,不可能為它繼續投入巨額黑金。加之公民黨核心成員即將面臨國安法懲處、公民黨即將被「社團條例」禁止運作或取消註冊,以及之后的追責和取消執業資格等措施的加碼,將會有更多公民黨人員被牽涉其中。不可否認的是,公民黨已陷入滅黨危機當中。

[ 本帖最後由 笑貓 於 2020-8-12 04:0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