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84
[隱藏]
香港8月3日電(記者劉斐、丁梓懿、朱宇軒),因應防疫抗疫形勢嚴峻,香港特區政府日前決定將香港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舉行。對此,香港市民連日嚟積極發聲表示理解同支持,認為呢系顧及羣衆生命健康安全、保障選舉君真公正嘅正確選擇。
        截至3日,香港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達3589例,其中死亡37例。據統計,原定於9月6號舉行嘅立法會換屆選舉公司有約440萬名登記選民,而工作人員都多達3.4萬名。
      “延後選舉系為市民好!可以逃過人群聚集,降低感染風險。”香港市民高伯喺港島一社區擔任警衛,佢指著一張寫有“唔該市民注意,本社區有居民對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嘅通告無奈噉講。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8/03/c_1126320855.htm
香港大律師公會的鬼魅操作 再次暴露骯髒用心



    近日,針對特區政府基於疫情現狀考慮,援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將立法會選舉推遲一年的決定,早就劣跡斑斑的大律師工會又坐不住了,再次拋出所謂聲明表示“極度關注”,甚至妄言“該決定最終或被裁定不合法”。不得不說,由英國人戴啟思掌控的香港大律師公會總是挑戰底線盡現虛妄,旨在探底“兩制”,甚而忘記“一國”。



     特區政府推遲立法會選舉是否違憲,最終審查主體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此次推遲立法會選舉,是特區政府基於當前嚴重的疫情現狀,聽取香港社會各界不同聲音做出的一個合理決定,根本出發點是保障市民健康,心系市民福祉。同時,特區政府做出推遲立法會選舉決定時亦指出,推遲立法會選舉並無違反《基本法》第69條,在法理上本屆任期仍為4年。對於立法會“真空期”,已經將應對方案申報中央政府,上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做出解釋與補充,以解決立法機關空缺問題。中央政府亦於第一時間表達支持特區政府的決定。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尚未做出明確解釋與補充的情況下,大律師工會蓄意片面強調“違憲”,拋出所謂表示“極度關注”,顯然帶有骯髒的政治目的。



    眾所周知,大律師工會一直沉溺於“香港司法獨立”的口號中空轉,擇時扮演著和反對派共同譴責特區政府“一唱一和”的角色。從去年反修例風波至今,大律師工會始終不忘以法治之名插手政治的賣力演出。在大律師工會拋出的十幾份聲明中,唯一一份不痛不癢的譴責聲明是針對暴徒燃燒彈砸中沙田法院後做出,其餘幾乎都是指控特區政府和員警執法所做的“站隊譴責”,並且帶有強烈政治色彩的“圈子指控”,相反對於香港暴力亂象和幕後黑手則可恥地選擇緘默。當全國人大通過了關於港區國安法的有關決定後,索性撕下醜惡本質的中立外衣,公然反對國安法。從這點來說,當一個律師行業組織淪為“政治組織”,專業公正性令人存疑,其聲音的公信力難以令人信服。正如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所言,“大律師公會就政府押後立法會選舉提出的意見,是基於政治目的,而非法律理由”。



    再看這個組織本身,主席英國人戴啟思本就是英美政府在香港法律界有意埋下的“釘子”,經過一段時間的深耕運作,籠絡了諸如“叛國亂港四人幫”之一的李柱銘、善於斷章取義的餘若薇、“公然煽爆”的梁家傑、“占中九醜”之一的陳淑莊、“逢暴必助”的楊嶽橋等等這些法律界害群之馬,公然騎劫香港司法,上演一幕又一幕“盲目反特區政府鼓吹手”、“挖空心思去中國化”等越來越明目張膽的另類“獨立路線”。



    此次,香港大律師工會繼國安法聲明後的又一次滑稽出手,把“違憲審查”主體限定於香港司法本身,試圖完成“兩制”超越“一國”和《基本法》非從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概念偷換。這就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香港大律師工會聲明的本質。香港屬於中國,《基本法》從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是大前提。因此大律師工會所謂聲明脫離了這個前提,必然會得出錯誤的結論,其聲明無異於一紙空文。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