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89
  • 回覆: 4
[隱藏]
過去每逢講到廿三條立法,反對派都將其無限「煲大」,說成會影響所有港人的自由。我年輕時也深受這類政見影響,覺得政府的任何限制都不好,令人沒有最大的自由。但隨著年紀大了,特別身歷其境,看到很多荒謬的政治情況,便開始有所覺悟。我之前在這專欄內提過,關於二○○三年廿三條立法的親身經歷,當時我是政府中央政策組下面的香港社會和諧小組的成員,小組內有一個主要反對派政黨的立法會議員,當廿三條立法去到末段,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和律政司司長梁愛詩,雖然飽受外界的批評,但就是她們努力向中央爭取減低廿三條的威力,希望能夠得到更多香港人支持的法案,最後弄出了一個「剝牙版」,把廿三條的作用降到最低。

政府公佈這個最新的廿三條版本的當天,剛好是和諧小組召開會議,委員們很有興趣地問那位議員大狀,如何看這個新版本,他當時說這個新版本吸納了大律師公會和他們提交的意見,所以可以接受。不過,隨後事情起了很大變化,當時新成立的組織民陣發起大遊行,反對派大佬初時並不看好這個大遊行。但由於當時正值「沙士」之後的困難時期、樓價暴跌、公務員要減薪,社會匯集了各種不滿,導致大量市民湧上街頭。反對派見到這形勢便馬上轉軚,反對那個已妥協了的廿三條版本。後來有內地的法律界人士說,香港人這樣熱愛自由,卻錯過了得到一個「無牙版」廿三條的機會,隨著香港形勢惡化,這個機會將永遠都不會再來。

見過了反對派大狀那種出爾反爾的嘴臉之後,感到相當可怕。阿爺當年私底下與他們達成協議,結果是口講口賠,他們推翻協議,反對立法,帶來今天的僵局。李柱銘還說特區政府應該背負廿三條立法的責任,以及建制派,因為他們是多數黨。如今聽李柱銘的詭辯,倍覺諷剌。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417/20200610/860736/專欄-巴士的點評-不要做被打擊的一小撮
能保障正當商人和良好市民的法例, 必需要支持, 不要做被時刻想著靠犯法來出位的逆民騎劫。
那些逆民本來就是不肯融入香港這個 全世界人都感是最自由的地方; 他們被一小攝蓄意製造政治對立,要搞亂香港,要在香港奪權,更要推翻國家政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人所唆擺,誓要攬炒香港,攬炒不成,現在迫到中央出手在港訂立港版國安法,竟又賴中央在攬炒香港? 不是求仁得仁嗎?



回覆 引用 TOP

泛暴派自2003年至今的盲反過程中,不斷享受反對紅利,至於最終香港的結局是興是衰,跟他們關係不大,因為在終局來臨前,他們可及早抽身離場。


直線國國王雖然見識有限不知何謂平面立體, 但只要在自己的國度開心過活每一天, 此生足矣.
引用:
原帖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20-6-10 10:14 AM 發表

泛暴派自2003年至今的盲反過程中,不斷享受反對紅利,至於最終香港的結局是興是衰,跟他們關係不大,因為在終局來臨前,他們可及早抽身離場。
反對派可及早抽身離場, 但剛做區議員和未出身的學生未搵夠, 未夠資格抽身離場。唯有繼續上電吊命, 自我催眠



引用:
原帖由 劉婕 於 2020-6-10 10:20 AM 發表


反對派可及早抽身離場, 但剛做區議員和未出身的學生未搵夠, 未夠資格抽身離場。唯有繼續上電吊命, 自我催眠
「香港泛暴基金」已在急跌,現在還入市的接盤俠,等著輸清光。



直線國國王雖然見識有限不知何謂平面立體, 但只要在自己的國度開心過活每一天, 此生足矣.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20-6-10 10:29 AM 發表




「香港泛暴基金」已在急跌,現在還入市的接盤俠,等著輸清光。
所以牠們一路都要KEEP著612記念曰, 721記念曰, 831記念曰, 某某死忌日, 痴風發癲日.........來籌款撐市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