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75
  • 回覆: 1
[隱藏]
北大蔡元培校長,在北大推動學術自由,五四運動期間挺身而出,連同友校同政府交涉,要求當局釋放學生。學生被捕,香港的校長們不站在學生的一邊,也罷,不必指望他們像蔡元培那樣保護學生——他本身是革命黨人,以此作標準要求也許太高;也不指望他們發聲反對國安法,且當他們是學人,安身象牙塔不問世事。現在對誰都不應太苛刻。就這樣安安靜靜躲起來,就算沒盡本分,也不算太差。
五位大學校長發聯合聲明,表示「我們完全支持『一國兩制』,理解訂立國家安全法的必要性」。但這五個校長竟然支持國安法,不知該作何言。他們說,理解訂立國家安全法的必要性。他們的學生不理解,將要進入大學成為他們學生的也不理解,他們的教授說不理解,眾人皆醉他們獨醒,說理解。
本來大學是思想自由的地方,不平則鳴,是推動社會改革的重鎮,在一片亂象中堅守真理的中流砥柱。本來校長該守護這個地方和這個地方的人,頂住社會的壓力,保護自由的空間。本來校長該與學生同行,告訴學生們不必怕,大學仍在。本來他們不理解,就可以大聲說我不理解。本來他們應該為學術自由、言論自由而反對國安法。太多的「本來」消失,校長與政府同行而背棄學生,背棄自己的職責。他們以校長之姿放棄正義真理,然後大學不再是追求真理的地方。象牙塔染了污穢的紅,香港再無純潔之地。六四之後,學生尚可跑回大學;今天的學生可還有容身之地?
五所大學,讓我尤其感觸的是中文大學。錢穆、唐君毅等南來文人逃避中共來港,矢志復興中國文化,以天下為己任,在極惡劣的經濟條件下創新亞書院,一時全國儒者雲集,輝煌之至,是為中大前身。錢穆擁中華民國為正統,為爭取在書院內懸掛民國旗盡力與香港政府斡旋;唐君毅因不能與民國國慶懸掛國旗憤而稱此日為校恥日。昔日儒者不屈服強權之大家風範,對比今日校長之醜態,實在無言以對。書院校歌有詞:「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這便是新亞精神——為理想而吃苦奮鬥,路遙遙兮無止境。一代大儒念茲在茲的精神,竟淪落至此。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句文字浪漫,這個地方也唏噓。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 ... 3%E5%9C%A8%E5%93%AA

幾個界別同時無厘頭話支持港版國安法,就算係跌了良心,同意立此惡法,亦冇必要高調公開表態,好明顯係受到恐嚇,別無其他原因。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洪天馬 於 2020-6-2 12:17 PM 發表

北大蔡元培校長,在北大推動學術自由,五四運動期間挺身而出,連同友校同政府交涉,要求當局釋放學生。學生被捕,香港的校長們不站在學生的一邊,也罷,不必指望他們像蔡元培那樣保護學生——他本身是革命黨人,以此作標準要求也許太高;也不指望他們發聲反對國安法,且當他們是學人,安身象牙塔不問世事。現在對誰都不應太苛刻。就這樣安安靜靜躲起來,就算沒盡本分,也不算太差。
https://w ...
你講嘅自由係啲乜嘢?邊個國家有出賣國家嘅自由啊?




無錢!睇吓美贊臣賣奶粉比大陸仔,定賣比你?!
試吓叫民主口號,講下人權,又睇下美贊臣會唔會送奶粉俾你!!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