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88,018
  • 回覆: 7,451
  • 追帖: 302
[隱藏]
二千多年前的一個早晨,今蒙古靜寂大草原上,太陽緩緩從地平線升起,遠處傳來急速的馬蹄聲,八百人的騎隊快速離開昨天的戰場!一羣還未脱少年稚氣的騎兵,剛剛突襲完一個草原牧場,身上還沾着被屠者的血班,帶着搶回來的馬和羊肉迅速轉移陣地。他們一路談笑風生地分享昨晚的戰績,找尋水源停下來享用搶回來的餐食並策劃下個攻擊目標。這八百人的帶頭人是一名十六歲少年,他就是當朝皇后的外甥霍去病。為了清除黃河河套以北一帶的匈奴,衞青奉命帶兵進軍今內蒙一帶,在初戰的外甥苦苦要求下,衞青批准霍去病在軍團中挑選了八百名和他年紀相若的少年騎兵組成一支遊騎擊,他們不帶糧食,不帶重裝備,沒有既定攻擊目標,遇到匈奴牧場就進行殺和搶。本來衞青的動機祗是打發這名外甥,結果霍去病在這一役斬首萬級,叫整個匈奴驚惶失措,封 “冠軍侯”,三年後,霍去病掛帥主持河西之戰和漠北之战,建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四郡,從此漢就定鼎新疆,建立東西方重要商道 - 絲綢之路,漢的聲威亦直達羅馬。

二千年過去,新疆這個幾度易手的東西方戰略重地,終於還手握在風雨飄搖的清皇朝手上。清光緒六年,公元1880 年的一個秋天,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縣城半截溝路上有一隊三十多人的騎隊奔馳在吉木薩爾古城的路上,帶頭的是一位身穿常服的老者,行列就停步於城垣下,老人家下馬,獨自一人登上城樓遠晀一望無際的大平原。這位老人家想來這個城很久了,新疆這四年,每天就是軍務,他一直無辦法抽身過來走一次。回想幾年前他獨排眾議,在廟堂上爭辯陸防論和海防論,他堅持新疆不可失,即使面對強力的英俄勢力,他亦堅持要平定由英俄策劃的新疆動亂,他得到朝庭的允許,自已籌集大部份軍餉於光緒二年進軍新疆,用一年時間掃平新疆叛亂,並從俄國手上取回伊犂。這位老人家剛剛接到朝庭的命令要奉召回京,老人家除了是軍事專家,也是政治專材,他了解廟堂上的皇爺非常忌諱他們這一羣手執重兵而又軍功顕赫的漢人,老人家知道這一次離開新疆就沒有機會再回去,因而他回京途中特意前來他嚮往已久的孤城作出最後的致敬!老人家於 1881 年回到北京,之後再外派為二江總督,其間主理過中法戰爭並恊助台灣建省。

1886 年 9 月 5 日老人家在福州的家感覺好倦,他想睡覺,睡夢中他見到自己化成一身漢服戎裝的年青人站在吉木薩爾城城樓上,極目城下密密麻麻的全是匈奴戰士,這將會是一場血戰,他太倦了,他真的要睡了,這一睡他就和他的強國夢長眠,這位戎馬一生的老人家享年 75 歲,他名叫左宗棠。

時間再回去公元 30 年,西漢由於各種失誤,以致發生內亂,這個時候新疆大漠忽然間湧現一批又一批的遊牧人,他們有些是土生土長的匈奴人,有些是在中東戰場給羅馬人擊敗的高加索人,有些是阿拉伯人,有些是印度人,他們在新疆範圍流竄並結合成有實力的兵團,最後這一羣散夫遊勇就全部給匈奴收篇成為剛剛回復平靜的東漢政府新威脅。

公元 75 年,這個新興軍事集團集結二萬人正式向漢帝國挑戰了,漢在新疆的防城一個一個陷落,而就在失聯的空間下有一名叫耿恭的戊己校尉(相當現代的上校)帶着 200 多名軍兵由失陷的車師調防至疏勒城,疏勒城建造在山崗上,屬於易守難攻的軍塞式城堡,城內有大量軍事裝備,方便駐軍防守及出擊。耿恭被圍前就向朝庭發生救援請求,但因種種失誤,朝庭一直未有認真處理過有關的救援要求。一年過後,廟堂上的主戰派對剛坐上天子之位的年輕皇帝説 :

《今使人於危難之地,急而棄之,外則縱蠻夷之暴,內則傷死難之臣。此際若不救之,匈奴如復犯塞為寇,陛下將何以使將?》

年輕皇帝聽後就説 : “出兵!”

遠在疏勒城的耿恭怎麼樣呢?我借“兔子神話番外篇” 的一小段去描述耿恭的情況 :

《帝國戊己校尉耿恭心裏早就有了準備,跟隨他的帝國軍人們心裏也早有了準備,這萬里之外的孤城,這幾乎絕望的兵力對比,當聯合軍的投石機的石頭重重的砸在城牆上時,所有帝國軍人都有了明悟:

  “唯死戰爾!!!”

  從春意盎然到炎炎夏日,從秋高氣爽再到大雪紛飛,低破的城牆上,已經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殊死搏殺,每每幾乎城破之時,蠻族們腥臭的呼吸開始在城牆上瀰漫,以為勝利在望之時,在屍體堆中,在殘垣斷壁後,就會有帝國軍人跳出來,拖着滿是傷痕的身軀,揮舞着滿是缺口的漢刀,砍下蠻族的腦袋,在鮮血的迸發中,無頭的屍體墜下城牆,彷彿在向下面黑壓壓的聯合軍宣告:

“疏勒,仍在帝國手中。”

沒有喝的,榨馬糞汁解渴,硬生生掘地十五丈(40多米),挖出了泉水;
沒有吃的,先吃馬鞍,接着吃皮甲,再接着吃弓弦,最後,宰殺戰馬;

匈奴王被這羣暴虐的帝國軍人給嚇到了,他派出了使者,來到城下,求見帝國戊己校尉耿恭。
耿恭表示,有什麼話,當面聊……。
體膘肥壯使者也不多想,乖乖進城,完全沒有注意到,城內士兵那血紅的目光,以及空氣中偶爾飄蕩的話語:這尼瑪,高蛋白啊!!!
當城牆上燒烤的火焰熊熊燃起,滋滋的肉香飄蕩到匈奴王的金帳時,匈奴王知道,對面城裏的那羣帝國軍人,就算封王,嫁公主都沒用,這羣貨,喵的吃人!!!
戰鼓再次響起,聯合軍們開始準備新的一輪攻城。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後世岳飛將軍對此事的致敬)
帝國軍人在戰場上享受了美好的燒烤之後,也忍不住把眼神看向了東方!!!
只是,帝國的援軍,在哪裏???》

整個故事的最後就是漢援軍在最後一刻拯救了耿恭的軍團,而能夠隨軍團回到玉門關的就祗有十三人。



這個故事有人説是中國“雷霆救兵”,這祗是崇洋的説法。當天子為主戰派所説服的原因,就祗有一個,就是 “帝國的尊嚴”!

帝國的領土是戰士用血和肉打回來,維護領土的原整是帝國的尊嚴。華夏軍人即使奮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要保持領土的完整;同樣,為了帝國的尊嚴,不管帝國如何衰落,祗要尚有餘力,國家絕不放棄一分一寸用幾代人的血換回來的領土。

左宗棠去慿吊的就是疏勒城遺址,這是一個承傳,為國家的尊嚴,少年霍去病和前仆後繼的華夏軍人把領土打回來,左宗棠要保存,耿恭一樣要保存。

構思這篇文章時係希望對本樓師兄姐講一些鼓勵的説話,因為香港愛國人士的感受就好像耿恭受困在疏勒城,前後左右都是敵人,除了朝庭,完全找不到出路,而朝庭亦已失聯一年,因此,耿恭軍團們就祗能夠講一句 “唯死戰爾”!

可幸,在我差不多完成本文時,朝庭的救兵到了。救疏勒城的二千漢兵是在冰天雪地的情況跨越天山,叫二萬匈奴极度惊愕情况下,把最後的漢兵由匈奴手上拯救出來。今次中央亦應用前所未有的方式把愛國人士由強敵手上解救出來。

香港,是老祖宗的土地,誰敢放棄!
即使朝庭不知疏勒城還有沒有人活着,大軍依然出發,因為這就是帝國的尊嚴!

今次的主題我改用回 @kallan 君的《天南地北》,因為我覺得還是要嚴肅一點,由其是我發覺各位師兄姐講任何主題都是十分認真,這真叫我無辦法不認真了,所以要放棄《吹水》的觀念。同樣,在《天南地北》下面我會有個副題,這個副題通常係個人想關注的內容,今次的副題是《寸土不讓,因為這就是“帝國的尊嚴”!》,這個题目是講領土、講主權、講民族、講承传,大家可以多多發揮。至於其它天南地北的题目更是無任歡迎。

好吧!再次歡迎大家到此自由發揮!

[ 本帖最後由 horse2014 於 2020-5-24 04:41 PM 編輯 ]



本无心做英雄,都只不过一场空
熱賣及精選


[ 本帖最後由 前期雀躍的希望 於 2020-5-24 03:46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报道


回覆 引用 TOP

支持,timing好準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支持


回覆 引用 TOP

支持馬兄好帖


回覆 引用 TOP

報到
睇緊警方直播捉曱甴
過嚟打咗咭先

[ 本帖最後由 DaDaMiMi 於 2020-5-24 03:3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報到,我都睇緊警方捉曱甴🤭


回覆 引用 TOP

支持好帖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支持馬兄,今天班曱甴完全唔成氣候


要解決問題,應該先認清左問題的精結,然後再將佢拆解,這樣任何便很易解決

回覆 引用 TOP

支持馬兄開新帖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引用 TOP




天狂必有雨 人狂必有禍 做人或做事 千萬別太過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隱藏]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