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36
[隱藏]
來源: 環球網/日期: 2020-02-19
美軍的武器裝備均由納稅人出錢,遵循嚴格的管理制度。可媒體如今發現,一位美國空軍上校曾未經授權私自駕駛F-16戰機飛了800公裏,只爲秘密與情人見面。

事發之後他被解職,但是因爲與上級關系好,得以被從輕處罰。

據美國獨立媒體VT Digger報道,美國佛蒙特州國民警衛隊158戰鬥機聯隊指揮官、空軍上校托馬斯·傑克曼(Thomas Jackman),被指于2015年1月私自駕駛F-16戰機,從佛蒙特柏林頓機場(BTV)飛往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航程超過500英裏(約804公裏)。

傑克曼這趟飛行目的是私自去見情人。


美國空軍上校、國民警衛隊158戰鬥機聯隊指揮官托馬斯·傑克曼 圖源:國民警衛隊

現年55歲、已經結婚的傑克曼在158聯隊服役超過三十年,曾三次被部署到伊拉克,並于2014年接任聯隊長一職。

他在任職典禮上表示,將提升部隊的戰備意識與士氣,爲該部換裝F-35戰機做好准備。“大家要努力地工作,也要努力地玩”,傑克曼在典禮上開玩笑地說。

據至少七位同事介紹,傑克曼是個“花花公子”,定期與女性出入基地,還在工作場合公然調情,而上級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雖然沒有公開,但158聯隊基地裏的人很快都知道了傑克曼的秘密飛行。

上任一年後,傑克曼主動辭職。據三位了解內情的同僚透露,表面原因是“未經許可駕駛F-16戰機”飛往華盛頓開工作會議,但傑克曼的真實目的其實是爲見情人,一位在五角大樓工作的陸軍女上校。由于並不清楚該女上校是否涉嫌違反任何法規,媒體沒有進一步確認對方的身份。

根據VT Digger獲得的郵件記錄,二人2014年12月就開始通過電子郵件調情。傑克曼得知,有機會參加2015年1月28日在華盛頓附近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的一場工作會議,遂在基地外的酒店預定了27、29日兩天的房間。

依美軍節省經費的安排,開會人員應于28日早抵達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當晚在基地過夜,然後第二天返回。VT Digger介紹,國民警衛隊沒有用現役戰鬥機接人參加工作會議的先例,但傑克曼作爲聯隊長“有拍板權”。

據傑克曼的郵件,他原定27日早上9點出發,但當日伯靈頓下暴雪,飛機又出故障,不得已換了另一架F-16。已經退役的中校毛特羅普(Lt。 Col。 Terry Moultroup)是當天的飛行調度員,據知情官員透露,他被告知傑克曼沒有起飛許可,不過後者依然駕機升空,毛特羅普拒絕接受采訪。


傑克曼2015年1月27日私自駕駛F-16飛行超過500英裏(約804公裏) 圖源:VT Digger


傑克曼在郵件中表示,原計劃在安德魯斯機場降落,但該地因天氣原因關閉了跑道。VT Digger不清楚他最終是降落在安德魯斯還是蘭利空軍基地,後者離華盛頓200英裏(約320公裏)。

當上級發現傑克曼的違例行爲後,馬上向國民警衛隊參謀長喬·克拉克(Joel Clark)准將彙報。傑克曼被命令搭乘民航飛機回家,隨即被解除領導崗位。國民警衛隊少將克雷(Maj。 Gen。 Cray)向158聯隊的成員發郵件,告知帕特裏克·吉尼上校(Col。 Patrick Guinee)將接替領導職務,但沒有透露原因。

據一位了解調查的退役軍官表示,傑克曼跟克雷下班以後經常一起社交,兩人住所也很近。在被“打過招呼”之後,傑克曼主動提交了辭職信。這讓他保住了安全許可、退休金及所有福利,服役評語中也沒有任何負面內容。他的同事認爲,換做另一個跟上級不熟的人被罰,退休金和福利“肯定保不住”。

佛蒙特州國民警衛隊官員拒絕回應與該事件有關的問題,但其新聞發言人麥克·阿科維奇少尉(1st Lt。 Mike R。 Arcovitch)在聲明中承認,“飛行員開戰鬥機去參加工作會議並不常見”。“當這種事發生後,飛行員去往會議地點都是爲了年度訓練的要求。”

F-16戰機每小時的運行費用大概在8000美元左右,而傑克曼作爲聯隊長,擁有政府下發的信用卡,可以不經審批支付旅行開支。目前尚不清楚納稅人是否爲他的旅行買了單。

根據傑克曼的領英記錄,他現于康涅狄格州沃特伯裏(Waterbury)當郵政局長,還是美國童子軍(BSA,民間組織)綠山議會的董事成員。

當VT Digger試圖電話采訪傑克曼時,他否認自己與陸軍女上校有任何關系。被問到是否因駕機事件而被迫辭職時,他回答“無可奉告”(no comment)。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