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打印

[政治討論] 有關美國在背後推動佔中的證據

有關美國在背後推動佔中的證據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在第二個論壇同人討論, 當年佔中係由美國在背後推動. 對方不信, 所以揾左一推證據比佢睇. 諗諗下不妨直頭開個帖, 收集一下, 方便日後討論之用. 下面會貼番揾到的料. 大家有咩好LINK, 都不妨在後面貼一貼.

=====

首先交代一下, 因為可能會有人唔明, 點解美國咁得閒要攪香港. 其實美國攪香港, 真正的目標係中國. 一來美國做慣老大, 唔想有第二個國家威脅到佢的地位, 而中國正正係目前最大的威脅. 但對住中國, 明打, 美國佬未夠膽. 所以一定係用暗的, 例如派人暗中試圖引發香港以致整個中國社會混亂. (10樓有LINK英國學者詳述這種美國國策.)

其次就係同利用美元霸權維持美國經濟有關. 2005/2006年美國次按危機, 老美推出QE123, 引發全球經濟大亂. 要令美國經濟復原, 最理想的方法是最後利用一個剪羊毛步驟, 即在其他經濟好, 資金充裕的地方引發大亂, 令財團可以從中沽空和低價收購穫利, 然後讓資金回流美國. (詳細10樓有LINK講解.) 香港的佔中, 其實只係同南海問題, 釣魚台問題一樣, 由美國策劃, 目的係攪亂中國的其中一步棋.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8-18 10:42 AM 編輯 ]



精選樓盤
首先係佔中前幾個月:

黎智英見美國前副防長遊艇密談5小時
本港現在正直「六.二二」佔中投票及七一遊行的政治敏感時刻,據今日出版的《東周刊》號外報道,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在五月底在遊艇上密晤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保羅.沃夫維茲(Paul Wolfowitz)。據指當日早上十時半,身穿藍色短袖上衣的黎智英離開住所後,便乘坐房車前往西貢香港遊艇會,再登上遊艇出海。直至五小時後,黎的遊艇駛回碼頭,穿粉紅色恤衫的黎智英得力助手兼在壹傳媒任動畫商務部總監的Mark Simon先登岸,他是美國共和黨香港支會前主席。及後有滿頭白髮、穿深藍色西裝外套、現年七十一歲的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沃夫維茲(Paul Wolfowitz),與另外兩名外籍男子陸續上岸,直至四人離開後,黎智英才乘車返回住所。沃夫維茲是美國政壇鷹派人物,對華立場強硬。消息指,他原定五月二十一日在華盛頓總部舉辦的研討會上致詞,惟活動突然取消;其後被發現他身處香港,更與黎智英密談五小時,事件耐人尋味。

《東周刊》披露黎智英在遊艇上密晤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保羅.沃夫維茲(Paul Wolfowitz)。


會面後,黎智英乘房車離開。


保羅.沃夫維茲(穿西裝者)步出黎智英的遊艇。


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保羅.沃夫維茲是美國政壇鷹派人物,對華立場強硬。


壹傳媒任動畫商務部總監的Mark Simon(左)送保羅.沃夫維茲(右)離開。



登岸後保羅.沃夫維茲拖篋離開。



[補充] 肥佬黎事後亦承認同呢個美國國防部前官員係Friend, 跟手就比周浩鼎串到發脾氣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jBKiO-usqg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7-25 04:4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之後就爆出泛民黑金.

黑金醜聞泛民淪黎智英工具

東方報業集團揭發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多次向泛民團體及立法會議員,以及前高官包括陳方安生等,兩年來秘密捐款共逾四千萬元,以個人名義收取捐款的泛民議員竟沒有申報,過去討論涉及壹傳媒議題時亦沒有避席。「東方報業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受訪者直斥有關議員行為失當,有心隱瞞,質疑涉及利益衝突及政治交易,而前高官收取捐款更有延後利益之嫌,要求廉政公署調查事件。東方報業集團取得一批機密資料,顯示黎智英過去兩年多,透過曾任美國情報工作的左右手Mark Simon,多次向不同泛民團體及個人捐獻合共逾四千萬港元。受惠人有民主黨及公民黨等傳統泛民勢力,也有社民連梁國雄及工黨李卓人等新興激進分子,連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佔中三子之一的朱耀明亦榜上有名。黎智英以外「搞事四人幫」另三名成員陳方安生、陳日君及李柱銘,則合共收取近一千萬元捐款。涉嫌收取黎智英巨款的泛民議員,均無申報捐款,梁家傑及梁國雄推說是代真普聯或社民連收取,不涉個人利益,惟兩人均未有提供佐證,亦沒交代有關捐款最終用途;涂謹申及毛孟靜則否認收過黎智英捐款。多個團體及市民向廉政公署、警務處、稅務局及立法會舉報,質疑黎智英及泛民人士涉賄賂、以權謀私、做假帳、以至逃稅等刑事行為,更一併舉報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收受黎捐款或涉延後利益,要求立法會引用特權法徹查事件。「東方報業民意調查」於上周四至六以街頭問卷及電話形式,成功訪問二百三十八名十八歲或以上市民,結果顯示,對於多名泛民立法會議員收取黎智英巨額捐款後無申報,三成七受訪者認為,廉署應介入調查事件;三成質疑有關人士可能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兩成五認為若有失當必須嚴懲。過去立法會討論涉及壹傳媒議題時,有關議員沒有申報利益及避席,三成四受訪者批評涉利益衝突,黑箱作業;三成狠批議員不自律,有心隱瞞;兩成八指會影響公正性。事實上,壹傳媒旗下刊物多年宣淫,但屢遭放生,三成七受訪者斥調查涉雙重標準;兩成八擔心涉政治交易;兩成七質疑,議員疑收「掩口費」,淡化事件。過去民建聯程介南被指「以權謀私」,僅涉及數萬元,結果被判入獄十八個月,但不少涉及泛民議員的案件及醜聞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三成三受訪者質疑是涉狼狽為奸;另三成三直指屢遭放生,欠公允;兩成五不滿無嚴懲,輕輕放下。李柱銘及陳方安生目前已非議員,但他們熱衷於搞政治,早前更出訪美英,肆意唱衰香港,要求外國勢力干預,尤其陳方安生在政府內部仍有廣泛人脈,不少現任高官是其前部屬,對於他們收取黎智英捐款,三成四受訪者擔心,他們以本身影響力干預政府運作;兩成九擔心,造成利益輸送;兩成七指有延後利益之嫌。與美國關係千絲萬縷的黎智英,透過曾有外國背景的親信向多個泛民團體捐出巨款,亦被指經常惟恐天下不亂,三成受訪者擔心其背後疑涉外國勢力;另三成直斥黎是控制泛民搞政治的黑手;兩成九直斥他涉反中亂港。綜觀情況,大部分受訪者直斥黎智英是控制泛民搞政治的幕後黑手,企圖操控政黨達到目的,市民對泛民議員隱瞞收取捐款亦非常失望,擔心造成利益衝突。





=====

[補充] 後來再揭發佔中三寶之一的戴耀廷一樣有收黑金:
戴耀廷秘捐466萬「佔」資「佔中三丑」之一、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的「捐款門」事件越揭越臭。本報昨日翻查港大審核委員會有關「捐款門」事件的審核報告,發現報告中揭露了戴耀廷曾先後以匿名、個人和「佔中」行動名義,在2013年和2014年兩年內,向包括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內的港大部門提供高達466萬元資金,操控港大大肆進行投票和商討等項目,推動違法「佔中」活動,有關金額遠超早前有密件披露的145萬元。不過,報告並未披露有否跟進戴耀廷所有捐款來源和程序,港大昨日則拒絕就「捐款門」事件進一步回應。去年10月,有密件揭發戴耀廷去年4次以匿名方式,向港大多個部門秘密捐款共145萬元,用於推動違法「佔領」行動,引起外界強烈批評港大縱容學者以學術之名破壞社會秩序,損害港大百年校譽。
「佔中」七項目  判予「鍾氏民調」
港大內部其後調查多時,校務委員會上周終於公開審核委員會的調查報告,並批評涉事的戴耀廷、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和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等,在處理有關捐款時「不符預期標準」,涉事人亦於多個處理程序失責,其中戴耀廷在提交資料時顯得抗拒,更被指涉嫌利益衝突。目前港大校務委員會已將事件交管理層跟進,再由管理層向校委會匯報結果。
昨日出版的《東周刊》進一步披露,有政圈知情人士細閱報告,留意到戴耀廷除上述145萬元捐款外,尚有數百萬元資金提供予鍾庭耀主管的港大民研計劃,以借港大名義進行多項推動「佔中」的工作。本報昨日再查閱報告,發現多個段落顯示,由戴耀廷等牽頭的「佔中」行動,有7個項目外判予民研計劃,共涉資261萬元,以及戴耀廷有5筆共205萬元的匿名和具名捐贈,兩者加起來涉及款項高達466萬元。
據本報記者翻查港大有關報告發現,自2013年6月9日起,「佔中」行動7次委託港大民研計劃進行與「佔中」有關的工作,即兩次「佔中」商討日(D Day)、2014年「元旦公投」、「佔中」組織者內部投票、政改商討日投票、2014年「6.22全民公投」,及「雨傘運動」廣場投票,港大民研計劃收取的金額由5萬元至過百萬元不等,其中又以「全民公投」耗資最大,達117.5萬元(右表)。據悉,在該7筆款項中,部分經由「佔中」戶口開出。
同時,報告多處提及早前披露的戴耀廷四筆合共145萬元的匿名捐款,包括由陳文敏經手、用於舉辦政制發展和法治教育的30萬元;用於港大民研計劃設立電子投票系統作為所謂「全民公投」的80萬元資金;20萬元及15萬元予港大人文學院的捐款,以支持院方進行「信仰與法律」研究及聘請研究助理,而據報告指出,這名研究助理曾多次協助處理與「佔中」相關的工作。
戴「私人」捐60萬  購手機電腦各百台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還披露了戴耀廷尚有第五筆由他本人具名的60萬元捐款。這筆於2014年5月捐予民研計劃的款項,涉及100台三星Galaxy Note 8.0手機及100台三星Tab 3平板電腦(上表)。一名受薪學者以私人名義向港大開出如此鉅額的金錢,以購買大量手機,明眼人都知,情況可謂極度不尋常。
外界目前已知,戴耀廷曾經手145萬元匿名港大捐款,但這466萬當中另外的321萬元,來源同樣成疑。雖然報告逐一羅列有關捐款項目,但未有說明有否進一步追問戴耀廷和鍾庭耀等有關款項的捐款過程是否符合程序,包括有否披露捐款人姓名、捐款用途、知會校方、有否違反廉署防貪指引等。
港大昨日回覆本報就有關捐款情況和會否徹查的查詢時僅表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已於2015年6月30日的會議上,議決公開審核委員會就捐款事宜提交的報告及相關文件,有關文件已列出捐款事宜的詳情」,又着記者自行參閱,拒絕進一步回應。戴耀廷則截至昨日凌晨截稿時仍未回覆本報查詢。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6-26 12:52 AM 編輯 ]



美國佬負責利用 "輸出民主" 來影響其他國家, 以達致美國利益的其中的主要組織係NED, 以及其下的NDI.

NDI的官網自己都認左, 早到去1997年, NDI已在香港活躍. 點解係1997? 唔通1997前香港好民主, 唔洗NDI? 明白美國 "輸出民主" 的戰略手法, 自然會明白點解佢1997就要立即來香港開分店.

https://www.ndi.org/asia/hong-kong
Since 1997, NDI has worked with Hong Kong academic institutions, political parties, and civil society groups from across the political spectrum to advance nonpartisan research, education, and dialogue supporting inclusive and responsive governance.
The Institute has provided forums for women, youth, and ethnic minorities to constructively participate in policy-making and elevate their voices and priorities. Additionally, NDI has conducted a series of missions to look into the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s constitutional and electoral framework, the enforcement of the rule of law and civil liberties, and prospects for Hong Kong’s democratization. The Institute has published a series of reports based on these assessments, entitled The Promise of Democratization in Hong Kong, the latest of which was released in September 2016.


另外, 下文係佔中後的, 但指出 NED 早在多年前已在香港活躍.

【美國NED在港活動檔案系列(一)】 NDI‧佔中‧港大法學院‧公民黨由由神秘人Gardenia Kwok談起…

20160822-NED-FB

美國勢力透過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等機構在香港紮根發展,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但究竟有關活動如何運作?與香港的泛民政客有什麼關係?在這個「NED在港活動檔案系列」裡,我們重新消化HKG報博客Kevin Law搜集的資料,加以整理、轉載,讓你自行判斷美國NED的雙手,究竟在香港伸得多長、多麼深入…

故事由一個名為Gardenia Kwok的神秘人開始。

根據Kevin Law搜集資料,Gardenia Kwok是一名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資助,港大法律學院旗下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CPL)項目「港人講普選」的研究助理(而「港人講普選」則曾積極推動佔中,我們稍後有另文闡述)。

2014年12月15日,Gardenia KWOK在「港人講普選」FB專頁上發表「告別帖子」,見下圖:

20160822-GK3

乍看之下,以上帖子只是講述她參與有關「研究」(由NED資助)的經歷,但細看帖子留言,有一名Jennifer Anne Eagleton的網民留言鼓勵:

    We will miss you – what will you do now?

究竟Jennifer Anne Eagleton是何方神聖?資料顯示有一名同名同姓的外藉公民黨黨員,由此引申美國NDI、佔中、港大法學院、公民黨、與公民黨「同根」的前港大法學院院長陳文敏間,那種千絲萬縷說不清的關係,大家自己想想?

20160822-2013 Jenny 2013 UNHCR_Youtube

事實上,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 亞洲計劃主管Peter Manikas曾在報告中承認,NDI自1997年起在香港活動,與大學及一些「公民社會組織」合作,設網站及利用社交媒體,推動學生、政黨與公民社會「討論特首普選辦法」。

再看美國國會研究服務,也專門為「香港2017年普選政改」撰寫報告,白紙黑字寫明它轄下的NED如何在香港插手政改。諷刺的是,2017年普選最終被推翻,是否跟NED與其合作的「大學及政黨」有關?他們的「好事多為」為推翻政改起了多大作用?容後篇章再談。

以上資料及圖片由Kevin Law提供,英文版見網站NED Programs in Hong Kong:

http://nedprogramsinhk.blogspot.hk/

原圖:http://nedprogramsinhk.blogspot.hk/2016/08/gardenia-kwok-signs-off-as-design.html

http://nedhkcommentary.blogspot.hk/2016/08/with-dishonest-leader-like-audrey-eu_22.html


【美國NED在港活動檔案系列(二)】 公民黨Jennifer Eagleton是何方神聖 ...
美國勢力透過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在港紮根發展,已是公開的秘密。但究竟有關活動如何運作?與香港的泛民政客有什麼關係?在這個「NED在港活動檔案系列」裡,我們將HKG報博客Kevin Law搜集的資料整理、轉載,讓你自行判斷美國NED的雙手,究竟在香港伸得多長、多麼深入…
上一篇我們提到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資助、港大法學院轄下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CPL)的「港人講普選」項目,有一位名為Gardenia Kwok的研究助理發表FB帖子,引來公民黨外藉黨員Jennifer Anne Eagleton留言。
這篇我們進一步探討,究竟這個Jennifer Anne Eagleton是何方神聖?
深究Jennifer Anne Eagleton、公民黨、NDI、佔中、香港政治間的關係,可以追溯到2010年,已經出現一些蛛絲馬跡。
2010年11月27日,美國NDI與港大法學院CCPL合辦香港政改研討會(有關合作關係可上溯至2004年) ,Jennifer Anne Eagleton便有份參加,見下圖:

後來NDI與港大法學院CCPL推動「港人講普選」項目,Jennifer Anne Eagleton加入成為顧問。
到了2014年2月,這位Jennifer Anne Eagleton又「戴上另一頂帽」,以「香港民主促進會委員」的身份粉墨登場,為「港人講普選」拍攝短片:




似乎,這位公民黨員真的很關心香港政改。問題是,香港政改又關美國政府資金的NDI咩事呢?
來到2014年9月5日佔中前夕,Jennifer Anne Eagleton更以公民黨名義邀請後來佔中的學生領袖到立法會大樓會面,與會者包括前美國領事館官員Elizabeth Bosher、梁麗幗、周庭、朱凱迪。

席間,究竟Jennifer Anne Eagleton、Elizabeth Bosher與學生們談了些什麼?與後來佔中的局勢發展有什麼關係?真的是天知地知他們自己知!
以上資料及圖片由Kevin Law提供,英文版見網站NED Programs in Hong Kong:
http://nedprogramsinhk.blogspot.hk/
原圖:http://feelgrafix.com/group/american-flag.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rq3r7MGxD4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6-25 12:06 PM 編輯 ]



[隱藏]
 
上面的"美國NED在港活動檔案系列 "之後仲有好幾PART, 我費時係咁QUOTE咁麻煩了, 直接QUOTE 英文版原文:
http://nedprogramsinhk.blogspot.hk/

Conspiracy between pan-democratic legislators and the NDI to trigger the 2010 de-facto ‘referendum’
On 15 November 2009 a conspiracytook place between pan-democrat legislators and the National DemocraticInstitute (NDI) in Hong Kong to discuss plans to trigger the de-facto ‘referendum’in January 2010.
Background
In November 2009, the HongKong Government released a consultation document on the new electoralarrangements for the chief executive poll and the legislative elections in2012, mainly dealing with the expansion of the Election Committee membership.
It also sought toincrease the number of seats in the legislature from 60 to 70, and to allow alldistrict council seats in the legislature to be filled by elected district councilorsin 2012.
This was widelyopposed by the pan-democrats, so on 15 November 2009 Civic Act Up arranged a meetingon Direct Democracy and CivilReferendum, at which plans for triggering the de-facto referendum” werediscussed.
As a result of thesediscussions, and on 26 January 2010, Albert Chan, Alan Leong, Tanya Chan,"Longhair" Leung Kwok-hung and Wong Yuk-man resigned their LegCoseats, to trigger by-elections which they claimed was a de-facto ‘referendum’on universal suffrage.
The evidence
The conspiracy was videotapedand put on YouTube in a series of eleven short videos (Part 1/11 to Part 11/11).This report is 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in the videos.
Who attended themeeting
The following peopleattended the Civic Act Up meeting on DirectDemocracy and Civil Referendum (交流會:直接民主和民間公投) in Hong Kong on 15November 2009:
1. Cyd HO Sau-lan (何秀蘭), Hong Kongpan-democratic legislator;


2. Gary FAN Kwok-wai (范國威), HongKong pan-democratic legislator;

3. YEUNG Kai-cheung (楊繼昌), Policy researcher, Leagueof Social Democrats (社會民主連線政策研究員);


4. BelindaWinterbourne, Programme Manager, 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Hong Kong;
5. Stephen Tong,Programme Officer, 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Hong Kong;

6. Bruno Kaufmann,President Initiative & Referendum Institute Europe, sponsored by the UNDemocracy Fund;

7. Dr. ChristianGruenler, Executive Director SOS-Kinderdoerfer Global Partner GmbH;
8. KWOK Hiu-chung (郭曉忠), Hong Kong HumanRights Monitor (香港人權監察教育幹事);
9. NGAI Kei-lok (魏基樂), Civic Act Up (公民起動成員);
10. CHAN Chun-man (陳雋文), Chinese University ofHong Kong student (中文大學學生);
11. Other unidentifiedpeople.
What was said atthe meeting?
Whilst much wasdiscussed at the meeting, the following key statements confirm this was aconspiracy between pan-democrat legislators and the NDI:
Cyd HO (Video 6/11. Time:start to 0.33)


Cyd HO briefing the meeting on the need for secrecy:
Now one thing to state.  Everything discussed in this room should bekeeped in confidence. You could go out and tell your friends that, that’s whatLSD thinks, but don’t quote cheung OK, he could be strangled.
Cyd HO (Video 4/11. Time: 1.23 to 2.46)


Cyd HO briefing everyone on the purpose of the meeting:
I’m going to ask a question in Hong Kongcontext, so anytime you want to raise any question, just feel free tointerrupt, because it’s a small group discussion, so that’s the beauty ofhaving very few people in this meeting and just feel free to participate atanytime, OK.

And with Bruno’s response, one idea that comesto my mind just a second ago is that if we trigger a civil referendum actuallyit should not be the decision of the legislator himself or herself, becausethere’s only one people then there might not be enough support to decide thatthere should be a referendum to decide certain issue, so that I don’t expectBruno to comment on it, but actually it’s just the idea that’s sparked off aminute ago maybe we have to consider to have a signature campaign before wereally submit our resignation like if we gather 5% support from the people,then lets resign, if not then we know we are going to be defeated and die indisgrace (laughs).
Belinda Winterbourne (Video 10/11. Time: 8.28to 9.19)


Belinda Winterbourne, NDI Programme Manager in Hong Kong askinghow much time do we have, if we did want to conduct a civil referendum,educate them why we are doing this
Christian raised the point that how much time do we have. Just now hementioned you know ‘til January for example, but let’s say if we did want to conduct a civil referendum let’s say between nowand the end of the (inaudible), how long does it usually take to educate thepublic on civil referendum, cos I presume that you’d have to do a lot ofpublicity prior to the actual exercise umm and educate them why we are doing this and you know how does that votecount eventually.
Five Legislators resign on 26 January 2010 totrigger the de-facto ‘referendum
The conspiracy wascompleted when five Hong Kong legislators (from left to right) Albert Chan (Leagueof Social Democrats), Alan Leong (Civic Party), Tanya Chan (Civic Party), LeungKwok-hung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and Wong Yuk-man (League of SocialDemocrats ) signed the resignation letter outside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n 26January 2010 to trigger the de-facto ‘referendum'.

Alan LEONG and Tanya CHAN of the Civic Party resigned
to complete the conspiracy


Albert CHAN, LEUNG Kwok-hung and Raymond WONG of the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resigned to complete the conspiracy


以上解釋左 NED 同泛民多個政黨有關係, 一齊開過好多次會, 特別係佔中之前.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6-25 12:0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詳細分析:

外部勢力策動港版顏色革命證據確鑿

由外部勢力策動,香港反對派發起的違法「佔中」事件,從9月底開始至今,已經延續一個多月了。這期間,本報對其內幕作了大量報道。應讀者要求,本報將這些內幕進行梳理並形成系列,以便廣大讀者對該事件的真相,有更為清晰和完整的瞭解。有關係列從今天起陸續刊登,敬請留意。

日前,特首梁振英指有外部勢力介入「佔中」行動。據包括本報在內的許多傳媒所收集到的種種資料也顯示:這場「佔中」行動,實質上就是由以美國為主的美英西方外部勢力干預及策動、香港激進反對派發起,針對香港乃至整個中國的港版「顏色革命」。

美英等西方外部勢力為什麼要策動這場港版「顏色革命」,據外國地緣政治智庫Land Destroyer研究員兼作家Tony Cartalucci文章透露,目的是「要離間香港和北京(中央),並以香港作為破壞中國穩定的跳板。」 Tony Cartalucci更指出,美國一直利用其由國會撥款資助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其附屬的「國際民主研究院」(NDI)等財政、政治和媒體網絡,在幕後策動和支援「佔中」。

學術機構掩飾 招攬心腹幹將

美國著名政治家 William Engdal指出,NED是「中情局分店」,「以往中情局礙於政府機關的身份而要秘密進行的勾當,現在NED可明刀明槍地去做了」。曾在裡根時代任職美國國防部、現轉任該部顧問的白邦瑞,日前在接受傳媒訪問中也證實,華府一直通過NED提供數以百萬美元計的資金,資助香港「民主」活動。

前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早前指出,在港為美國工作的人數過千,當中包括情報工作。據瞭解,美國勢力在港主要是通過以下兩個機構,以學術交流名義,向香港灌輸美式的思想價值體系和從事物色代理人等多方面事務。一是香港中文大學的「香港美國中心」(The Hong Kong-America Center), 該中心壟斷香港八間大學的通識教學教材,中心主任侯儒楷是原美國情報部門資深人員,從未有任何學術界資歷。據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透露:「港美中心最近其中一個活動,就是教學生點樣去示威遊行。」而侯儒楷是現任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的「老上司」,「來頭仲猛過夏千福。」

另一家機構是香港大學「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CPL)」,NED以及NDI為方便介入香港政改,早年在港大就成立了該中心,以此來維繫與法律界出身的反對派的關係。而「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就長期任職此機構。另一方面,戴耀廷曾任李柱銘的近身助理,與李關係密切。在這兩重關係下,令戴耀廷被美方勢力選中,不但為他提供大量研究經費,更挑選他擔當了這次港版「顏色革命」的發起人之一。 又如公民黨主席余若薇,除了曾與戴耀廷一同出席CCPL和NDI合辦的活動,也經常出席NED及NDI資助的論壇或擔任演講嘉賓。

「佔中」前數月 美方早定「劇本」

種種證據顯示,早在一年多前,在西方勢力的策動下,與美英關係密切「亂港四人幫」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佔中三丑」等人就四出串連,積極醞釀。今年4月,李柱銘和陳方安生訪美,獲美國副總統拜登接見,拜登強調了美國將「全面支援」香港的民主運動。同時,李柱銘和陳方安生又在華盛頓與NED及NDI開會,由NED地區副主席格雷夫親自主持,闡述「佔中」行動的計劃、參與人員及訴求等。今年5月,黎智英又在香港的遊艇上密會美國前副國防部長沃爾維茲,商討形勢和策略。可以說,這場行動的「劇本」在示威者真正上街參與前幾個月,已在美國的干預下計劃好了。

而美方勢力具體介入「佔中」,主要是通過四條線,多層次、多角度地進行。第一條是戴耀廷,以學者身份發起;第二條是學民思潮黃之鋒,利用他的年輕、敢衝的形象,和學聯一起打頭陣;第三條線是黎智英,負責提供金錢資助和輿論宣傳;第四條是工黨主席李卓人,主要是利用其職工盟的網絡,提供義工、糾察等等。 「佔中」需要龐大的資金,這方面的資料將在系列之二詳細披露。

「三部曲及十二招」在港全盤上演

據瞭解,美國經過多年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策動「顏色革命」的經驗,早已形成了一套完備的策略和步驟,主要可歸納為「三部曲及十二招」(見表)。而令人震驚的是,這些步驟和招數已經基本上在香港這次「佔中」全數體現。

在「佔中」過程中,不少有美國情報背景的人士頻頻活動並現身佔領區「現場指導」。黎智英身邊有一個曾在美國情報部門工作的Mark Simon,專門幫黎向反對派輸送「黑金」。另根據署名為「民主真兄弟」的人士披露,公民黨「英語小組」在今年9月5日舉行會議,一位具有美國情報背景的人士Dan Garret就在會上傳達華盛頓的旨意,要求繼續在香港推動民間、社會力量爭取民主訴求運動,尤其是推動青少年在社運扮演先鋒角色。他又指,目前各方勢力與中國政府的抗爭都到了臨界點,很容易就會爆發高潮。他更在會上「保證」, 「美國會保護學生領袖,包括赴外國留學、定居。」 在9月26日、27日、28日,Garrett都在政府總部附近流連徘徊,密切注意着現場的形勢。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顯然是路人皆知。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近日也出現在佔領區,與黎智英碰頭。據「民主真兄弟」網頁披露,美方甚至提供了物資支援,傳中文大學香港美國中心在「佔中」 爆發前5日,曾指定贈送iPhone6手機給予50名「佔中」核心策動者,包括「佔中三丑」、學聯周永康、岑敖暉和「學民思潮」黃之鋒等一人一部,指定須使用該手機進行聯絡和發送資訊。

西方政要傳媒 開足馬力呼應

英國首相卡梅倫、前港督彭定康等人也對「佔中」事件說三道四。卡梅倫於10月15日在英國議會接受質詢時表示,《中英聯合聲明》中明確包含自由和人權內容。英方「應支持聲明賦予港人的自由」。 彭定康日前在英國國會聽證會發言,也表態支持「佔中」,鼓吹「英國都必須推動香港看到真正的民主」。

美國傳媒更扮演着推波助瀾的角色。「佔中」爆發之初,美國《時代》雜誌封面就把示威者舉起雨傘的照片,直接加上「The Umbrella Revolution」(雨傘革命)的標題。黃之鋒還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

當「佔中」進入第19天,敗象漸呈之際,美國《華爾街日報》又刊出《香港民主派應採取的聰明建議》一文,分析了「佔中」目前出現的問題和原因,強調了「佔中」要「成功」的關鍵,對「佔中」行動要長期持續下去提出幾點指令,提醒香港反對派要讓北京看到人多,行動能長期持續下去。

儘管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在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美國沒有操控香港任何人、團體或政黨。」但是,從上面大量的事實就可以清楚看到,美方勢力從政治、金錢 、策略、人員訓練、現場指導等等方面,都向反對派和「佔中」搞手提供了大量援助,給予了大力支持,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政制發展進程的證據確鑿,不容抵賴。

美國策動「顏色革命」三部曲及十二招

三部曲

1. 發動街頭運動

2. 逼迫當地領導人下台

3. 奪取政權或掌握實際管治權

十二招

1. 派出美國中情局人員,以商人、留學生、旅客、義工等身份進入、滲透目標國家或地區

2. 以人道目標或推動當地民主為名,設立非政府組織(NGO),開展工作之餘,亦方便招攬「崇尚理想和自由」人士

3. 以賄賂或威迫等方法收買、控制一些叛徒,包括政客、記者、學者、軍人等

4. 以金錢收買當地的工會勢力

5. 為「革命」創作出一種象徵顏色和鮮明口號

6. 以不同的社會議題發動「革命」,不需要找到證據,只需要找到發難藉口

7. 以英語寫上抗議標語,好讓美國及西方人民看得見,以便向其政府施加壓力

8. 將之前收買的宗教領袖、工會領袖、政客、知識分子全部發動起來,由他們號召對社會現狀不滿的人加入「革命」

9. 與美國和歐洲主流媒體配合,反覆宣傳「革命」是因為社會不公平所致,冀行動獲得更多民眾支持

10. 當世界注視的時候,就製造「偽旗行動」,大量拍攝甚至偽造革命群眾被打壓的慘狀,以動搖目標政府,令政府失去人民支持

11. 派出一些引發暴亂的「演員」,以武力挑釁警方,迫使警方武力鎮壓,破壞政府聲譽

12. 發動政客到美國、歐盟、聯合國陳情,令目標政府受到國際制裁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6-25 12:17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唔止香港, 外國一樣有類似分析.


美智庫研究員指佔中獲美政府資助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41003/bkn-20141003173910487-1003_00822_001.html

國際密切留意本港佔中行動的進展,但有美國智庫研究員撰文指,佔中背後有美國國務院的資金及手影,透過美國的非政府組織資助本港的佔中行動。美國地緣政治智庫「Land Destroyer」的研究員卡塔盧奇(Tony Cartalucci),周三在該智庫的網誌撰文,聲稱本港今次的佔中行動,是美國國務院透過不同的美國組織及非政府組織所資助。美國政府此舉是要將香港轉化成境外組織直接影響中國的發源地。卡塔盧奇在文中指,有美國國務院背景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自1983年成立後,每年從國會獲得約7.8億港元的撥款,再透過各地的美國機構或組織,暗中出錢出力推動各地民主發展。卡塔盧奇在文中引述《華盛頓郵報》指,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致電中國領導人,對西方國家在烏克蘭顏色革命中的角色表關注。他又寫道,今次佔中的領袖有美國在背後支持,呼籲港人在香港出現如利比亞及敍利亞般不可收拾的局面前,盡快停止佔中。歐盟亦對佔中表關注,呼籲各界保持克制及冷靜。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41003/bkn-20141003173910487-1003_00822_001.html

美國地緣政治智庫「Land Destroyer」的研究者卡塔盧奇(Tony Cartalucci),日前撰文踢爆美國在幕後資助本港的佔中行動後,繼續在網上發表文章,指本港的佔中行動,與美國在全球多地暗地推動的顛覆政府活動類似。美國勢力早已滲透本港政壇,藉此牽制中國。他並指出,參與佔中行動的多名人士,曾多次出席美國國務院轄下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所舉辦的論壇及活動。卡塔盧奇又稱,若佔中成功令北京屈服,甚至令美國從後支持的人加入特區政府,這樣香港便不是再由港人管治,而是由依賴美國勢力及資金、維護外國利益的傀儡所領導。卡塔盧奇前日再度在「Land Destroyer」網誌撰文,上載一篇題為《香港佔中行動是美國背後支持的煽動行為》(Hong Kong's "Occupy Central" is US-backed Sedition)的文章。他在文中寫道,佔中行動發起人戴耀廷不時出席由NED及NDI資助或主辦的論壇。早前他便曾參加獲NDI背後資助的「港人講普選」活動,並在會上發言。根據香港大學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CPL)於二○一三至一四年的年報,身任港大法律系副教授的戴耀廷曾至少三次出席CCPL的會議,也曾主持該中心其中一個計劃。而根據卡塔盧奇所指,CCPL與NDI關係密切。文章中並寫道,公民黨主席余若薇也經常出席NED和NDI贊助的論壇和活動。二○○九年時,她曾在一個由NDI贊助的公共政策論壇中擔任講者。一二年時,她曾在一個國際女性日活動上當客席講者,卡塔盧奇指該活動的主辦機構獲NDI資助。卡塔盧奇亦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早前與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訪美時,曾在華盛頓與NED政客會面,更曾在NED一個討論香港民主進程的研討會上發言。卡塔盧奇在文中指,美國滲透本港政壇的目的,是想令香港成為外國勢力顛覆中國的中心。他稱美國國務院一直在財政、政治及網絡上支持佔中,佔中支持者如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李柱銘、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亦與NED及NDI關係密切。卡塔盧奇又披露,美國支持及資助了多個本港非政府組織,在香港公然支持佔中行動。例如本港一間大學的民意研究組織,便被他指為受NED資助。他更在文中明言,不少牽涉佔中行動的組織、論壇或政治團體,均是由NDI以至美國國務院所支持,背後處處有美國的手影。卡塔盧奇分析指,佔中真正目的並非爭取民主,而是華府、英國及美國金融界在港實行「軟性再殖民」計劃。如北京最終讓收受美國資助的人主政,屆時香港已非由港人管治,而是由西方勢力操控。


原文:
Hong Kong's "Occupy Central" is US-backed Sedition
http://landdestroyer.blogspot.hk/2014/09/hong-kongs-occupy-central-is-us-backed.html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6-25 12:1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美國防部顧問認介入「佔中」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於2014年10月中「佔領」期間接受美國霍士電視台訪問,被問到美國政府是否有份介入「佔中」,他承認美國政府的確有份介入「佔領」,而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有人負責處理《香港政策法》,確保香港民主發展。此外,美國政府有份透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提供過數以百萬計的資金,協助香港推動「民主」。所以中國方面說美國政府介入香港「民主運動」,並非不符事實。

[EDIT] 加番條片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xVTMUfUgZk

=====

NED NDI 1995年起操控反對派
兩年前有網民向本報報料,報告披露,受美國政府資助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旗下的「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自1995年起,共投入逾3000萬港元,操控本港反對派組織及大專院校,啟動多個青年項目,間接介入示威行動、煽動學生抗議、資助大學從事所謂的「民主運動」。
資料揭露,NDI一早已經為違法「佔中」進行準備工作。早在2006年,NDI就與港大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CCPL)合作組織名為「香港政黨的角色」的研討會;2007年NDI將在香港的活動集中在「香港民主化承諾」系列報告、民意調查、青年公共參與、婦女政治參與等四大項目。2007年,NDI在港啟動青年公共參與計劃,致力於培養新興政團,並負責訓練參與者政治交際技巧,令人質疑這是否與在「佔中」行動活躍的青年團體及示威者有關。
戴耀廷兩晤NDI高層
2012年,NED撥款46萬美元(約360萬港元)予旗下的NDI,以發展一個「門戶網站(Internet Portal)」,推動香港學生在普選問題上更積極地參與政治。同年,「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所在的港大法律學院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得到NDI資助,推出「港人講普選」網上平台,聲稱網民可自行設計普選方案。
此外在2013年和2014年6月,戴耀廷兩次與NDI高層會晤,討論的議題涉及美方如何提供有關協助。
據報告顯示,2010年的「五區總辭」是由外國專家與反對派共同策劃,早於2009年11月,時任反對派「飯盒會」召集人何秀蘭、全民投票實踐計劃成員范國威,與其他外國專家就舉行一場「密室會談」,計劃策動「五區總辭」,當中更包括「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在港項目原部門主管Belinda Winterbourne等人。由於懼怕消息泄露,當時何秀蘭更明令「絕對保密」。種種事例證明,反對派引入外國勢力亂港事實無可抵賴。

有關的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hrGg8OpDbo


[update 19/7/2018] 前助理寫書揭美NDI出錢策動亂港 破壞港普選
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7/19/YO1807190005.htm
2014年,香港爆發歷時79日的違法「佔中」,破壞當時的社會秩序及香港普選之路,其間涉嫌外國勢力的介入。在違法「佔中」扮演重要角色、時任「真普選聯盟」召集人的鄭宇碩,其前助理寫書大爆其「佔中」時的黑幕,包括美國國家民主基金(NED)屬下的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當時直接指使「真普聯」及「民主動力」搞活動為「佔中」造勢,更就此提供資金。

曾任香港城市大學當代中國研究計劃高級研究助理的張達明,撰寫了《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象的幕後黑手》一書,並於今年書展出版,大爆「佔中」黑幕。

對「佔中」內幕了如指掌

張達明在書中表示,鄭宇碩是他在城大的上司,當時經常要求他為「真普聯」、「民主動力」及「華人民主書院」處理文書工作,包括整理會議記錄及財務記錄,故對「佔中」的內幕了如指掌。

張達明爆料道,NED和NDI在某程度上直接參與和推動「佔中」發展,在「佔中」發生和之前主動開展活動、提供活動方向,協助合作方提升專案提案的內容層次,又督促合作方全力以赴,合作方只要預訂會場,邀請目的一致或「友好」演講發言,以及為NED背書做預算即可。

張達明透露,鄭宇碩在2013年6月5日的「真普聯」周會上稱,NDI要求會見「真普聯」成員,之後在6月19日會議上匯報與NDI會面內容,稱NDI希望與「真普聯」合作建立一個商討民主和選舉問題的平台,但個人認為特首選舉問題上的合作不採用「真普聯」的名義,而可以轉介給學者組成的聯絡網進行。

一年後的2014年6月26日,鄭宇碩與NDI總部亞洲區專案負責人David Caragliano及香港專案經理Kelvin Sit在香港會面,商討「真普聯」的工作,以及尋找「真普聯」與NDI的合作機會。

NDI要求組織研討會製民意

到了2014年8月27日、即「佔中」爆發前一個月,Kelvin Sit向「真普聯」發電郵,要求與「真普聯」合作組織關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的研討會,並稱立法會選舉辦法的修改對於特首選舉方式的設計十分重要,建議「真普聯」組織一批學者或其他利益相關方成立工作小組,商討如何修改並向政府提交方案,同時舉行論壇,由公民團體、學者、政黨、法律工作者和學生團體的代表共同商討,確定具體細節。NDI計劃提供約3萬港元的預算,並要求項目必須在10月底前結束。

鄭宇碩翌日隨即要求「民主動力」代替「真普聯」組織兩場研討會,原因是NDI認為「真普聯」比「民主動力」的政治色彩更濃,容易引起注意。最後「民動」同意做法,NDI把預算提高到約7.7萬港元,用於支付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開展民意調查。

張達明認為,兩個月時間難以準備一場學術會議,提出10月底完成項目的不合理要求,應與當時計劃10月1日開始「佔中」有着必然聯繫,目的顯然是為了在「佔中」時製造對民意一浪接一浪的衝擊。

9月22日,鄭宇碩回覆NDI,建議研討會分兩部分,一是立法會選舉改革,主要包括廢除功能界別和抗拒變革的力量,二是重劃現有選區,把5個地方選區劃分為9個,又討論這將對主要黨派及少數黨派造成何種影響。

NDI決定研討會告吹

不過,在10月27日、「佔中」爆發後一個月,Kelvin Sit發電郵予鄭宇碩,着他在10月29日晚上,與NDI一名高層通電話,更指研討會是否舉行、有關民意調查結果是否發佈,已不再由他們決定,做決定的是NDI高層。研討會在NDI要求下最終告吹。

張達明指出,這顯示了在「佔中」局勢動盪之際,NED或NDI駐港人員已不能作出決定,而是權威更大的人,也證明是NDI有權決定,而不是「民主動力」、「真普聯」,更不是「和平佔中」。

張達明又認為,由於「佔中」主事者與NED主管Louisa Greve會面曝光,被中方猛烈批評,故避免進一步激怒中方,NDI才結束合作。

鄭宇碩無否認新書內容

鄭宇碩昨在回覆傳媒查詢時確認,張達明曾做過其助理,並稱對方在其電腦「我的檔案」非法盜取資料,又聲言「真普聯」並沒有接受海外組織捐款,資金「來來去去是本地幾個人」,但他並無否認張達明一書的內容。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8-7-19 06:2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還有一個間接證據. 佔中當時日日免費有水有飯, 各樣物資多到離哂譜, 到令時令日, 當年的佔中攪手都講唔出響邊度來. 下面 4億呢條數我都覺得誇大左d, 不過當年咁大量物資, 條數細極有限. 背後唔係有人暗中支助, 好難解釋.

「佔中」兩月街頭不明「佔領物資」達4億

香港環境保護協會最新監測數據顯示,「佔中」發生兩個月來,來歷不明的物資保守估計已逾4億元,其中首月是以樽裝水等消耗性物資為主,約有2.5億元;第二個月則以發電機、帳篷等高價、長期設備為主,估值逾1.5億元。目前,「佔領」行動中的私人小型物資站已開始減少派發物資,但有背景的物資站的供應仍源源不絕。
10月31日,環協發布第一期「佔中」環境監察報告,顯示「佔中」已成為香港史上最大的環保災難,大量物資被濫用、盜用,且有約2.5億巨額物資來源不明,疑由外部勢力提供。第二期報告指出,物資流動由首月的大量樽裝水、醫療用品等一次性消耗物資,現時則以長期駐守的長期設備物資為主,包括24小時運作的發電機、油渣、帳篷、充電設備等等。環協估算,「佔領」行動兩個月以來,來歷不明的物資已達4億港元。

堆滿全新高價名牌物品

「小型私人物資站有些已『吃不上飯』,但有背景的物資站物資源源不絕。」環協主席樊熙泰告訴本報記者,「佔領」區有背景的物資站很容易辨別,它的規模很大、供應充足,堆滿全新高價名牌物品。他說,近一個月來,包括發電機、柴油等高價物資大量湧入有背景的物資站。有九龍快遞公司還為「佔領」者配送了統一的充電設備,全部都是專業裝備,供「佔領」者24小時使用。

至於環協此前多次強調的物資被濫用及被盜用情況,仍未有明顯改善。報告顯示,「佔領」區內充電寶及其他用品物資被盜用情況仍然非常嚴重,有路過的參觀者把物資如水、食品、醫療用品及飯盒等自用。環協還提醒,金鐘充電站的人在室外使用大型電器產品時應小心觸電及防火問題。至於柴油發電機24小時操作排出的高污染廢氣,恐已被在場者吸入。

「佔領」行動更產生大量不必要的碳排放,環協報告估計,兩個月的「佔領」行動使交通增加碳排放量已超過全港巴士的1年的碳排放量。

大量垃圾衍生環保災難 「雙學」應負責任

此外,「佔領」行動兩個月內已產生大量垃圾,加快香港堆填區爆滿速度,已造成一場環保災難。

在對「佔領」行動撤場計劃的監察中,環協表示,旺角清場行動已出現物資被大量盜用及浪費,導致捐贈者捐出的物資被盜用及被盜佔物資情況經常發生,更甚者有大量有用物資被棄置堆填區。金鐘「佔領」區屬最多物資的地點,「雙學」仍未公布在金鐘「佔領」區撤場時如何處理區內大量免費物資。環協呼籲,「雙學」應盡快提供一個撤場時善後處理物資的方案,避免「『佔領』中環」變為「『佔領』物資」的結局,及早向「佔領」者及捐贈市民交代。

環協五大訴求 倡市民減捐贈

「佔中」已產生一場環保災難,環協在「佔領」行動滿兩個月後,今日將發表第二份環境監察報告,呼籲全港市民應面對實況,希望通過監察報告指出的實況,共同檢討香港未來公民責任及教育的改善方向。為此,環協提出以下五大訴求:

1.由於「佔領」區有主導單位提供物資,市民可減少捐出物資,以免造成重複物資被浪費、濫用及盜用情況持續發生。

2.大會仍繼續保持派發八成以上的一次性包裝食品及飲品,建議集會者自備水樽出席集會,捐贈物資人士勿再捐出一次性使用樽裝水及食物,應以補充水代替,禁止在「佔領」區內派發完全免費物資,避免出席「佔領」者只到來存心濫用物資。

3.會場內出現大量酒精類飲品,及開始有頻繁煮食活動。大量食物殘渣垃圾堆積,部分膠袋破裂流出污水產生臭氣及昆蟲,是「佔領」區內一項嚴重環保衛生問題來源。建議避免在場內煮食,因天氣易發生火警,壓縮氣體產生高危亦禁止使用;「佔領」區內亦不應在場內吸煙及飲用含有酒精飲品,以免在酒精影響下出現肢體衝突及失控行為。

4.「佔領」者必須停止使用鋼片索帶,因為在爭扯過程中鋼片索帶可輕易把學生手指扯斷。

5.目前「佔領」區義工已大幅減少,只有零星的人員進行不定期的回收工作,垃圾只能依靠自願分類,其餘大部分垃圾仍未分類便被運去堆填區,「佔領」行動標語設計者應考慮物資能否重用問題,各出席者應自行將自己的垃圾帶離現場。

=====

黎智英與NED 佔中金主
佔領行動昨踏入第卅二天,佔領區的物資供應依舊源源不絕,佔中行動與其幕後金主的財政實力令人驚嘆。東方報業集團分析在最近三個多月內曝光的多批密件,包括兩批有關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向泛民秘密捐款的機密檔案、一批有關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與職工盟涉嫌收取美國政治組織巨額資助的資料、以及最新一批有關佔中三子向多個大學機構秘密匿名捐款的密件,終「起出」佔中行動的資金流程,印證佔中資金主要有兩大源頭,即與美國關係密切的黎智英、以及曾在多個發生過顏色革命的國家興風作浪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再透過朱耀明、戴耀廷、李卓人等個人或其所屬組織,充當中間人或代理人,以極迂迴、錯綜複雜的手法和網絡,直接或間接支持整個佔領行動,反中亂港。
佔中三子一直聲稱運動的資金來源不涉外部勢力,而是來自支持佔中的「熱心市民」,但綜合先後流出的多批機密文件,再經本報記者抽絲剝繭,可發現大部分資金來源其實都「萬劍歸宗」,直指向黎智英和NED。
黎向泛民「中間人」  捐逾二千萬            密件顯示,黎智英在戴耀廷於去年一月十六日撰文首次提出「佔領中環」概念後,即大幅「加碼」向五大支持佔中的泛民群組「泵水」,當中最大筆秘密捐款是給予四大泛民政黨民主黨、公民黨、工黨及社民連,合共最少有一千七百三十萬元,相信不少最後都是流向與佔中相關的活動。其次是捐予其「搞事四人幫」成員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及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合共有六百八十萬元。曾任職美國海軍情報員的黎智英左右手Mark Simon亦曾透露,單是為了宣傳由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六二二佔中公投」,黎智英已最少花費三百萬至三百五十萬元。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6-28 12:20 PM 編輯 ]



[隱藏]
 
其他有關的帖/LINK:

- 佔中時期熱心人仕製作的好片, 列出佔中唔少可疑之處, 包括解釋了美國好出名的偽旗行動:
好片分享: 香港街巷心理戰

- 如果睇左咁多料, 仲係半信半疑的話, 可以睇下我之前的帖, 因為類似手法美國已經唔係第一次用, 已經在好多其他國家用左好多次:
了解美國如何用無恥手段, 成為世界霸主: 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 Man

- 英國學者解釋美國為了維持世界第一大國而必需阻礙中國繼續進步的國策:
羅思義:中國無法被“謀殺”,西方會試圖說服中國“自殺”!比紙牌屋更黑暗的西方政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xCK9SzIN4Q


- 美國利用美元霸權剪羊毛的財技好多文章都提過. 其中一個link:
2015年,中美金融大決戰--南海問題根源(轉帖)

- 另外一個解釋剪羊毛的link:
美元是如何在全球「剪羊毛」的?
- NGO成美國海外實現國家利益工具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112000091-260309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8-1-14 07:08 PM 編輯 ]



後續:

六四時, 美國差一點就有機會推翻中共. 但至少也逼到中共開槍鎮壓, 令美國有藉口呼籲各國杯葛中國, 令當年中國發展停滯多時.

而佔中一役, 美國完全做不出原本希望的效果, 甚至比人覺得對比起六四, 中國處理內亂問題的手法有很大進步.

特朗普上任後, 就更加改變了美國政府路線, 將集中力放回美國本土, 減少美國在外交上的支出(特朗普怒砍三分之一預算,美國外交怎麼幹?), 當中一般相信減少了暗中支助香港泛民的資金, 即是 "CUT狗糧". 要實際證據, 當然不是可以輕易比大家找到. 但從泛民近半年的活躍度大減來看, 的確有可能是 "CUT狗糧" 的結果.

不過大家仍不能掉以輕心, 因為一來特朗普本身自己的位置也坐不穩, 隨時有變動亦未可知; 而且政客的政策隨時要變也不足為奇; 再者, 就算特朗普不想浪費金錢在別國生事, 但美國其他的政治組織未必這樣想. 好像這幾天紐約時報就評論應該比個和平獎三個因為同佔中有關而犯法坐監的犯人(A Nobel Prize for Hong Kong’s Democrats). 口叫民主來犯法就可以拿和平獎? 佔領華爾街時一樣有多人被美國政府拘捕, 紐約時報又有沒有提議給他們和平獎? 可見美國的反中活動仍然不會完全停止.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8-20 11:42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有咩證據?

[ 本帖最後由 Bee2016 於 2017-6-25 11:57 AM 編輯 ]



Google "佔中,美國,承認”,還可找到這位顧問被訪問的影片
**********
美國前高官、現任國防部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兩年前接受訪問的短片,白邦瑞親口承認美國政府当年有份介入“占中”行動,又指美國政府有份透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提供過數以百万計的資金,協助香港推動“民主”。這番言論引起社會憤怒。有政界人士表明,美國介入香港事務影響深遠,荼毒香港青年,当下“港獨”勢力抬頭,有候任議員侮辱國家,不認祖宗,必须要嚴懲。亦有人呼吁年輕人不要成為外國勢力反華的棋子。



引用:
原帖由 Bee2016 於 2017-6-25 11:54 AM 發表

有咩證據?
已加番D料, 可以慢慢睇.



[隱藏]
 
再看看時間點,佔中發生於2014年9月底,另一件大事便是2015年3月跟一帶一路配套的亞投行正式成立。
試想想佔中79日中如果發生嚴重衝突,第二天某報的頭條必是“血腥屠城,天地不容”。那麼英國等國家還能加入亞投行嗎?一帶一路還有今天的聲勢嗎?

所以回頭看例如龍和道200暴徒包圍3警,為甚麼已到了一觸即發的情況,警員們還不拔槍自衛不是很清楚了嗎?

[ 本帖最後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17-6-25 01:05 PM 編輯 ]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