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不少香港人, 都相信民主制度是最好的. 民主制度的好處, 泛民陣營和媒體等常常說, 我就不花時間討論了. 但是很多人都沒想到其實民主制度不是完美, 沒想過民主制度也有不少缺點. 甚至可以說很多全心全意支持民主的人, 都是不了解民主制度的人, 因為他們只知民主的好, 不知道民主的壞, 才會如此迷信民主.

因此這裡討論一下民主制度的缺點. 以下例出一些重點.


1) 由平庸的大多數作決定
民主制度, 簡單來說就是 "小數服從多數", 人多的話事. 問題是社會上大部份人都是平庸的人, 聰明人只佔少數. 所以民主制度就等於由平庸的人去為整個社會做重要的決定, 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愚蠢的做法!

平庸的人很多時不具備判斷和理解一些比較複雜的問題的能力, 甚至不會去嘗試理解問題就直接憑感覺或他人的意見作出決定. 英國的脫歐公投是個好例子. 很多投了票的人都不知道脫歐代表甚麼, 很多人在脫歐勝出後才上網搜查有關脫歐的資訊, 有些就說自己是受了脫歐陣營的政客誤導才會投票脫歐, 即是他們投票前亦沒有充分地嘗試去理解脫歐是甚麼就去了投票. 情況就好像要求一班小學生去投票決定一條高中數學題的答案一樣, 根本沒意思.

由平庸的人作決定, 還有其他問題. 很多選民會著眼短期和直接的個人利益, 多於長遠對社會整體有利的政策. 所以派福利往往成為民主選舉的候選人必然策略. 選一次, 就鬥派一次福利. 選多幾次, 政府要承擔的福利就愈來愈多, 最後必然影響到政府的財政狀況. 希臘和其他歐豬國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平庸的人作決定的另一個問題, 是容易受一些和候選人角逐的職位所需要的能力沒有直接關係的因素影響投票取向. 例如美國選總統, 本來選人的條件應該是看候選人的管治能力, 政治立場, 政綱等等. 但現實中, 選出的人, 唯一可以保證的, 是具有非凡的個人魅力, 可以用言語行為來吸引選民. 其他能力的高低, 只可以碰運氣. 看看近幾屆的美國總統, 都是有口才又有演技的人, 上真人騷節目, 拍專業的宣傳片一大堆, 完全難不到他們. 還有之前有一個列根總統, 本來的職業就是演員. 香港也有類似的例子, 不少政客選擇捨難取易, 用一些掟蕉攪事之類容易吸引眼球的方法爭取知名度, 成功上位. 曾經聽過有人說, 香港應該找劉德華做特首. 如果香港有全民普選, 而劉德華又可以參選, 我相信他勝出的機會的確非常高. 問題是劉德華會演戲, 會唱歌, 但他懂得管治香港嗎?

另外一個好例子是2004年台灣的陳水扁競選連任, 一招槍擊案苦肉計, 成功取得不少選民的同情票, 結果助他以0.22%些微票數勝出選舉. 問題是他中槍, 又跟他適合不適合做總統有何關係呢? 就是這些不理性的選票, 樣陳水扁可以繼續貪污多四年!


2) 選民和候選人間的疏離及傳媒和社交媒體的影響力
另一個重點, 就是選民和候選人之間的疏離問題. 如果只是中學生選班長, 大家每天一起上學, 自然會知道誰較有責任心, 誰做班長會幫到大家. 但去到選議員, 甚至國家選總統, 選民中又有多少人真正認識候選人? 絕大部份選民們根本不會知道候選人平日是如何工作, 如何應付問題, 如此又如何作出最好的選擇?

當然, 有人會立即反駁, 傳媒一向有報導候選人的新聞, 選民可以從中認識候選人. 我只可以說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而且更會引伸到另一個問題, 就是所謂的 "得傳媒, 得天下". 因為選民只可透過傳媒認識候選人, 所以傳媒如何報導, 選擇性報導候選人的消息, 就可以大大的影響了選情. 拿香港做例子. 雖然香港還未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 但泛民媒體已成功向不少人洗腦. 很多人現在對CY恨之入骨. 但其實問他們為何如此憎恨CY, 當中不少人卻答不出. 就算會答, 都是 "因為689冇誠信", "因為689令香港撕裂" 之類的空泛理由. 這就是典型的成功洗腦結果. 這些市民不是憑客觀事實, 而是憑傳媒洗腦形成的感覺去評價政治人物. 除了傳媒外, 近年社交媒體例如 Facebook, WhatsApp, 以至各大網上論壇等, 亦成為了洗腦工具. 雖然香港未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 但傳媒或社交媒體控制市民思想的結果已深深影響到立法會選舉.

此外, "得傳媒, 得天下" 亦引申另一個問題, 就是一個國家/地區的政治環境容易受外國影響. 因為傳媒有能力影響選情, 而當某國家/地區對傳媒收受外國利益的監管不力時, 外國就可以收買當地傳媒, 試圖控制選情. 香港的蘋果日報就是好例子. 就算不信蘋果日報的老細黎智英是美國的棋子, 但又如何解釋為何一個在香港高不成低不就的生意人可以跟美國的重要政治人物打交道, 而蘋果日報正是香港的反政府反共媒體之首呢? 這不是單單香港這個細小的地方才有的問題. 就連美國亦都指責剛剛的大選曾經有俄羅斯黑客在選舉前夕散播假新聞, 企圖影響選情.


3) 多數人暴政
民主選舉的原意, 是依據大多數人的意願來作出決定, 並不保證所作的決定是合乎公義, 甚至所作的決定有機會危害到社會上的弱勢小眾的基本權益, 成為多數人暴政. 民主國家很早就意識到多數人暴政的危險性, 所以一般都有機制, 保障國民的最基本人權不會因透過民主投票得出的決定而被剝削. 因為這樣, 現今社會中未至於發生嚴重的由多數人暴政直接引致的嚴重人道危機. 較接近的, 是近年部份歐洲國家和美國的民族主義抬頭的問題. 特朗普利用了美國白人的排外情緒贏出選舉. 很多人都擔心他會訂出驚人的排外政策. (2017年2月更新: 本文發表後, 特朗普上任用行政命令禁止七個中東國家的人入境美國, 可以是一個多數人暴政的例子. 當然, 還好有美國法院守尾門, 暫時叫停了這個引起國際嘩然的措施. 這正正是我提到民主產生的問題, 要由其他機制解決.)  其他歐洲國家日後如果由民族主義份子取得話事權, 當地的少數族裔就有可能面臨受到逼害的危險.


4) 一次定生死
現時多數民主選舉都是 "一次定生死". 不論大家花多少時間拉票, 選舉都是一次決定. 這種做法, 令選舉前的突發事件可以輕易影響選情. 結果每次大選前夕, 就是候選人互爆黑材料的時間. 例如剛過去的美國大選, 特朗普十多年前的幾句侮辱女性的對話被無限放大, 希拉莉就被爆電郵門, 克林頓基金會等醜聞. 另一個方法就是在大選前夕, 自製一場大龍鳳. 例如上面提到的陳水扁槍擊案; 還有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夕的所謂反國教運動, 亦成功引了很多人出來投票給泛民. 看看選舉過後, 還有誰會去理會國民教育?

這裡亦引申到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因為很多時民主選舉只有一次投票機會, 但平庸的人做決定時往往沒有經過深思熟慮, 有時甚至在作出決定不久後就開結後悔. 例如英國脫歐公投, 最大的笑話是很多投票脫歐的英國人, 都在脫歐陣營勝出後才上網搜尋脫歐代表甚麼和會有甚麼後果, 之後就一大班人上街說自己被支持脫歐的政客欺騙了, 要求再次投票. 其實香港也是一樣. 幾萬人投了青年新政的梁游, 結果他們因為宣誓時的一些小學雞行為而失去議席. 或許有人仍會死撐他們, 但相信不少人都已經後悔投了給他們. 現在買保險, 簽健身中心合約都說要有冷靜期. 民主選舉這種一次定生死的做法, 是否太落後了呢? 另一個比喻, 民主選舉就好像運動比賽的淘汰賽, 是非常刺激, 但就容易 "爆冷". 相反, 聯賽計分制度, 時間長, 每一場的刺激性亦可能沒淘汰賽的高, 但拿聯賽第一的一般都是實至名歸. 選舉方法有沒有可能參考這個方向改進呢?


5) 社會撕裂
最後不得不提, 是民主選舉對社會氣氛的影響. 泛民人喜歡說 "689令香港撕裂". 建制人就會反駁 "是泛民政棍令香港撕裂". 但歸根咎底, 民主制度才是真正的元兇. 民主制度, 候選人之間是競爭者. 要成功選出, 除了做好自己, 更重要是打擊對手. 所以對立的陣營往往會長期爭鋒相對, 甚至去到為反而反的地步, 變成意識形態鬥爭, 任何行動的目的都是以打擊對手為大前題, 至於民生或人民的利益則是其次. 可惜是這種本末倒置的政客層面的對立, 往往會漫延到人民的層面, 最終形成社會的撕裂. 不單止香港有泛民建制之爭, 不少其他民主國家/地區也有類似問題. 在台灣, 有藍綠陣營之爭; 在泰國, 有紅衫軍黃衫軍之爭; 在美國, 有民主黨和共和黨之爭. 朋友, 家人, 同事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反目比比皆是, 實在是非常可惜. 反觀內地, 你甚麼時候又會聽到民間有 "習近平支持者和李克強支持者之爭"?


總結:
以上列出多個民主制度的問題, 並不是說民主制度一無是處, 只是希望更多人明白民主不是萬能, 現有的民主制度不是完美, 仍有很多缺點.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盲目輕信一些政客之言, 以為香港的很多問題都可以歸咎因為香港不夠民主, 以為香港只要有所謂的 "真普選" 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同時當大家明白民主制度本身有如此多的問題後, 應該反思一下泛民一向推崇的所謂 "真普選" 是否真的如此至高無上, 非要不可? 會否有一些部份程序有別於所謂的 "真普選" 的選舉方法其實會比 "真普選"更好? 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思考, 亦希望香港的選舉制度以後可以日益完善!


[edit 2/3/2017: 經版主許可, 加回2樓補充的幾句.]
[edit 12/2/2017: 加回2樓補充2.]

[ 本帖最後由 阿聞 於 2017-2-12 12:58 PM 編輯 ]



引用

被引用(21)
原全同意!但點解尐極權強国有錢人同高官魚肉完老百姓都要移民劣質西方民主弱國,父母有個錢都要節衣縮食都要去劣質西方民主弱國上學,社會文教、科學尖端前源絕大部份都來自劣質西方民主弱國?


有甚麼質素的選民,就有甚麼質素的政府!
二流廚師是不會選出一流食材!




你這個不是民主的定義,只是民主制度之下一個現象。
【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mocracy

No consensus exists on how to define democracy, but legal equality, political freedom and rule of law have been identified as important characteristics. These principles are reflected in all eligible citizens being equal before the law and having equal access to legislative processes. For example, in a representative democracy, every vote has equal weight, no unreasonable restrictions can apply to anyone seeking to become a representative,
and the freedom of its eligible citizens is secured by legitimised rights and liberties which are typically protected by a constitution. Other uses of "democracy" include that of direct democracy.

2. 你這個帖子是  你  對民主制度的批評,而剛剛同一個鏈接也有 學者  對民主制度的批評:
Criticism


3. 我的評論:
你認為沉默瀏覽者應該相信你 還是相信學者?



樓主有心了。


引用

樓主,好文,支持。

有一些人生活在牛角尖自己的世界裏面,沒有腦細胞,已經無可救藥。



引用

🐷羊質素低
未有資格
全民主



引用

文章分享

要分辨一流的政治學者和三流的政治學者,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如果他只懂說民主的好處和獨裁的壞處,那麼他多數是三流的政治學者;如果他說民主的好處和獨裁的壞處,又說民主的壞處和獨裁的好處,那麼他就有可能是一流的政治學者。

 

民主是一種古老的東西,自從出現人類社會就已有各式各樣的民主。若研究民主的歷史,就會發現民主比君主專制和獨裁出現得更早。《尚書》記載了堯帝任命官員的過程:必須經過一輪諮詢,由百官提交提拔的人選,絕不是堯帝想誰升官誰就能升官。這與後來的「聖旨」十分不同,這可算是原始民主的一種方式。

 

古希臘的雅典是西方「投票式民主」的雛形。在那裏,只要是擁有房產的成年男性都享有投票權。然而,與今天的民主大國相比,雅典只是一個很細小的地方,人口與香港區議會的一個小選區差不多。也就是說,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很接近,市民和政治人物都能親身接觸和認識。古羅馬共和國也有類似的民主。

 

不過,這些古代的民主後來都被一一推翻了,取而代之乃君主集權的統治,即皇朝和帝國。一直維持至十九和二十世紀才再發生根本的變化。這不禁產生了一個疑問:如果民主真的是好東西(不論那個「好」是甚麼定義),為甚麼前人要把它推翻?難道前人都是傻瓜(不論是西方人還是中國人)?

 

這個問題關係到民主制度本身的弱點。柏拉圖鄙視雅典的民主制度;亞里士多德更用「流氓統治」來概括民主。有人說,獨裁政府的行政效率比民主政府高,所以獨裁會比較優勝,但這種言論與事實不符。我們只要看看中國就清楚了:改革開放前,政府的行政十分專制,社會各方面的效率都很低;改革開放後,效率反而大大提升了。相反,前蘇聯在結束斯大林的獨裁統治後,效率反而大大降低。這說明了是否獨裁與政府的效率並無必然關係。

 

民主最大的弱點,就是為社會製造不穩定性。這種不穩定性對古代的人來說一般都是有害的。古代經濟全靠農業,農民的生活又有一定的規律(例如四季、秋收),只有跟從這種規律才能過好日子。如果這種規律被破壞掉,農民就會吃苦。古代兵書《司馬法》說:打仗要「不違時,不歷民病」,即只有在不影響耕作時節的大前提下才可以發動戰爭,秋收時農民最忙碌的時候(「民病」)不應打仗。可見古人認為耕作時節比戰爭更重要,其重視程度可想而知。

 

對農民來說,最大的災難不外乎天災和人禍。天災避無可避,唯有認命;但人禍是可以避免的。民主制度本身蘊含的不穩定因素為各式各樣的人禍製造了契機。而且,在古代土地資源充足,只要有田耕,有好收成,能吃飽肚子,他們也不願意過問天下事。所以,對他們來說,民主比獨裁更麻煩。加上包含著不穩定的風險,使民主的普遍吸引力更低。用經濟學的話語,在古代的社會實行民主,社會所付出的代價實在太高了。如果民主在今天被視為「普世價值」,那麼在古代就是一文不值。

 

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問題:為甚麼這種古人認為「多餘」的政治制度在今天會被廣泛採納,更被一些人視為「普世價值」?當中的理論有很多,例如:洛克的公民政府論、盧俊的社會契約論、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論、潘恩的民主主義等等。但這些理論都只能說出民主的價值和好處,而不能解釋民主為甚麼由無價值變成有價值、由被人類社會放棄變成被人類社會採納。經過多年的研究,我發現能為這個問題提供最完整的論述的,就只有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歷史觀。

 

馬克思認為,所有特定的政治制度都是為了保障特定的經濟制度而建立的,假如經濟制度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政治制度也必定隨之發生變化。例如:封建時期採取君主專制,就是為了保障農耕社會經濟世世代代的穩定,避免不必要的變動。

 

不過,自從十七世紀歐洲工業革命後,全球經濟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農民的人口比例不斷減少,工人的人口比例不斷增多。從經濟結構來看,歐洲國家率先由農業社會進入工業社會(即大多數人都是在大城市打工為生,而不是在鄉間務農為生);從社會結構來看,則是由封建社會進入資本主義社會。

 

要在封建社會中立足,最講究家族血緣(你是皇親國戚嗎?);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立足,就要講究有沒有資本。(你有多少錢?)[按:在封建社會中,有錢不等於有社會地位。中國古代以士、農、工、商來區分社會階級,最有錢的商人反而最低下,這是我們今天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所難以理解的。]所以,要保障資本主義發展,就必須保障私有財產。漸漸地,一種保障私有財產的政治制度就形成了,這就是現代的民主制度。

 

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中,一針見血地指出了資本主義和現代民主制度的密切關係:

 

「財富」的無限權力在民主共和制下更可靠,是因為它不依賴政治機構的某些缺陷,不依賴資本主義的不好的政治外殼。民主共和制是資本主義所能採用的最好的政治外殼,所以資本一掌握這個最好的外殼,就能十分鞏固十分可靠地確立自己的權力,以致在資產階級民主共和國中,無論人員、無論機構、無論政黨的任何更換,都不會使這個權力動搖。

 

換言之,在封建社會裏,民主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但來到了資本主義社會,民主卻搖身一變成為社會穩定的因素。金融海嘯後,美國總統奧巴馬面對不知廉恥的華爾街高層,卻只能大發脾氣,完全拿他們沒辦法。為甚麼會這樣呢?因為美國的民主制度首要功用就是保障私有財產,總統也不可以超越這道政治底線來干予私人財產。如果他干予私人財產,就等於破壞之所以使他成為總統的政治制度。

 

所以,儘管北韓的正式名稱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由於朝鮮的政治制度無法保障朝鮮人民的私有財產,所以根本談不上有現代的民主。

 

不能保障私有財產,就不算是真正的民主。這與是否一人一票、一人兩票,其實都沒有甚麼關係(投票的原意都是為了要保障私有財產)。事實上,就算沒有投票機制,也不一定代表沒有民主。我們之所以要讀政治學,就是不要被政治的形形式式蒙蔽,要看到事情的本質。

 

自從二十世紀開始,西方開始流行一種觀點,認為民主國家需要滿足一大堆條件,例如: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人權等等。如不具備這一大堆條件,就不被視作民主國家。然而,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這些東西與民主不民主沒有必然關係。嚴格來說,那只是自由不自由的問題。雖然兩者經常一起出現,但不代表兩者之間一定有關係。今天,人們傾向把民主和自由兩種概念混為一談,香港人也不例外。

 

人民能不能發聲,這是有沒有自由的問題,不是有沒有民主的問題。民主被視作不同政治利益持分者對該政治制度的參與,從透過參與來保障持分者的利益。至於這種「參與」採取甚麼形式,這是另外一個問題,最常見的當然是投票。世上很多民主國家之所以採用投票制度,不是投票制度本身有甚麼過人之處,只是因為投票制度能為最大多數的人民提供一個最簡單、最便宜的參與方法。故此,投票制度的存在不是政治上的考慮,更多是從經濟上考慮的。不少政治學家對投票制度都存有質疑。我認為,投票制度最大的問題,在於那一張選票能否真正代表你的想法,因為在代議政制的選舉中,我們選的只是候選人,不是選我的意見。故在一些重大議題上,一些國家會放棄代議政制而採用公投的方式。但這種做法出現了三個問題:第一,到底甚麼議題應該採取公投,甚麼議題應該沿用代議政制?是誰決定和怎樣決定應該採用公投還是採用代議政制?第二,如公投和代議政制的取向有矛盾,應該採取那一方的決定?第三,應該如何看待和衡量公投的結果?

 

那是三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但必須為政治學家和有志鑽研政治學的人所重視。對於上述三個問題,我僅提出我的看法,供大家思考一下:

 

關於問題一:公投是「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的一種方式。但現在的情況,基本上都是透過代議政制來決定是否需要公投和公投的命題。這樣便又產生了若干問題:第一,為甚麼要用一種非直接民主的方法來決定直接民主的方式?第二,若然如此,要經過代議政制的過濾,那麼直接民主其實到底有多「直接」呢?第三,為甚麼代議政制只進行過濾,不對相關命題做表決,卻有權力決定用直接民主的方式來做決定?第四,假若將決定命題的權力從代議政制抽起,改由直接民主來決定公投的命題,那麼社會應該把決定權擴大到甚麼地步,才算是符合「直接民主」?(例:假如巴士公司申請加價要透過公投來決定;在此之前,我們便要舉辦一次公投來決定是否對巴士公司申請加價做公投;而又在此之前,我們又要舉辦一次公投來決定是否採用公投的方式來決定是否透過公投來決定是否對巴士公司申請加價做公投,如此類推。)

 

關於問題二:代議政制是獲得民意授權的民意代表,公投是民意本身,這有點像代理人和客戶的關係。理論上,既然我已授權某人代替我做決定,那個人就應該代替我做決定,而不是把皮球拋回給我。當然,代理人在替客戶做一些重大決定時,應該諮詢客戶的意見。但當代理人發現客戶的意見與自己的專業判斷有所不同時,他又是否應該盲目遵從客戶的決定?還是應該為客戶提供專業的意見,彼此交流?代理人的責任是甚麼?客戶又要負甚麼責任?其實,這些問題遠在二千多年前柏拉圖就已經提出了。

 

關於問題三:怎樣才算是「多數」?怎樣才算是「少數」?假如有50.1%的人贊成分裂國家或發動戰爭,那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又是否應該盲目跟從?

 

「民主」是一個又抽象又深奧的概念。關於民主的種種問題,幾千年來都沒有一個完滿的答案(相信永遠都不會有)。這篇短文猶如冰山一角,遺漏的東西實在太多了,還望各位多多包涵。現僅「拋磚引玉」,還望大家深入思考。



良心之光在某帖中主張「從政者必須博學」。這個主張倒值得討論,因為從此可推論出民主制度的另外一個弱點,便是不能保證勝選者有足夠學識、能力勝任公職。

翻看香港立法會侯選人的参選資格,基本上只要求滿21歲、長住港居民、没有担任公職,對學歷、個人能力一點也不設限。所以很明顯選舉民主制度不能保證選出有學職有能力的人,但若對候選人學歷、能力設限,卻又變成有篩選的「假選舉」。這便是民主制度其中一個詭異之處。

所以再看功能組别選舉,既含有選舉成份,又確保候選人必俱某行業的專業智識,確實有這個制度存在的理由。



追讀


引用

哈哈。。。返大陸啦,果度冇民主呀。啱晒你。
西方太多缺點,你去點醒領導人啦,唔好送仔女去呀。




回應你的一樓:
1.所有政治的起點 是愛國。同意不?
2. 你所謂的“政客”,是否包括中國共產黨?【因為共和國也提倡 推行民主的。】



重閱此帖,
再度體會




傻子最容易被人騙,正客每次選舉就畫個餅出來,然後告訴大家,你手中一票可以改變宇宙,選文就是造王者,真係未埋位都已 射得出,每次選舉都是 周而復始的興奮失落空虛,正棍會告訴選文只要有文煮就有希望,今次唔得下次再努力😂😂


引用

好文要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