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08,688
  • 回覆: 1,127
  • 追帖: 37
[隱藏]
良心之肛:

  在你的[當頭棒喝~~何謂真正的政治⋯]一貼中,你把我這個不對你嘴型的網友用了香討新功能禁止我發言,令我不能發言反駁你的論點,你真的比世上任何一個政權更獨栽

但我發現,有很多網友也同時沒有有你那個貼子發言,你應該對他們也用了禁發言功能吧

不過沒有我們這些不對你嘴型的網友發言,你的貼子是無人問津的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18-1-14 01:53 PM 發表




所以又回到上回講的「個人理性」跟「共同理性」不一致的問題。
以莫仍光為例,他的「個人理性」決定是跟泛民一起拉布,,但科技界的「共同理性」是設科技局統合 ...
呢個係一個值得研究的方法. 但實行起來可能會有唔少問題. 例如咩人可以投罷免? 會唔會被濫用? 罷左又要再選會唔會好浪費金錢?



引用:
原帖由 阿聞 於 2018-1-16 07:39 PM 發表


呢個係一個值得研究的方法. 但實行起來可能會有唔少問題. 例如咩人可以投罷免? 會唔會被濫用? 罷左又要再選會唔會好浪費金錢?
台灣去年底舉行了第一次罷免立法委員公投,這個選罷法不是新概念。

法律的其中一個功能,就是增加選擇個人理性的成本,逼使人們轉向共同理性。譬如不守交通規則會被罰款,便是增加個人省時間亂過馬路的成本,逼使大家遵守交通燈號,營造一個讓所有人安全使用道路的環境。



直線國國王雖然見識有限不知何謂平面立體, 但只要在自己的國度開心過活每一天, 此生足矣.
引用:
原帖由 ibmha6 於 2018-1-16 11:16 AM 發表

良心之肛:

  在你的[當頭棒喝~~何謂真正的政治⋯]一貼中,你把我這個不對你嘴型的網友用了香討新功能禁止我發言,令我不能發言反駁你的論點,你真的比世上任何一個政權更獨栽

但 ...
師兄不必勞氣, 那東西的表現, 全人皆知, 他在此帖的表現, 以其自己的標準來說, 肯定是來搗蛋並引起罵戰, 但樓主並沒有投訴或將之放入黑名單, 相比之下, 高下立見.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阿聞 於 2018-1-14 12:00 PM 發表



掉番轉, 另一個極端的例子, 當年醫學界的梁家騮, 為左保護醫學界的利益, 就算泛民建制都冇其他人支持佢, 佢都獨力死命拉布拉到醫改過唔到, 最後令政府要今屆立法會重新推一個醫學界比較接受的方案先過到. 梁家騮對醫學界來講可以算係一個義無反顧的烈士, 同莫仍光形成好大的對比. 但當然如果太多呢類 "烈士" 拉布, 又會變成另一個大問題.....
對梁家騮, 我不同意他的做法, 但對他仍然敬重,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不再留戀議員之位, 可視作對港人的負責.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40342 於 2018-1-16 09:29 PM 發表


師兄不必勞氣, 那東西的表現, 全人皆知, 他在此帖的表現, 以其自己的標準來說, 肯定是來搗蛋並引起罵戰, 但樓主並沒有投訴或將之放入黑名單, 相比之下, 高下立見.
是的,他跟本就是一個喜歡搗蛋的東西,他永遠不能接受別人用他的方法對回他,從這點看來,這人其實對自己非常不認同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阿聞 於 2016-11-27 06:58 PM 發表

現時不少香港人, 都相信民主制度是最好的. 民主制度的好處, 泛民陣營和媒體等常常說, 我就不花時間討論了. 但是很多人都沒想到其實民主制度不是完美, 沒想過民主制度也有不少缺點. 甚至可以說很多全心全意支持民主的 ...
追讀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18-1-16 08:17 PM 發表




台灣去年底舉行了第一次罷免立法委員公投,這個選罷法不是新概念。

法律的其中一個功能,就是增加選擇個人理性的成本,逼使人們轉向共同理性。譬如不守交通規則會被罰款,便是增加個人省時間亂過馬路的成本,逼使 ...
但要考慮如果在香港咁做, 會唔會被濫用. 例如何君堯之前殺無赦失言, 比泛民炒到好大. 如果玩罷免公投, 泛民友就算明白其實因為佢一句說話罷免佢其實好小學雞, 但因為政治立場唔同, 有機會一樣有好多人投票支持罷免.



引用:
原帖由 阿聞 於 2018-1-21 01:05 PM 發表

但要考慮如果在香港咁做, 會唔會被濫用. 例如何君堯之前殺無赦失言, 比泛民炒到好大. 如果玩罷免公投, 泛民友就算明白其實因為佢一句說話罷免佢其實好小學雞, 但因為政治立場唔同, 有機會一樣有好多人投票支持罷免.
選罷法有門檻的,如要取得多少人聯署才能發動選舉,要3少比例人讚成才能通過。

所以選罷法不是針奇對泛民。不論泛民建制,議員的言行都不能太偏離民意。



直線國國王雖然見識有限不知何謂平面立體, 但只要在自己的國度開心過活每一天, 此生足矣.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18-1-21 01:37 PM 發表




選罷法有門檻的,如要取得多少人聯署才能發動選舉,要3少比例人讚成才能通過。

所以選罷法不是針奇對泛民。不論泛民建制,議員的言行都不能太偏離民意。
一法立,一弊生。
人不自律,總有隙可鑽。
歸根究底,還是選民自己要有水準,否則,美國都會出個.........



引用:
原帖由 40342 於 2018-1-21 09:23 PM 發表




一法立,一弊生。
人不自律,總有隙可鑽。
歸根究底,還是選民自己要有水準,否則,美國都會出個.........
單就香港政制而言, 反對派從没機會執政, 便是這制度反到底便可拿到足夠選票, 政府施政成果與他們無關. 所以我認為制度中需要有更多制衡力量讓反對派在選擇時要更慎重考慮後果.



直線國國王雖然見識有限不知何謂平面立體, 但只要在自己的國度開心過活每一天, 此生足矣.
引用:
原帖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18-1-22 09:57 AM 發表


單就香港政制而言, 反對派從没機會執政, 便是這制度反到底便可拿到足夠選票, 政府施政成果與他們無關. 所以我認為制度中需要有更多制衡力量讓反對派在選擇時要更慎重考慮後果.
現在的法例是承接港英時代留下,正如梁愛詩所言,刀是架在頭上,只是砍不砍下來。

看他們對新任律政司司長的攻擊,就如當日對C Y一樣,可知新司長對他們有何威脅。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直線國國王 於 2018-1-21 01:37 PM 發表




選罷法有門檻的,如要取得多少人聯署才能發動選舉,要3少比例人讚成才能通過。

所以選罷法不是針奇對泛民。不論泛民建制,議員的言行都不能太偏離民意。
我始終不太放心. 始終唔少香港人民智有限. "言行都不能太偏離民意", 問題係民意可以好飄忽. 見識過泛民多次用毒媒鋪天蓋地的宣傳來影響民意, 雖然唔係次次都成功, 但的確令人擔心.



回覆 引用 TOP

今日看東方專欄, 陳偉強說很詫異肥黎竟然相信紅色資本,
認為肥黎在商場打滾多年,何以會中計?
道理其實好簡單, 只是陳生陰謀論太多了,
你見到一個人入廁所, 會認為佢想做乜?
唔係屙屎就係尿架啦, 根本不用作太多猜測,
同樣肥黎點解會咁輕易相信紅色資本,
因為他一直有收開, 所以才會信 ,就係咁簡單,
我一直以來都說反共最厲害的不是外國勢力,
不是台灣香港, 而是中共自己的人,
那些失勢的, 貪污跑了的, 這些人是最反共的,
一直資助香港搞反共的這班人一定有份,
這個暫且不談, 打字需時, 我等下寫另一些我更想講的,
是香港親中及泛民兩邊的不同, 說一下中共在況搞愛國的失敗



無腦死豬西先睇爛果日報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對政治我不在行, 但看事一向從簡單處看,
任何革命要成功, 都要得最大部份的民眾支持才成,
黃巾黨張角起義前也跟弟們說: 至難得者, 民心也,
可見得民心便得天下,
中共當年的勝利 , 很大程度就是在於得民心,
當人人連飯都無得食, 人人覺得唔公平時,
你跟他們說, 跟我走以後天天有肉吃,人人平等,
他們便會死隨, 但當人民開始富裕時, 你再只說有飯開,
便不會有太多人理你,

中共, 西方國家, 以至全世界國家,
我都相信他們有給錢一些組織去工作的,
在香港, 同樣派錢, 不難發現, 泛民的那些組織,
其成員投入度明顯是比親中的強得多, 亦年輕得多的,
這不難解釋, 因為香港不再是沒飯開的地方了.
當人不用愁開飯時, 會想什麼?
不用愁開飯就會想怎樣維持這樣的生活,
這是資本主義發芽的最佳時候,
試想像在戰亂地區, 你每天也要冒生命危險去搵食,
你給他選擇是要民主還是要一口飯?

有些人經常說:不自由無寧死,
香港不自由嗎? 我敢講香港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地方之一,
為何他們在一個不怕餓死, 又有那麼自由的地方,
仍是會那麼反對政府?
那肯定是國家及政府宣傳失敗所致,
你在一個沒飯開的地方可跟他們說, 跟我走, 有飯食;
你在一個有飯開的地方就一定要跟他們說另一些話, 跟我走, 有得食, 有得玩
你在一個有飯開又有得玩的地方, 要他們跟你走就一定要給出一些更大的誘因,

就當我有晒立場咁講, 外國宣傳都是虛假的,
人家在說的 :要捍衛我地的自由, 平等;
我們親中說的當是百分百真心話, 說的卻是什麼安居樂業

現在世界和平, 大部份人都相信戰爭不易爆發的,
尤其是大國與大國之戰, 基本上我們不會有任何會亡國的意識,
這不是日本侵略時期了,
又香港一直都富裕, 別說沒飯開, 大部份人或多或少也有積蓄,
最少也有強積金, 一些人說愁明天, 也只是怕明天不能維持同樣
水平生活, 而不是真的怕沒飯開,
我們香港人追求的, 已經開始是超越財富的了,
所以一些有錢的, 他們深信外國那套, 認為中共是不會給他們自由,
他們便會移民了, 你幾時見過泛民會說, 當中國全面接收香港後.
你們會無飯開?
所以不難發現,大家都係派錢搵人出來搞組織,
為何親中大多永遠都只會是上了年紀的,
而泛民卻很多年青人,
算他們同樣為錢, 在收了錢後, 他們會想什麼?
看看佔中, 藍絲較多是年長些的, 他們認為佔中阻礙民生, 阻搵食;
黃絲呢? 大多是唔使做的後生仔, 你同佢地講搵食? 佢地想的係最好唔使做,
人家宣傳的是, 你再唔站出來, 以後都無得玩呀!

如果自佔中後, 中共或者香港的親中派仍看不到這宣傳上的不同,
我諗你再搞落去都只會輸得更慘



無腦死豬西先睇爛果日報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