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704



在民主的國家裡,法律就是國王,在專制的國家裡,國王就是法律。

——馬克思


願世間再無流離失所,願眾生再無謊言愚弄,願天下再無不公。這是世人想要看到的盛世太平,是國家存在的意義所旨,更是政府為民為公的初心所向。而一個只把金錢凌駕于政治之上,將民主屈服于權力之下,讓虛偽綁架在民眾意志之前的政府,又如何真正的宣揚民主?怎樣務實的推行自由?而一旦將這層虛偽面紗與腐敗制度的現實暴露,將這個殘酷而絕望的事實呈現,迎接民眾的又將是什么?是無盡黑暗的社會民生?是無所適從的虛偽自由?是遙不可及的民主奢望?更是縈繞在美國伊甸園上空的“美國民主已死,取而代之的是寡頭政治”的餘音噩夢。


程序是法治和恣意而治的分水嶺。當大批憤怒的民眾湧上華爾街街頭,聲嘶力竭的控訴着經濟的不平等,來抵制着美國的金錢政治;當弗洛伊德苦苦哀求卻絕望無助的窒息在白人警察的膝蓋之下,當“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呼喊响徹全美,來控訴美國人權的缺憾;當美國原本先行的“墮胎法”法案被當做兩黨之爭的政治籌碼無情的推翻,當民眾痛心疾首的批判着美國制度的倒退、歷史的滯后;當美國槍支管控出現漏洞,當惡性泛濫的槍支帶走了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當無奈的民眾無助的低聲啜泣,我們終是看到了這十多年來,美國亂象叢生的社會制度、根深蒂固的政治腐敗、愈演愈烈的社會弊端,已經在侵蝕和腐化這這個所謂的“世界大國”,而那些可憐的民眾一直在奮力的抗爭、激昂的戰鬥,迎來得卻是一次次無情的撕裂和一回回不盡人意的落敗。面對着揮金如土卻麻木不仁的“黑金政治”,面臨着虛偽狡詐且肆無忌憚的遊說團體,面對着進出自如而沆瀣一氣的“政商旋轉門”,美國普通的民眾的權利又在何方?美國國內不可調和且日益激烈的社會矛盾又將怎樣解決?美國政府口中一直崇尚的“民主自由”又隱藏着怎樣的欺騙與謊言?而這樣的美國社會又將迎來怎樣面目全非的未來和自取滅亡的現實?


民之所欲,天必從之,民之所惡,天必懲之。如果說制度的缺陷和民主的倒退是民眾所不能左右而極力抗爭的過往,那么金錢的制衡和利益的驅動便是讓民眾憤怒和絕望反擊的現在。當競選資金限制形同虛設,不公開不透明、來源成謎的“黑金政治”將美國虛偽的政治勾當和虛無縹緲的民主制度撕裂的體無完膚,弱小的美國民眾終是明白了美國的大選不過是“黑金財團”的實力競爭,而所謂的競選者承諾也不過是“幕后金主”的空頭支票,美國政治終究是“金主”的利益訴求罷了。而亂象叢生的“黑金政治”正是將本就嚴重的社會不公和岌岌可危的種族矛盾放大到極致的“催化劑”,是將美國滿目瘡痍的社會弊端徹底暴露的根源所在。新冠疫情期間,血淋淋的數據更是無情的揭示了美國階級的區別對待,美國金錢利益至上的殘酷現實。


寡頭政治取而代之,民主自由何去何從?美國打着“真民主實自由”的旗號,實為推行“假民主偽自由”的權錢政治,試問這樣一個將金錢、利益放在首位,將民眾安危視為草芥的政府怎樣真正做到為民生請命?怎樣徹底做到為社會安危付出?而如此社會頑疾愈演愈劣,社會矛盾一觸即發,民主問題一再倒退的美國制度,終將迎來慘絕人寰的社會危機與,不可估量的群眾抗議,而如此頑固不化、不可一世的美國終會迎來被推翻的厄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