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545
  • 回覆: 1
[隱藏]
文/張學鋒

13日清晨,台軍戰時最高指揮中心、“衡山指揮所”發布“電光操演”令,歷時5天4夜的漢光演習實兵驗證階段正式開始。
演習開始第一天,台軍就練起了“拿手”的科目——戰力保存。
台媒還大肆吹捧,此次實兵演練“亮點頻頻”,例如,配備超音速的雄風-3反艦導彈的“海鋒大隊”機動二中隊將首次進行實彈驗證。

早已盡顯無奈的台軍,這次還能搞點新花樣?
“戰力保存”,存不住戰力
13日當天,首先進行的科目,並不是演練如何“拒敵于彼岸”,如何“擊敵于海上”,而是如何“先敵于跑路”。
也就是前面說的,所謂“戰力保存”科目。
台媒14日的報道披露,演習首日,台空軍“幻影-2000”戰機在F-16V型戰機的護衛下,降落花蓮佳山基地進行“戰力保存”。按照計劃,包括新竹的“幻影-2000”戰機、嘉義的F-16V型戰機、屏東基地的E-2K、P-3C反潛機均依照規定,飛往東部進行“戰力保存”及後續“戰力部署及支持”。
而嘉義、新竹基地則由台中、台南兩個基地的IDF戰機進駐,進行“空域聯防”,以確保“空防戰力不墜”。



這裡要說下,台軍每年一度的“漢光軍演”分兩個階段,即兵棋推演階段和實兵驗證階段。今年的兵棋推演階段是在4月下旬進行的。那次兵推,號稱是“漢光兵推”中時間最長的一次,連續8天7夜。
也是台防務部門,首次將所謂的“台澎防衛作戰”可以“撐過一周”作為基本想定。
而按照演習計劃,完成兵棋推演后,就要進行實兵驗證。這就是漢光軍演的實兵驗證階段要做的事。和兵棋推演中“點點鼠標,敲敲鍵盤”不同的是,實兵驗證是要真正的調動部隊、使用武器的,所以組織難度顯然更大。
據台灣綠媒網站報道,這次實兵驗證的將耗時5天4夜,模擬“2021年解放軍收復台澎金馬地區”,台軍也依據現有兵力展開“固安作戰”計劃的驗證。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為防止大陸第一波次的火力打擊就將台軍位于台島西部的機場和主力戰機一併消滅,台軍專門在台島東部依託山脈修建了大量洞庫基地,作為戰力保存的主要手段。位于花蓮的佳山空軍基地就是其重要的戰力保存設施。
該基地依託台灣島中央山脈而建,在山體內開挖洞庫,可以停放超過200架戰鬥機。而且,戰鬥機滑出洞庫后,即可通過連接道滑行至跑道起飛。這項工程從1984年開始建設,到1992年完工。



洞庫內的戰機,依靠山體的掩護,可以抵禦當時的常規炸彈的攻擊。同時,為了避免遭遇大陸彈道導彈直接對洞庫門的打擊、封堵,所有洞庫門均朝東設置
有了這些基地,台軍的想法是,一旦大陸發動統一之戰,台軍的先進戰機首先跑路到東部的基地,以保存兵力。同時通過地面防空系統以及部分IDF戰鬥機抵擋一陣。
但是隨着大陸導彈的不斷發展,不僅有了可以靈活飛行的巡航導彈,還裝備了“東風-17”高超聲速導彈,為解放軍打擊這些地下基地提供了豐富的手段。這些導彈不僅可以通過航路規劃,繞過山體直接打擊洞庫門或者通過子母彈炸毀跑道,還能通過鑽地戰鬥部直接穿透山體,然后在洞庫內部爆炸。
顯然,面對解放軍的新戰力,台軍這種“戰力保存”手段,越來越容易被“包餃子”。
近年來,台軍也非常重視演練所謂“戰備道起降”。把戰鬥機化整為零,在高速公路的戰備道上起降。台媒報道稱,15日台軍將在屏東佳冬戰備道實施4型戰機起降操演。

前段時間,一架台軍F-16V在降落時衝出跑道,“跪地”不起,就是為了戰備道起降進行演練。
不過,由于需要考慮後勤補給設施、停機設施等,並不是每條高速公路都能當戰備道使用,台高速公路的戰備道數量也有限。解放軍能打重兵設防的基地,當然也能炸癱戰備道。台軍戰機一旦到了需要戰備道起降的時候,恐怕也沒有心思使用了。


“航母殺手”讓漁民瑟瑟發抖
按照台灣媒體的說法,今年漢光演習另外一大“亮點”是“雄風-3”超音速反艦導彈的實彈發射。台海軍“海鋒大隊”里配備超音速“雄風-3”(簡稱雄三)反艦導彈的機動二中隊,首次參與漢光演習的實兵驗證。
他們將從岸上的戰備位置,發射一枚雄三反艦導彈,模擬攻擊解放軍戰艦,這將是此次漢光演習中“最機密的項目”。而在演習開始前,蔡英文還親自到台中的導彈基地展開視察。
據台媒報道,台海軍之前以“迅雷項目”為名,在台中地區附近興建大型導彈基地,隨后移駐海軍“海鋒大隊”機動二中隊與支持中隊,並且部署機動型雄三反艦導彈,現已進駐完畢並全面啟用。
機動型雄三導彈可迅速推進到海岸,“將強化西部制海戰備能力”。
雄三反艦導彈是由台“中山科學院”研制的一種超聲速反艦導彈。該彈使用了衝壓火箭發動機,號稱最大速度3馬赫,最大射程達到了150公里。由于其飛行速度快,所以突防能力比雄風-2更高一些。


據介紹,“中山科學院”正在研制增程型雄三導彈,射程超過300公里。目前,包括台軍“成功”級、“錦江”級等軍艦,以及“光華6號”導彈快艇都已換裝雄三導彈,搭配雄二導彈以“高低配”方式增強打擊力。
而這次要在演習中發射的雄三導彈,是由機動發射車在岸上發射的型號,和艦載型號無本質區別。
不少台媒將雄三導彈吹噓為“航母殺手”,稱其“具有世界級競爭力”。有台分析人士認為,“有了雄三導彈,台灣就像刺蝟一樣”,以遼寧號為首的解放軍航母編隊,“還沒有強到足以跟美國航艦群相比,只要台灣導彈多,對方船艦就不敢造次靠近”。



不過,2016年7月1日的一次誤射,讓這種“航母殺手”秒變“漁船殺手”。當天早晨8時許,台海軍左營軍港的金江艦進行系統檢測過程中,誤射雄三導彈。導彈在發射后約2分鐘,擊中當時在左營軍港75公里外,澎湖東南海域捕魚作業的漁船。
導彈貫穿漁船的過程中造成1死3傷,貫穿漁船后繼續飛行約3.5公里后落入海中。
而且在這次烏龍事件,號稱“航母殺手”的雄三導彈卻沒能擊沉小漁船。儘管有台專家認為漁船殼體太薄,未能觸發引信,但是其可靠性也受到廣泛質疑。



實際上,雄三導彈僅僅靠速度根本無法突破解放軍海軍的防空網
根據台媒報道,2018年7月16日在九鵬海域的一次試射中,該導彈飛行71秒,命中47公里外的靶艦,平均速度約2馬赫,和誤射事件中的速度相當。以這個速度,解放軍海軍的海紅旗-9、海紅旗-16、紅旗-10以及近防炮均可輕鬆攔截。
此外,我們還能有效對其導引頭進行干擾。台海軍試射雄風-3,恐怕只有台灣的漁民會瑟瑟發抖。


制造恐慌的生物戰演練
除了上述幾個實兵驗證的重點科目以外,此次漢光軍演中進行的所謂“生物疫病醫療演練”也廣受關注。
台軍第4作戰區于台南地區實施“生物疫病醫療演練”,通過演習模擬戰場實況,“提升官兵遭遇生化戰劑應處能力”。台媒報道稱,此次演練在台南市水交社前廣場冒雨進行,“演練過程逼真”。
台軍方表示,操演模擬步兵203旅官兵遭敵生物戰劑攻擊,多數官兵受到污染,緊急由39化學兵群執行人員、車輛及裝備進行除污作業,確保官兵健康及生命安全。此外,四支部也立即派遣衛生營救護小組實施傷員檢傷分類及救治,支持傷員急救后送。
文章稱,“華盛頓和北京對新冠病毒起源仍在爭議中,美方曾質疑病毒可能源自大陸的實驗室泄漏”。漢光實兵操演設置遭生物戰劑攻擊演練,敵情設定明顯“意有所指”。


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出,這不像一個軍事演練科目,而是一個試圖抹黑大陸的政治操作。北京早已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和《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已經明確不發展生物、化學武器。
即便不考慮這一點,解放軍如果採取統一行動,也根本不需要使用這種無差別攻擊的手段。畢竟,中國大陸反對的是妄圖以武謀“獨”,以武拒統的台灣當局、“台獨”勢力,而不是台灣人民。
除了畫蛇添足的“生物戰劑攻擊”演練外,此次演習與往屆相比還有一點不同是,取消了反空降、反登陸相關演習。台媒稱,今年的實兵科目取消傘兵空降奪取要地、地面反制的“聯云操演”;而有網友實地考察往年實施“聯興兩棲登陸操演”的加祿堂海岸,發現均無整備,分析這項操演也取消。


台軍現有的“軍事戰略”核心思想為“防衛固守,重層吓阻”。而這裡的“重層吓阻”,也就是“拒敵于彼岸,擊敵于海上,毀敵于水際,殲敵于灘頭”。如今,台軍找個理由就取消與“殲敵于灘頭”相關的演習,也從側面說明,在台軍心目中,這項演習的重要性、必要性大大降低。
一旦無法完成“拒敵于彼岸,擊敵于海上,毀敵于水際”,台軍顯然是對“殲敵于灘頭”不抱任何希望了。
不過,此番漢光軍演並不順利。台軍演習還沒開始,導彈還沒發射,就“後院起火”。在演習前夕,台軍俗稱衡山指揮所的“台軍聯合作戰指揮中心”于10日下午發生火警。“險讓衡山指揮所失能30分鐘”。聯想到之前F-16V進行戰備道起降預演時衝出跑道,台軍的今年度的演習有些出師不利。
當然,大家對此恐怕也習以為常了。台軍的漢光軍演不出點意外,才令人感到意外。今年的漢光軍演還會出那些“插曲”?恐怕在佳山基地附近看熱鬧的台灣民眾都在拭目以待。

作者是軍事評論員
圖片來自網絡
來源:補壹刀
http://m.taihainet.com/news/twnews/thdx/2021-09-14/t_2552848.html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starr 於 2021-9-15 12:11 AM 發表

文/張學鋒

13日清晨,台軍戰時最高指揮中心、“衡山指揮所”發布“電光操演”令,歷時5天4夜的漢光演習實兵驗證階段正式開始。
演習開始第一天,台軍就練起了“拿手”的科目——戰力保存。
台媒還大肆吹捧,此次實兵演練“亮點頻頻”,例如,配備超音速的雄風-3反艦導彈的“海鋒大隊”機動二中隊將首次進行實彈驗證。

早已盡顯無奈的台軍,這次還能搞點新花樣?
“戰力保存”,存不住戰力
13日 ...
急了
但台軍未必敢用
造成後果他們自己想的到的



中国男足是国人的骄傲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