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70,962
  • 回覆: 2,397
  • 追帖: 283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Vmc01354 於 2021-5-13 06:36 PM 發表


有冇捉到泰國痴鋒o個個肥仔
巴利企鵝好似坐監玩絕食中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大橋上一人 於 2021-5-13 06:50 PM 發表


國安處長如果冇涉及色情交易,亦冇接受按摩店特殊優惠,咁就根本冇犯法亦冇違反紀律,依家黃媒起鬨只係用聖人級道德標準去道德審判,凸區鳩官一向畀黃媒炒作的輿論牽著鼻子走,棄車保帥去息事寜人,今次要睇凸區國安委員會膊頭有冇力,無視所謂輿論的無理取鬧。
佢如果只係按腳/頸以上就肯定係啲人形物體仆街嘅問題



引用:
原帖由 cannotdisplay 於 2021-5-13 03:34 PM 發表


希望國安好好將這班人 扒出來,  

有可能戰爭時期或非常時期就是漢奸帶路黨,

蠢的就關關教育一下, 收美金辦事就得嚴懲
雞是用來殺,希望啲馬騮睇到。



黑記, 你為什麼沒有拍下"示威者"的殘暴?!
引用:
原帖由 Sin+Cos 於 2021-5-13 03:39 PM 發表


做得佢果個位,即係不能去建興2樓買羽毛球拍,不可以去上海街新田地街買五金工具,不可以坐 uber 85折的刀唔得,私房菜又不能幫襯!街邊篤魚蛋又唔得!
所以,傳霉帶風向真係好直接,好露骨。我要留返對拖鞋,希望可以幫到佢地啦。



黑記, 你為什麼沒有拍下"示威者"的殘暴?!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一個中國人! 於 2021-5-13 12:36 PM 發表


有無留意近期鄉土成日彈綠色和平廣告叫人簽名反對大嶼填海?
Youtube上面出左好耐架啦~~



引用:
原帖由 藍色多腦婆 於 2021-5-13 02:59 PM 發表


政府有意 全港檢疫 逐步恆常化,資本當然唔想錯過,就前排很多新聞、醫療磚家攻擊華大,臭港醫療資本就是眼紅別人,自己能力不足,眼巴巴看著口中葡萄被人偷走,很酸
不想講香港人,有得免費打又唔打,其他國家想打都冇得打,這是什麼疫情,是世紀病疫,到現在還沒有醫療藥物,特快批准的疫苗,不穩定也是正常,全球死了三百幾萬人,一億六千幾萬人感染。
可能生活在香港沒覺得什麼一回事,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不感恩祖國的努力,如果中國像美國或全球其他國家那樣抗疫,香港還是香港嗎?



引用:
原帖由 半空熱情的腰部 於 2021-5-13 05:39 PM 發表


我都收到哦
我都收到。
唔知點解,有啲開心收到呢個訊息。😊



黑記, 你為什麼沒有拍下"示威者"的殘暴?!
引用:
原帖由 boco2002 於 2021-5-13 07:15 PM 發表


不想講香港人,有得免費打又唔打,其他國家想打都冇得打,這是什麼疫情,是世紀病疫,到現在還沒有醫療藥物,特快批准的疫苗,不穩定也是正常,全球死了三百幾萬人,一億六千幾萬人感染。
可能生活在香港沒覺得什麼一回事,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不感恩祖國的努力,如果中國像美國或全球其他國家那樣抗疫,香港還是香港嗎?
其實有藥醫, 不過啲外國人學唔嚟, 香港人形物體又西到核爆啫



已經到徵求意見稿階段,距離正式實行應該不會很遙遠

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對外國人開放原油期貨期權

http://big5.sputniknews.cn/opinion/202105131033681029/

中國向外國人開放了交易期權的可能性。上海期貨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近日發佈《原油期貨期權合約(徵求意見稿)》,其中談到了為外國投資者提供准入金融工具的可能性。

中國金融衍生工具(financial derivatives)市場是相對不久前才開始發展的。2018年,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啓動了首個原油期貨標準合約,該合約對國際資本開放。但最初交易量不大,中國原油期貨標準合約主要服務於國內市場。世界貿易商習慣於以美元計價的基準布倫特(Brent )和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WTI)原油期貨標準合約,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並不受歡迎,僅僅是因為人民幣在國際結算中的份額相對較小。

然而,最近,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在外國投資者中的受歡迎度開始飆升。根據上海能源交易中心的數據,2020年,外國交易者佔日均交易量的16%,佔每日未平倉頭寸(尚未結算的有效合約數量)的28%。現在,參與交易的有來自幾十個國家的供應商、製造商和貿易商。截至目前,有60多家國際經紀公司提供人民幣計價的期貨交易服務。而在2018年,此類經紀公司只有45個。

多年來,中國當局一直在實行證券市場逐步自由化的方針,承諾開放程度將不斷提高。的確,如果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外資在中國的機會越來越多。取消了金融和保險行業的公司對外資股的限制。所謂的「負面清單」(對外國投資者關閉的行業清單)不斷縮減。合格的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合格的境外人民幣機構投資者(RQFII)的投資額度逐漸擴大。去年,中國政府宣佈將很快徹底取消這些限制。

但是,外國投資者仍然被隔離在傳統的對衝工具(hedging,金融衍生工具)之外,這首先包括期權、掉期、期貨和遠期合約。其實質在於,各方獲權或有義務對基礎資產採取某些行動——以之前規定的價格購買或出售。正因如此,上述工具執行了對衝功能——這是對基礎資產價格波動的保險。

向外國人開放原油期貨期權是把中國證券市場提高到國際標準的一個新步驟。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兼宏觀研究部主任賈晉京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這將大大改善整體市場環境,使資產定價程序更完善:
「我認為中國開放原油期權的意義在於完善整個市場。眾所周知,市場中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價格發現。而現貨市場價格發現的能力不完全,需要期貨期權市場。過去只允許中國境內交易者參與,實際上發現的是中國境內價格。引入境外交易者後,才能擁有在國際上參與議價的能力。這也是我們朝著參與全球價格體系前進的重要一步。」
自20世紀90年代末和21世紀最初幾年以來,世界衍生品市場發展尤其迅速。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2019年衍生品的名義總價達到640萬億美元的天文數字,雖然所有合約的總市值都大大降低:12萬億美元。衍生品市場上最大的參與者是摩根大通(JPMorgan)、高盛(Goldman Sachs)、花旗(Citi)、野村(Nomura)等投資銀行。如果說美國和歐洲的衍生品市場已經成熟,但在中國的衍生品市場發展卻相對緩慢。賈晉京說,為了讓它發揮作用,有必要建立更先進的證券化和保證金交易機制。
「除監管比較嚴格和開放進程緩慢外,主要原因在於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完善度問題。因為衍生品需要更為複雜的融資融券機制,這些複雜的機制對應也需要更加複雜的工具和產品體系,同時也意味著對投資者的要求更高,需要經過更加複雜的投資者教育過程。總體來看,當前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仍然處於建設過程中,尚且不能滿足快速推出衍生品的條件」。
顯然,每個大型地區都需要有自己的金融中心。在美國是紐約,在歐洲是倫敦。但是,香港、上海和東京多年來一直在爭奪亞洲金融中心的稱號,並輪流取得了成功,但上海成功的機會在上升。除原油期貨標準合約外,上海期貨交易中心目前掛牌交易白銀、黃金、銅和鋁期貨合約。該交易所現在正計劃擴大期權的提供範圍。預計還將很快推出銀、螺紋鋼、鋁和合成橡膠的期權。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清晨小小樓奴 於 2021-5-13 06:32 PM 發表


全部開工穿上制服,制服清楚繡著[為人民服務]。每季要到國內上課⋯⋯
淨係句:   為人民服務
就已經笑出嚟🤭🤭🤭



引用:
原帖由 清晨小小樓奴 於 2021-5-13 06:32 PM 發表


全部開工穿上制服,制服清楚繡著[為人民服務]。每季要到國內上課⋯⋯
前朝餘孽




兩度否決歐盟涉港提案‎ 匈牙利何以獨樹一幟?
https://www.hk01.com/article/624415?utm_source=01appshare&utm_medium=referral


「這不是匈牙利首次在中國問題上背離歐盟團結原則了,坦白地講,我們認為這是不可理喻的」——5月10日的歐盟外長會議上,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ss)相當尖鋭地批評了匈牙利二度否決歐盟涉港聯合聲明的「越線之舉」。

此前,在5月5日舉行的涉港問題籌備會議上,因匈牙利的阻撓,歐盟27國不得不臨時擱置了就「中國強控香港」問題發表聯合聲明的既定日程。

以上兩次「驚豔否決」不過是匈牙利近年來「中國轉向」戰略的最新高光時刻,這一戰略轉向自疫情爆發以來全面加速。在第一波疫情高峯席捲歐盟之際,中國對匈牙利的援助力度之大以及中匈雙方在抗疫合作上的水平之深甚至引發了歐美主流輿論場的公開責難。

以至於在第一波疫情高峯稍有緩解之際(去年4月24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即專門就此追問對歐爾班(Victor Orban)當局的首席外交政策顧問科瓦奇(Zoltan Kovacs)。期間,面對BBC方面咄咄逼人的質問,科瓦奇毫不示弱地回擊稱「匈牙利與中國的抗疫合作完全正當且成效卓著,倒是部分歐美國家的雙標偽善嘴臉令人極其厭惡」。

自全球疫苗接種啓動以來,匈牙利在歐盟範圍內同樣一馬當先,率先批准了中國疫苗(國藥)的緊急使用授權。總理歐爾班更是親自站台,成為首位接種中國疫苗的歐盟領導人。

更令人欣喜的是,上述「抗疫外交」的紅利還迅速外溢到其他領域。3月24日,當中歐之間因新疆制裁問題劍拔弩張之際,中國防長魏鳳和「恰逢其時」地高調訪問匈牙利,期間與布達佩斯方面就深化雙邊軍事合作及新疆問題達成了重要共識。

身兼歐盟與北約成員國雙重身份的匈牙利毫不避諱地接待中國軍事高官,且與之相談甚歡,如此違和之舉引起歐美輿論譁然——有論調甚至驚呼這或許是中國軍事觸角正式進入歐洲大陸的標誌。

緊接着,在4月27日,匈牙利中央政府正式與中國復旦大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復旦大學布達佩斯分校進入項目實施階段。

根據協議,該項目總預算約為18億美元,其中匈牙利中央財政出資3億美元,其餘15億美元由中國國開行以貸款形式提供。校園施工由中國建設集團全權承包,預計於2024年完工並投入使用。

作為歐盟範圍內的第一所中國大學直屬分校,上述消息在歐美主流輿論場引起的震撼可想而知。不出意料地,一貫對華抱有意識形態偏見的西方輿論毫不猶豫地將類似「中共的特洛伊木馬」之桂冠授予了這所分校。

雖然中匈近來迅速升温的戰略合作引發了歐美輿論場的種種「酸味反彈」,但於中匈兩國來説,這種合作模式斷然不會因西方輿論和部分政客的質疑半途而廢。

對歐爾班當局來説,近年來在國內施政上大幅偏離「歐盟普世價值觀」的系列舉措,使得其面臨的,來自布魯塞爾方面的各種壓力與日俱增。

貫穿去年下半年的「復甦基金」風波即是這方面的典型案例。在這種情形之下,歐爾班當局急需引入一個像中國這種體量的域外強權,來增強其與歐盟方面的博弈籌碼。

對於北京方面來説,匈牙利因其得天獨厚的地緣位置,是「一帶一路」戰略全面進入歐洲大陸的重要橋頭堡。因此,當歐爾班當局因「盟內博弈壓力」向中國伸出橄欖枝之時,北京方面不出意料地欣然接受。

由此,匈牙利也成為繼希臘之後,中國用以打入歐盟腹地的另一國。更為有利的是,中匈自冷戰時代構建的「特殊友好關係」紅利以及後冷戰時代初期華人移民大量紮根匈牙利的「時代機遇」,或將使得匈牙利成為比希臘更為牢靠的中國對歐戰略新抓手。

[ 本帖最後由 太大星 於 2021-5-13 08:34 PM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大橋上一人 於 2021-5-13 10:04 AM 發表


少年的志願

汶川地震,一個8歲少年一夜之間失去雙親只剩低阿爺阿嫲,佢話長大後要當兵去救災,得到一個廣西善長助學十幾年,少年考入桂林航天工業學院,今年如願參軍。

12339359

當年解放軍空降部隊入汶川空降山區災區,12歲少年送別救援部隊時高舉橫條寫住“長大我當空降兵”,舊年,少年已經係解放軍空降兵一個班的班長。

12339378


中學生李陽陪住被石屎板壓住的 ...
所以國家是有希望的


但咱們愚港,no eye see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