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06
  • 回覆: 3
[隱藏]
階級問題變成種族問題,難怪美國黑人找不到出路 (節錄)

身份政治是時下國際學術界討論的熱點問題,這與2016年以來以特朗普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義浪潮的興起有關。在特朗普當選后,福山、馬克·里拉等“老自由派”把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歸咎於身份政治,認為強調差異性的身份政治破壞了普遍性的公民國家認同,造成了族群的對立和社會的分裂,所以只有回歸普遍性的公民政治話語,才能彌合社會的裂痕,重建自由民主制度。

從19世紀到現在,西方社會經歷了一個從“公民政治”到“階級政治”、再到“身份政治”的話語變遷。同樣是面對白人警察“鎖喉”黑人致死這樣一個客觀的“事實”,19世紀的“普遍知識分子”會說這是對人的生命和尊嚴的侮辱和侵犯;20世紀的馬克思主義者會指責這是資產階級的走狗對無產階級底層民眾的壓迫;而在21世紀的“白左”那裡,就變成了白人對黑人的種族霸凌。 作為一種政治運動形式,身份政治是在20世紀左翼運動的大脈絡中發展起來的。或者說,它是左翼運動退潮的產物。在傳統階級政治的視野中,種族問題是階級問題的一部分,對黑人的壓迫是嵌入在資本主義不合理的經濟和階級結構中的。比如政治理論家塞德里克·羅賓遜(Cedric Robinson)把美國資本主義概括為一種“種族”資本主義,種族歧視與資本主義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因此,黑人的解放問題不是一個單純的種族問題,而是一個階級問題。它要反抗的對象不是白人,而是白人所代表的資本主義經濟和政治秩序。

在身份政治主導下,黑人的反抗運動未能繼承60年代黑豹黨那種將普遍主義理論和黑人的特殊現實緊密結合在一起的革命精神,而是“退居到將特殊現實掛靠在特殊主義的理論上”。這造成黑人反抗運動的“少數化”和邊緣化困境。黑人的鬥爭不再是處於“多數”地位的被壓迫人民反抗“少數”剝削者的鬥爭,而變成一種“少數”黑人對抗“多數”白人的特殊主義的鬥爭。黑人的反抗運動並沒有與其他群體的反抗運動形成有效連接,也不再能提出與資本主義國家相抗衡的替代性政治方案,形成一種對資本主義制度的整體性反抗。在力量上處於絕對劣勢以及喪失了整體性視野的情況下,黑人的反抗鬥爭不再是60年代那種有組織有計劃的整體性鬥爭,而只能以周期性暴力騷亂的形式表現出來

原文:https://www.toutiao.com/a6853956132197630472/


香港亦陷入身分政治..
香港真正矛盾係地產霸權與普通市民的分配不平衡,但社會問題被地產黨+反中亂港攜手轉移去內地
如果HK曱甴唔醒覺,佢地既困境不可能改變

[ 本帖最後由 starr 於 2020-7-27 08:44 PM 編輯 ]



熱賣及精選
獨輪運知道HK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係內地軟肋
短時間內搵唔到可以取代 唔通益SG咩
先有恃無恐不停鬧事
實力差距太大 獨輪運註定失敗
一招國安法已經收佢皮



引用:
原帖由 starr 於 2020-7-27 08:43 PM 發表

階級問題變成種族問題,難怪美國黑人找不到出路 (節錄)

身份政治是時下國際學術界討論的熱點問題,這與2016年以來以特朗普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義浪潮的興起有關。在特朗普當選后,福山、馬克·里拉等“老自由派”把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歸咎於身份政治,認為強調差異性的身份政治破壞了普遍性的公民國家認同,造成了族群的對立和社會的分裂,所以只有回歸普遍性的公民政治話語, ...
節錄自「別想那隻大象」

迷思:人總是從自身利益去思考問題。一個正常的理性人,會根據自身利益來進行推理。

人不一定根據自己的利益來投票。他們是根據自己的身份認同來投票,根據自己的價值觀來投票。2000年的大選當中,戈爾反覆說,小布什的減稅政策只能惠及1%最富裕的人,他以爲,其他人會從自身利益出發支持自己。但窮苦的保守派還是反對他,因爲保守派相信,賺錢最多的人——也就是“好人”——理應留下因爲個人自律精神而獲得的獎勵。99%的保守派都會根據保守派價值觀來投票,全然不顧自身的利益。



直線國國王雖然見識有限不知何謂平面立體, 但只要在自己的國度開心過活每一天, 此生足矣.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L.C.F 於 2020-7-27 10:25 PM 發表

獨輪運知道HK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係內地軟肋
短時間內搵唔到可以取代 唔通益SG咩
先有恃無恐不停鬧事
實力差距太大 獨輪運註定失敗
一招國安法已經收佢皮 ...
今年上半年,上海IPO全球第一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