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59
  • 回覆: 1
+7
分裂中國的新納粹被擊斃,港毒哭訴:痛失手足,手足,納粹,烏克蘭,拉圖,自由戰士



分裂中國的新納粹被擊斃,港毒哭訴:痛失手足                                                            
                                  2022-06-24 00:02:21 來源: 浮世繪end               
山西                                   舉報                                       
                    
                                                359                                       
                        分享至                        
                               

                                                                                            
                    俄烏衝突持續多日,造成了巨大的經濟和生命損失。
與美國送武器、送子彈去激化戰爭,殺更多人不同,作為東方大國,兔家一直勸雙方不要打了,用和平手段解決雙方矛盾。

作為擁有種菜天賦的兔家,不愛戰爭愛和平,不愛搗亂愛發展。對俄烏衝突雙方,中國一直保持中立立場,絕不上去拉架。
但是,衝突雙方中,卻有一批人,他們邊挨揍,邊不忘對無冤無仇的中國搞分裂。這夥人,有個統一名稱:新納粹。
不久前,就有這么一個新納粹,在衝突中被俄軍擊斃了。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這件事。
消息是由一個名為Free Hong Kong Center(香港自由中心)的組織發出,聽名字,就知道這個黑色標誌的組織,是一個典型的港毒組織。
該組織發了一則英文帖文,稱:我們失去了一位手足(兄弟),他是24歲的羅曼.拉圖什尼。
帖子中,誇獎這個拉圖什尼是自由戰士,支持了港毒、台毒、藏毒、疆毒。
反正就是誰分裂中國,這短命鬼就支持誰。
帖子稱俄羅斯全面“發明”開始, 拉圖什尼就加入了烏克蘭武裝保護自由。
奇怪,這幾個月俄羅斯發明了什么?大列巴還是紅菜湯?
細看一遍之后,有理哥確定這的確是2019年那波黑爆寫的了。因為這是一個典型的黑暴特徵:錯別字!
文中將invasion(入侵)拼錯了,寫成invention(發明、發現)。
除了開頭結尾5個字母一樣,中間一串都不一樣啊,這也能寫錯?
改,是改不了的了,這輩子都不可能改的。錯別字這毛病,估計港毒曱甴們已經刻入基因,中英文融會貫通了……
最后帖文高呼:回來吧,手足(兄弟)。
隨后不久,烏克蘭國防部情報局在官方推特,也證實了這個人死了。
從地圖看,烏克蘭和中國八竿子打不着,除了現任總統封殺過一些中國企業之外,歷史上也沒什么過節,以前關係都還不錯。
這個拉圖什尼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分裂我們中國?

反華媒體“自由亞洲電台”將其稱為“烏克蘭公民社會活動家”,參加過基輔的戰鬥,也參加了特羅斯佳涅茨市的戰鬥,但卻不幸在哈爾科夫的伊久姆區域陣亡。
港毒叫他“自由戰士”,反華媒體叫他:“公民活動家”,這些詞疊在一起,卻變成了納粹的意思。
拉圖什尼16歲就參加過美西方策劃的“橙色革命”,就是這場顏革,推翻了烏克蘭合法的民選總統雅努科維奇,導致烏克蘭東部俄語區居民武裝反抗,最終國家陷入持續至今的戰爭之中。
說起香港黑暴風波和烏克蘭橙色革命,大家心中有沒有泛起一張經典圖片?
沒錯,就是這張,BBC新聞報道中出現的這個女港毒:希望香港能像烏克蘭一樣有個好結局……
拉圖什尼參與的這場顏革,帶給烏克蘭什么好結局呢?
我們拿和烏克蘭體量差不多的浙江省做個對比。
1990年,蘇聯解體前烏克蘭的人均GDP是1578美元,那會浙江人均是2122人民幣,按照當年匯率計算就是406美元,烏克蘭是浙江3.8倍。
到了2020年,烏克蘭人均GDP 3740美元,浙江省是100660人民幣,按照當時平均匯率6.9計算,大約是1.46萬美元,浙江是烏克蘭的3.9倍。
同時,烏克蘭由歐洲糧倉,成為了歐洲最窮的國家,靠出賣女性國民的身體賺取外匯,被美西方嘲諷為:歐洲子宮。
而這個一增一減的,不只是人均GDP,還有人口。
由于生活環境變差,生育率下降,人口外流,烏克蘭人口由1990年的5200萬,下降到2020年的4413萬,而浙江人口則從4200萬漲到6500萬。
2019年烏克蘭生育率僅為1.23,當時烏克蘭大部分地方都還算和平。現在俄烏衝突,大量女人、孩子外逃,可以預見烏人口將有一個明顯的下降。
這就是女港毒期待,拉圖什尼爭取的“好結局”了吧。

對于其他“毒”,拉圖什尼也就只是喊兩嗓子,但對于港毒,他確實盡心盡力。
據維基百科,發布死訊的香港自由中心,其烏克蘭分支就是由拉圖什尼創立。可見,拉圖什尼除了按照背后大手安排,搞亂烏克蘭,也接點“國際業務”。
烏克蘭的新納粹組織,參與港毒活動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在5月份衝突中,在亞速鋼鐵廠有2300多名武裝人員,用高舉雙手的姿態,“勝利”鑽進俄軍控制區,企圖用占領戰俘營,消耗俄軍食物的方式,拖垮俄軍後勤。

這些人員中,就包括了2019年派員參加香港黑暴風波的“亞速營”。
2019年11月30日,黑暴在香港理工大學鬧“立國之亂”的時候,4名來自烏克蘭的“亞速營”新納粹到場參與,並被拍下與黑衣人在街頭交流的照片。後來該批新納粹成員也承認,自己到香港支持黑暴。
畢竟,黑暴和新納粹,背后都是同一個老板,只是分屬不同業務部門的員工,見面確實會分外親切。
所以,港毒稱新納粹為“手足”,就不足為奇了。

港毒們有多傷心?“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了還沒死的“手足”。
另一個港毒組織“香港自由”成員郭祭倩說,“我當時情緒就崩潰,因為我覺得這個是很難得的,就是身在烏克蘭但是支持我們,我們也支持烏克蘭。自由香港中心是代表的這個連接……”
郭祭倩說:他們自從2019年,一直幫香港(港毒)講話,會在烏克蘭去流傳香港當下的事。即便是2021年,這一年也有一些聯合的國際的聲明,香港(港毒)不同團隊的聲明,自由香港中心也是在裡面。所以說,他們是很活躍、很支持,當然他們先支持香港(港毒),然后慢慢的這個就擴展,就擴展到也支持西藏(藏毒),也支持新疆(疆毒)等等。”
拉圖什尼被當場擊斃之后,窩藏在法國的港毒組織“香港自由委員會”兔死狐悲,哭訴痛失手足,在社群媒體上刊登死者曾經舉着“光覆香港、時伐革命”標語的照片。

看到港毒們那么悲痛,我就開心了,今晚喝兩杯格瓦斯慶祝下。
不是有一句話嘛:只有死掉的納粹,才是好的納粹。接下來,我們還是要繼續“關注”那些沒變好的納粹,希望他們早日變好。

新聞來源連結:
https://www.163.com/dy/article/HAJ95VKH0534MKVE.html



女港毒已經不在香港 想幫襯請稍移玉步去台灣 大雞10味好抵食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