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29
  • 回覆: 2
[隱藏]
  (星島日報報道)正「棄保潛逃」海外的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日前指其夫婦及父母在港共五個銀行戶口遭凍結,涉及幾百萬元存款。警方昨晚表示,調查



如我所料!

新聞來源連結:

https://std.stheadline.com/daily ... 峯滙豐戶口獲解凍-警質疑涉挪用眾籌資金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許智峯去年十二月為五宗反修例運動中事件提出私人檢控籌集訴訟費,包括警方分別在荃灣和西灣河發生的槍擊案、警員駕駛電單車撞向人、的士剷上行人路撞向市民及警方使用大陸製催淚彈,當時籌得逾三百五十一萬港元。他今年七月曾在網上公開眾籌中期報告,當時扣除行政及法律費用後結餘約二百二十萬,指款項將存至負責此案件的律師事務所銀行戶口,按法例由會計師核數監督。

籌351萬,最後報220萬!中間有131萬變成行政費!是37.3%!

非常 可疑!

[ 本帖最後由 SandyBB1995_2 於 2020-12-7 04:4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share/246412


C觀點: 施永青
2020.12.7


過早選擇流亡,「革命」何以為繼


當初許智峯現身丹麥時,還實牙實齒地稱是被邀出席一個環保會議。他所屬的民主黨,亦堅持說他只是去開會,並非準備逃亡。可見在黨友的心目中,逃亡並非一件光彩的事情;而許智峯的處境亦未惡劣到,令黨友覺得他已到了非逃亡不可的境地。起碼予他保釋的法官,亦不認為他有逃亡的必要。
 

香港的反對派把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升格為一場時代革命。我曾公開提出疑問,香港的客觀環境已到了全無自由,民不聊生的境地嗎?在這樣的環境下發動「革命」有機會成功嗎?但反對派質疑我的用心不良,旨在削弱「革命」的動力。他們加入「革命」是受到道德的呼喚,所以不會斤斤計較成功的機會有幾多。他們似乎相信,只要他們萬眾一心,全力以赴,「革命」一定可以成功。


以他們當時的氣概,我真的以為,他們已作了犧牲的準備,所以才表現得這樣無畏無懼。想不到許智峯只是幾單官司纏身,就急不及待要潛逃海外,把當初「革命」的目標,忘得一乾二淨。


其實,許智峯的官司並不嚴重,判得重也不過三幾年;判得輕的話,坐幾個月就可以繼續在香港社會展開活動。於革命者而言,坐牢只是小兒科;如果革命者連這少許苦難也不肯去面對,他們憑甚麼要香港人放棄原先平靜的生活,去跟他們轟轟烈烈地幹「革命」呢?


可知道,在每一場革命中,人民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革命者怎可以一時性起,就不管有沒有成功的機會,就拉人民落水;但一遇到危險,自己就一走了之,叫人民自己去面對他們搞出來的爛攤子。許智峯有得走,其他以他為榜樣,走到前線挑釁建制的人都有得走嗎?他們可能給許智峯累到連保釋候審的機會也失去呢!


許智峯雖談不上是革命領袖,但也在去年的社會運動中跑得很前,而且做得比人出位,作為一個立法會議員。他不可能不知道所謂「違法達義」是有後果的,他為甚麼仍要選擇這樣做呢?我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三個:


一.    他的確只是一個「政治巨嬰」,只會長年紀,不會長智慧;所以他做的時候會不顧後果,一遇麻煩,也會不顧後果地逃亡,掉下香港不管。需知革命只能在本地進行,逃到外國怎樣發聲都很難在本土起大作用。


二.    他可能是北京的特務,把社會運動激烈化的目的,是要加速推動香港的反對力量走上一條絕路,令運動早日結束,無以為繼。


三.    他是外國勢力派來香港的特務,他發動革命的目標純在於搞亂香港,至於革命後會取得甚麼成果,他們就毫不在乎。所以他在一走了之後,也可以毫無愧疚!


像許智峯這樣的人在香港還有很多,香港人要認清他們的面目,在下次有機會投票時知所取捨。



回覆 引用 TOP

主題標籤 #立法會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