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082
  • 回覆: 1
[隱藏]
有人就係為左個別人士利益,利用所謂程序公義拖累香港進步。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417/20210521/926843/專欄-巴士的點評-土地真辯論 -程序公義-不容挑戰


香港特首戰隱隱然短兵相接,現屆特首林鄭月娥,和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就土地房屋問題隔空對辯。

本周二開行政會議之前,有記者問林鄭,梁振英先生說現在有很多公務員有時候沒有做到「do it or die」的要求,一份文件在政府部門之間傳閱需時數周的情況很常見。又問為了土地、房屋,是否就可以犧牲程序公義?

特首第一部份的答案是,雖然承認政府組織架構並非十全十美,否則無需要進行精簡程序,精簡架構,提升效率。她又感謝公務員盡心盡力去做事云云。特首的回答捍衛了公務員,但沒有回答所謂「程序公義」的問題。

特首第二部份回答有關土地的問題。她說現屆政府對於土地問題的重視是毋庸置疑的。又話在土地供應方面,有喜歡用一個被形容為「揼石仔」的方法,逐塊逐塊土地研究(暗指前特首梁振英的覓地方式);有認為要為「長遠謀劃」(暗示本屆政府),必須開拓新的土地的,不同的政府,有不同的策略,而她則著眼於長遠發展。

兩任特首這個隔空「土地大辯論」,我認為並未入肉。主要有幾方面的問題。

一、「長遠謀劃」策略的最大局限,是遠水不能救近火。本屆政府提出「明日大嶼」填海方式,其實,上屆梁振英政府已經開展相關工作,當時是以西部水域填海的名義,向立法會申請前期顧問研究,但因立法會拉布,政府提出的顧問研究並未得到批准。今屆政府把計劃重新包裝,最終通過了前期顧問研究。但問題是若不大幅修改現有的開發土地和建屋的程序,「明日大嶼」二十年後也不會見到有樓落成,這是所謂長遠謀劃的主要局限。所以,下屆政府搞房屋政策,其中一個核心要求,就是要在五年內見到樓可以入住,不能等二十年。

二、這個討論抽離了完善政制的現實。無論是上屆的梁振英政府或現屆的林鄭政府,都受到反對派在立法會內的連場拉布所影響。所以,「揼石仔」也好,「長遠謀劃」也罷,在這種局限之下,根本無法提出快速解決房屋問題的方案。

而梁振英政府提出使用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土地興建房屋,當時指令房協去研究,正是為了繞過了立法會,不需要向立法會申請研究撥款。由此可見,在政制局限之下,推動房屋政策之難。很可惜的是,這個政策依然被現屆政府否決了。

論述土地房屋問題,不能夠抽離於政制。在完善了政制之後,房屋政策理論上會有極其廣闊的空間。執着於現屆政府究竟做了多少相關工作,其實並無必要,已是明日黃花。

三、「程序公義」這個核心問題,並沒有回應。回歸二十多年,在反對派愈趨激進化,用政治議題取代了社會民生議題,甚至用漂亮的意識形態包裝,搞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論述,例如說土地房屋問題是由於官商勾結,當引入「真普選」,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對本地政情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財團的力量很大,真普選也好、假普選也罷,財團都會找到空隙資助政團,扭曲政策,引發爭議,以保障其土地房屋方面的利益。

我聽聞城規會可以就一個項目,開了幾個月的會議,因為每一個反對意見,都給予十五分鐘的發言機會,一個項目有人發動幾百人入紙畀意見,排隊發言,意見也是千篇一律,講完再講。城規會主席坐在那裏一直聽,聽足幾個月、拖足幾個月,這就是所謂的「程序公義」了。

另外立法會「拉布」,元朗橫洲公屋四千個單位項目,一拖就是一年,也是程序公義。程序愈公義,樓價愈貴,上樓愈難。

未來的特首,應該是敢於反對那些鸚鵡學舌的「程序公義」口號,敢於和財團鬥法,真正去解決土地問題。

順帶一提,講到反對某個候選人的政見,就會被人話要挺另一個候選人。其實我認為選何人做特首,要先看條件,然後才看人選。我就相信候選人不止兩位,大家的眼光不必太狹隘。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明日純情的馬 於 2021-5-21 07:48 PM 發表

有人就係為左個別人士利益,利用所謂程序公義拖累香港進步。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417/20210521/926843/專欄-巴士的點評-土地真辯論 -程序公義-不容挑戰 ...
郊野公園邊陲是現成可用的政府土地,無需經收地程序及作出賠償,省時省錢,只需配合規劃及交通基建,已可動工興建房屋,是最能近水救近火的快速策略!特首只需說服環保黨向公眾交賬, 不需理會私人發展商所屯的大量土地會跌價, 因為他所屯的地的價格已升價十倍, 不能帶落棺材。
私人土地包括丁屋地無謂再想了, 事關牽涉繁複的法律程序,無論土地持有人是發展商或是丁權受益人,都不會犧牲小我成全大我,只會找多件朱老千之類的政棍搞局, 拖你十年八年, 令造價水漲船高, 到時又鬧變成大白象工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