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538
[隱藏]
日本的硬漢是如何被娘炮取代的呢?這就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喜多川,以及他一手締造的娛樂王國——杰尼斯事務所。約翰尼·喜多川——從這個東西結合的名字就可以一窺其跨文化的背景——他是日裔美國人,1931年出生于洛杉磯。二戰后,喜多川回到日本,先是在美國駐日本大使館從事翻譯工作,後來進軍日本的演藝圈。

喜多川可以算是日本近代娛樂和偶像產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在日本娛樂圈的地位無人能出其右。杰尼斯事務所的巨星基本都是從知名“男團”中脫穎而出的,比如“SMAP”的木村拓哉、中居正廣,“TOKIO”的長瀨智也等等。1995年,杰尼斯旗下當紅男星木村拓哉為日本一款新口紅拍攝廣告(如圖),其眼神柔媚,塗抹口紅的性感動作瞬間引爆了日本女性群體。隨后的兩個月,木村拓哉代言的這款口紅狂賣了300萬支!

據日本媒體報道,喜多川每年要親自挑選約200名8到15歲的少年進入杰尼斯,作為後備藝人進行全方位培養。杰尼斯每年收到的青少年申請少則40萬份,最多的一年高達150萬份。


用娛樂節目給日本人洗腦


喜多川的成功跟當時的社會背景密不可分。他回國發展的時候,正值日本國內反美情緒高漲。1954年,美國在太平洋的比基尼珊瑚礁試驗了第一枚氫彈,造成在公海上航行的日本漁船23名船員傷亡,激起日本人新一輪抗議和反美熱潮。而二戰結束后,日本無論從政治、經濟還是文化上都成為了美國的傀儡,于是為了讓日本徹底臣服,當時的美國開始執行一項長期的計劃,採取一系列動作,改造日本人的思想和文化。

首先在戰略層面上,提出這一策略的人是美國資深外交官喬治·凱南,當時其出發點是利用日本來遏制蘇聯。根據其策略,要控制日本必須先控制日本人的思想和輿論,而控制日本輿論要交給“懂日本的專家”來做。于是,在美國的安排和授意下,一些二戰時期的日本戰犯逃脫了審判,搖身一變成為媒體大亨,成了美國戰術層面的重要棋子。比如曾鼓動日本青年侵略中國的戰犯正力松太郎,就在美國的支持下創辦了《讀賣新聞》。正是在此人的大力推動下,日本人接受了源自美國的棒球運動,也接受了美國的原子能計劃。正力松太郎建議美國走民眾路線,用娛樂節目給日本老百姓洗腦,通過輿論宣傳削弱日本社會的雄性氣質,轉為柔性氣質。在美國的新聞報道中,給予正力松太郎充分肯定,稱其為“日本的公民凱恩”。

美國策略執行層面的急先鋒就是喜多川。據報道,喜多川回日本后第一份翻譯工作就是為美國軍事援助顧問團服務。而且喜多川演藝事業起步時培養的第一個“男團”主要給美軍表演。日本也有媒體試圖深入調查喜多川背后與美國的關聯,但參與調查的人士據稱受到日本黑社會的威脅,導致調查無法進行……對此,有人深信不疑,也有人認為這些都是無稽之談。

直到今天,喜多川與中央情報局的關係仍然是一個未解之謎。日本的娘炮文化是否有美國作為背后推手眾說紛紜,但中央情報局對于文化和輿論駕輕就熟的操控卻不乏先例,比如美國著名的女權運動先鋒葛羅莉亞·斯坦能及其創辦的《女士雜誌》就被爆其背后不乏中情局的支持,而其本人更曾是中情局的雇員。也有外媒提及許多現代的流行思潮及藝術模式以及流行藝術家比如美國畫家杰克遜·波洛克等都曾被中情局作為冷戰時期的文化武器進行輸出。

https://3w.huanqiu.com/a/de583b/44rlJzRjlhq


嚴禁妖人出現在公共平台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