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949
  • 回覆: 75
[隱藏]
香港市民的福祉,恰恰是阿爺關心的問題。香港回歸二十四年,政制大步開放,但香港的民生問題,不但改善不了,而且日趨惡化,包括樓價租金高企、經濟發展停滯。阿爺為香港病症把脈,認為根源是一、過份政治化,令到社會和政府的精力全部放在選舉和政治鬥爭上;二、行政主導體制喪失,整個政府變得軟弱無力,不敢推動會觸及既得利益者的改善民生政策。

在研討會上,有提到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是否可以「同源」產生的問題。現時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方式完全不同,行政長官由選舉委員會選出,而立法會議員一半由直選選出,另一半由功能組別選出。由於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產生來源不同,行政長官要推動政策,在立法會內毫無支持,即使是建制派議員,也不一定支持政府,行政長官很多時會兩面受敵。

有意見指其中一個解決方案,是部份立法會議員的產生方式是否可以和行政長官的產生方式相同。

在回歸之初,選舉委員會除了選出行政長官之外,也選出十席立法會議員(佔百分之十六點七)。由於部份產生的方式同源,行政長官在立法會內也得到較多的支持,在推動政策的時候,也較有把握。未來兩個選舉有無同源產生的成份,能否藉此加強行政主導的政體,將是要研究的課題。

總體來說,在阿爺眼中,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也應改革,無論是在政治上和經濟上,都不能夠出現利益集團騎劫行政長官的狀況。阿爺要恢復香港的行政主導政體,目的並非要讓行政長官大權獨攬,大搞政治,而是剛好相反,希望香港可以少一些政治,從政治城市,回到以前的經濟城市,並能聚焦解決經濟民生問題。例如香港未來發展其中的一個主要空間是大灣區,但在立法會內,又幾多議員懂得大灣區的發展呢?又例如香港的第一大民生問題是樓價租金高企,而行政長官有多大能力能夠為這個問題動大手術呢?香港的政制調整,始於政治問題,但終局是要能夠解決到經濟民生問題,令到市民感受到政治的改變,會為他們帶來實質的生活改善。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417/20210227/914471/專欄-巴士的點評-如何確保行政主導是另一關鍵

在任何競爭, 只有踏踏實實按照自己的步伐前進, 不理出矛招對手如何搞擾, 自己向著標杆直跑就是了, 才能穩步向前邁進。
但近年對手實在太猖狂, 頻頻出腳伸到正在學步的港府一仆一碌, 阿爺不得不出手把香港扶起。



熱賣及精選
香港國安法訂立後、在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後,在政治上、社會上都可以持續存在, 且是可以積極作為的。

重要的是可遏止戴妖設計的35+的操控式選舉再發生。



首要政府要牢牢控制武裝力量
即使反對派成功奪權,武裝力量不合作,反對派最後都只會失敗

現時警察招聘出現困難,大可以從內地退役解放軍/武警入手,安排至警隊服務



放膽用行政命令
反正港人經常在電視睇到美國總統日日簽,泛黃想攻擊就打埋美國係極權

[ 本帖最後由 starr 於 2021-3-1 06:37 PM 編輯 ]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傷心尋回犬 於 2021-3-1 05:57 PM 發表

首要政府要牢牢控制武裝力量
即使反對派成功奪權,武裝力量不合作,反對派最後都只會失敗

現時警察招聘出現困難,大可以從內地退役解放軍/武警入手,安排至警隊服務
表面黃人已收歛反政府的情緒, 但外國勢力未有放過任何機會挑動黑金政治亂港。
轉入地下組織的運作更加猖獗。
明槍易擋, 暗戰難防。
安排內地退役解放軍/武警入香港警隊服務乃事在必行



引用:
原帖由 starr 於 2021-3-1 06:36 PM 發表

放膽用行政命令
反正港人經常在電視睇到美國總統日日簽,泛黃想攻擊就打埋美國係極權
X2



我唔係咁認同 立法議員有幾席用特首選舉方法產生 會達到什麼效果
選出一些沒有"戰力"的廢物或怠忽職守的人做立委議員
唔好講十個,二十個,三十個..都冇用


簡單講句就似以前港督一樣立法議員由港督委任,當然要聽命港督
至於美國,點解共和黨人咁怕特朗普
共和黨幾乎可以改名叫特朗普黨?
因為佢掌握了初選時,如果同特朗共唱反調,尤其係共和黨傳統州
侵侵支持誰,誰就出線,大家要繼續做議員,當然買佢怕

如同台灣政治,點解咁多年陳水扁在南部仍有影響力
舉個簡單例子,南部係民進黨天下,初選出線不論市長或立法委員
就等住訓係度選,藍營的人根本不是對手,只有陪太子讀書


而爭初選候選人想贏初選,不得不去同陳水扁拜碼頭
佢只要影響到黨內支持者幾個百分比投票意向,就會改寫初選結果
自然一直保有影響力


意思係陳水扁黨內初選支持誰,哪個人不一定能勝出
可是他不支持的,幾乎百分百初選失敗


我的建議是,特首如能掌握一定數目席次提名時有否決權
意思係參選做立法議員前,先要過特首第一關篩選
如果選上後唔支持特首政策,下屆休想再做立法議員
可以咁玩,功能組別由各功能組提名候選人
但係特首對於名單有最終否決權
呢屆唔支持政府政策,下屆就直接否決你繼續出任

西方民主政治就係用呢種環環相扣,大家成了利益共同體
至會稍為賣力演出
你幫我,我幫你
單靠道德或者用小圈子選舉辧法產生?
人性上難以約束到選上後會認真支持特首政策

[ 本帖最後由 sclee1209 於 2021-3-2 01:53 PM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sclee1209 於 2021-3-2 01:45 PM 發表

我唔係咁認同 立法議員有幾席用特首選舉方法產生 會達到什麼效果
選出一些沒有"戰力"的廢物或怠忽職守的人做立委議員
唔好講十個,二十個,三十個..都冇用


簡單講句就似以前港督一樣立法議員由港督委任,當然要聽命港督
至於美國,點解共和黨人咁怕特朗普
共和黨幾乎可以改名叫特朗普黨?
因為佢掌握了初選時,如果同特朗共唱反調,尤其係共和黨傳統州
侵侵支持誰,誰就出線,大家要繼續做議員 ...
人性上都係以利益為依歸, 不論以什麼制度, 民主投票都會被強大勢力所操控。

西方民主確有弊端
民主體制有許多內在的局限和弊端。而且, 一直被認為代表西方民主體制的美國, 在最近的表現十分讓人失望。西方左派人士對民主的批評是政治制度並不能解決平等和“問責”問題 (即被選舉出來的政治人物並不一定對選民負責)。
民主體制中普遍存在着少數利益集團有極大的政治影響力進行經濟主導。民主體制也不能徹底消滅腐敗現象。

更多國家的民主體制內在的局限與弊病, 和美國民主制度的退化, 足以証明中國的專制政治體制不需民主化。



引用:
原帖由 劉婕 於 2021-3-2 02:14 PM 發表


人性上都係以利益為依歸, 不論以什麼制度, 民主投票都會被強大勢力所操控。

西方民主確有弊端
民主體制有許多內在的局限和弊端。而且, 一直被認為代表西方民主體制的美國, 在最近的表現十分讓人失望。西方左派人士對民主的批評是政治制度並不能解決平等和“問責”問題 (即被選舉出來的政治人物並不一定對選民負責)。
民主體制中普遍存在着少數利益集團有極大的政治影響力進行經濟主導。民主體制也不能 ...
問題係, 回歸前肥彭埋下地雷
香港現在就不倫不類,半桶水民主
立法會有三分一普選
普選出黎的反對派就為反而反
建制派又不是執政黨
而且弱過弱雞,幾乎咩野都做唔到
明明係立法會多數,完全制衡唔到反對派
特首推政策,建制派又未心全力支持
請問要如何改制?
單靠主題改十個八個席次用特首選舉方法
能有效解決香港政治亂象?

中央又冇可能修改基本法
百分百回歸九七前肥彭前的制度
特首由中央委任,立法會也有特首指派
如果咁都做唔到野,呢個特首要拉去打靶
我的意思係一就徹底廢除現有制度,一切重來
仍在原來制度加加減減,並冇幫助
今日邊個做特首少啲魄力,想做咩野都有阻力
先排除立法會果關至講
政治就要花多啲心思,冇咁簡單
如果特首冇能力反過黎制衡到立法會
試問,班牛鬼蛇神各有自己利益計算
即使建制派也會陽奉陰違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劉婕 於 2021-3-1 09:47 AM 發表

香港市民的福祉,恰恰是阿爺關心的問題。香港回歸二十四年,政制大步開放,但香港的民生問題,不但改善不了,而且日趨惡化,包括樓價租金高企、經濟發展停滯。阿爺為香港病症把脈,認為根源是一、過份政治化,令到社會和政府的精力全部放在選舉和政治鬥爭上;二、行政主導體制喪失,整個政府變得軟弱無力,不敢推動會觸及既得利益者的改善民生政策。

在研討會上,有提到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是否可以「同源」產生的問題。現 ...
按基本法嘅特區政制設定,如果當香港係一間大企業,特首只係CEO,而立法會係董事會。
如果要做到真正行政主導,基本法就要修改。



引用:
原帖由 劉婕 於 2021-3-1 09:47 AM 發表

香港市民的福祉,恰恰是阿爺關心的問題。香港回歸二十四年,政制大步開放,但香港的民生問題,不但改善不了,而且日趨惡化,包括樓價租金高企、經濟發展停滯。阿爺為香港病症把脈,認為根源是一、過份政治化,令到社會和政府的精力全部放在選舉和政治鬥爭上;二、行政主導體制喪失,整個政府變得軟弱無力,不敢推動會觸及既得利益者的改善民生政策。

在研討會上,有提到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是否可以「同源」產生的問題。現 ...
現在北京在深圳招見的香港各界全都是利益集團代表,亦即是說北京會加強大利益集團影響力,以對付黃絲,也就是說為了提高政治安全系數,政府將進一步向利益團體傾斜。



引用:
原帖由 ntworks 於 2021-3-2 05:11 PM 發表


按基本法嘅特區政制設定,如果當香港係一間大企業,特首只係CEO,而立法會係董事會。
如果要做到真正行政主導,基本法就要修改。
政府架構同立法會關係,很難用大企業來比較

因為董事會的董事也持有公司股份的老闆之一

董事的利益同CEO的利益是一致,希望公司賺大錢

如果CEO跟董事意見分歧,執包袱走人的是CEO不是董事

除非這個CEO本身也是董事之一

政府非以盈利為目的

除了全體市民利益,仲要兼顧太多野



引用:
原帖由 sclee1209 於 2021-3-2 06:21 PM 發表


政府架構同立法會關係,很難用大企業來比較

因為董事會的董事也持有公司股份的老闆之一

董事的利益同CEO的利益是一致,希望公司賺大錢

如果CEO跟董事意見分歧,執包袱走人的是CEO不是董事

除非這個CEO本身也是董事之一

政府非以盈利為目的

除了全體市民利益,仲要兼顧太多野
當然不能直接比較。但,除咗利益外,關系係一樣。



引用:
原帖由 ntworks 於 2021-3-2 17:11 發表


按基本法嘅特區政制設定,如果當香港係一間大企業,特首只係CEO,而立法會係董事會。
如果要做到真正行政主導,基本法就要修改。
總公司(中央)隨時有權根據公司章程(憲法)去對分公司(香港)作出任何指示及命令,包括任何人事命令,更改組織架構(更改立法,司法組成方式),甚至將分公司解散都仲得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ntworks 於 2021-3-2 19:01 發表


當然不能直接比較。但,除咗利益外,關系係一樣。
不同,香港與中央係上下級關係,有如總公司與分公司關係,不能用分公司守則(基本法)去阻止總公司根據公司章程(憲法)行使權力



主題標籤 #立法會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